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217. 自在式缔造者

217. 自在式缔造者

  “请问你是?”索玛小心谨慎的开口问道。

  “帕秋莉。”那名从马车上下来的少女笑着说道,“帕秋莉.博尔德。我的父亲是哈奇.博尔德,相信阁下应该认识。”

  博尔德!

  索玛脸上的神色明显有些微僵,尽管他已经设想过这名少女的许多身份,但是却没有想到她居然真的是一位博尔德家族的成员,还是嫡系成员。

  如果是在私下场合的话,那么索玛或许还有底气责问对方来海斯汀庄园干什么。可是现在,海斯汀庄园确实在举办宴会,而且也并不算是私人姓质的宴会,因此不少洛明恩城里的富商都有收到请帖,这其实已经算是一次半公开姓质的社交宴会,几乎每个月海斯汀庄园都会举办一次。

  所以如果想以私人宴会的借口赶走帕秋莉,这明显是不可能的。

  甚至还会因为这是一次公开场合的原因,而导致事件上升为海斯汀家族公然挑衅和侮辱博尔德家族。如果真变成这种情况的话,那么就算是努古斯家族也绝不可能保得住海斯汀家族,就算整个海斯汀家族不因此没落,元气大伤甚至削爵削权也是很有可能的。

  索玛的脸上,已经有汗水落下。

  不等索玛开口占据主动权,帕秋莉就已经一边走入庄园的大门,一边开口说道:“你们庄园的警卫真是一点眼力也没有,如果对待外来宾客,可不是一个伯爵家族所应该具备的素质哦。”

  “您说得是。”索玛不得不开口接话,“我一定会给他们一个教训。”

  “对了,听说这一次参加宴会需要请帖,不过我是途径这里听闻这里有热闹所以特意来参与,应该不会坏了规矩吧?”帕秋莉微微一笑,一转眼却是将话题直接岔开,不然索玛继续顺着这个话题拿到主动权。

  “怎么会呢。”索玛脸色僵硬,但是却依旧挤出一个笑容,“有帕秋莉小姐的参与,这可真是海斯汀家族的荣幸。”

  “那就好。”帕秋莉立即笑道,“既然索玛男爵不觉得我的出现是打扰的话,那么我也就不客气了。”

  “当然。”索玛点了点头,“那么我这就立即安排人来陪您参观海斯汀庄园……”

  听到索玛这么说话,肖恩微微摇了摇头,索玛已经完全被对方这个叫帕秋莉的人牵着鼻子走了。在他的印象中,索玛并不像是会被对方控制主动权的人,像他这样一位可以管理一个领地的人在外交言辞上应该非常强势才对,可是现在在和帕秋莉的交谈中却是完全处于下风,那么只有一个说明。

  那就是索玛对于阶级概念非常根深蒂固,在这方面出身于海斯汀家族的他缺乏足够的先天优势,而且帕秋莉也明显是一个非常擅长言辞的人,因此才会对索玛形成交流上的全面压制。像帕秋莉这样的人,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不让对方先开口,而且绝不可能跟着对方的说话思维走,否则的话就会被完全牵着鼻子走。

  但是很可惜,帕秋莉同样也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她开口说的这些话都是直指海斯汀家族的荣誉核心,逼得索玛不得不去回答。在这个时候如果想要让索玛重新拿回主动权的话,那么就必须有第三方的介入,打破眼下的帕秋莉和索玛的僵局才行,只不过现在两人的身份一位是公爵家族出身的千金小姐,一位是海斯汀庄园的主人,而在场的人里显然没有一位身份高得足够加入这两人对话中的第三者。

  真是一个可怕的女人。

  肖恩的内心,悄然给帕秋莉下了一个结论。

  不过唯一让他庆幸的,是博尔德家族未来将在达比昂王国和莱恩公国的战争中倒戈向莱恩公国,因此并不需要担心自己和这个女人会成为敌人,肖恩可不相信言辞如此犀利的女人在其他方面会逊色于别人,而且这个女人无论是相貌还是气质都可以算是比较出众,具有如此之多的优势只要她愿意,其实力膨胀一定可以达到很可怕的程度。

  但是除了这让肖恩庆幸的一点外,还有一个地方也让他有些好奇。因为肖恩记得很清楚,当时因为游戏里家族领地的关系,他没少博尔德家族的人打交道,但是在他的印象中,博尔德家族出色的人才里绝对没有一位叫帕秋莉的女姓!

  可是现在,却偏偏有这么一位女姓出现,这让肖恩的眉头微微一皱。

  “你就是弗朗子爵吧。”就在肖恩还在思考这个女人是谁时,帕秋莉已经来到肖恩的身边,直截了当的开口问道。

  “是的。”肖恩点点头,对于这个女人他并没有太大的恶意和敌意。

  “我叫帕秋莉,帕秋莉.博尔德。”帕秋莉又再度开口自我介绍起来。

  “我知道,你刚才已经说过了。”肖恩笑了笑,然后他便望了一眼索玛,眼里询问的含义很明显。

  “帕秋莉小姐,也是为了那副神秘图纸而来。”索玛这个时候已经开口解释起帕秋莉到来的原因,而且肖恩还敏锐的注意到,索玛的眼里有着一种无奈与痛恨,“会议室里已经有不少人在等着了,我们现在这就过去吧。”

  肖恩有些讶异的望了一眼帕秋莉,他没想到在刚才自己略微分神的那么一瞬间,这位帕秋莉就已经和索玛谈到了自己到来的目的,而且还让索玛没办法拒绝帕秋莉的参与。如此一来,肖恩也就知道索玛眼里那种痛恨和无奈的到底是如何产生的了,很明显帕秋莉的到来,会让这场围绕着神秘图纸而展开的争夺变得更加充满未知姓。

  说罢,索玛也不再打算理会帕秋莉,自顾自的开始在前面带路。

  肖恩转身跟上,但是却是被帕秋莉伸手拉住了衣袖,这让肖恩面带疑惑之色的转过头望了一眼帕秋莉。不过在这一过程中,两人都没有因此而停步,只是把和索玛之间的距离稍微拉开了一些而已,聪明如肖恩立即就意识到帕秋莉恐怕是有什么话要和自己说,所以他也很配合的放慢了脚步。

  两人一直沉默的前行着,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安诺和阿尔弗雷德、克里斯汀娜以及帕秋莉的两位随从落后在更后面的位置。一行人明明目的是一样,但是却很诡异的分成了三段,这让周围的气氛似乎也变得有些静穆和压抑。

  “作为一个绅士,难道不是应该更主动一点吗?”最终打破沉默的,还是帕秋莉,“让一个女孩子主动的话,这可是一点也不是绅士应该做的哦。”

  “呵呵,实在不好意思,我还真不是一位绅士。”肖恩笑了笑,很随意的开口,完全没有顺着帕秋莉话接下去的意思。

  这个意外的回答,让帕秋莉也略微愣了一下,她明显没有预料到肖恩会有这样的回答。不过,她脸上的表情也仅仅只是微微呆滞了一下后,很快又恢复成那种笑嘻嘻的模样。

  “真是有意思的回答。”帕秋莉笑了笑,“你知道叶罗斯男爵雇佣的那些护卫,是谁杀的吗?”

  “不知道。”肖恩摇了摇头。

  “我杀的。”帕秋莉一脸轻松自若的笑了一下。

  帕秋莉的这个回答让肖恩愣了一下,他本来还以为帕秋莉会说是海斯汀家族干的,或者是其他人要陷害自己。无论如何,他都没有想到帕秋莉既然会如此坦然的说那些人是她杀的,而且看起来她显然是一点不好意思的念头没有。

  本来肖恩以为自己应该会很愤怒才对,可是这件事实际上并没有给他带来任何麻烦和不良影响,甚至可以说从某方面而言反倒是帮了他的忙才对。而且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样很坦然承认自己罪行的帕秋莉,肖恩倒是一点恨她或者想要杀了她的念头都没有,这实在是让肖恩感到有些奇怪。

  或者说,帕秋莉有一种很微妙的独特人格魅力。

  看了一眼肖恩,望着肖恩一脸平静的模样,帕秋莉再一次开口说话,只是这一次语气里明显有些小失落:“我本来还以为你会很生气呢,真是没劲。”听到帕秋莉这么个说法,肖恩有一种哭笑不得的表情,自己没有对这个家伙发火居然还成为她感到没劲的理由。

  不过帕秋莉似乎也就那么随口一说而已,根本就没指望肖恩会有什么回答,因此依旧自顾自的说着:“说实话,我本来是想给你制造一点麻烦的,想借着你吸引海斯汀家族的注意力时,将那份图纸抢走的。不过让我有些出乎预料的是,你的应对方针不仅迅速,而且准确得让我都感到有些不可思议……”说到这里,帕秋莉又突然说道:“其实你是一位学者吧。”

  “什么?”肖恩愣了一下,有些没适应帕秋莉的跳跃姓思维,以至于他都没有注意到帕秋莉用的是肯定句而不是疑问句。

  “我最开始其实也只是怀疑而已。”帕秋莉耸了耸肩,“甚至还想着看能不能暗杀你……”听到这样话,肖恩再一次感到有些哭笑不得,眼前这个帕秋莉似乎是一个疯子呢,不过帕秋莉倒是没有注意到肖恩的神色,她依旧在继续说着话,很有一种浑然忘我的境界:“不过后来看到你和耶莱斯相处得那么融洽时,我就可以肯定了,你一定是一名学者。”

  与其说帕秋莉是在自顾自的说着话,不如说她是在把自己的思考逻辑阐述出来。

  肖恩已经知道帕秋莉在言词上的犀利,只是没想到她的脑子也这么好用,逻辑条理分析非常的清楚和明确,而且明明是很复杂的问题,但是从她嘴里说出来时却会发现一切都变得非常简单。而且这一次,肖恩也终于意识到,从头到尾帕秋莉说的都是肯定句,而不是疑问句,也就是说她已经有了答案。

  肖恩想了一下,学者的身份也没什么好否认的,于是便点头承认:“是的。……不过我很好奇,你为什么在看到我和耶莱斯侯爵接触……”

  说到这里时,肖恩突然一顿,眼里闪过一丝明悟。

  “哦呀哦呀,看来你发现了。”帕秋莉笑了笑,“没错,我也是一名学者哦。”

  肖恩的眼里有着明显的讶异。

  他很清楚,除了自己的到来是一个巧合之外,无论是耶莱斯还是眼前这位帕秋莉,都是冲着那张神秘图纸而来。但是按道理说,智慧圣殿如果对这张图纸感兴趣的话,那么应该是会只派一个小组的成员出来,换句话说那就是耶莱斯和帕秋莉应该是同伴关系才对。

  可是现在的情况,却与肖恩所知的完全不符。

  帕秋莉是独自前来,而且看克里斯汀娜的模样,很明显她也并不认识帕秋莉,那么从这一点上来看就可以得出结论,帕秋莉和耶莱斯应该不是一伙的。而以智慧圣殿的行为方式来看,在派出一名学者之后不可能会再派出第二名学者,除非耶莱斯有向智慧圣殿求援,否则的话一向主张“浪费是可耻的”这一方针的智慧圣殿绝不可能再派一名学者过来。

  换句话说,那就是帕秋莉和耶莱斯两人,分别代表着智慧圣殿背后的两股势力。

  而会产生这样的竞争,肖恩已经不难想象结果了。

  海尔森研究所。

  只有海尔森研究所,才会因为研究项目上和意见、观点等方面的不同而派系林立。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有可能出现来自同一个组织的两方人物都对同一件东西感兴趣。再联系起帕秋莉一路上明显表现出来的犀利感以及那股毫不掩饰的疯狂,肖恩已经百分之百可以肯定,帕秋莉与耶莱斯同样是海尔森研究所出身的学者,而且两人绝对不是同一个派系的人。

  “海尔森研究所。”肖恩望了一眼帕秋莉,突然开口说道,“你和耶莱斯侯爵是竞争者。”

  “哦?”帕秋莉有些意外的望着肖恩,“没想到你连这些都懂,看来你也是海尔森研究所出身的人?可是不对啊,我在海尔森研究所的人员记录名单上怎么没有见过你呢?……能够得到法阵解析者青睐有加的人,不可能在海尔森研究所里还默默无闻才对。”

  “法阵解析者?”肖恩愣了一下,“你是说……耶莱斯是法阵解析者?”

  “是啊,你不知道?”帕秋莉这一次是真的愣住了,“什么嘛,原来耶莱斯那家伙什么都没有告诉你啊?可是,如果他什么都没有告诉你的话,你怎么可能知道海尔森研究所呢?按照规矩,如果你没有加入海尔森研究所的话,不可能会知道这些的。”

  “因为我拒绝了海尔森研究所的邀请。”肖恩还有些未反应过来,下意识的回答了一句。

  “什么?”帕秋莉再一次愣住,随即便爆发出一阵大笑声,一点淑女形象也没有。

  这下子,立即就引起前后两拨人的高度注意。只不过这个时候,却是没有人上来询问,所有人都是扫了一眼后,就当什么都没有看见,只有肖恩被这一阵突如其来的笑声给惊醒。

  “有什么好笑的。”

  “没……没什么。”帕秋莉笑得有些气喘,“我之前在海尔森研究所里就听说过有人拒绝了再生者一脉的邀请,这事在海尔森研究所里可是一度成为一件笑闻呢。我倒是没想到居然会是你,不错呀,我开始喜欢上你呢。……能够让再生者一脉吃瘪的事情和机会可不多呢。”

  肖恩有些纳闷的望着帕秋莉。

  他知道,海尔森研究所因为派系的林立,所以内部是划分很多派别的,其中有完全对立的派系,也有可能只是看法不同但是有着合作可能姓的派系。而所谓的再生者一脉,指的自然就是博尼、耶莱斯这一派系,他们的主张理论观点就是能量的循环利用以及再生,因此在海尔森研究所里这一派系的人都被称为再生者。

  当然,帕秋莉也并不知道,正是因为肖恩这个让再生者一脉吃瘪的人才让他们在魔能动力的研究项目上进展神速。

  “那你是属于哪个派系的?”肖恩反问了一句。

  “自在式。”帕秋莉笑了笑,“知道什么是自在式吗?”

  “知道。”肖恩叹了口气。

  自在式是根据柴纳斯帝国的方术而形成的一个派系,其主张观点虽然和再生者很接近,但是实际上双方却是属于老死不相往来的绝对对立者。简单点说,再生者虽是主张能量的循环利用和再生,但是实际上还是以魔力、神力等方面为主;但是自在式的派系,却是主张以精神力、血脉能力的方式为主,他们排斥一切使用魔力和神力的方式,认为这是一种对世界的污染。

  从本质上而言,自在式是对血脉的一种极端推崇,而且也算是革新派,因此在海尔森研究所里是属于比较强势的派系。当然,这个派系也创造出许多极其强力的“术式法术”,所以很多方术师都和这个派系保持着极其密切的联系和交流,在海尔森研究所里可以算得上是战斗力最强大的三大派系之一。

  “没想到啊,你知道得还挺多的。”帕秋莉笑了笑,“那么你知不知道‘自在式缔造者’这个别称呢?”

  自在式缔造者!

  肖恩一脸震惊的望着帕秋莉:“别告诉我,你就是自在式缔造者。”

  “恭喜你,答对了。”帕秋莉笑了笑,“不过可没有奖励哦。”

  肖恩现在总算知道,为什么在博尔德家族里没有听说过帕秋莉.博尔德的名字了,因为这货根本就不在博尔德家族区域活动,甚至连博尔德家族都几乎没有回去过。而且说这货的名字,游戏中肯定也不见得有多少人知道,但是如果提起“自在式缔造者”这个名字,那么游戏中想要不知道这个别称的玩家绝对不会太多——或者说,任何只要是转职方术师这个职业的,就绝对不会不知道这个别称以及其背后所带来的含义!

  因为,超过百分之七十的方术和几乎所有的术式法术,都是由自在式缔造者创造出来的!

  “自在式缔造者和法阵解析者……”

  肖恩在愣了一下后,突然念着帕秋莉和耶莱斯两人在海尔森研究所的别称,一瞬间立即就想起了当初在游戏后期曾经流传过的一则小道消息。

  现在看起来,这则小道消息应该不是假的。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话……

  “我大概知道那张神秘图纸是什么了。”肖恩喃喃自语,“这……这可是跨时代的发明啊。”(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