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222. 我来。

222. 我来。

  蒂伯尔,认输了!

  静谧的武斗场内,蒂伯尔那一声虚弱无力的认输声,对于在场的众人而言,不亚于是一个晴天霹雳。

  在场的人里除了来自法师公会的那个老头和温奇外,其他所有贵族的随从全部都是战士。所以刚才温奇羞辱蒂伯尔的手段,其实也就是等同于在羞辱在场的所有战士,而现在蒂伯尔的认输,对于他们这些战士者而言自然也是一件不光彩的事情。

  “啧。”温奇的脸色有些不爽,他没有想到几乎已经是半昏迷状态的蒂伯尔居然还能说出认输这句话。

  只是,温奇的右手却还是继续挥落。

  所有人的脸色猛然一变,眼里尽是难以置信之色!

  湛蓝的雷光,再一次从虚空中突兀的闪现,然后以一种坚定不移的态度猛然落下。

  第九道雷击术!

  而目标,赫然就是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的蒂伯尔!

  雷落。

  轰鸣声响。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因强大的雷芒劈落所形成的飞扬尘埃弥漫而起,迅速遮挡住了所有人的目光。

  第九道雷击术,无论是威力还是声响都已经远远超过前面八道!

  这已经不是雷击术,而是威力更上一层的落雷术!

  “你!”帕秋莉的脸色在愕然一秒后,转过头怒视着温奇。

  她的眼里,是毫不掩饰的愤怒,她的双拳紧紧的握着,因发力而已经导致指关节完全泛白,在指缝间甚至已经有鲜血微微流出,那是帕秋莉的指甲已经深深陷入手掌的证明。如果帕秋莉会武技或者魔法的话,恐怕此刻已经悉数全部朝着温奇轰了过去,但是很可惜的是,作为一名资深的理论型研究学者,帕秋莉不会任何战斗手法。

  “他已经认输投降了。”耶莱斯虽然和帕秋莉因为阵营的对立关系有些不合,但是毕竟都是海尔森研究所的人,在对外方面还是非常一致的,更何况此刻肖恩的建议,他和帕秋莉也有了合作的意向,再加上如果自己的孙女出手的话也绝对是要面对温奇,因此无论从哪个方面考虑,耶莱斯都有开口怒斥温奇的理由,“你为什么还要下杀手!这完全违反规则!”

  “认输?什么时候的事?”温奇有些茫然。

  如果变脸也可以算是一种技能的话,那么温奇无疑是把所有的技能点全部都用在这个技能上了。

  之前他那不爽的神色,以及那一声轻啐都落在所有人的眼中,很明显也是听到蒂伯尔认输的声音。可是此刻他居然还能如此厚颜无耻的说没有听到蒂伯尔认输的声音,这让在场的所有战士以及耶莱斯、帕秋莉两人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只有那些贵族的脸色还依旧如常。

  这种厚颜无耻,可以说是认为一个贵族与生俱来的任何一种基础,他们也早就已经习惯这种做法。

  虽然从某些意义上而言,任何一名魔法师在任何国家都可以自动获得相当于荣誉子爵的待遇,可是如果不是本国人的话终究还不能算是一名正式的贵族,因此实际上很少魔法师会真正像一名贵族那般做事。但是温奇无论是手法或者是经验、交涉技巧以及脸皮厚度,完全就是一名经验丰富的老道贵族做法。

  “索玛男爵,这种公然违反规则的事情,难道你能允许吗?”耶莱斯却是不再向温奇开口,无论是身份还是地位,耶莱斯比这个年轻的小鬼都要高太多了,从某种意义上而言甚至就算是那名年迈的魔导士恐怕也不如耶莱斯高。

  既然对方要以贵族的手法来解决问题,那么耶莱斯也不介意用同样的手法来处理问题。

  像温奇这个小鬼继续发难,那只会让自己的身份掉价而已。

  “这确实是违反了规则……”索玛.海斯汀略作迟疑,还是开口说道。

  他和耶莱斯毕竟是处于同一条船上,尽管他也认为温奇杀了蒂伯尔这位帕秋莉.博尔德的追随者是一件好事,可是既然耶莱斯都开口了,那么他当然也要向着自己的盟友多一点,这才是索玛会迟疑的原因。

  可是,索玛的话还未说完,那名年迈的魔法师就开口了。

  “魔法师与武者有一点是一样。”开口的第一句话,是以一种傲慢的语态表示,原本应该是平等地位的双方关系可是在这名魔导士的嘴里却让人觉得有一种战士能够和魔法师相提并论是一件值得让战士感到光荣的味道,“魔法师的魔法一旦处于释放状态中,是没办法解除的。就像你们武者的武技一旦正式发动的话,难道还能立即中止吗?”

  “有许多武技是可以做到的。”克里斯汀娜也终于看不过去了。

  “难道就不会产生其他副作用吗?”魔导士那如鹰般锐利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克里斯汀娜,只是克里斯汀娜却是毫不示弱的反瞪回去,“或许你们武者可以凭借**强硬的承受伤害,可是魔法师的魔法如果已经释放出来却要强行中止的话,那是要受到魔力反噬的惩罚,为什么我的弟子需要为一个敌人遭受这种反噬的痛苦呢?”

  “或者,我换一种说法,刚才那种情况如果反过来,在那位武者已经施展武技即将击杀我的弟子的情况下,我的弟子说认输,那么他会为了一个毫不相识的敌人而遭受反噬立即收手吗?”这名老魔导士的言辞比起温奇,那才是真正的刀刀见血,几句话间就已经彻底掌握住了争论的上风,比之索玛的交涉能力也毫不逊色,“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以那名武者身上的血腥气势,就算他真的肯收手,但是在几乎存了杀意和杀念的情况下,他来得及吗?”

  一阵沉默。

  因落雷术的轰击而扬起的尘雾,也终于开始渐渐弥散。

  “那也可以将魔法的攻击位置进行更改!”克里斯汀娜说出这话时,明显已经不如上一句那般有底气。

  “无知的小鬼。”年迈的魔导士不屑的冷笑一声,“只有不了解魔法的蠢货才会说出如此无知的话语来。哪怕是最差的武者也懂得一些魔法技巧,看你的样子也不像是一个白痴,怎么就会说出如此愚昧无知的话语来呢。”

  被如此冷嘲热讽,克里斯汀娜的脸色立即就变红了。

  “魔法,本来就是我们高贵的魔法师以自身魔力和精神作为衔接而引发的一种元素波动现象。”年迈的魔导士完全就是一副教导者的口吻开口,“当魔法师处于释放状态时,那就表示魔法师的精神已经锁定了目标,因此才会进行魔法的发动。既然精神力已经完全锁定了目标才发动的魔法,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你要如何改变目标呢?”

  魔法师的魔法,基本上就像是战士职业者的气机感应那样,锁定住目标后才会进行发动,这也是魔法师施放魔法时几乎是可以百发百中的原因。

  就魔法基础学识而言,这一点确实是一种常识。

  虽然魔法师在大陆上算是比较稀有的职业,除了在以魔法立国的那些国家里,其他国家的魔法师都非常少见,甚至在一些国家里除了皇室其他贵族都不可能会拥有魔法师随从。但是在奇迹大陆上,魔法师却也并不是想象中那么神秘,许多魔法学的知识和技巧根本就是公开的常识,哪怕是一些小孩子都懂。

  克里斯汀娜被嘲笑,自然也不是没有理由的。

  “愚昧无知的,恐怕是你们吧。”只是,当这名年迈的魔导士话语刚落时,另一声毫不遮掩嘲讽意味的声音就突兀的响起。

  所有人微微一惊,循声望去,却发现声音居然是从因落雷术而扬起的烟雾中传来。

  一道站得笔直的黑色身影,在烟雾中逐渐显现出来。

  当烟雾散去时,所有人终于看清了那道笔直的身影。

  在这一刻,无论是周围的贵族还是其他战士,甚至是帕秋莉、耶莱斯、克里斯汀娜、以及那两名来自法师公会的魔法师,眼里都流露出几乎一致的震惊神色。

  那道身影,赫然就是肖恩!

  而此刻,肖恩的左腋下还夹着一个体型明显比自己要大一圈的人。

  那是几乎全身已经完全焦黑的蒂伯尔!

  帕秋莉和耶莱斯、克里斯汀娜三人的眼神里,除了震惊之外还有另外一种异样的情绪。因为肖恩一开始就是站在他们的身边,可是他们却是完全没有发觉肖恩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的手,甚至哪怕是刚才因为激动和温奇以及那名魔导士争论时,他们也都忽略了站在他们身边的肖恩。

  阿尔弗雷德立即心领神会的跑了过来,将肖恩腋下的蒂伯尔接了过去。他眼角的余光微微一扫,发现肖恩的裤脚有一丝焦黑的痕迹,而且此刻肖恩站着的位置离那个被落雷术轰出来的浅坑也只有不到三厘米的距离,很明显肖恩刚才出手虽然是救了蒂伯尔一命,但是实际上还是被落雷术的威力稍微波及了一下,不过看肖恩现在的情况,应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落雷术和雷击术都是属于定点法术而不是精神锁定魔法。”肖恩望了一眼温奇,然后将目光望向那名年迈的魔导士,沉声说道,“魔法如果是处于释放状态时,确实是无法取消,但是在魔法学定义上,释放之前还有一个施展的代指,刚才你的弟子明显是处于施展状态而不是释放状态。”

  年迈的魔导士,眼神微微一变,变得更加锐利。

  “就算假设他处于释放状态,可是定点魔法却也是能够随意更改攻击位置,这也是定点魔法和精神锁定魔法的最大区别。”肖恩却是一点也不在乎对方的眼神,依旧自顾自的说道,“我再假设就算你的弟子比较笨,不会这种艹作技巧,但是魔法师可是有一种被称为逆魔力的手段,可以起到强行削弱甚至取消魔法的发动而不会遭受魔法反噬的结果,难道你的弟子连逆魔力都不会吗?那可就不是笨,而根本就是个无能者了啊!毕竟这逆魔力可是魔法师基础中的基础啊。”

  年迈的魔导士和温奇两人都是闭嘴不语,很明显肖恩对魔法师的了解已经远超一般人。逆魔力这种手段确实是存在,可是却也不像肖恩所说的那般是属于基础中的基础,而是一种比较高深的魔法技巧,虽然确实不会造成魔力反噬,但是一旦发动逆魔力的话却也是要忍受所有魔力彻底从身上蒸发的烧灼感,而且副作用是在短时间内处于毫无魔力的虚弱期。

  毕竟,魔法师是靠魔力吃饭的职业,一旦消耗完所有魔力的话就彻底失去战斗能力,未来两到三天内都只能进行冥想以求魔力的彻底恢复。

  但是在眼下这种情况,温奇和那名年迈的魔导士却是明显要吃这个哑巴亏。因为之前他们把话说得太满,已经彻底得罪了在场的所有人,现在如果开口进行反驳的话,根本就不会有人相信他们的话,甚至还会觉得他们是在戏耍周围的人。如果换了一种场合的话,无论是温奇还是这名魔导士当然不会在意,可是现在却不行,因为索玛作为这一次比试的主裁决者,一旦被他判定失去继续比试的资格,那么他们此行就毫无意义。

  “我的弟子在这一方面,确实并不擅长。”年迈的魔导士深吸了一口气,肖恩强行喂他们的哑巴亏,他们只能咬牙吞下去,一再如之前在会议室里那般,又一次蒙受来自肖恩的羞辱。

  尽管这名年迈的魔导士说话很婉转,但是无能者这三个字却也依旧是要套在温奇的头上。

  这让温奇的脸色变得更加狰狞。

  “既然你的弟子是一个无能者,那么刚才的过失倒也可以原谅。”肖恩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稍微飘了一下,直接从温奇的下体扫过,这个动作只有温奇才捕捉到,“真可怜,还这么年轻就是无能者,恐怕以后也没什么作为。如果是我,还不如早点死了算了。”

  温奇死死的盯着肖恩:“你就只会逞口舌之快吗?”

  “呵呵。”肖恩的嘴角微扬,“有些人,只怕是有嘴也说不出话啊。”

  “那是因为我的实力强大到足以碾压你们,根本就不屑与你们争论。”

  “我有说是你吗?”肖恩再次笑了笑,“你那么急着承认自己是个哑巴干什么?无能者。”

  “你!”温奇的脸色几乎都扭曲了,“哼,像你们这样的武者根本就不敢和我较量,只能在嘴上过过瘾,像你们这样的废物还有什么存在于这世上的价值啊,还不如早点死了算了。”

  “大人,接下来的一战由我来吧!”阿尔弗雷德深吸了一口气,他的眼里有着一丝血色,猛然转过头望着肖恩沉声说道。

  “不。”肖恩摇了摇头,“我来。”

  他的嘴角依旧微扬,只是这个笑容却是没有丝毫的温度,眼神更是冰冷的就像在看一具尸体:“你去帮我把剑取来。就在我们来时那辆马车里的布包内。”(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