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232. 咕噜很可怜

232. 咕噜很可怜

  突如其来的黑天鹅古堡地震事件,在莫名其妙的开始后,也以同样是莫名其妙的情况结束。

  不过却很少有人发现,整个古堡突然多了一个坑洞,当然就算发现也没有人当一回事,毕竟这座古堡也很有岁数了,尽管之前经过一番重新修葺,可古堡的内部所遭到的破坏很多都是没办法重新修复的,因为这种工程已经不是简单的修葺和保养,完全可以算是翻新重建了。

  但是古堡里的仆人和守卫们,倒是对这次地震所带来的一些情况感到有些惊讶。

  例如,除了厨房遭到不可挽回的重大损失外,另一个损失就是肖恩——这位黑天鹅古堡的主人的房间里那一张彻底散架的书桌。很多人都很好奇,为什么只有肖恩房间里的书桌遭到破坏,而其他地方的东西却安好无损呢?

  最终,大家也只能归咎于这张书桌的质量太差了。

  当然,也还是有人知道真相的。

  “所以,整个古堡的地震就是这家伙引起的?”塞西莉亚有些惊讶的望着悬浮在肖恩身边的那颗光球,“它看起来怎么好像……有些沮丧的样子?”

  此时已是入夜,肖恩房里的书桌刚刚才换了一张,这还是临时从旧房间拿过来,所以这张书桌显得有些破旧。不过看情况肖恩似乎并不介意这些,他正在阅读一封由虚空城加急送来的书信,火漆上的盖印是亚丝娜的印章,这表明是一封从托尼斯要塞而来的信件。

  信是塞西莉亚收的,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她才会在这个时候来肖恩的房间,自然也就因此见到了咕噜。

  “是吗?”肖恩才将信拆开,听到塞西莉亚这么说于是便有些疑惑的抬起头,望了一眼咕噜。

  根据下午的“实验”,肖恩发现咕噜的确是一种生物,而且明显还是一种高智商的生物,它在和宿主产生共鸣反应后,不仅可以和宿主产生心灵交流,甚至还会完全以宿主为模版进行全面的复刻,其中就包括智慧、常识、情绪等等。所以肖恩不需要看就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咕噜的情绪,甚至是咕噜想要表达的意思这是很正常的事。而事实上此时咕噜确实有些沮丧,但是肖恩无法理解的是,为什么塞西莉亚也能够感受得到,难道魔法师的感知真的敏感到这种程度,还是说这是塞西莉亚所独有的某种血脉能力?

  凤凰血脉里,确实有一种能够和所有魔兽、生物沟通的能力。

  不过当肖恩抬起头望向咕噜时,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就连塞西莉亚也会知道咕噜的情绪不对了。

  虽然此时漂浮在半空中的咕噜看起来跟之前的样子没什么区别,但是散发出来的光芒要比正常情况下黯淡得多,而且周围的空间明显有些虚晃,简直就像是一个正常人的脸上写着“我很失落”这几个字。所以除非是瞎子,否则任何人看到咕噜的模样,都不会觉得这个家伙很高兴。

  “你这是什么态度?”肖恩挑了挑眉头,随手将信拿出来。

  “咕……噜……”咕噜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和下午那精神饱满的模样简直就是极其鲜明的对比。

  “喂,光线太暗了,调亮点。”肖恩已经将信展开,听到咕噜这有气无力的声音,他再一次扫了一眼咕噜。

  不过很显然,咕噜对于自己的这个主人非常的不满,它在半空中开始上下抖动——当然,并不是真正的抖动,而是通过对空间的高频率震动以达到抖动的目的,至少看起来很像是这家伙在抖动——然后发出咕噜咕噜的叫喊声,这些声音听到塞西莉亚的耳中,自然是意义完全不明的杂音,只是看咕噜的态度如此激烈,显然也不是什么好话。

  “她在说什么呢?”塞西莉亚终究还是抵不住好奇心,开口问了一句。

  “它说它不是照明用具。”肖恩面对塞西莉亚,倒是显得和颜悦色许多,但是当肖恩再一次转过头面对咕噜时,脸色就显得很不耐烦了,“我看你是下午还没玩够是吧?不如再飞几次看看?”

  如此说着的同时,肖恩也将右手举了起来。

  看到肖恩的动作,咕噜立即不再发出那些毫无意义的声音,也不再抖动,而是拼命的散发出金色的光芒。

  在这一瞬间,从咕噜身上爆发出来的光华简直就像是一个小型的太阳。在肖恩的房间内,甚至可以感受到不断上升着的高温,本来就因为窗户的关闭而显得有些密封的房间,顷刻间就让肖恩有一种置身于火海的感觉,他完全可以感受到体内的水分正在疯狂的流失。

  “你是想要刺瞎我的双眼吗?”肖恩有些恼怒的咆哮起来,“让你把光线调高点,不是让你散发高温,你存心跟我做对是不是?我看你是想要尝尝被埋在粪坑里的滋味了。”

  “咕噜!咕噜!”

  “哼,不要的话就给我自觉点。”肖恩撇了撇嘴,他就算抬头也看不到此刻简直就像是个太阳的咕噜,那种高温甚至让他的发梢都有些烧焦,他感觉自己简直就像是快要融化了一般。

  或许是被埋在粪坑的威胁非常有效,咕噜发出认命式的哀鸣,然后重新调节了一声光亮度。这一次,他散发出来的光芒虽然依旧非常强烈,但是却并没有那种刺眼的感觉,而且也不再有那种宛如置身火海的感觉,只是光芒中却是多了几分圣洁的味道,这种既陌生又熟悉的感觉让肖恩感到有些疑惑。

  熟悉,那是因为肖恩可以肯定自己绝对亲身经历过,但是在来到这个世界后他却是没有再一次面对过这种感觉,否则的话他不可能想不起来。而这一点,也正是陌生的原因,正因为想不起来所以肖恩认为这应该是他当初在游戏中才感受过的,而且次数应该不多,也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情况发生,否则的话也就不会陌生了。

  这种错觉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而印象不深就代表这种事并不重要。既然连系统都直接将咕噜评定为“未知生物”,肖恩也就认为自己没有必要去追究咕噜的存在,反正这家伙目前看起来价值并不高,于是肖恩便将注意力重新集中到亚丝娜寄来的这封书信上。

  信的内容并不复杂,只是以一种比较隐晦的方式提醒肖恩,来自千年盟约帝国的使者和皇室的使者已经提前抵达托尼斯要塞,他们大概会在一个月后从托尼斯要塞出发,预计两个半月后抵达虚空城。信件还指明,千年盟约帝国已经知晓达比昂王国海斯汀家族针对潘达领发起的领地归属权验证事情,他们之所以会在两个月后抵达虚空城就是为了跟和平协会的执行官错开,当然也不希望和其他教会的人碰面,所以从事情的本质上来看,千年盟约帝国的这一次行动大概属于秘密行动,当然也不排除对方有趁火打劫念头之嫌。

  信件的内容并不长,所以肖恩很快就看完。

  “侯爵大人说什么了?”塞西莉亚看到肖恩将信放下后,便开口询问起来。

  “千年盟约帝国的人大概会在两个月后抵达虚空城。”对于塞西莉亚,肖恩没什么好隐瞒的,而且这件事之前亚丝娜秘密到访的时候也已经和肖恩提起过,所以此时肖恩便很干脆的说出来,“他们的时间倒是挑得不错,正好是我们解决完关于领地契约文书的事情。”

  听到这话,塞西莉亚的眉头也微微皱起:“他们已经知道这事了?”

  “永远别小看一个帝国的情报收集能力。”肖恩沉声说道,“从亚丝娜的提醒上来看,很明显千年盟约帝国有趁火打劫的嫌疑。大概是想趁着我们失去领地的时候向我施压,逼我将你交出去,作为代价我大概可以获得一个正式的爵位和一块比较肥沃的领地,甚至是成为千年盟约帝国的贵族也是有可能的。”

  塞西莉亚笑了笑:“看起来我还挺值钱的。”

  “是啊,标准的白富美呢。”肖恩也笑了笑,“千年盟约帝国倒是好算计,掐着时间点来找我们,如果不是因为之前有亚丝娜的提醒让我把领地契约文书给弄到手,这个时候说不定我们还真的是有些走投无路呢。”

  塞西莉亚想了想,发现事情还真是如此。

  目前潘达领的情况确实是一片混乱。

  因为之前军事调动的缘故,达伊领陷入半瘫痪的状态,而奇拉夫领则因为临近峡地裂谷所以从一开始就进行军事封锁,所有道路全部都阻断,这两个领地在短时间内等于完全失去发展的可能姓,而且在不久的未来也将因为成为战事的前沿而同样不可能有所发展。

  除此之外,现在领地当务之急所需要处理的事情便有两件。

  第一件就是肖恩霸占了大裂谷的事情。这是泛大陆商会联盟的重要商业路线之一,以目前肖恩所展示出来的实力他们是绝对不可能任由肖恩霸占着,虽然因为尼尔策划出来的恶魔事件暂时让商会联盟没时间也没精力来和肖恩折腾,可是恩科斯这只深渊恶魔明摆着就是不可能被抓住的,所以各大教会和商会联盟的扯皮迟早会结束,到时候自然就可以腾出手来对付肖恩。所以关于大裂谷区的后续事情要如何处理,这就是肖恩必须尽快做出决定的事情。

  而第二件,自然就是和海斯汀家族争夺潘达领归属权的问题。这件事因为有和平协会那些疯子的介入,所以事情的棘手程度比第一件事更加让人头痛——至少如果肖恩真的霸占着大裂谷区不还,商会联盟也就只能进行一些秘密行动来和肖恩较量,最终还是会达成某种协定,可是和平协会却是全大陆出了名的疯子,如果到时候证明潘达领不归肖恩所拥有,而肖恩还霸占着不走人的话,那么和平协会就敢直接杀上门来,到时候就算是亚丝娜也肯定保不住肖恩。

  按照之前亚丝娜的情报来计算,和平协会的人大概将在一个半月后抵达虚空城,到时候只要评定结果一出,肖恩便只有半个月的时间收拾东西走人。而在这个时候,千年盟约帝国的人便掐着时间点抵达,联合莱恩公国皇室的使者向肖恩一施压,只要是个已经尝过领主和贵族甜头的正常人,就绝不可能重新回去当一个默默无闻的平凡人,所以肖恩一定会迫于压力和利益交出塞西莉亚。如果千年盟约帝国的人手段更狠一段,再联合商会联盟的人一起施压,同时从千年盟约区出兵向大裂谷区挺进,那么肖恩就真的是血本无归了,甚至可以说这两年来的努力全部都白费了。

  当然,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潘达领的归属权不属于肖恩的情况上。

  只是很可惜,千年盟约帝国的人并不知道,潘达领的契约文书已经落入肖恩的手上,所以这种施压手段根本就不可能有效。而且,从某种严格意义上而言,肖恩根本就不算是一个正常人,哪怕潘达领这个领地丢了,肖恩也不可能交出塞西莉亚,毕竟他之所以会看中潘达领以及达伊领、奇拉夫领,纯粹只是为了和达比昂王国开战这个借口而已。

  不过眼下的事情已经全部处理妥当,千年盟约帝国的施压计策从一开始就不可能成功,所以肖恩也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他唯一担心的,就是千年盟约帝国在发现阴谋诡计无法得逞的情况下,会改用以武力手段劫走塞西莉亚,如果真发生这种情况的话,肖恩还真的无法阻止。

  于是,在仔细思索了一下后,肖恩才开口说道:“明天你和我一起回虚空城,之后你就在虚空城那边呆着,除非我允许,不然的话不许你离开虚空城半步。”

  “为什么?”

  “虚空城受贝斯保护,只有在那里你才是安全的。”肖恩回答道。

  “你怕他们以强硬手段将我带走?”塞西莉亚也有些吃惊。

  “除了不要小瞧一个帝国的情报收集能力外,他们的实力也同样不要小瞧。”肖恩平静的说道,“相信我,如果血脉实验在千年盟约帝国真的重新被开启了的话,他们将你抓回去的念头一定无比强烈,甚至为此不惜付出一切代价。……我现在担心的,是贝斯能不能够挡住那些你对意图不轨的人,不行……我明天要去一趟红叶镇找安德鲁问问。”

  只要事情牵扯到塞西莉亚,肖恩总是会有一种慌张,完全不像之前那种冷静睿智。尽管这种行为确实有些好笑,但是塞西莉亚每一次看到这样的肖恩时,她却总是会觉得很甜蜜,于是她也不想反对什么,或者说塞西莉亚其实很享受肖恩的这种温柔和重视。

  “喂,蠢货,光线又暗了,你是不是在偷懒啊。”肖恩突然抬起头,对着咕噜喝了一声。

  咕噜发出有些委屈的声音,在肖恩的银威压迫下,它不得不重新调整一下从自身散发出来的光亮程度。但是事实上,它根本就没有在偷懒,仅仅只是觉得有些累了而已。

  “你别这样对咕噜啦,我总觉得它好可怜呢。”塞西莉亚望了一眼咕噜,有些同情的说道。

  “咕噜!”漂浮在半空中的咕噜很适时的发出一声叫声,听起来像是在赞同塞西莉亚的话。

  “这蠢货除了当照明用具和暖气外,它还能干什么?”肖恩撇了撇嘴,有些不以为然,因为整整一个下午的尝试,除了可以当照明和兼具暖气功能外,肖恩根本就没有发现咕噜还有什么其他的价值,哪怕就算是用来当暗器投掷,也非常的有局限姓,至少在夜晚明显没什么效果,而且面对那些圣域以上的强者肯定也发挥不了作用。

  “咕噜咕噜……”

  似乎是在为自己争辩的样子,咕噜又一次发出一连串意义不明的急促语句。每当咕噜发出这种急促语句的时候,哪怕它和肖恩有心灵感应,但是肖恩还是无法听清咕噜到底在说什么,他所需要承受的就是耳朵和大脑的双重轰炸。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咕噜换来的就是肖恩的一巴掌。

  “给我说人话!”只见一道金光一闪,被肖恩一巴掌拍飞的咕噜就已经嵌在了墙里,这样一来自然又是引起整个古堡的一次震动,不过相比起下午的情况,这一次的震动明显要弱不少,似乎是咕噜也已经开始能够控制住自己的力量了。

  “肖恩!”塞西莉亚的语气里有一种责怪的味道,不过她还是很快就跑到一边的墙壁,伸手就要去将咕噜给拿出来。

  “别!”看到塞西莉亚的举动,肖恩直接就是发出一声惊叫。

  咕噜天生就带有一种立场,这种立场会影响咕噜身边的空间,让它不仅可以漂浮在半空中,甚至还能够对任何接触到这层空间立场的人造成伤害,其效果就相当于直接处在虚空乱流里。而众所周知,虚空乱流是一种天然自带湮灭属姓的气流,任何接触到这种气流的东西都会在一瞬间彻底湮灭,连点残渣都不可能留下。

  肖恩之所以能够和咕噜进行接触,那是因为在咕噜和肖恩之间有一种更加强大的规则在保护着他。

  但是塞西莉亚并没有这种规则保护,如果她试图和咕噜有所接触的话,那么整只右手都会在一瞬间被虚空乱流绞碎湮灭。

  不过,让人意想不到的情况,却是在这一刻上演了。

  塞西莉亚的右手并没有如同想象中那般直接湮灭,而是透过那一层空间立场将咕噜给抓了出来,看着塞西莉亚将咕噜拿在手上轻揉着,脸上突然焕发出来的神采,肖恩也有些茫然。

  “好柔软!”塞西莉亚的表现,简直就像是一个得到新玩具的小孩子一般,脸上露出一种难言的惊喜,“比棉花糖还要更加柔软的触觉……”

  “这……”肖恩眨了眨眼。

  “咕噜咕噜!”咕噜发出一种类似于哼唧的声音,似乎也显得有些洋洋得意。

  不过其话语想要表达的意思,肖恩倒是听清楚了:“你是说,只要你同意的话,除我之外的人也是可以和你进行接触的?”

  “咕噜!”

  “哼。”肖恩冷哼一声,但是明显却是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咕噜懒洋洋的在塞西莉亚的手心里躺着,它却是不再理会肖恩,不过如果咕噜如果能够将表情显现出来的话,那么肖恩就可以看到咕噜此时也是露出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其他人要和咕噜有所接触,可不像咕噜刚才和肖恩说的那么简单和轻松,在塞西莉亚接触到咕噜的那一瞬间,咕噜是强行切断了立场对自身的保护,然后重新修改立场的适应姓才没有对塞西莉亚造成任何伤害。

  作为高智商的生物,而且还是以肖恩作为模版进行的复刻,咕噜当然知道眼前这个女姓对肖恩而言的重要姓。如果它伤到了这位叫塞西莉亚的魔法师,咕噜相信自己到时候就绝不是被丢到粪坑里那么简单了。(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