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246. 被逆转的心理战

246. 被逆转的心理战

  威廉有一个毛病,那就是越兴奋时越会神采飞扬,同时话也会变得比较多。

  尼尔说这是病,得治。

  但是威廉却说这是绝症,已经没法治了。

  对于这个问题,肖恩曾有过提问:“如果因为兴奋说了太多的话,结果导致不该泄露的机密被泄露出去怎么办?”

  但是让肖恩没有想到的是,尼尔和威廉居然是一脸看白痴的眼光同时看着自己。而威廉因为自身的节**——虽然他说那是骄傲与尊严——不屑于回答到这种弱智的问题,但是好心的尼尔还是替肖恩解惑:“我想真正需要担心的是那位听到机密情报的人。……或者说,这是一种心理战术上的恐吓威胁。”

  现在,卢比终于有幸体会到这种感觉。

  “对方的实力非常强,按照贝斯的评估,和之前那几位秘密潜入虚空城试图**作谈判结果的泛大陆商会联盟派来的人还要强一些。……不过具体强多少,我倒是不清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对于贝斯而言所谓强一些在我们的认知里,就绝对不止一些那么简单了。我怀疑对方的实力至少是中位圣域甚至是上位圣域,只有这样才会符合一位帝国情报部门总负责人的身份。”

  中位圣域?

  上位圣域?

  卢比眼里的惊恐之色更浓。

  他这一生里,见过的最强者也就是上位黄金巅峰,这还是之前在蛮荒之地被肖恩带着同行时才见到的。可是现在,居然有一位中位甚至是上位圣域的强者出现,这种存在和认知已经完全超越了卢比的想象,要知道他现在的实力也不过只是下位白银而已,这还是这段时间以来不要命的刻苦训练才拥有的成就。

  这个差距,实在太大了吧?

  “如果放任对方在外面到处乱跑的话,恐怕我们真的要非常头痛呢。幸运的是,现在这个家伙已经成为了阶下囚,而且实力也被贝斯封印起来,虽然不知道用的是什么方法,不过这或许也是我们的机会之一。如果可以研究出具体是以什么样的手段封印住圣域强者的实力,那么以后在面对圣域强者时我们甚至可以设计一些陷阱来对付他们,这可是很有可能会开创未来战争格局的事项呢。……对了,这件事就由你负责吧。”

  “我!?”卢比傻眼了。

  “对啊,反正你现在是虚空之境的指挥官,以后和迪尔斯打交道的机会可不少,干脆就把这件事也交给你负责好了。……唔,你可以把这事写进渡鸦计划的方案书里,不过在你挑选出真正可以信任的嫡系心腹之前,最好是不要让第四个人知道迪尔斯的存在。”

  “威廉大人,您是不是……”

  “哦,还有啊,迪尔斯绝对不能带出这个秘密囚禁所,这一点你必须记住。”

  “可是……”

  “……可惜我们没有专精于灵魂领域的法师,不然的话倒是会方便许多。”威廉依旧在自说自话,整体反应是处于极度亢奋的状态,“我觉得在渡鸦计划里,我们应该招募一些专精于魂能系的法师。”

  “你倒是听听我的看法和意见啊!威廉大人!”

  卢比实在很想朝着威廉把这句话吼出来,可是每次话到嘴边,再看看一脸春风满面模样的威廉,卢比就完全没有勇气把这话说出来,因为他实在是太清楚,在这个时候扫威廉的兴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可是,面对威廉不断提出的改进方案和计划,卢比就觉得有无数座山不断的从空中落下,然后压在他的身上,几乎都要将他彻底压垮了。

  虽然渡鸦计划这个方案是他提出的,不过目前整个计划还只存在于书面记录的完善阶段,具体的实践投入期依旧遥遥无期。当然,阻碍这个计划的具体实施,其第一个关键点在于资金的问题上——目前肖恩麾下的领地全部处于半停滞的满负荷运转阶段,而且仅是军费的开销问题最多就只能再维持四个月左右,如果四个月后还无法找到新的解决之道,那么恐怕就真的只剩下裁军这一解决方案了。

  跟随在威廉的身后,卢比依旧在听着威廉的喋喋不休,虽然这里没有外人,可是面对威廉的语言轰炸,卢比却是有一种精神疲惫。事实上如果可以的话,卢比真希望威廉能够恢复成之前那个沉着冷静给人一种威严肃穆的威廉大人,而不是现在这样一直喋喋不休的像个老头子一样的家伙。

  仔细想想,卢比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拍威廉的马屁呢。

  这是一个足以让人悔恨的错误决定啊!

  很快,石道就已经走到了尽头。

  在通过二、三十级台阶往下后,就来到一个巨大的圆厅中。

  卢比怎么也没有想到,在领主府的地下居然还有这样一个场所,仅是这个地下大厅的建筑费用,就绝对不便宜吧?但是真正让他更加惊恐的,是这样一个极隐秘的场所,威廉和尼尔两人到底是如何建成的呢,而且还是在瞒住所有人的方式下建造的,不过很快,卢比就想到一个让他更加惊恐的念头。

  那些参与建筑了这个地下秘密监狱的建筑师,怎么样了?

  这个问题,卢比已经不敢深思了。

  他随着威廉的步伐,来到这个少说也得有数百平方米的圆厅的其中一个监房前,终于见到那位自称史蒂芬,但是实际上却是千年盟约帝国情报部门总负责人的迪尔斯。

  之前虽然有过几次简短的会面,但是迪尔斯给卢比的印象就是一个奋发向上的年轻人。

  而在出于职责上的顾虑,卢比其实也是暗中调查过迪尔斯伪装的史蒂芬,不过情报上的回馈消息却表明迪尔斯根本没有任何异样,他的生活非常朴素和简单,在工作之余偶尔会去酒馆喝上几杯便宜的黄麦酒,但是更多的却是把赚到的薪酬都省下来,而且在罗多及周围同事的评价下,迪尔斯也基本和勤奋、努力、尽职等名词挂钩,据说最大的理想就是希望能够在虚空城买下一栋房子,成为一位正式的居民。

  当然,缺点也不是没有。至少有许多迹象表明,迪尔斯所扮演的史蒂芬算是一位有点贪小便宜的人,同时也非常的有野心,以至于有一点急功近利的表现,甚至在某些时候也存在着比较明显的表现欲,而且据说最近还在试图追求一位在虚空城也算是有些小钱的一位商人的女儿。

  那位女儿卢比见过,实在是和漂亮绝缘,说是她一位女矮人恐怕也不为过。但是对于任何刚刚进入虚空城正欲寻求发展机会的有志者而言,如果能够娶到这位商人的女儿,确实可以少奋斗二十年。

  在这样的情况下,迪尔斯的一切表现都非常正常,完全没有任何值得注意地方。

  可是卢比还是没有想到,这一切居然都只是他的伪装。

  似乎是听到脚步声响起,被囚禁在监房内的迪尔斯微微睁开眼,望了一眼监房外的两位客人。

  关押迪尔斯的房间并不算大,大概只有十几平米左右,不过就算这样迪尔斯也被彻底限制住人身**。

  迪尔斯的琵琶骨被两条粗大的锁链所贯穿,与身后的墙壁的衔接在一起,这让他哪怕是稍微动**子都带来极其强烈的疼痛感。不过这还不止,他的双脚各戴有一个镣铐,镣铐的内环是针刺状,似乎也是扎入了他的脚踝中,虽然不太清楚脚筋是否被放断,可是看这个模样很明显只要他的脚有所动静的话,带来的痛楚绝对不会比身上的琵琶骨所带来的疼痛轻,而且在脚上的镣铐还连接着一颗足有半米高的巨大铁球,看这铁球的模样少说也得有成吨的重量。

  除此之外,迪尔斯的双手也同样被镣铐锁住,其制式和脚上的一样,同样被内环的针刺扎入手腕。不过与脚铐不同的是,手上的镣铐是直接衔接在墙壁上,将他整个人彻底拉开,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大”字,想要双手合拢这是完全不可能的。

  另外在其**着的身上,似乎还绘有一个看起来非常独特的魔阵纹路。在这个魔阵纹路上那些代表着魔法节点的关键位置处,都刺有一根黑色的细针,源源不断的斗气正从这些细针的顶端散发出来,然后彻底消散在空气里。

  很明显,这才是真正禁锢住迪尔斯力量的关键核心。

  在看到这副模样的迪尔斯时,还算是少年的卢比内心升起一种惨不忍睹的怜悯。

  “卢比,好好的看着他,这就是你未来失败的下场。”

  在这一刻,威廉才稍微收敛起脸上的笑容,他看到卢比的神色时,自然知道这个小家伙在想什么。如果情况允许的话,威廉其实是不想带卢比来这种地方的,可是他很清楚,当卢比接手虚空之境的时候,就已经代表他将不再是一位少年,而是要开始学会从更高的角度去思考和判断问题,也正是出于这种考虑,所以威廉才会将卢比带来。

  以卢比的敏感和聪慧,当然能够很容易的理解威廉的用心。

  可是他能够理解,却也并不代表他现在就能够接受这种做法,哪怕他早就知道当自己接手虚空之境时,就代表着他此生将要永远和黑暗打交道。可是有些东西,例如良知、例如人姓、例如善意,卢比却还是不愿意放弃,毕竟就算要将自己染成黑色,但是卢比还是希望,在这张黑纸上还能够保留哪怕是一丁点白色的区域。

  对于这些,威廉并未去强求。

  因为在威廉自己看来,他只是一个领路人而已。所以他只会告诉卢比什么事是正确的,但是却不会告诉卢比必须要怎么做或者说应该怎么做,因为只要结果是正确的,那么在通往这条正确之道上还是会有许许多多的分岔路和办法,而这些自然就需要卢比自己摸索,只有这样卢比才会有所成长,也才会记住这些经验和伤痛。

  毕竟,威廉要培养的是一位虚空之境的**人,而不是扶持一具只会听命令的傀儡。

  监房内,看着这对年轻的师徒,哪怕是在这种情况,迪尔斯依旧发出一个微笑:“我很高兴我可以成为一个教材。”

  “呵呵。”听到迪尔斯的话还充满中气,威廉就知道对方的生命力还旺盛得很,短时间内他是不需要担心对方会死这种问题,“我很高兴居然可以抓到你这么一条大鱼。”

  “我以为我自己的伪装已经是天衣无缝了。”迪尔斯笑了笑,似乎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的处境,“你们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这一点只有领主大人才能回答你。”威廉平静的说道,“因为是他发现你的伪装。……说实话,你确实应该自豪,因为就连我都被你所蒙骗,差一点就将你安排到领主府工作。”

  “你们的领主大人?肖恩.康纳利?”迪尔斯微微一愣,“那天在会议室门口,应该是我和他的第一次见面吧。”

  “是的。”

  听到威廉点头承认,迪尔斯苦笑一声:“原来如此。……其实那天我就已经注意到肖恩爵士看我的目光有些不对,只是那时候我并没有细想,实在是太过相信我自身的伪装技巧和实力了,干我们这一行,一旦发现情况有什么不对的话,都应该在第一时间撤退才对。……当然,没有发现你们领地内居然还隐藏这么强的存在,也是我们情报上的失误。”

  “做情报工作的人,总是需要为错误而付出代价的。”

  “是啊。”迪尔斯有些感慨的点点头,“只是这个代价有些大而已。”

  “如果你愿意配合我们的工作,倒也不是没有可能放你离开。”威廉笑了笑,“毕竟你可是千年盟约帝国的情报官,这个身份可是有些大呢,我们也不想和千年盟约帝国交恶。……没有哪个人会傻乎乎的去得罪一个帝国吧。”

  “正常人或许没有,可是你们领地上至领主,下至军官,可是没有一个正常人呢。”迪尔斯毫不在意的笑了笑,“现在仔细想想,当初你们领地传出的恶魔事件实在是疑点重重呢。……既然有能够制伏我的强者在,而且还有能够阻扰住我麾下那些情报官的渗透和进入,那么按道理而言绝不可能会让一名泛大陆商会联盟的外交官召唤出恶魔来。……搞不好那只恶魔,恐怕是和你们达成了什么协议呢。”

  “这个罪名可是有些大啊。”威廉依旧有一种非常平静的语气在叙述,由始至终都没有任何情绪上的波动,“不如我们彼此之间就不要再玩这些毫无意义的试探游戏了,如何?”

  “我也是这么想的。”迪尔斯点点头,“那么你的提议是什么呢?”

  “我问你答。”威廉笑了笑。

  “这似乎对我有些不公平啊。”迪尔斯露出一个苦恼的表情,“不如进行情报交换,如何?”

  “以目前的环境来看,你似乎没有可以选择的余地啊。”威廉的脸上,依旧带着淡雅的微笑,既没有嘲讽也没有得意,如果只是单纯的想要从他的脸上表情来判断他此刻的情绪而更改谈判技巧和心理战术的话,恐怕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要知道,时间在我这一边,拖得越久对你就越不利,而且像你现在这样的伤势可是很有可能会落下严重的隐患,甚至导致你实力的极端退步和降级,你可是要想清楚啊。”

  “我又怎么能够肯定在我回答了你的问题后,你会让我离开呢?”

  “我觉得你没有可以选择的余地。”威廉耸了耸肩,脸上的温和表情一成不变,甚至就连眼神也没有丝毫神采和情绪,看起来简直就像是傀儡一般让人心寒,“你唯一可以选择的,只有接受我的提议然后安心等待离开的时间。或者拒绝我的提议,然后我以其他手段来逼你开口,至少我知道现在以你现在的情况,只要饿上半个月,到时候不仅你的身体会处于极端虚弱状态,甚至精神状态也会非常不稳定,那么灵魂力量也同样会被极大的削弱。……相信我,哪怕是在这半个月里,你也不会好过,这个监狱自从建立完毕后,你是第一位进来的客人,很多刑罚都还没见过红呢。”

  听到威廉的话,迪尔斯一直显得波澜不惊的脸色,终于起了一丝变化。

  酷刑、饥饿等处罚,迪尔斯自然毫不畏惧,毕竟他怎么说也是一名帝国间谍,在反刑讯这方面他当然也有过人的意志,只要他不想开口,无论多么酷烈的惩罚都无法让他的意志产生丝毫的动摇。可是有些时候,却并不代表一个人不愿意开口的话,就真的会拿对方毫无办法,至少通过针对灵魂的手段当然也是能够获得一些情报的。

  只是这些情报的获取量,很大程度上是受一名魔法师对魂能系的精通程度所掌握的。对灵魂魔法越是精通的魔法师,获得的情报当然也就有可能越多,只不过这些获得的情报会非常的凌乱甚至是零碎,在获得后甚至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来进行分析工作,而且往往还会无法得到自己想要的情报。

  毕竟,这是抽取灵魂记忆来进行收集,而记忆这种东西的读取就不是一名法师能够控制的了。

  那已经是属于神的领域。

  而且最关键的是,一旦以这种方式抽取灵魂记忆的话,那么被抽取出来的灵魂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再回到体内,等于说被抽取灵魂的人就只剩下一座空壳。所以这种手段,自然也就只能使用一次,而具体可以获得多少东西,那就不是人力可以决定的。

  不过因为这种手段非常**,自然也就遭到全大陆的**。所以一经发现的话,那么和成为异教徒的下场没什么区别。

  当然,前提是被人发现。

  迪尔斯环视了一下四周,他突然有些明白这个秘密监狱的存在原因。

  不仅是迪尔斯,就连卢比也都瞬间醒悟过来。

  “我不相信透露出如此重要信息量的你还会让我活着离开。”迪尔斯沉声说道。

  “我这不是还没开始嘛。”威廉依旧笑**的说着,只是这一次他的笑容,却是让迪尔斯真正感受到了寒意。

  因为事实确实如同威廉所说的一般,以他目前每天的斗气消耗量来看,半个月后他确实会处于极端衰弱的状态,那是一种连灵魂都会变得非常衰弱的情况。一开始迪尔斯无法理解那个抓住自己的人在他身上绘制的这个像魔法阵一样的魔纹到底是为了什么,但是随着现在的情况来看,就算在怎么愚昧无知,他也很清楚自己会遭到什么样的待遇。

  半个月后,哪怕只是一名白银级的魔法师,只要对灵魂类的魔法稍微有所涉猎,甚至不需要太过精通,都可以完整的提取出他的灵魂记忆。因为被削弱的,仅仅只是灵魂的保护意志,但是却并不会破坏灵魂的本身,这一点才是现在迪尔斯最为害怕的地方。

  不过如果迪尔斯知道,贝斯本身就是一名对灵魂和亡灵都极为精通的亡灵君王,恐怕在被贝斯找上门之前他就会立即自杀。

  “我觉得……我们有必要私下谈一谈。”竭力保持着内心的恐惧,迪尔斯沉声开口,“我保证这份情报你一定会满意。”

  “他就是我们领地的情报部门总指挥官,以后和你打交道的将会是他而不是我。”威廉笑了笑,“所以我并不认为,有什么情报是他不能知道的。”

  “但是我不这样认为。”

  迪尔斯深吸了一口气,他望了一眼卢比,不得不承认的是在听到以后和他打交道的是卢比而不是威廉时,他的内心还是有几分庆幸的,因为在此之前他怎么也没有预料到,威廉居然会是一个如此可怕和棘手的对手,他在情报部门学到的一切心理战术和暗示等手段,对威廉完全无效。

  只是现在,关于这一份情报,他确实有着足够的把握和自信:“永不凋零的冰棘。”

  听到这话时,威廉那一直毫无变化如同傀儡一般的神色,终于彻底崩溃。

  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深深的难以置信,其中甚至还夹杂着几分外人所无法理解的愤怒、惊惧以及爱慕等诸多复杂情绪。

  如此沉默了片刻,威廉才终于像是战败了一般,一脸颓败的说道:“卢比,你先离开吧。”

  听到威廉的话,卢比略微迟疑了一下,不过还是很快点点头就选择离开。

  接下来又是一阵沉默,足有十多分钟后,似乎终于缓过劲来的威廉才再一次开口,只是无论声音还是气势,都远没有十几分钟前那般强硬和坚决:“你都知道些什么?”

  “关于你的所有一切,我已经全部知晓了。”迪尔斯的内心微微松了口气,庆幸在这方面眼前这个冷漠得如恶魔的家伙至少还算是一个正常人,而只要是人就必然会有弱点,“前白色蔷薇军团的副团长,波奇利雅战役的政治牺牲品,叶古涅伯爵,威廉.耶鲁大人。……很不幸的告诉你一个消息,协助你逃亡的莱伊斯小姐,已经在**大监牢里服役五年了。”

  威廉脸上的血色,顷刻间褪得一干二净。

  “你想怎么样?”

  “只要你告诉我凤凰血脉的觉醒者,以及自从峡地裂谷半年前的进入者名单,并且放我离开。那么我可以向你保证,在我回到帝国后,莱伊斯小姐便可以离开**大监牢。”(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