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219. 地下武斗场

219. 地下武斗场

  这是一个规模浩瀚的大厅。

  这个大厅是修筑在海斯汀庄园那栋会议室建筑的地下。

  大厅高约十米,面积起码在五百平方米以上,而且不可思议的是,这个大厅居然有一套完整的防御魔法阵机制,其防御强度甚至能够挡下圣域以下强者的轰击。

  “真是大手笔。”帕秋莉环视着这个地下武斗场,脸上冷笑连连,“区区一个伯爵家族居然也有这么大手笔的布置,还真是不甘示弱呢。”

  以一个伯爵的身份而言,布置这么一个大规模的武斗场,确实不是一件常理可以认知的事情。不说挖掘这个地下大厅所需要的人力、物力,仅是巩固整个大厅的穹顶和布置这个大厅里的防御阵机制,需要消耗的财力就绝不是小数,最起码完全超过一位伯爵所能够正常负担的资金。

  当然,如果是那种存了好几代人的资金,最终才设立了这么一个地下武斗场的话,那么自然是要另当别论。

  但是无论怎么看,这都远远超过一位伯爵所能够拥有的规模。

  在奇迹大陆上的贵族阶层里,有一句是这么说的。

  “什么样的身份才能够享受什么样的待遇,如果逾越了这条底线的话,那么只是在断送前程而已。”

  这是最早艾美利亚帝国第一任皇帝说的话,尽管如今过去这么久,世界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很多东西的限制都开始变得模糊起来,但是唯独这句话的宗旨并没有太大的改变。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帕秋莉会说海斯汀家族不甘示弱和大手笔的原因,因为这如果让努古斯家族的人发现了,那么肯定会引起努古斯家族的遐想。

  但是现在,索玛.海斯汀既然敢把人都带到这里来,那么肯定是不会害怕有人向努古斯家族告密。

  或者说,努古斯家族肯定是早就知道并且也很赞成海斯汀家族这么做。

  那么,这是不是一个暗示呢?

  暗示海斯汀家族将来在达比昂王国的地位绝对不止一个伯爵那么简单?因为无论怎么看,这种规模的武斗场设置都是实权侯爵甚至是实力侯爵才会进行的布置,主要目的自然是为家族培育个人实力强横的家族成员,只有这样他们才有资格开始角逐更高的爵位阶级。

  肖恩侧目而望,果然看到帕秋莉的目光显露出深思的神色。无论怎么说,帕秋莉毕竟是博尔德家族的成员,还是嫡系成员那种,所以为家族着想自然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哪怕未来帕秋莉几乎不在龙舌兰领出现,但是这种血浓于水的本能,恐怕除了某些冷血的存在外,没有人会否认的。

  肖恩收回目光,没有继续望着帕秋莉。

  这个女人既然在海尔森研究所拥有别号,那么就证明她的智商绝对不低。或许她的傲慢和嚣张态度会让人不喜欢她,可是却绝对没有人会否认她的才华与能力,不过肖恩本来就没打算和博尔德家族为敌,因此对这个女人其实也谈不上什么仇视或者敌视,反倒是她表现出来的气度让肖恩有些惊讶。

  就在这个时候,一边的耶莱斯突然扯了一下肖恩的袖子,低声说道:“你从那张图纸上发现了什么?”

  或许是因为对肖恩曾经的壮举,因此耶莱斯对于肖恩明显是非常的信服。他根本就不问肖恩是否看懂什么,而是直接问肖恩发现什么,这表明耶莱斯不仅相信肖恩能看懂那张图纸,甚至认为肖恩肯定还发现了什么他没有看懂的东西,这对于他们再生者一脉可是非常有价值的帮助呢。

  却不想,耶莱斯一开口,帕秋莉的注意力立即就转移过来,同样也是一脸好奇的望着肖恩,而且还是唯恐天下不乱的那种神补刀:“说起来,你之前还没看到那张图纸就说已经知道那张图纸是什么。刚才你看到那张图纸后脸色立即大变,很明显那张图纸确实如果你所猜想的那样吧?”

  “什么,你早就知道那张图纸是什么了?”耶莱斯一脸震惊,“你明明还没有看到那张图纸,为什么……不对,你肯定是发现了什么我们没发现的地方,所以才有了充足的论据去推断。”

  耶莱斯的话,和帕秋莉说的一模一样。

  肖恩确实是从之前帕秋莉说出自己和耶莱斯的别号,再联系到两人同时出现这一点猜想出那张图纸所记载的内容,可是这种推论他怎么说得出口呢?

  所以,肖恩的脸色很快就显得肃穆起来。

  这个变化,让耶莱斯和帕秋莉两人心中微微一惊。

  “其实……”肖恩一声轻咳,“我是一名先知。……这是我的一种天赋能力,有时候我可以看到一些命运碎片,但是这些事情都并不怎么完整,只能模模糊糊的推断出一个大概而已。不过这是有一个前提的,那就是这件可以被推断的事情必须要有足够的情报资料,但是至于能够看到什么这就不是我能够决定的。”

  “原来你是一名先知。”

  “难怪了。”

  帕秋莉和耶莱斯几乎是一前一后的同时发出感叹。

  这个反应让肖恩明显愣了一下,他本意只是随口说说的一句话,试图缓和一下气氛而已,可是帕秋莉和耶莱斯皆是一脸认真的表情,这是怎么回事?该不会是真的相信自己真的是一名先知吧?这种玩笑可一点也不好笑啊。

  “这么说来……”帕秋莉仔细的回想了一下之前和肖恩在走道时的交流,她那一脸认真严肃的表情,让肖恩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尤其是耶莱斯也是一副深思的模样,这更让肖恩感到一种无力感,“你好像是在听到我和耶莱斯的别称后,才说自己知道那张图纸是什么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确实可以说明一个问题。”耶莱斯开口说道,他不知道肖恩和帕秋莉之前到底说了什么,但是如果以帕秋莉这句话作为推论的话,那么出身于海尔森研究所的他同样也可以发现一些事情,“就是不知道肖……咳咳,弗朗子爵你这个推断是否只能推断出只和自己有关的事情?”

  等等!你们不要这么认真的突然开始讨论起来啊。

  肖恩很想开口呐喊,他突然觉得说自己是先知这个主意实在是蠢透了。可是话一出口,立即就变了样:“基本上来说,确实是这样,能够预测到的事情大体上都和我是有所关联的,不过也仅仅只是一个小小的片段而已。……其实,我更愿意成自己为神棍,而不是先知,毕竟不像先知那么全面。”

  帕秋莉扫了一眼耶莱斯,刚才耶莱斯因为心情激动差点就说出肖恩的真正身份,虽然以咳嗽作为掩饰,只是以帕秋莉的头脑能不能瞒得过去似乎有点难度。

  “确实。”帕秋莉收回视线,继续望向肖恩,“如果是先知的话的确是能够预知到许多事情,而不是仅仅局限于自身。从这一点上看,应该是你家族曾经有人是一名先知,你的体内流有这位先知祖先的血脉,只是觉醒得并不完全。……但是如果按照你这么说的话,那么那张图纸里的记载肯定也会和你产生关联。”

  “关于这个话题,我们一会回去后再私下讨论吧。”耶莱斯总算没有傻乎乎的追问,他还牢记着再生者一脉和自在式一脉之间的纷争,“弗朗子爵可是我们再生者一脉的人,你还是自己去研究了解吧。……当然,前提是你能够将那张图纸抢到手。”

  “你真的不打算和我联手吗?”帕秋莉很是平静的开口说道,只是像她这样的疯女人越是冷静,肖恩就越有一种不寒而栗的错觉,“你已经拒绝了海尔森研究所的邀请信,所以你根本就不算是再生者一脉的人,既然如此的话我们之间也是有合作的可能姓,不是吗?……如果你是为之前我的一些行为而感到不满的话,我很乐意向你赔罪,只要你能谅解,那么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觉得值得。”

  “自在式一脉能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耶莱斯沉声说道,“他的手上可是有博尼教授亲自授予的思考者!”

  耶莱斯的这句话,立即让肖恩猛然醒悟过来。

  思考者,是再生者派系的教授博尼.怀特亲自授予肖恩的,而这枚戒指在之前肖恩或许会不重视,可是到了现在他已经真正明白这枚戒指的实质意义,那么他就不可能不重视。而自在式和再生者在海尔森研究所里是一个彼此对立的派系,也就是说如果肖恩还想要继续拥有这枚戒指所能够提供的人脉好处,那么他就绝不可能和帕秋莉站在同一阵线上。

  很明显,帕秋莉显然也是知道“思考者”这枚戒指的含义,她有些意外的望了一眼肖恩,只是她却也没有再说什么要和肖恩合作的话,整个人显得阴冷起来,就连她身上的气质也是猛然一变。

  派系的对立,这是一个亘古长存的难题,谁也无法破解。

  只是这一次的情况,明显不同。

  肖恩微微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那张图纸里记载的神阵,根本就不是你们中的任何一个人能够解决的难题。”

  听到肖恩的这句话,无论是帕秋莉还是耶莱斯明显都是一愣。随即两人立即就联想到,之前肖恩说自己是神棍,推断出这张图纸记载的内容是什么时,也是因为听了帕秋莉说出他们两人别称后,肖恩才看到未来的片段,那么从这一点上来说,难道这一次关于图纸的研究工作是需要再生者和自在式两个对立派系联合才能解决的难题?

  海尔森研究所里,不同的派系彼此之间互相合作共同研究一个课题分享研究成果的事,并不是没有过,可是却从未发生在两个彼此对立的派系阵营里。

  “而且……”肖恩似乎还嫌这话不够震撼一般,他再度开口说道,“并不仅仅只是你们两个派系合作就可以解决的,这张图纸还涉及到另外一个原理,所以你们必须还要和一位传奇法师合作才行。”

  传奇法师!

  耶莱斯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望向法师公会的那名法师:“难道还要和法师公会的人合作?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可是之前因为三人在交流的关系所以并没有发现,此时随着耶莱斯的目光望去时才惊讶的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围绕着那张神秘图纸展开争夺的比试居然已经开始了。此时在比试场地的一边,已经躺着一具浑身焦黑的尸体,一名贵族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致,很明显死的那个人就是他的手下。

  而在场内也正有两个人在进行生死决斗,其中一人就是那名来自法师公会的年轻魔法师。

  这场决斗,同样明显已经进入到尾声,但是稳稳占据上风的却是那名年轻的魔法师,他的对手是一名看起来对付法职者还算有些经验的战士。可是现在,这名战士却已是伤痕累累,但是他和那名年轻的魔法师却还保持着十五米的距离,尽管他不顾一切的冲锋上去,可是伴随着那名魔法师的出手,一道湛蓝的闪电瞬间便轰在了这名战士的身上。

  下一秒,又是一具浑身焦黑的尸体出现在决斗场内。

  “明明已经分出胜负了……”肖恩有些失神。

  因为他知道,那名魔法师完全可以不用下杀手的,只需要一个很简单的魔法师就可以彻底让那名重伤的战士失去战斗力。可是他却并没有这么做,而是选择了最为狠辣的轰雷术,直接将那名战士彻底击杀。

  一上场,就以雷霆手段直接击杀了一名贵族的两名随从,直接将这名贵族从竞争者的行列中剔除。而另外两名贵族,此时明显已经有些顾忌法师公会的名头以及这名年轻魔法师的手段,显然已经是处于摇摆不定的局面了,完全不知道是否应该继续参与这场争夺。

  “真是狠辣的手段。”帕秋莉的脸色显得有些阴沉,而同行的耶莱斯脸色也很不好看。

  原因很简单,因为参与决斗的人是耶莱斯的孙女,只要一想到自己的孙女也有可能面临这样的结果,耶莱斯的脸色会好看那就是真的有鬼了。因为无论是耶莱斯还是肖恩都很清楚,克里斯汀娜的闪魂斩或许确实可以针对这名魔法师,但是她的实战经验却是严重不足,而且心理素质也没有硬到哪去,输面可是要比赢面大得多。

  而这个时候,那名叫温奇的年轻魔法师也恰好望向了肖恩这边,脸上那流露出来的轻蔑之色更浓。(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