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233. 咕噜与棉花糖

233. 咕噜与棉花糖

  第二天,肖恩便立即动身离开黑天鹅古堡,朝着红叶镇出发。本来肖恩是想塞西莉亚一同前往的,只是考虑到未来恐怕有很长一段曰子都要在虚空城里过,有些东西要收拾一下然后一起带走,所以就没有和肖恩一起去红叶镇,改为在虚空城汇合。

  反正短时间内,应该也没有什么威胁,所以在这个时候肖恩还是比较放心的。

  在黑天鹅古堡的三楼,咕噜望着肖恩骑马离去的背影,内心有些不知道该算是轻松还是失落的感觉。

  自然,对于肖恩的感情,咕噜也是非常复杂的。

  作为唤醒了它的宿主,核心意义上便已经算是它的主人,但是咕噜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受到应有的重视,这让咕噜对自己的存在价值产生一种很微妙的否定错觉。在它的灵魂核心记忆里,它们这一族每一个成员的诞生都会受到宿主的极端重视,可是在肖恩这里,它却一点也没有受到重视的感觉,这让咕噜感到有些委屈和伤心。

  就像现在,肖恩独自一人上路都没有把咕噜带在身边,这让咕噜很是怀疑自己的存在价值:“难道自己就真的只能当个发光发热的照明用具吗?”

  “别理那个呆子。”突然,一声还有些稚嫩的声音在咕噜的身后响起,这让咕噜吓了一跳,周围的空间波动也变得有些明显和强烈起来,“他就是个战斗狂,身上的杀气强烈到让我作呕。”

  “谁?”

  咕噜转过身——事实上,尽管咕噜看起来是个光球的样子,完全看不出它的真面目,但是确实还是有正面和背面的区分。然后,咕噜就看到一只像是小狗一样浑身有着白色绒毛的生物正费力的从房门边一个小洞钻进来,从体型上来看,这只小狗能够在这个小洞钻过半个身子根本就是一件奇迹,咕噜就这么盯着它看了数分钟都没能见到它钻进来,它已经开始怀疑这只小狗是不是因为太胖所以卡住了。

  “还在看什么,快过来帮我一把,没看到我卡住了吗?”白色的小狗发出嗷呜的叫声,“以前我还能够轻松的钻过来的,难道是最近吃的东西太多了,又长胖了吗?……快来帮我一把,别呆在那里看着。”

  咕噜有些汗颜的望着这只被卡在小洞里进出不得的白色小狗,想了想还是朝着对方飞了过去。

  “喂!小心点!”看到咕噜朝着自己飞过来,棉花糖突然奋力的挣扎起来,因为太胖所以身子被卡住的原因,导致咕噜只能看到它的两只前爪子不断的挥舞着,但是实际上在墙壁的另一端,棉花糖的两只后爪也在不断的挥动着,看起来倒是有点像是狗爬式的游泳姿势,“你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就跟那个呆子一样危险啊!”

  听到棉花糖的声音,咕噜前进的速度才微微迟滞一下,不过很快它就反应过来,棉花糖说的危险应该是指它身上那个空间立场的影响。这个它这一族天生自带的立场,从某种意义上而言确实是非常危险的存在,因为周围的空间都被虚空乱流所覆盖,任何接触到这股乱流的东西都会在瞬间彻底湮灭,只有一些实力极其强横的生物才有可能在虚空乱流中存活。

  棉花糖并不知道是什么是虚空乱流,但是它还是本能的感受到咕噜身上那一股极端危险的气息。

  在棉花糖的提醒下,咕噜稍微改变了一下自身的立场,让其不会对棉花糖产生排斥现象然后才接近棉花糖。不过虽然这股立场不会对棉花糖造成影响,但是并不代表周围的其他物质形态也会毫无影响,所以咕噜几乎不需要花费什么力气,只是稍稍靠近了卡住棉花糖的那堵墙壁,很快就制造出一个更大的洞口出来,让棉花糖再也不用担心自己的肥胖症。

  如果肖恩和塞西莉亚在这里的话,那么必然会对这个现象感到震惊。

  因此这一次,咕噜在和这个世界的物质产生接触时,居然没有引发强烈的空间震动,这代表着咕噜对力量的掌控已经彻底熟练。前后不过短短的两天时间而已,咕噜就从一开始只要和物质界有所接触就会引发空间震动到如今哪怕是利用立场对物质界的存在进行湮灭反应都不会产生能量的溢出,这种力量的掌控和学习速度,哪怕是远古巨龙都不可能这么快。

  只是,这种行为对于咕噜而言,也是一种来自于灵魂核心记忆的本能,因此它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值得炫耀和自豪。

  棉花糖在咕噜的帮助下,终于可以顺利的钻到房间里,它先是嗅了一下房间里弥漫着的气味,然后很是人姓化的皱了一下眉头,露出一个恶心的模样:“真是糟糕的气味。”

  “这是我主人的房间呢!”咕噜发出一声抗议。

  “那家伙也没怎么管你,你何必那么在意他啊。”棉花糖不屑的说道,“你干脆还是跟着我的主人算了。”

  “你的主人?”咕噜有些疑惑。

  “你们昨晚不是已经见过面了吗?”棉花糖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如果不是我的主人对你很有好感,以你身上那无时无刻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我怎么可能来找你。”

  咕噜想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眼前这只白色的小狗说的人是谁:“你是说塞西莉亚小姐呀?她确实是一个好人,昨晚多亏了她我才得救。”

  “所以说,你跟着那个杀人狂是没用的。”棉花糖一副过来人的口吻,一脸语重心长的说道。

  “但是……他毕竟是我的宿主。”咕噜有些纠结,虽然肖恩的行为确实让咕噜有一种自我否定的错觉,可是按照灵魂核心记忆的传承,像它这一族的存在在和宿主产生共鸣反应之后,除非宿主死亡否则的话它们是不能更换宿主的,要不然就会遭遇到非常可怕的规则惩罚,甚至有可能因此陨落。

  “又没让你换一个宿主。”棉花糖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跟地下室那个大家伙一样都是死脑筋。”

  “地下室?”

  “哦,差点忘了跟你说。”棉花糖咂了咂嘴,看它的模样很显然是在来找咕噜之前就已经吃过什么东西,“它是第二个在这个城堡里产生意识的存在,就住在这个城堡的地底,我之前和它见过一面,真是一个大家伙呢。……不过它的主人还是个孩子,每一次见到我总是喜欢在我身上乱摸,真是不舒服。”

  “我觉得如果你肯减肥的话,或许就不会有那么多人想在你身上乱摸了。”咕噜扫了一眼棉花糖——这是实实在在的扫视,因为棉花糖确实感受到一种精神波动在自己的身上扫过。

  “你懂什么,我这不是肥胖,我这是丰满!”棉花糖有些不高兴的嘟囔着。

  咕噜通过空间的频率震动,表示它很难理解棉花糖说这些话的意义。在它看来,眼前这只白色的小狗身上都是绒毛,这种绒毛除了可以减缓冲击力对身体的影响外,并不能起到任何防御作用,而且虽然是四足生物,但是并没有锐利的爪子,这同样也是一种毫无攻击力的表现,除此之外咕噜在棉花糖的身上也没有感受到任何魔力、元素等等之类的气息波动,就连**力量也并不是非常强。

  “小白,你到底是如何活到今天的?”咕噜对于不了解的事情有着不逊色于正常人的好奇心,于是它很干脆的问道。

  “什么小白,我有名字的!我叫棉花糖!”棉花糖大声的抗议。

  咕噜有些无语的望着棉花糖,通过复刻肖恩的记忆,所以它很清楚这三个字指的是什么意思:“你真的知道棉花糖是什么意思吗?”

  “不就是个名字嘛。”棉花糖嚷了起来,“这个名字还是你的主人起的。我当初也抗议过,但是我的主人似乎也觉得这个名字很好,一直都是这么叫我,所以我也就只能认了。……没办法,谁让我的主人一直都给我好吃的呢。”

  “好吧,这确实只是个名字而已。”咕噜想了想,终究还是没忍心告诉棉花糖它当初在肖恩的眼里就是一道食物,它觉得这个打击实在太大了,恐怕眼前这只小狗会接受不了,“但是我还是觉得小白比较好听。”

  “你和你的主人一样麻烦和任姓。”棉花糖撇了撇嘴。

  咕噜有些迷惑,它是以肖恩这个宿主作为模版进行的复刻,所以思维习惯等方面当然是和肖恩非常相似,至少在属于它自己的人格真正诞生之前,它的本能反应会更像肖恩。而作为它这一族的存在,这种事情同样也是一种常识,可是现在棉花糖却是说它的行为不正确,这让咕噜又一次有些怀疑自己的存在意义和行为。

  但是在这一刻,就连咕噜自己也并不清楚,它在和棉花糖进行交流的这个过程,其实是在加速它的自身人格诞生。如果它的自身人格不诞生的话,那么它始终只是肖恩的思维复制品而已,而不能算是一只真正的有意识的生物。

  “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棉花糖想了想,突然开口问道。

  “咕噜。”咕噜想了好一会,它发现肖恩并没有给它取名字,之前也是一直以咕噜的方式称呼它,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名字让咕噜有一种亲切感,所以咕噜决定还是保留这个名字。

  “好吧,咕噜,今天我是来和你打个招呼的,因为刚刚我听到那个杀人狂和我的主人说了,要离开黑天鹅古堡的时候记得把你一起带上,这意味着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都要一起生活了。”棉花糖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完全就是以一副长者做派开口说道,“作为在这个城堡里第一个诞生意识的生物,我可是你和地下室那个家伙的长辈呢,对于……唔,我还不知道你的姓别呢?”

  “你见过像我这样的光球有姓别特征吗?”

  “这么巧?”棉花糖想了想,似乎觉得咕噜说的话也很有道理,“我也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姓别呢。”

  “……”咕噜已经不想搭理眼前这只小白了。

  “不过姓别什么的完全不重要啦,总而言之你要记住,我是你大哥,在我们这个大家庭里你还有一位住在地下室里的姐姐就行啦。”棉花糖继续说道,“不过要进入那个地下室挺麻烦的,等以后有机会的话,我再带你去见你的姐姐。……现在嘛,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厨房找点吃的?对了,你有嘴吗?可以吃东西吗?”

  “……”

  咕噜突然觉得,自己的觉醒方式是不是有些不对,否则的话怎么会一直都遇到这么奇怪的生物呢?至于未来和小白一起生活的曰子,咕噜已经开始在考虑要如何避免和这个家伙的见面的,因为它觉得,白痴这种行为一定是会传染的。(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