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252. 威廉的过去

252. 威廉的过去

  执行官克里斯汀娜的到来,确实稍微有些出乎肖恩的预料,只不过既然人家都说这一次关于领地归属权的事由她负责仲裁,那么肖恩当然也不好说什么。于是,便也只好在领主府给她安排了一个房间,正好就在贝斯的隔壁,反正只要有贝斯在的话,肖恩相信克里斯汀娜也翻不出什么风浪来。

  至于克里斯汀娜的战斗力,肖恩丝毫就没有怀疑过。

  和平协会出身的白袍执行官,战斗力绝对可以算是同阶顶峰的那一类存在。而且这近一个月来的训练,肖恩也已经清楚的意识到自身和上位黄金强者的差距,至少单凭他一个人的话绝对不会是克里斯汀娜的对手,哪怕有咕噜的话最多也就是勉强战成平手,如果算上雪法妮奥的话倒是可以获胜,只不过克里斯汀娜如果铁了心要逃的话,他们还真的没有办法阻拦。

  因为根据当晚南门城防军的描述,克里斯汀娜是踏空而至。

  这种踏空的技巧,是奥法战士的专属技巧,是一种利用奥术和斗气双重结合而成的特殊能力。这种能力让奥法战士可以随心所欲的在任何地形自由移动而不会受到任何干扰,虽说在升空时会有高度限制,但是作为圣域以下的职业里,也确实只有奥法战士才能够升空作战,这点优势还是非常大的。

  无论从哪方面而言,克里斯汀娜的出现,确实带给肖恩等人一种空前的压力和震慑感。

  在安排好克里斯汀娜的事情后,尼尔、威廉和肖恩三人不约而同的来到那间小会议室内,三人彼此对视了一眼后,终于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

  “我从未听说过在和平协会介入的仲裁中,会出动执行官而不是仲裁官啊。”尼尔异常疑惑的说道,“那个人……会不会是海斯汀家族的人?”

  “不太可能吧。”威廉也有些不太确定,“和平协会的人怎么可能被收买了呢?”

  “不不不,我说的不是收买。”尼尔摇摇头,一脸你的反应怎么变得这么迟钝的表情,“我说的是,这个人,会不会是假冒的?就是说,他并不是和平协会的人……”

  “我看智商有问题的是你吧。”威廉愣了一下,不过仔细想了一下后,就一脸嫌弃样的白了尼尔一样,只不过这妩媚的模样在面对尼尔时倒是有几分对牛弹琴的感觉,“如果是假冒的,那么她怎么可能知道两年半前在那个什么领……”

  威廉回头望了一眼肖恩。

  “汀德斯领,波多罗亚王国靠近星陨之森的一块伯爵领。”

  “……对!”威廉很用力的点点头,“如果她是假冒的,那么她绝对不可能知道在汀德斯领发生的事情。从这一点来看,她就不可能是假冒的。……或许正如她所说的那样,她这两年来一直都在追捕肖恩,所以这一次是收到消息才特意赶过来。我觉得,很有可能是和平协会内部可能出现人手不足的情况……”

  不过这话还没说完,威廉自己倒是闭嘴了。

  和平协会虽然是一个很极端的疯子组织,而且自从被整个大陆所有国家联合讨伐过一次后,和平协会就再也没有成立任何军队,可是作为冲锋在各地战争前线且死亡率极高的执行官数量都不在少数,更何况是从来不需要涉及战斗内容只是负责仲裁全大陆上的纠纷事件的仲裁官。

  “这个执行官确实不是假冒的。”肖恩仔细的回想了一下,然后才开口说道,“和平协会的制式衣袍都有特制的标记,我之前仔细的观察过了,那些标记都是真的,所以她的身份也是可以得到确认。……不过这对于我们其实也没什么不同的,反正领地契约文书在我们的手上,无论来的是执行官还是仲裁官,结果都不会有任何变化。”

  “这一点倒是。”威廉和尼尔点点头。

  “说起来,那个叫史蒂芬的人已经抓住有一个月了吧?问出些了什么吗?”想到这事,肖恩突然开口问道。

  听到肖恩的话,尼尔也将目光转向威廉,最近这段时间他本身也非常忙,所以关于审问俘虏的事情他也没有过问,本来这事他都已经忘了,现在被肖恩这么一提醒,他也有几分好奇。

  只不过,和肖恩与尼尔想象中的情况不同,威廉听到这事时,脸色微微一变,显得极不自然。

  “出什么事了吗?”肖恩眉头微皱。

  “我有把柄在他手上。”

  肖恩敏锐的注意到,威廉原本放在桌上的双手突然握紧,然后伸到桌子底下。他的脸色在这一刻变得非常难看,似乎是因为回想起了什么事,所以他脸上的血色开始逐渐消褪,变得异常苍白,整个宛如大病初愈那般。

  “什么把柄都无所谓,你现在是我的人。”肖恩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才开口说道,“过去那些事情,已经无法再威胁你了。”

  听到肖恩的话,威廉抬起头望了一眼肖恩,眼里有几分感动,只不过很快就被他重新藏于心底。

  会议室内的气氛,突然变得有些沉默和尴尬起来。

  “到底是什么事?”尼尔实在有些憋不住了。

  “你们知道千年盟约帝国大概十年前的政变事件吗?”

  十年前的政变事件?

  肖恩愣了一下,这个他还真不知道呢。

  “是说波奇利雅战役作为导火索引发的新老贵族圈洗牌事件吗?”尼尔似乎对此有些了解,略微思索了一下后就开口说道,“没记错的话,现任千年盟约帝国的皇帝就是新贵族的支持者。也就是那场政变,才让他坐稳了帝位的宝座……有传闻说,那场政变之后,他就手刃了包括自己的父亲在内一共十一名皇室成员。”

  “波奇利雅战役是怎么回事?”肖恩有些茫然。

  “那是一场帝国为开拓疆土向边荒进军的一场战役。”尼尔开口解释道,“领军的统帅是霍顿侯爵,这是一位新兴贵族,仅家族实力而言应该可以算是一位实权侯爵。不过虽说统帅是霍顿侯爵,但是实际上真正负责作战的还是当时的白色蔷薇军团,这支军团……”

  说到这里,尼尔突然顿住,有些惊讶的望向威廉。

  肖恩有些不明所以。

  不过威廉却是已经开口接话:“那支部队的组建规模除了一个帝[***]团外,还有十一位贵族的私兵参与,新老贵族各半。霍顿侯爵虽然是新兴贵族,但是因为他的头衔最高因此才成为军队的统帅,不过霍顿侯爵本身并不是特别擅长打仗,因此帝国才会特别安排白色蔷薇军团成为主力作战的军团,而我当时便是这支军团的副团长。”

  “这场战争开战前一个月,可以说是帝[***]大获全胜,不过之后在一处峡谷的时候,因为霍顿侯爵的得意忘形,将军队带入一片峡谷中,遭遇到敌人的前后夹击,可以说是损失惨重。”威廉深呼吸了一口气,继续沉声说道,“我当时所属的军团在帝国内甚至连三流军队都称不上,说是作战主力实际上也就是一支炮灰部队而已,而我就在这个时候被霍顿侯爵命令带领白色蔷薇军团的残兵断后。”

  “这不就是弃子吗?”肖恩大怒。

  “你真是天真。这在战争学上很正常。”尼尔望了一眼肖恩,轻声说道,“如果继续这么溃逃下去的话,只会全军覆没,所以必须要舍弃一部分人,让更多人生存下去,这样的话说不定还可以反败为胜。”

  “是的,当初也是因为出于这方面的考虑,所以我留下来了。”威廉点点头,声音倒是恢复了平静,“虽然过程有些残酷,但是结果无疑是幸运的,包括我在内最终有上百人活下来,而当时因为我的军职最高,所以我成了这一百多人的队长。在经过长达一个月的迂回和潜逃后,我们成功回到了帝国边境。……可是,等待我们的却并不是荣耀,而是一场……屠杀。”

  “为什么?”肖恩愣住了。

  事实上,包括尼尔也是一脸的难以置信。

  “因为这场所谓的边境战争,其实从头到尾就是一场阴谋。”威廉冷笑一声,声音有几分说不出的落寞,“当时帝国内部有望成为新一任帝国皇帝的候选人一共有四位,不过现任的帝国皇帝在当时的支持率是最低的,因为没有任何一个老牌贵族看好他,毕竟那个时候这位皇子所展现出来的实力都不如他的哥哥和姐姐。”

  听到这里,肖恩基本上已经有些明白了:“所以,那位皇子为了成为千年盟约帝国的新王,就和那些不太受重视的新兴贵族搭上线,然后设计了一场针对老牌贵族的阴谋,并以此作为导火索引发帝国内部的新老贵族对立……”

  “不是对立,是内乱!”威廉开口纠正了肖恩的话,“这是一场席卷整个帝国西北的战乱,一共有十个传承超过两百年的老牌贵族都在这场战乱里全部阵亡。……在这种情况下,临近的国家根本不可能不知道这些事,所以当时为了应付蠢蠢欲动的艾美利亚帝国,西北方面军根本无暇出动镇压,只有从帝国内部其他地方调动军团,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几乎是调动命令刚一下达,王都就发生政变,一共超过十一位皇室成员在这场政变事件中被杀,其中就包括上一任千年盟约帝国的王,也就是如今新王的父亲。”

  “也就是直到此时,整个帝国的贵族才反应过来,这是一场有预谋的政变。”

  “如果是政变的话,那么其他贵族不可能宣誓效忠吧?”肖恩有些震惊。

  “一开始确实是这样,但是政变之后的第一事件,西北战乱圈那些新兴贵族就立即表示效忠新王,同时连同西北方面军成为新王麾下第一批战力。”尼尔开口说道,很显然对于千年盟约帝国的内乱事件,尼尔也是有所研究的,“之后在一天之内,居住在王都里的所有贵族便纷纷宣誓效忠新王,虽然具体情况未知,不过大概也离不开威胁、暗杀、利诱等手段。……之后坚持不归顺的贵族只有南方贵族圈的十一位老牌贵族,其中就包括两位公爵,不过等到其他地方的情况都成定局后,那位新王自然有足够的军力可以去平复南方的战乱。”

  “真是一位很有手段和魄力的帝国皇帝啊。”肖恩啧啧称奇,不过似乎是意识到眼下的情况有些不对,所以肖恩才有些生硬的转移了一下话题,“那么关你什么事?你不是已经离开千年盟约帝国了吗?怎么还会有把柄呢?”

  “当时我在回到帝国边境时,西北贵族圈的战乱已经发生,等待我们的就是一场屠杀。”威廉沉声说道,“可是当时我们都不知道,一直等到被包围了才知道中了陷阱,虽然我们奋起反抗,但是最终逃出包围圈的人却也只有不到五人。……就在我们以为一切都要结束的时候,我遇到了当时我在王都军事学院进修时的一名同学,她是一位新兴贵族的女儿,而且似乎也是包围圈其中一个防守点的统帅。”

  “噢!”肖恩和尼尔非常默契的突然拉长了声音。

  “看起来我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肖恩点点头。

  “我也明白了。”尼尔也点点头,“难怪说是把柄。……这么说来,这个女孩还活着?”

  “是的,还活着。”威廉点点头,“当时就是她放我们离开的,连同我在内最终只有四个人成功逃离。……只不过另外三人都是平民,所以他们逃后就第一事件离开帝国,但是我不行,我必须要回到我的家族那里去。”

  “后来呢?”

  “后来才发现,原来我的家族为了自保,也已经选择了投靠新王。”威廉苦笑一声,“所以说,从一开始我就是一颗弃子,也是一件牺牲品。……但是因为我活着回来,所以有些事情开始变得奇怪,帝国情报部门不知道为什么发现了我还活着的事,而且更奇怪的是居然要敕封我为伯爵,还是一名实地伯爵。……但是我觉得我无法忍受这些事情,因此我选择了离开帝国,但是没想到我居然受到帝国情报部门的监视,所以无奈之下我只能回去找我那位同学,在她的掩护下才成功逃离帝国。”

  “那么现在你的这位同学是被帝国抓住了?”

  “是的。”威廉点点头,“虽然后面的事情我不太清楚,但是根据迪尔斯的话,莱伊斯是在五年前被逮捕的,可如果是因为协助我逃亡帝国的话,那么应该是十年前的事了。”

  “那位叫迪尔斯的人,没有再说什么吗?”肖恩问道。

  “那天他告诉我这些事后,我就没再去见他了,我把审问的事情都交给卢比负责了。”威廉有些沮丧的说道。

  “他要你做什么?”

  “告诉他凤凰血脉的觉醒者是谁,同时还有说出半年前进出过峡地裂谷的所有人名单,并且放他离开。”威廉叹了口气,“我怎么可能把塞西莉亚的事告诉他呢?至于峡地裂谷的事,不用想也知道他肯定是在寻找那处秘密研究所。如果我把这些都告诉他的话,不就等于是把肖恩和塞西莉亚都给出卖了吗?”

  “告诉他也无妨。”肖恩突然笑了一下。

  “什么意思?”威廉和尼尔皆是一愣。

  “把我和塞西莉亚的事告诉他也无所谓。”肖恩平静的说道,“反正我们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让他活着,那么把这些事情告诉他不也是无所谓吗?……只要他一直被囚禁在我们这里,那么他就不可能把情报泄露出来。”

  “但是……”威廉愣了一下。

  听到肖恩的话,尼尔想了想,立即便明白过来,他转过头望向威廉,沉声说道:“你是不是有些紧张过头了?如果真的放了他,但是他又不释放莱伊斯的话,那么我们不是损失大了吗?……肯定是要他放了莱伊斯后,我们才会放了他。但是如果放他离开的话,那么千年盟约帝国肯定会知道我们有贝斯这么一号人,因此我们是绝对不可能放他离开的。”

  从一开始,迪尔斯被抓住的那一刻起,肖恩和尼尔、威廉三人就已经达成一个共识,那就是绝对不能放迪尔斯离开。

  否则的话,千年盟约帝国就会知道虚空城这里的情况,那么以后在针对肖恩的计划里就有可能出现实力更强的敌人,这些都是肖恩等人所无法承受的。因此当迪尔斯被抓住时,就已经注定了他的命运,秘密死亡只会是他的归属,绝对不会有其他人知道他的下落。

  而威廉,只是因为听到关于莱伊斯的消息,有些失去方寸因此才忘了一些事情。

  “可是,如果是他下达命令的话……”威廉认真想了一下,“那么这是不是意味着千年盟约帝国那边有可能顺着这条线索摸到我头上来,从而发现迪尔斯是在我们这里失踪的呢?”

  “只是一位情报官而已,还是间谍,难道千年盟约帝国那边会大张旗鼓的来我们这调查吗?”肖恩撇了撇嘴。

  “不。”尼尔突然明白了威廉的顾虑,“就是因为不会大张旗鼓,所以我们才会显得更加麻烦。我们总不能将他们所有人都抓起来吧?而且这个迪尔斯的实力,可是连贝斯都负伤了,如果真的发现是在我们这里失踪的话,那么就算秘密处决他也是毫无意义的行为。”

  “那么莱伊斯怎么办?”

  会议室内,又一次陷入了沉默。

  ……

  与此同时,在托尼斯要塞里,一名戴着兜帽斗篷完全看不清真实面容的神秘人,正推开一间酒馆的后门,然后轻车熟路的上了楼,敲响了一扇房门。

  “进来吧。”房内响起一声干咳。

  下一刻,房门就被推开,走进房间内的神秘人掀开兜帽,一脸恭敬的单膝而跪:“大人。”

  “还是没有迪尔斯的消息吗?”房内被称为“大人”的是一名相貌英俊的中年男子,虽然他没有穿戴铠甲,仅仅只是随身携带了一柄骑士剑,可是身上却依旧是散发出一种无与伦比的威严气势,而哪怕是坐在这个简陋的房间内,他的坐姿也依旧是无可挑剔。

  这位中年男子,就是千年盟约帝国圣龙骑士团的团长,龙骑士.图尔曼。(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