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216. 意外的来客

216. 意外的来客

  马车在一阵摇摇晃晃的过程中,出了洛明恩。

  海斯汀庄园建立在洛明恩的近郊,不过说是近郊实际上光是路上的行程就要超过两个小时的时间。在这段过程中,宽敞的马车内气氛还算是比较融洽的,除了某位有些心惊胆战的大小姐之外。

  肖恩因为从酒馆里顺手拿了一本读物,所以这两个小时的时间还是挺好打发的。

  阿尔弗雷德和安诺两人都选择闭目养神,因为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状况。

  只有克里斯汀娜,莫名的感觉到一股很可怕的威压一直笼罩着自己,这让她的后背几乎都已经彻底湿润了。事实上,瑞娜只是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克里斯汀娜而已,她并没有利用气势去压制,只是作为一位在战场上能够轻易的杀个几进几出的无双猛将,瑞娜无意中散发出来的那种血腥气息自然不是克里斯汀娜这个从未上过战阵的人能够承受的。

  哪怕瑞娜没有刻意的压制。

  这种情况,对于像肖恩等人,哪怕是阿维.海斯汀都无所谓,但是对于克里斯汀娜就是一种精神上的折磨了。

  这就是有真正实战和没有真正实战之间的区别。

  在继续摇摇晃晃的过程中,马车终于抵达海斯汀庄园。

  克里斯汀娜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开门下车,在呼吸到一阵新鲜空气后,她的脸色才稍微恢复了一点点红润,但是整体上而言还是依旧苍白得毫无血色。冰冷的空气让她晕眩得几乎停滞的大脑思维终于重新开始恢复运转,但是这也让她更加清楚的明白自己和肖恩的实力差距有多大。

  原本肖恩那天在武斗场赢了克里斯汀娜后,克里斯汀娜不得不承认自己在最开始的时候确实是被吓到,事后她觉得自己如果义无反顾的死拼的话,未必没有胜算。但是她确实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既然之前自己认输了,那么履行承诺这种事她当然不会否认,只是她决意一定要在肖恩离开之前再和肖恩决斗一次。

  所以为此,克里斯汀娜最近这段时间也是很拼命的在练习技术,其勤奋程度甚至要远超她在接受自己的老师指导的时候。

  可是今天通过这短短的两个小时,她却是真正的明白自己和肖恩的最大差距在哪。

  “克里斯汀娜,你们来了啊。”就在克里斯汀娜还在胡思乱想之际,索玛.海斯汀已经和卡齐迎了上来。

  作为海斯汀庄园的主人,索玛当然也是需要出来迎接客人的,只不过并不是每一位来参与宴会的人都值得他亲自接待。但是无论是克里斯汀娜还是肖恩,身份明显都有些不同,所以由不得他不亲自出马。当然,作为未来最有可能继承海斯汀家族的继承人,阿维.海斯汀当然也是跟在索玛的身边。

  “你没事吧,汀娜。”阿维看到克里斯汀娜的脸色苍白,自然很是关切的上前询问。

  看到阿维的表现,索玛暗暗点头,显然对于阿维的做法还是很满意的。如果肖恩看到这一幕的话,立即就会清楚,索玛这个表面上目前在海斯汀家族还没有站队的人,其实早就已经选择阿维作为自己的下一位主人,做出这个选择其实也是无可厚非,毕竟在所有海斯汀家族的下一任继承人候选者里,阿维的赢面确实是最大的,越早站队的话那么在将来可以收获的好处自然也就越大,像索玛如此精明的人不可能不懂。

  只不过有些事,在没有得到明确的表现之前,很多人都会抱有一定的幻想。

  “是不是弗朗那个家伙又让你做什么事了?”不等索玛内心的赞赏感叹落下,阿维的第二句话就引起索玛的眉头紧皱。

  “阿维少爷。”索玛不得不轻咳一声,以做提醒。

  “不关他的事。”克里斯汀娜摇头回答道,她的态度和语气很是坚定,而且在看到阿维和自己的距离过近时,她不动声色的后退了数步,将距离重新拉开,这一点看得索玛的眉头又是一皱,很明显最近这段时间他可以创造出来让阿维和克里斯汀娜在一起的机会算是白费了,“还有,请你称呼我的名字。””

  有些人名字比较长,所以在称呼的方式上会有昵称,当然这种昵称的称呼方式是指关系比较好的同伴。

  汀娜,自然就是克里斯汀娜的昵称。

  而克里斯汀娜让阿维称呼她的名字而不是昵称,这自然也是一种非常强烈且明显的抗拒含义。

  “弗朗子爵呢?”索玛这个时候,自然不可能再把话题的主动权依旧放到阿维的身上,于是便开口说道。

  “弗朗子爵在那边,他们才刚下马车。”克里斯汀娜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因为受不了车厢内的气势压迫所以才提前下车,于是便很随意的带过这个问题,然后领着索玛前往肖恩等人下车的地方,当然阿维自然是被克里斯汀娜给忽略了。

  索玛有些担心的回望了一眼阿维,果然在他的眼里看到一丝隐藏着的阴狠和怨毒,像他这样富有心机而且擅长隐忍的人没有这种情绪,那才是真的是一件怪事。不过索玛并不担心阿维会在这里闹出什么事来,他很清楚自己这个名义上的侄子的能力,至少在没有真正撕破脸皮之前,他还是可以保持自己的绅士风度。

  当然,另一方面其实也是因为阿维根本不是克里斯汀娜的对手,否则的话索玛真的无法想象阿维是不是会对克里斯汀娜采取什么武力手段。毕竟这种行为,他之前也已经尝试过好几次,而每一次自然是由他这位叔叔来替他擦屁股。

  “弗朗子爵,等你好久了。”索玛在克里斯汀娜的带领下,很快就来到肖恩的身边,热情的和他打招呼。

  身份不够的人,此刻自然很默契的选择回避,毕竟在海斯汀庄园举办的这等档次的宴会里,不同阶级的人肯定会有各自的圈子,想要和更高阶级圈子里的人交流,肯定是需要一位介绍人,否则贸然上前打扰的话,会被视作是没教养的野蛮人行为。为了某些虚荣的脸面问题,当然不会有人这么不识趣的上来打扰索玛和肖恩的热情见面。

  不过当肖恩等人转过身来时,不仅是索玛,就连阿维也都愣住了。

  “席米小姐,你……你什么是来的。”阿维赶紧上前打招呼,不过此时此刻他的内心已经有一种隐隐不好的感觉,因为被他称为席米的瑞娜此刻就站在肖恩的身边,“你来之前怎么不说一声呢,这样的话我也好亲自去接你。”

  “不用了。”瑞娜直截了当的就说道,“我和弗朗一起过来的,这张请帖似乎也没什么用呢,还给你吧。”

  说罢,瑞娜直接就将那张价值上百金币的奢华请帖塞还给了阿维。

  这一刻,几乎所有人都能够看到阿维那彻底僵硬的脸色,而像瑞娜、肖恩、阿尔弗雷德这样比较敏感的人,甚至能够感受到阿维此刻正在竭力压制着的内心情绪。

  那是一股极端负面的暴戾情绪。

  事实上,要是换了一个心理素质不怎么样的人,恐怕此刻已经算是真正彻底翻脸了,毕竟瑞娜刚才说的这句话虽然是无心之举的事实,但是对于一位贵族而言,这却是**裸的一种蔑视行为。而且此刻的环境还是在海斯汀庄园,这种话说出口后,更显得是在蔑视整个海斯汀家族。

  就连索玛的脸色,也微微一变,显得有几分不自然:“呵呵,弗朗子爵还真是……真是交游广阔啊。”

  “呵呵,席米小姐是我在路上遇到朋友,因为我们的交流很是愉快,所以决定暂时共同一起历练。”

  肖恩当然也已经感受到索玛隐藏在话语里的敌意,不过他就连整个海斯汀家族都没有放在眼里,自然不会觉得区区一个索玛或者阿维能对他造成什么威胁,只是眼下还有事情没解决,而且索玛这个人如果可以的话,肖恩还是很想招募到麾下的,因此语气上还算是比较客气。

  “因为我正好也要来海斯汀庄园,而且我看席米小姐也有邀请函,于是就邀请她一同前来。”肖恩笑呵呵的说道,似乎根本就没有感觉到索玛暗中生的敌意一般,“这应该不会有什么失礼的地方吧?”

  “完全不会。”索玛立即笑着回了一句,“阿维少爷,能麻烦你带席米小姐稍微参观一下吗?”

  “哦,这个自然。”阿维立即也反应过来这是索玛刻意要调离肖恩和瑞娜的相处,毕竟他也知道今晚暗中要举行的事情,而席米的身份当然不能参与的,所以参观海斯汀庄园就成了绝佳的借口,“席米小姐,我带你参观一下海斯汀庄园吧。……宴会的主场地在另一边。”

  瑞娜其实并不怎么喜欢参加宴会之类的事,她更喜欢的还是练习武技和训练麾下的士兵。此时此刻,她突然无比想念自己麾下那些部下,训练他们可比此刻参加这个什么无聊的宴会有趣得多了,只是她注意到肖恩那微不可察的点头,于是也只能无奈的点头答应和阿维一起离开这里。

  阿维当然是抱着争取今晚让瑞娜加入海斯汀家族的想法,但是实际上肖恩却是很清楚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所以他当然不会有所担心。

  “不知道耶莱斯侯爵,此刻在哪?”当阿维和瑞娜离开之后,肖恩便开口问道。

  “耶莱斯侯爵正在议会厅里,罗达大师已经抵达了,我们现在就一起过去吧。”索玛也是有些害怕夜长梦多,指不定在这里再呆一会又会出什么意外,所以也想把肖恩扔到议会厅里算了,毕竟那里还有个同样是学者的耶莱斯可以和肖恩交流。

  “好的。”对此,肖恩当然不会反对。

  可就在这时,一阵马蹄声遽然响起,伴随而之的还有几名海斯汀庄园护卫的呼喝声。

  如此吵吵闹闹的声音,自然是很快就引起庄园门口许多人的关注。

  索玛的眉头紧皱着,因为连串的不顺利以及意外得知瑞娜和肖恩的关系,他内心的火气已经有些大。此刻自然是正好让他有了发泄的机会,于是他在和肖恩说了声稍等后就朝着正门那里走去,同时还沉声喝道:“怎么回事?”

  “原来,这就是海斯汀家族的待客之道啊。”几乎是索玛的声音刚落,一声属于年轻女子特有的清脆声音便回应起来,“我今天算是亲眼见识过了,呵呵。”

  索玛循声望去,却是发现来的人是一位年仅二十岁左右的少女,看起来有些娇小和可爱,身上的气质却是显露出一种与年龄不符合的成熟。这个人的身影在索玛的脑海里快速的扫了一遍,然后他立即就确认自己从未都没有见过这位少女,可是正当索玛准备喝斥这名少女时,他却是瞄到了这位少女所乘坐的马车上面的家徽。

  这个发现,让索玛准备喝斥的声音立即吞回肚子里,脸上显得有些惊诧。

  而这个时候,肖恩也已经来到正门,他同样也看到了这辆马车上的家徽,脸上也浮现出一丝惊讶之色。

  因为这个家徽,是属于博尔德家族所特有的家徽!

  众所周知,博尔德家族和努古斯家族严重不和,而海斯汀家族又是依附于努古斯的家族。

  那么此时此刻,这位明显是出身博尔德家族的少女到这里来,是要干什么?

  几乎所有人在认出马车上的家徽后,都露出这一想法。(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