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245. 痛苦的卢比

245. 痛苦的卢比

  这是一条狭长的石道,从墙壁两端的石材来看,这明显是以黑钢石铸造,上面甚至还覆有一层炼金材料以加固石道的坚固度,仅是这笔加工费恐怕就在十数万枚金币以上。

  没办法,任何和炼金术这类魔法科研技术扯上关系的东西,都是一笔庞大的开销。

  不过与石道的大开销所形成的情形严重不符的,却是这石道里只有几盏油灯,连魔法灯都不是,自然就不用说石道里的光亮程度了。

  石道中传来一声厚重的响声,似乎是有石门被推开,紧接着便是一阵沉稳的脚步声响起。

  这脚步声有一种独特的厚重感,每一下的节奏都像是踩在鼓点一般,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种充满肃杀的气氛,毫无疑问这绝对是职业军人所独有的脚步声。但是在这一声脚步声之后,却还隐藏着另一道脚步声,相对于这道充满威严感的脚步声,第二道脚步声就显得轻巧和轻盈,如果不是因为这石道太过寂静,而且这走路的人似乎对于潜行还不是特别擅长的话,恐怕还真的很难发现。

  不多时,石道的一处尽头便有光芒亮起。

  那是一名年纪还能算是少年的人手中提着的灯盏,而跟在这少年身后的则是一名青年。

  在整个潘达领,没有人会不认识这两个人。

  卢比和威廉。

  从蛮荒之地被肖恩带回潘达领后,卢比就被肖恩直接丢给威廉训练,这段时间以来卢比可谓是活得非常艰难,甚至好几次都在生死一线间徘徊。可是对此,卢比却并没有心生怨恨,反而充满一种感激,因为哪怕曰子活得再怎么艰苦,可是他却依旧能够感受到自己被巨大的成就感所包围。

  而就在两月前,卢比正式从威廉手中接过那支最开始是由瑞娜负责组建的潘达领情报部门:虚空之境。

  关于这个名字,是肖恩亲笔写下的,虽然威廉和尼尔曾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过头,只是在肖恩的坚持下,他们也就没有再说什么。虽然通常名字的噱头越大,所代表的份量也就越重——尤其是像杀手组织、情报部门等属于黑暗面的机构,所具备的含义和份量更是有着非常大的意义。

  但是至少,也是一份厚望。

  虚空之境在尼尔和威廉两人的联手整顿之下,如今已经成为肖恩麾下投入最大的一个机构,但是这个机构所产生的价值,如今却也远远超过当初对他的投资。可以说,包括达比昂两个和潘达领相邻的男爵领在内,所有归属于肖恩麾下的领地及其周边情报,统统都逃脱不了虚空之境的收集。

  或许相对于一个王国的情报机构而言,虚空之境还不算多么强大,可是其情报体系的完善制度却是一点也不逊色于各大帝国的情报机构。仅这一点上而言,哪怕是莱恩公国的情报部门也没办法和虚空之境相提并论——当然,无论是尼尔还是威廉,又或者是如今的虚空之境的总负责人卢比都很清楚,虚空之境目前之所以有如此强的专业姓其实和肖恩麾下的领地大小也是有很大的关系。

  可以说,目前虚空之境能够监控这么多的领地以及建立其如此完善的情报收集系统,这已经就是极限了,哪怕是想要再扩展更大一点范围,也都成为了奢望。至于能够在和千年盟约帝国的情报部门进行对峙而稳稳占据上风,那更是除了因为虚空城有威廉、尼尔这样对情报战的经验极其丰富的老手外,和卢比将大半部分虚空之境的人手调回虚空城也有很大的关系。

  威廉望着正走在自己面前的卢比,内心其实也是有些感慨的。

  对于卢比,一开始威廉也谈不上喜欢或者厌恶,只是在很多时候卢比的表现比一个菜鸟还要糟糕,那个时候威廉很怀疑肖恩为什么会挑中这个小鬼来接手虚空之境。但是随着在之后的训练中,卢比表现出的种种惊人天赋和敏锐直觉,这才让威廉对这个少年真正产生兴趣,之后通过几次比较深入的交流,威廉才算是真正肯定了卢比的才华。

  一直到两个月前,当卢比向他提交一份名为“渡鸦计划”的计划书后,威廉知道,是时候将虚空之境交到卢比手上了。

  而之后的表现,卢比也完全当得起“惊艳”二字。

  虚空之境在卢比的接手下,凭借卢比的敏锐直觉和之前在盗贼公会以及蛮荒之地所学到的经验,成功的提前发现达伊领和奇拉夫领的好几处危机。这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说是解决了尼尔和威廉两人的许多麻烦,虽然让这些危机爆发也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但是总归是要浪费上不少时间。

  也正是因为卢比这近乎可以说杰出的表现,所以这一刻威廉才会带卢比进入这条石道。

  这是建立在领主府地下的一条秘密石道。

  这条石道通往一处地下监狱,是专门用来负责囚禁那些不能见得了光的犯人,当然在必要的时候也会用作秘密避难所。而这一处存在整个领地里,除了尼尔和威廉外就没有其他人知道,哪怕是肖恩也不知道这一处秘密监狱。

  不过就在几分钟前,这处秘密监狱终于迎来了第三位知情者。

  卢比。

  “威廉先生,对方真的有那么厉害吗?”卢比走在前方,有些恭敬的询问道。

  对于少年卢比而言,他这辈子最感谢的就是四个人。

  第一位自然是养育他长大的养父。

  而第二位则是肖恩,如果没有肖恩的话,卢比的命运就不会得到改变,也就不可能遇到第三位让他感恩的导师依姆,更不可能遇到威廉这第四位让他感恩的导师。

  如果说依姆教会了他如何潜行、暗杀以及如何利用环境等技巧,那么威廉对他的帮助就可以说远远超过依姆。

  虽然威廉没有教他如何杀人,但是却教会了他比杀人更加重要的东西,而如果运用这些东西的话,那么他甚至不需要亲自动手也同样能够达到杀人的手段。

  在卢比的心目中,有两个仇是必须要报的,而为了完成复仇,卢比愿意舍弃自身的一切。

  所以他很感激肖恩,也很感激威廉。

  因此对于威廉的恭敬,卢比并不是表面形式的恭敬,而是真正发自内心的谦卑。虽然威廉并没有说他是他的学生,这一点就如同当初依姆那样,可是在卢比的内心里,他却是将依姆和威廉都当成自己的老师。

  这一点,恐怕在其余生都不会有所改变。

  “当然厉害,差点从贝斯的手上逃脱呢。”威廉望着卢比,对于这个当初谈不上喜欢或者厌恶,而如今就更不可能厌恶的准**,威廉其实还是很满意的。

  不过尼尔对此的评价是,第一次收徒的兴奋以及为了报复当年被自己蹂躏的屈辱。

  至少,从某些特征上来看,卢比确实是受到威廉很大的“折磨”。

  “差点从贝斯先生的手上逃脱!?”卢比发出一声惊叹。

  对于贝斯,卢比虽然不知道其具体身份,可是他很清楚这个人就是虚空城的守护神。如果没有这位强者隐藏在虚空城的阴影里的话,那么无论是威廉还是尼尔,又或者是肖恩,早就已经死了无数次,毕竟这几位对如今的卢比而言也依旧是大人物的他们所做的事,可都是其他人完全不敢想象的大事。

  至少,卢比认为,哪怕是疯子也不会去挑衅泛大陆商会联盟,更不可能设计一个陷阱去针对生命女神。

  和这些人相比,卢比觉得自己为了复仇而做出的那些计划和设想,简直就像是小孩子在玩过家家。

  “这个人的实力居然有这么强!”卢比有些感慨的说道,“可是,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潜入到我们的领地呢?他如果想杀人的话,恐怕在一瞬间暴起杀手也绝对没有人挡得住吧?”

  “我很高兴你敏锐的发现了这一点。”威廉一脸欣慰的点点头,“根据贝斯的说法,这个家伙行事完全不带一丝敌意,更不用说杀气了,而且也有非常高明的气息隐匿手段,所以一直都是以敌意、杀气和气息强弱来判断安全的贝斯同样也完全没有注意到有这么一只老鼠混进来,因此如果他是想要杀人的话,贝斯也坦言他绝对无法在第一时间救下人。”

  “那……那他怎么还会被发现的?”

  “这一点你就要去问一下我们伟大的领主大人了。”威廉耸了耸肩。

  “是领主大人发现的?”卢比愣了一下。

  “你别说,虽然我们的领主看起来有些蠢,但是很多时候却是有一种惊人的直觉。”威廉笑了一下,“尤其是在看人这方面。……你看像阿尔弗雷德、瑞娜、斯大林、阿尔道夫、安诺、鲁德,当然也包括我,都是肖恩这位领主大人发现的。哦,差点忘了,在这份人才名单上还应该加上你的名字,你也是一位让我很惊讶的天才呢。”

  被威廉突然这么称赞,卢比脸色微红,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他想起来,当初在蛮荒之地被肖恩带走的那一刻,他还百般的不情愿,甚至好几次都想逃走呢。不过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卢比很庆幸,当初没有真的逃跑,否则的话恐怕就不会有今天的地位和身份了。

  看着卢比微红的脸色,威廉觉得这个少年还是挺可爱的,于是倒也有些难得的开口继续说道:“这个人在被领主大人发现有问题后,当时我们的想法是本着宁杀错也不放过的原则,所以才让贝斯出手,结果没想到居然还真的让我们逮住了一条大鱼。这对于我们之后即将展开的计划,可是有着极大的好处,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我们才会把人囚禁到这处秘密监狱来。”

  “大鱼?”卢比的眼里也流露出一丝兴奋的神色,自从经过威廉的手把手调教后,卢比现在特别喜欢“大鱼”这样的名词,“这家伙的身份是什么?”

  “嘿嘿。”威廉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你猜猜看?”

  “威廉先生,可是您亲手调教出来的猫,就连您都没有发现的老鼠,我又怎么可能知道呢。”

  卢比不动声色的拍了威廉一个马屁。

  在听到卢比的话后,威廉的脸上露出更加得意的神色来看,很显然这个马屁没有拍错地方。

  于是,威廉也不在刻意的卖关子,笑着说道:“这个家伙确实来头不小。他叫迪尔斯,是千年盟约帝国情报部门的总负责人。”

  听到威廉的话,卢比瞬间就呆住了。

  此时他的第一反应并不是兴奋,而是觉得惊恐:自己果然是跟了一群疯子吧?

  在蛮荒之地得罪了泛大陆商会联盟,回过头又挖了坑让生命教会的首席圣女跳下去准备把她给埋了,现在居然连千年盟约帝国的情报部门总负责人都秘密囚禁起来……

  那可是七大帝国啊!

  这个世界上最为强盛的国家之一啊!

  这群疯子是要和整个世界都为敌吧?

  卢比甚至在猜想,难道说这些疯子在得罪完整个世界的人类后,未来还要和神打仗吗?

  可是现在,看着威廉一脸得意和兴奋的神色,卢比却是知道这个时候如果他敢说出这些“大逆不道”的话让威廉不高兴的话,那么倒霉的可就是他了。

  于是,当威廉有些疑惑卢比的沉默时,转过头却是看到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的卢比。(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