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204. 变化与计划

204. 变化与计划

  还是在左边走廊尽头的包间,不过这一次会晤的人却只有阿尔弗雷德、安诺、肖恩和艾利凯特,雪法妮奥和瑞娜两人并没有出现在这里。

  事实上在经过昨晚肖恩和那位老头的接触之后,无论肖恩愿意与否,他都已经算是正式进入洛明恩绝大多数居民的眼中。甚至,昨晚那两拨对老头都表现出不同态度的人的背后,肯定也知道了肖恩这么一号人物的存在。那一拨只是想要保护老头安全的家伙还好说,另一拨人在明确表示出对老头的敌意后肖恩依旧让阿尔弗雷德去保护老头,那么这就是一种得罪人的做法了。

  此刻看艾利凯特的脸色那么严肃,包间内的气氛也变得有些低沉。

  肖恩眉头紧皱着,他大概已经意识到艾利凯特想要说什么了。

  “你昨晚是不是有和别人起过冲突?”艾利凯特开门见山的直接问道,“我是说,在和那个罗达大师接触之后。”

  罗达大师,就是那位肖恩试图接近的老头。

  肖恩转过头望着阿尔弗雷德,艾利凯特看到肖恩这个举动,立即也就明白大概是怎么回事,于是他也转过头望向阿尔弗雷德,但是和肖恩那随意的态度不同,艾利凯特的态度明显要变得稍微认真一些——至少在艾利凯特的认知里,阿尔弗雷德的可怕程度要远在肖恩之上,目前在达比昂王国的贵族名单之中,排名第一危险的人物依旧是阿尔弗雷德,其次才是威廉.耶鲁,而作为这两个人的直属上级,肖恩.康纳利却是屈居第三。

  在这样的影响下,艾利凯特在面对阿尔弗雷德时,态度自然是要稍微恭敬一些。

  “没有。”阿尔弗雷德很干脆的摇了摇头,“我送那个老头回家之后,大概是不到十点左右,是老头的一个学徒开的门,对方在知晓了我的身份是一位子爵的家族骑士时,很热情的邀请我入内休息一下,喝上一杯热可可后再走,不过我拒绝了。……回到酒馆这边的时候,还不到十一点,安诺当时也在场。”

  “是的。”安诺点点头,“我那会才刚吃完……”

  “等等,你从九点半开始吃东西,一直吃到十一点?”肖恩打断了安诺的话。

  “是啊。”安诺却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你不是说如果我没吃饱的话,可以去楼下继续吃的吗?”

  肖恩望了一眼安诺的肚皮,他很怀疑为什么这里还没有被撑破呢?

  “咳咳。”艾利凯特看到肖恩和安诺、阿尔弗雷德表情,他不得不轻咳一声提醒一下三人此刻的环境,“如果你们都没有和任何人起过冲突的话,那么这事就有些棘手了。”

  “怎么回事?”肖恩的眉头紧皱着。

  “叶罗斯男爵雇佣的几名冒险者昨晚死在松果大街。”艾利凯特开口说道,“这五人的死法都差不多,经过检查已经确定是被类似于拳技和重兵器一类的武器击杀。”

  肖恩在听到第一句话的时候,本能的想去问雪法妮奥,因为昨晚除了阿尔弗雷德外,雪法妮奥也有随行,这两人是一明一暗进行互补,为的就是防止有可能出现一些阿尔弗雷德也应付不了的情况。但是在听到艾利凯特的后半句后,肖恩就觉得没有必要去问雪法妮奥了,因为如果是她出手的话,那么对方很有可能是直接变成冰雕,甚至是一堆的碎冰块。

  而且,那些冒险者的实力,也只有青铜级别而已,就算雪法妮奥真的会出手也不可能欺负这样的人,双方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人。别说是雪法妮奥,就算是阿尔弗雷德、安诺,如果在无必要的话也不会像青铜境界的人出手,因为这样根本就是一件很掉价的事情——当然最重要的是,没有任何好处。

  “我以为盯上那个老头的人只会有两拨而已,没想到居然还会有潜伏在暗处的第三拨。”肖恩冷笑一声,“那些被重兵器之类武器击杀的人,身上是不是有很明显的锐利伤痕,就像是被斧头、长枪之类的兵器击杀一样。”

  “是的。”艾利凯特点了点头。

  不过很快,他也立即反应过来:“被陷害了!”

  毫无疑问,盯上那个老头的人绝对不止两拨,而且昨晚出手的那一拨人,肯定是在肖恩和安诺回二楼之后才离开的酒馆,否则的话肖恩绝不可能没有发现。而且从对方出手的细节处来看,很显然对方对于肖恩等人是有一定程度上的盯梢了解,否则的话不可能做出如此巧妙的安排——毕竟阿尔弗雷德在昨晚之前他的身上都是背着焰狮獠牙。

  哪怕焰狮獠牙并未拆开那些白色布条,可是从轮廓上看也还是可以判断出这绝对是一件长柄重兵器,而能够成为长柄重兵器的武器实在不多,对方只要稍微掩饰一下的话,那么无论最终阿尔弗雷德拿出什么样的长柄重兵器来,都可以和伤口对得上痕迹。而除此之外,阿尔弗雷德也是在昨晚才说出对自己的拳技很有信心的话,而且昨晚阿尔弗雷德也确实没有拿兵器,那么从这一点上来判断,肖恩大概可以猜测出,对方肯定有一名类似于盗贼一样的人物,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够偷听到阿尔弗雷德昨晚那自信满满的话语,所以那些对老头有敌意的人才会死于拳技。

  “那个老头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值得那么多人同时盯上他?”肖恩开口问道。

  “这一点,我也不清楚。”艾利凯特摇了摇头,“但是唯一可以清楚的,就是那个罗达大师获得了一张神秘的图纸,这张图纸与建筑和设计毫无关系,但是据说如果能够成功制造出来的话,一定会引起轰动。”

  “这话是谁说的?”肖恩开口问道。

  “呃,洛明恩法师公会支会的一位鉴定师。”艾利凯特对于这方面的小道消息,明显还是比较灵通的,“但是这个鉴定师是个藏不住秘密的人。本来洛明恩法师支会已经在和罗达大师秘密交涉了,眼看着事情就快要谈妥时,这位鉴定师却是因为喝醉了沙龙区那边把这事说给一位富商听,结果那位富商就把这事当谈资向另外几位荣誉贵族提起来,结果这些人就开始试图将那张神秘图纸占为己有……”

  “后来不用说,肯定是法师公会的洛明恩支会和老头的交涉谈崩了。”

  “是的。”艾利凯特点点头,“就算罗达大师是一位值得尊敬的人,但是他也不得不好好考虑一下自身的立场,毕竟想要他那张神秘图纸的人可都是些贵族,或许他们没办法和法师公会的人争夺什么,但是如果真闹得不可开交的话,倒霉的还是罗达大师,所以在洛明恩法师支会没有许诺保障的情况下,大师是不会交出这张图纸的。”

  “那么这和我们的计划要改变有什么冲突吗?”肖恩开口问道,“我又没打算介入到这张图纸的争夺上,他们喜欢怎么争是他们的事,我要的只是海斯汀庄园的建筑蓝图而已。”

  “有关系。”艾利凯特一脸严肃的说道,“事情的关键就在叶罗斯男爵身上。”

  “这个男爵怎么了?”肖恩有些疑惑,“不就是个终身制的荣誉男爵吗?”

  “是世袭制。”艾利凯特开口纠正了肖恩的话,“叶罗斯家族是一个小家族,但是现任海斯汀家族的族长,多明戈.海斯汀的第二位夫人就是叶罗斯家族现任族长的妹妹。……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叶罗斯家族可以算是海斯汀家族的看门犬,大多数时候在海斯汀家族不方便出面的情况下,都是由叶罗斯家族负责出面,你知道的,这就是贵族圈里的潜规则。”

  “一条遮羞布。”肖恩冷笑一声,“这么说来,那张神秘的图纸其实是海斯汀家族的人想要的?……我说怎么明明都是想要这张图纸,但是却是有一拨人对那位老头充满强烈的敌意,正常情况下不应该是迂回前进和老头接触,获取其好感后再想办法下手嘛,原来是背后有大人物撑着,难怪敢那么肆无忌惮。”

  “你要这么理解也不是不可以,反正事实上也确实和这样的情况差不多。”艾利凯特点点头,“所以那几位冒险者的死亡对于叶罗斯家族而言没有什么损失,但是却是将你们都彻底暴露出来,甚至有可能因此而被海斯汀家族所敌视,这样一来其他对那张图纸感兴趣的人就可以更方便的下手了。”

  “这主意倒是打得不错,能够想出这一手来的家伙也不简单嘛。毕竟作为一个外来的荣誉贵族,我在洛明恩这里确实没有任何根基,得罪叶罗斯就等于同时开罪海斯汀,以海斯汀的地头蛇身份为了立威肯定也要拿我们下手,这样一来在海斯汀家族将注意力集中到我们身上的时候,对方肯定能够轻而易举的获得那张图纸。……我才不信对方既然能够布置一个这么完美的栽赃陷阱,会没有其他后手。”

  “所以说,我们的计划必须做出修改。”

  “确实需要做一些修改和调整。”肖恩不屑的撇了撇嘴,“哼,给我安排和海斯汀家族的会面。”

  “什么?”艾利凯特一脸目瞪口呆。

  “哼,这家伙的手段和尼尔、威廉比起来简直就是幼稚得很。”肖恩脸上讥讽之色更浓,事实上对比起尼尔能够策划出让全大陆的教会都一度聚集到虚空城来,甚至挑起教会和泛大陆商会联盟的敌视,这一点确实不是寻常人能够做出来的手笔,所以像这种明显的栽赃陷害,哪怕海斯汀家族一眼就看得出来,他们也会装傻。

  可是肖恩却不会按照对方的剧本来行事,他决定抢先出手,把主动权重新掌握回自己的手上。

  当然,这同样也未尝不是一个好机会。(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