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218. 那一张神秘的图纸

218. 那一张神秘的图纸

  “你知道那张图纸是什么?”

  本是肖恩喃喃自语的一句话,却没想到旁边的帕秋莉耳朵这么尖,居然将肖恩那么小声说出来的话都给听进去了。

  肖恩望了一眼帕秋莉,知道这个女人是海尔森研究所出身而且还是拥有别称的疯子后,肖恩就不敢小觑这个女人了,于是只得开口回答道:“大概……有一个猜想。”

  “猜想?”帕秋莉的眉头微皱,“这种不负责任的话最好不要随便说。”

  帕秋莉这句话说得语气有点冲,与她之前所表现出来的形象明显有着绝对差距值。不过肖恩对此倒是表示理解,智慧圣殿出身的学者,只要不是那些想去混个名头而是真正有才华实干的人,只要呆久了都会很讨厌模棱两可的猜想态度,毕竟他们偶是一群追求真理、真相的睿智之人。

  “在没看到那张图纸之前,我确实只是猜想而已。”肖恩很平静的回答道,一点也没有因帕秋莉的态度而感到不耐烦。

  “那么你的猜想依据是什么?”只是,帕秋莉依旧穷追不舍的追问着。

  肖恩望了一眼帕秋莉,这个问题他还真的不好回答。

  总不能说,他的猜想依据就是当初在论坛曾经看到过的一个传言吧?这样的话说出来,先别说帕秋莉会不会相信,就是他自己都觉得这种话非常没有诚意。或许现在这个帕秋莉不会说什么,但是像这种海尔森研究所出来的疯子而且又是女人,谁知道她会不会小心眼到转头就又设计一堆陷阱来祸害自己。

  要知道,她之前可是已经考虑过嫁祸、暗杀等阴谋,而且前者还是已经实施过的。

  因此这一刻,肖恩宁愿给帕秋莉一个自己非常傲慢的印象,也不愿意随便说个借口来敷衍她。

  毕竟,能够让另一位被称为法阵解析者的海尔森研究所学者青睐的人,总是有一些傲慢的资格。

  果然,在看到肖恩不回答后,帕秋莉撇了撇,虽然脸上显得不是很高兴,但是至少还是没有敌意的:“跟柯南一个德行,总说什么真相只有一个,而且在没有找到真相之前就是一副哪怕被人抽死都不会说的样子。”

  肖恩有些汗颜,不过至少在这方面总算糊弄过去了。

  现在这一刻,肖恩想要见识那张神秘图纸的心情,恐怕比起冲着这张图纸而来的这些人,还要更加的强烈。

  好在路似乎并不长,在进入一栋肖恩之前在参观时也没有过来的建筑二楼后,在前方领路的索玛终于将一扇房门打开了。

  这是一间很传统布置的会议室。

  没有太过奢华和夸张的装饰,会议室里是一张长桌,两边和首尾一共可以围坐十个人。除此之外,会议室内靠墙的部分还摆有大概近二十张椅子,这些位置应该是让与会的秘书类角色进行笔录的座位,之后整个房间内就再也没有任何其他摆设。

  此时在房间里,已经坐了不少人。

  其中像耶莱斯侯爵、罗达大师则是早已入座,另外还有两名一看就是来自法师公会的人。稍微让人在意的是,这两位法师居然是一老一少的搭配,老的那位很可能已是半百之龄甚至可能更高,因为肖恩居然完全感觉不出对方的实力深浅,这证明对方最少也是黄金级的魔导士;而年少那位看起来不见得比肖恩大几岁,只不过他也有着和一般魔法师所同样的毛病,那就是高傲得几乎目中无人,不过实力倒是和肖恩非常接近,上位白银巅峰。

  除了这四人是坐在长桌边的椅子上外,还有三名中年男子也是坐在长桌的边上。不过这三人很明显都是普通人,因为实力上的气息波动和耶莱斯、罗达、帕秋莉几乎没有任何区别,肖恩知道其中一位就是叶罗斯男爵,而另外两位同样应该也是同样拥有爵位的人,只不过却是不知道是代表谁来参加这场秘密会议。

  至于其他人倒也有不少,足足有十位之多,不过其中六人是上位白银巅峰的实力,另外四位也都是普通人。只是看这四位普通人手上的笔记本和鹅毛笔,就不难猜测这些人扮演的都是什么角色。

  索玛、肖恩、帕秋莉、克里斯汀娜等人的到来,让房间内的人数瞬间激增到二十六人。

  不过很快,肖恩就注意到一个问题。

  除了索玛只带了卡齐进来以及罗达大师是单独一个人之外,其他人的身边最少都有一位上位白银巅峰的高手跟随,尤其是像那几名贵族,身边跟随的都是两位上位白银高手。当然,这些人在肖恩的眼里其实力自然是不值一提,真正能够算得上有战斗力的大概就只有克里斯汀娜以及那位气息几乎不在肖恩之下的年轻魔法师。

  想到这里,肖恩转过头望向帕秋莉,却见她已经一脸淡然的在长桌上选了个位置入座,而跟随在她身后的两名上位白银高手也同样是毫不客气的挑了两张离帕秋莉比较近的椅子坐下。这个时候,肖恩才意外的发现一个现象:帕秋莉这两名随从里,左边那人的气息或许比自己和那名魔法师要稍逊一点,可是刚才他扫视会议室内众人时无意间散发出来的那股冷酷杀意,却完全不在自己之下。

  这个家伙,明显也是一位久经战阵厮杀的真正高手!

  索玛望了一眼大大方方的坐在长桌右侧的一张椅子、也就是耶莱斯侯爵的边上时,他的脸色明显稍微好看了一点,至少帕秋莉.博尔德没有喧宾夺主的坐到首位上,否则的话海斯汀家族那才真的是要丢脸。只不过肖恩很清楚,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帕秋莉懂得顾及海斯汀家族的颜面,而是她纯粹想和耶莱斯打招呼而已。

  果然,耶莱斯在看到帕秋莉时,脸上的神色明显感到震惊,一直到帕秋莉入座后,他才恢复过来,不过却是将眼神投向了肖恩。而肖恩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先是点点头,接着才摇摇头,意思就是他已经知道帕秋莉的身份,但是他并不清楚帕秋莉是如何收到消息也出现在这里的。

  “大家都是同一个地方出来的,你能知道的情报难道我就不知道吗?”帕秋莉笑了笑,尽管彼此可能因为派系的关系而在海尔森研究所内部对立,可是那终究只是内部矛盾而已,在其他场合还是相对比较客气的,“不如我们先合作一次?”

  听到帕秋莉的话,索玛的心中猛然一跳。

  “我的合作对象是叶罗斯家族。”耶莱斯开口说道。

  听到耶莱斯的话,索玛的脸色才恢复正常。

  “这样啊,那么看来我们还是只能当竞争者了。”帕秋莉倒也不是很在意,笑了笑,“你的参与者就是你孙女吗?”

  耶莱斯望了一眼帕秋莉,并不答话。

  沉默,无疑也是一种反击的技巧。

  但是帕秋莉却像是个胜利者一样,有些小得意的翘了翘嘴角,然后转过头望向肖恩,笑道:“那么弗朗子爵呢,要不要和我联手一次?研究成果分你一半哦。”

  刚刚入座的肖恩听了这话,却也是友好的笑了笑,并不回答。

  只是他的内心很清楚,如果这玩意真的像他猜想的一样是那件东西的话,恐怕这就不是一个耶莱斯或者帕秋莉能够吃下的东西,说不定他们还真的要合作一次。

  “弗朗子爵可是我们的人。”耶莱斯有些看不过去,终于开口提醒了一句。

  他所谓的我们,自然是指再生者一脉,不过索玛很显然误会了耶莱斯的话。

  看到所有人入座之后,索玛轻咳一声将注意力吸引过来,为了避免帕秋莉一会不知道又要搞出什么状况来,他立即开口说道:“既然大家都到齐了,那么我也就不废话了,直接进入主题吧。”

  听到这话,所有人的目光立即集中到索玛的身上。

  这一次,海斯汀家族为了维持表面上的公平,因此其家族并不能参与这一次关于神秘图纸的正面争夺,只能让叶罗斯家族出面。尽管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叶罗斯是听命于谁的忠犬,只不过贵族做事向来就是很喜欢弄一条遮羞布,至少面子上也比较好看,因此谁也没有点破这点默契。

  “这一次与会的各位,便是围绕着这张神秘图纸而来,但是因为其价值完全不可考量,而且考虑到在场的人里还有法师公会的人,因此我们这一次并不举行拍卖。”索玛直指话题的重点,完全忽视了罗达大师在这其中扮演的重要角色,“而是采取比试的方式来争夺,每一位对图纸有兴趣的人最多可以派出两人参战,实力限定为上位白银及以下,最后获胜的那人便可以拿走这份图纸。”

  听到这话,肖恩先是一愣,随即也立即明白过来为什么每一个人都会带两名上位白银的高手出现。

  只是,想到这里,肖恩望了一眼那名法师公会的魔导士,对方只带了一名上位白银巅峰的魔法师,而没有任何近战类的职业,这是不是太过自负了一点?还是说,这名年轻的魔法师拥有非常强大的实力?

  “不过在正式举行比试之前,按照规矩,我们将先对这张神秘图纸进行一次公开的公众鉴定,这个时候如果认为这张图纸不值得争夺的话,那么同样可以放弃这一次的竞争。”索玛再一次开口说话的声音,将肖恩的注意力拉了回来,“我在这里提醒各位,这一次的比试并不是一场玩闹,而是一场真正的比试,所以失败者很有可能需要付出的代价是自己的生命,请各位考虑清楚再决定是否参与比试。”

  面对索玛的话,场内的气氛依旧很是沉默平静,显然是没有人打算放弃。

  对于这样的结果,索玛显然也并不感到惊讶,他挥手示意了一下,罗达大师便立即将自己一直带在身上的那张神秘图纸放到会议室的长桌上,然后将其彻底展开。

  图纸展开后,呈现出正方形的形状,长宽皆是一米,这张图纸的规模明显已经大得有点离谱了。

  但是从图纸的材质上也可以明显的看得出来,这绝不是一般的材质。

  “龙……龙皮!”那名年迈的魔法师在看到这张图纸时,他就已经有些激动了。

  听到这名魔法师的话,所有人望向这张图纸时眼神就变得更加热切了。

  而这个时候,这名魔法师也意识到自己因心情激荡下的失言,脸上的神色就露出一丝懊恼的神色。

  肖恩的目光,也顺势望去。

  如果这张图纸的材质真的是龙皮的话,那么别的不说,光是这一平方米的龙皮就已经价值连城了。毕竟如今在奇迹大陆上,亚龙种虽不少见,但是真正的巨龙却早已消失很久,据说是在灰烬年代因为无法忍受大陆上那恶劣的气候环境,所以纷纷死去,就算侥幸不死的也早就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位面,如今数万年未出现恐怕也已经迷失了归途。

  现在大陆上那些所谓的龙皮,其实都是亚龙的龙皮,虽说也可以算是比较珍稀,但是却绝对不至于让这名魔法师会激动到如此失言的程度。而在场的都是人精,从这名魔法师的激动程度就已经能够判断出,这张图纸的材质绝不是亚龙的龙皮,而是真正的巨龙龙皮。

  像这样一米见方的巨龙皮,或许要做皮甲之类的不太可能,但是制成一件龙皮小背心当然还是可以的,或者做成护腕之类的也绝不是问题。所以哪怕这些贵族根本就不知道这图纸上的内容是什么,可是光是这龙皮就已经足够让他们争破头了,毕竟图纸里的内容还是可以选择拓印的。

  而事实上,以这些贵族那简单到让学者和魔法师都感到贫瘠的知识量而言,他们当然不会清楚这是绝不可能做到的。

  龙皮是最好的魔力和神力的承载物。

  既然这张图纸需要以龙皮作为承载物的话,那么就证明这图纸本身是蕴含有强大的魔力或是神力,一般的图纸显然根本就无法将图纸里的内容拓印出来。这一点,同样也是为什么游戏中那些极高级的珍贵图纸会那么稀少的原因,因为光是要承受图纸里所可能蕴含着的能量精髓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当然,在现实世界里比游戏好的情况,那就是像这样的图纸至少不会用一张少一张。

  只要这张图纸不被彻底损毁的话,那么就可以被无数人阅览和使用。

  这名年迈的魔法师刚才之所以会那么激动,便是因为他已经看出来,这张图纸既然是用真正的巨龙皮作为承载物,那么其内里记录的内容就绝不简单。同样,也可以证明这张图纸的传承年代至少可以追溯到灰烬时代以前,甚至有可能是晨曦时代。

  耶莱斯、帕秋莉以及那名年迈的魔法师三人,并不像其他贵族那般矜持和故作高深——当然事实上是他们就算围上去看这张图纸,也根本就不会懂得上面记录的内容是什么。所以此刻围绕在这张神秘图纸旁边的,就只有耶莱斯和帕秋莉两名出身于海尔森研究所的学者以及那位来自法师公会的魔导士。

  就在这时,肖恩却是突然感到一阵敌意。

  他极其敏锐的顺着敌意的目光望去,却是正好看到那名年轻的魔法师正收回的轻蔑目光。对方显然并没有料到肖恩的感觉如此敏锐,微微愣了一下,毕竟魔法师是非常依靠感知力吃饭的职业,也正因为如此所以他才会依靠强大的精神感知力对房间内的人形成压制,然后默默观察对方。

  以这名魔法师的能力,自然是不知道肖恩根本就不能以正常眼光来评论。

  自从蛮荒之地归来之后,肖恩的精神便已经达到六十九点之高,并且还有当初从恶念聚集体那里获得的不朽的黑曜石所提高的百分之二十的意志,因此想要对肖恩形成感知压制的话,除非得是那名魔导士的水准才有可能。区区一位上位白银的魔法师居然也想以精神力蒙蔽肖恩的感知,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不过在发现自己被人识穿后,这名年轻的魔法师倒也很快就恢复成之前那种高傲的态度,他甚至还刻意轻哼了一声,以示自己内心的不屑。

  肖恩则是回以一个冷笑,态度同样嚣张而轻蔑。他现在已经知道,既然一会要争夺这份图纸的手段是通过比试,那么法师公会如果想要夺取这张图纸的话,这名年轻的魔法师肯定要下场,肖恩当然有的是机会教训对方。事实上,在这个会议室内真正让肖恩有棘手感的,就只帕秋莉带来的那名随从而已,至于其他人包括克里斯汀娜和这名年轻的魔法师在内,都不被肖恩放在眼里。

  只不过现在,托这名年轻魔法师的福,肖恩算是知道那名帕秋莉随从的弱点。

  而就在这时,耶莱斯、帕秋莉和那名年轻的魔法师也终于对那张神秘图纸观察完毕。从三人脸上的表情来看,明显这三人皆是有所收获,只不过具体收获是哪一方面,这一点就算是肖恩也同样不好判断,但是他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就是耶莱斯和帕秋莉两人的收获是绝对不同的,因为一位是专精于法阵学,而另一位则是专精于方术。

  帕秋莉一脸陶醉的模样刚消,然后她就看到了肖恩,几乎是在看到帕秋莉那突然露出的戏谑神色时,肖恩就已经知道要糟了。果然,帕秋莉毫无悬念的开口笑道:“弗朗子爵,你难道不来看一看吗?”

  听到这话,耶莱斯也同样是眼前一亮:“对,弗朗子爵,你也应该来看看这张图纸。”

  肖恩此刻是真心想骂一声耶莱斯简直是个猪一般的队友!

  难道他就没有看出来,帕秋莉此刻根本就是不怀好意吗?而耶莱斯居然还在这个时候进行助攻,自己的人头有那么好拿吗?

  “哈哈。”可是就在这时,那名年轻的魔法师却是突然大笑起来,“这位什么子爵?真是抱歉,你的名字太拗口了,我实在记不住。……不过,你真的看得懂那张图纸上的内容吗?毕竟你还如此的年轻,可不比在座的其他贵族那么成熟和充满人生智慧啊。”

  魔法师因为其地位的特殊,所以每一位最少都可以获得荣誉子爵的待遇。

  从爵位上而言,这名魔法师和肖恩是平等的,而且他的说话艺术也并不弱,在开口贬低肖恩的同时抬高了其他几名在场的贵族,甚至包括叶罗斯男爵,这自然不会成为所有贵族的攻击目标。

  只是,很明显,他今天挑衅的目标目标算是彻底挑错了。

  就在那名年迈的魔法师一脸平静,甚至眼神同样流露出不屑之色的时候,耶莱斯和帕秋莉两人的脸色却是同时阴沉起来。

  不等耶莱斯开口,姓格多变的帕秋莉已经抢先发难:“你是在看不起智慧圣殿的学者吗?”

  “什么?学者?他?”这名年轻的魔法师脸上的笑意顿时一僵。

  法师公会和教会的关系向来不是那么和睦,毕竟当年灰烬时代爆发的原因就是神术和魔法的战争。只是智慧圣殿是一个例外,因为几乎任何一名魔法师的前身都是获得智慧圣殿认准的学者,所以名义上任何一名魔法师其实还应该算是智慧圣殿教育出来的学生才对,因此法师公会和智慧圣殿一直以来关系都算是不错。

  只不过,因为术业专精的问题,所以后来才有了魔法师和教授、导师这样的区分。

  此刻听到肖恩居然是一名学者,而且还同时受到帕秋莉和耶莱斯两人的青睐,那名年迈的魔导士立即就知道这个年轻人的身份恐怕也非比寻常。毕竟,他以前也是一名学者,自然很清楚在智慧圣殿自然是有一种明文规矩,那就是前辈和后辈同时对一份材料感兴趣的话,必须优先让给前辈,除非这名后辈是某方面领域的专精者。

  这名魔导士并不知道帕秋莉和耶莱斯的身份,但是看对方居然能够和自己同时起身观察这张图纸,而且脸上也同样是有收获,这就证明这两人的身份绝不简单。

  魔法师可不是弱智,他们当然很清楚这里面的含义。

  于是,这名魔导士轻咳一声,不咸不淡的开口说道:“温奇,我平时教导你的礼仪呢?回去罚抄学徒手记。”

  “是。”这名叫温奇的年轻魔法师当然知道自己的导师是在给自己台阶下,立即点头承认错误,不过他望向肖恩的余光却是更加的憎恨。

  事实上,直到现在,这名年轻的魔法师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那么憎恨和讨厌这名年轻的贵族。

  对于这名魔导士的处置方式,帕秋莉和耶莱斯自然是不满的,只是这毕竟是对方的家事,而且也已经给足了他们面子,所以这件事上他们当然不可能再继续争论不休。只是这一刻,无论是耶莱斯还是帕秋莉甚至是这名魔导士都很清楚,接下来的比试恐怕是不会那么容易善了,只不过魔导士对于自己这名学徒弟子却是极有信心。

  而肖恩,此刻既然已经被法阵解析者和自在式缔造者同时点名,而且他们也同时出面维护了肖恩的名誉,那么肖恩自然也是要起身来观察这张图纸,以表示自己对前辈的尊敬。当然,事实上肖恩本身对这张图纸也同样有着极大的兴趣,所以其实不需要帕秋莉和耶莱斯两人提醒,肖恩其实也会来查看这张图纸。

  很快,肖恩便走到桌子的正中间位置,在他的面前就是那张闹得沸沸扬扬的神秘图纸。

  图纸上确实是刻画了一个类似于魔法阵的阵文,不过上面有着许多特殊标记,这确实不是属于魔法阵的范畴,因为没有魔法节点,从表面上看这的确是一个神阵。只不过谁都清楚,如今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圣乔尔斯帝国那两个固有神阵还可以发动外,就算再建神阵也完全不可能发动,因为缺乏了最为关键的动力核心。

  而神阵的动力核心,那是由神力凝聚而成的特殊符文,远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可以解决的问题。

  但是肖恩在看到这张神秘图纸上所记载的这个神阵时,他的瞳孔猛然一睁,脸上那平静的神色瞬间就变了。而因为刚才帕秋莉、耶莱斯和那名魔导士之间争执的关系,所以此刻都在望着肖恩的所有人瞬间就明白过来了,肖恩此刻从这张神秘图纸上获得的收获,恐怕比耶莱斯、帕秋莉和那名魔导士都要大得多!

  否则的话,他是绝对不会露出这样的神色。

  毕竟在场的人都是人精,可以很轻易的就捕捉从而判断出对方的真实想法,眼下肖恩脸上的表情就完全不是作伪。

  与那名魔导士脸上那一闪而逝的震惊表情不同,耶莱斯和帕秋莉皆是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只不过这两人理所当然的信心却是截然不同:耶莱斯是认为能够获得博尼教授青睐的人,要从这里面发现隐藏着的秘密是很正常的事,毕竟他们的研究成果也是因为肖恩的提醒才得以加速完成;至于帕秋莉,则是想到了之前在走道上时肖恩说的那句话,这证明肖恩确实是有了依据所以才推断出这张神秘图纸的内容,只是帕秋莉好奇的是肖恩到底是从哪获得的理论依据。

  而肖恩,此时则完全不知道在场的人所想的事情,他的内心只有一个念头。

  这张图纸记载的,果然如同自己猜想的那般,是那件跨时代的产物啊!(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