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226. 图纸的真面目

226. 图纸的真面目

  “弗朗子爵怎么走得这么急啊。”拦路的帕秋莉突然发出一声轻笑。

  阿尔弗雷德和安诺两人彼此对视一眼,都有些不知该如何处理好。从形势上而言,帕秋莉.博尔德和海斯汀家族明显不对路,而且帕秋莉此时也没有任何敌意,再加上不久前他们还算是同一战线上的盟友,因此阿尔弗雷德和安诺都不知道此刻应不应该立即痛下杀手的把帕秋莉解决。

  眼见局面似乎有些僵,马车内的肖恩终于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打开车门下车。

  帕秋莉只是望了一眼肖恩,脸色随即微微一变:“你怎么了?”

  此时的肖恩,脸色苍白得毫无血色,虽说还能走路,可是整个人却是透露出一种极度虚弱的表象,似乎随时都会一命呜呼,这也难怪帕秋莉会脸色大变。虽说之前和那名魔导士的气势较量时,肖恩就已经显露出疲态,但是在离开海斯汀庄园的时候,肖恩的脸色却也没有惨白到这种程度,这种情况完全是出乎帕秋莉的预料。

  “面对黄金强者的威压还是有些压力。”肖恩笑了下,很平淡的说道,“休息个一天就好了。”

  帕秋莉的目光微闪,却还是没有说什么。

  “你怎么知道我们会往这走。”肖恩很巧妙的转移话题,并没有问帕秋莉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而是以另一种方式询问。

  “谢谢。”听到肖恩问话的帕秋莉,神色同样是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一种似乎是认命般的语气说着,“谢谢你救了蒂伯尔。”

  “他没什么事吧?”

  “内脏损伤,实力可能会有所下降,不过像他这样在生死线徘徊的人,能活下来已经算是不错了。”帕秋莉轻轻摇头,“医师说也不是没有痊愈的机会,只不过那需要找生命神殿的祭司帮忙,所以蒂伯尔的问题其实不大。……无论如何,还是要谢谢你救了他。”

  “毕竟我们也算是盟友,所以这种事也只是互利而已。”肖恩笑笑,既不客气也不谦虚。

  他知道,和海尔森研究所的这些疯子打交道,刻意的卖人情或者奉承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复杂和麻烦,远不如把所有事情都当成公事或者某种交易来处理,这让这些疯子更容易接受。

  “要听一个故事吗?”帕秋莉突然微微一笑,将话题一转,不再继续在关于蒂伯尔这件事纠缠。

  “我还能拒绝吗?”肖恩叹了口气,这一次是真正的无奈了。

  “我正好也要去边村,顺路一起走吧。”帕秋莉继续说着,不过她的举动倒是一点也不客气,很直接的就上了马车,“有我同行,你们受到的注意力会稍微降低一些,毕竟就算海斯汀家族再怎么对博尔德家族不满,只要我还是智慧圣殿的学者,他们就不敢明目张胆的调查我,所以我和你们同行的话,就算海斯汀家族收到消息也不会来调查你们,而是会想办法接近你们。”

  听着帕秋莉的说法,肖恩很想说与你同行才会更受关注,只是这句话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不过他也必须得承认,帕秋莉有一句话说得很对,那就是如果她和自己同行的话,那么他们偏离大道走小道前往汀奇因领的边村也不会引起海斯汀家族的警戒,相反他们会想方设法的和自己等人展开接触,试图拉拢自己,这倒算是一道保障。

  只是肖恩并不理解,之前帕秋莉还设计陷害自己,甚至还打算暗杀自己,可是这会怎么就要帮自己了呢?肖恩绝不相信仅凭自己救了蒂伯尔,以及从中牵线让自在式和再生者两个派系合作这两件事就能让帕秋莉对自己感恩戴德。这些海尔森研究所出身的研究学者,他们基本都是接近于无欲无求的冷血动物,想让他们感恩的话除非是像他帮再生者缩短一个研究课题的时间才有可能。

  不过既然想不通,而且帕秋莉也是只身一人前来,展现出充分的诚意,那么肖恩当然也没有反对的想法。

  很快,马车就继续上路。

  只是,车厢内的气氛却就不是那么轻松。

  和肖恩面对面坐着的帕秋莉,此刻倒是真正的散发出那种研究学者的冷漠气息,这让肖恩有些搞不清楚帕秋莉的意图。

  “我有一个哥哥。”

  沉默了大概十数分钟后,帕秋莉似乎已经打量完肖恩,终于率先开口。

  “我和他是同父异母,虽说都是嫡系子女,但是我们的母亲都是宠姬出身。”

  肖恩微微点头,表示理解。

  作为一个实力公爵,拥有宠姬这也是很正常的事,但是正常情况下宠姬的孩子都是很难保留下来。每一位怀上孩子的宠姬,想要把孩子生下来都不亚于是一场斗智斗勇的谋略战争,因为这些孩子虽然算是庶出,但是也毕竟是嫡系,就名义上而言他们比私生子更拥有爵位继承权。

  “母亲在生下我之后就死了,我是由哥哥的母亲一手带大的。”帕秋莉转过头,眺望着马车的窗外,神色有些许黯然,“所以小的时候,我一直都是粘着我哥哥。可以说,如果没有哥哥的话,也就不会有今天的我了。”

  肖恩安静的听着,并没有插嘴,尽管他并不明白帕秋莉和他说这些话的含义是什么。

  “所以我曾经立过誓,为了哥哥我可以牺牲一切。”帕秋莉突然转过头,望向肖恩,那眼神一度让肖恩感到有些毛骨悚然,“这一次的事情其实并不是由我负责的,只是因为我听闻我哥哥出了些事,所以才特意申请由我来执行。可是我没有想到的是,当我赶回龙舌兰领的时候,我的哥哥已经不在了。”

  肖恩的后背,突然冒出冷汗,他意识到情况似乎有些不妙。

  “你说,如果换了是你,当你满怀希望的赶回家想要和自己的哥哥见面,结果却意外得知自己的哥哥因为某些意外不得不背井离乡,你说你会不会怨恨那个罪魁祸首呢?”帕秋莉继续自顾自的说着,“本来我哥哥只是被软禁起来而已,虽说自由受限,但是至少未来还是可以活得很轻松的。可是一位叫肖恩.康纳利的领主却是因为一些私人的阴谋,假借是为了我哥哥的名义而发起一场战争,导致我哥哥不得不和博尔德家族断绝关系,如今更是前往大陆的西边,你说这个肖恩.康纳利是不是罪魁祸首呢?”

  肖恩咽了一下口水。

  虽说他确实是因为艾尔西才发动这场战争,但是其实一开始也是打着一箭双雕逼使达比昂王国开战的想法。当然事后的结果比肖恩所预料的情况还要对他更加有利。可是事实也确实如同帕秋莉所说的一样,艾尔西因为他的原因如今已经算是叛离博尔德家族,而他的行为也确实属于“私人的阴谋”。

  这些在帕秋莉这个学者的眼前,都是无法隐瞒的。

  “所以我曾经说过,如果让我遇到那位肖恩.康纳利爵士的话,我一定会让他好看的。就算不能杀了他,也一定不会让他的曰子好过。”

  这一次,肖恩是真正的冒冷汗了。

  如果真被一位海尔森研究所出身的学者不顾一切的盯上的话,这可绝不是什么好事。如果这名学者自身没什么影响力的话倒还好说,可是如果这位学者在海尔森研究所内拥有极高影响力的话,那么事情就会变得非常复杂了。

  这一刻,肖恩才终于明白为什么帕秋莉要和自己同行。

  相信无论是博尔德家族还是海斯汀家族的人都会知道,帕秋莉此刻是和肖恩同行,也就是说如果肖恩想要在这里杀人灭口的话,根本就行不通。情况看起来似乎是对帕秋莉很危险,可是实际上却是安全得很,落入陷阱而不敢轻举妄动的反而是肖恩。

  帕秋莉的脸上带着一丝微笑,那种属于学者的高傲又一次出现在她的脸上。其实这一点并不难想象,像帕秋莉这样精明的学者,一旦彻底占据上风的话,根本就不会进行任何掩饰:“我相信你一定认识我的哥哥,对吧。……肖恩.康纳利爵士。”

  听到帕秋莉毫不迟疑的揭露自己的身份,肖恩反倒是轻松不少:“什么时候发现我的身份?”

  “不算发现,只是想起一些事而已。”帕秋莉笑了笑,“当初你拒绝了博尼.怀特教授的事,在整个海尔森研究所都有所传闻,事后很多人都对你产生或多或少的兴趣,当然也就会去查阅一下你的注册资料。……不过这只是件小事而已,我一开始并没有想到注册资料里登记的名字是肖恩,主要是因为在武斗场那会,耶莱斯因为一时激动所以有些失言,这才引起我的注意。”

  听到帕秋莉这么一说,肖恩也想起来,在地下武斗场那会耶莱斯确实因为激动而失言,不过他很快就意识到问题纠正过来,没想到居然还是被帕秋莉给捕风捉影了。

  “不过就算这样,我还是不敢确定,所以我才会提前离开海斯汀庄园,在这里等候。”帕秋莉继续笑着说道,“根据我所掌握到的情报资料,潘达领现在面临着领地裁决审判的危机,如果你真的是肖恩.康纳利的话一定会来取走被放在海斯汀庄园里的领地文书,而今天这场宴会便是你的最后机会,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以什么样的手段取得这份文书,但是我肯定如果你真的是肖恩.康纳利爵士的话,那么在宴会结束后你一定会走小道前往边村离开汀奇因领。”

  “很慎密的推断。”肖恩点了点头,既然身份都已经被识破了,那么自然也没有隐瞒的必要,“那么你打算怎么做呢?”

  “本来我是真的想给你找点麻烦的,不过看在我们目前还算是合作愉快以及我哥哥也不算有太大损失的份上,只要你告诉我一件事,那么我们过去的恩怨就全部结束。”

  “关于那张神秘图纸,除了你所代表的自在式派系和耶莱斯的再生者派系外,你们还需要去找眺望尖塔里的塔塞罗**师。”不用帕秋莉开口,肖恩就知道她想问的是什么事,这件事对于他而言同样也是百利而无一害,如今如果再加上可以避免一位海尔森疯子集团的人时刻盯着的危险,那就是千利而无一害,所以肖恩当然不会拒绝。

  “眺望尖塔?……眺望万物的尖塔?如今仅存的最后学殿?”

  “是的。”肖恩点点头。

  “塔塞罗……这个名字我没听说过啊。”

  “如果我说时空领主呢?”

  “现世仅存的七贤者之一?”帕秋莉发出一声惊呼,“这张图纸到底记载的是什么,居然需要七贤者之一的时空领主出手?”

  “这是一张真正划时代的产物!”尽管此刻肖恩再怎么平静,可是话语里却还是透露出极端的兴奋,“我这么说你可能无法理解,但是我换一种说法你就能够理解了。……这张图纸上面记载的符文阵,就是晨曦时代末期所出现的传送阵!”(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