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253. 图尔曼的魄力

253. 图尔曼的魄力

  龙骑士,图尔曼.叶罗夫,千年盟约帝国圣龙骑士团的团长。

  他与武神.奥斯卡两人被千年盟约帝国并称为“帝国双雄”,这两人在军事谋略的造诣上仅次于大陆十名将之一的东德恩公爵,**卡斯.汉蒂妮尔。但是如果只论个人实力的话,这两人却是完全凌驾在这位十名将之上,所以在许多人眼中自然是要比如今已经五十多岁的老公爵更具潜力,未来说不定千年盟约帝国有可能出现两位十名将呢。

  当然,如果这种想法让肖恩知道的话,他肯定是会嗤之以鼻的。

  十名将里,哪怕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前的最后一刻,游戏中的历史进程里也只有一个国家拥有两位十名将。

  艾美利亚帝国。

  不过现在,未来会加入艾美利亚帝国的十名将之一的威廉.耶鲁,却是已经在肖恩的麾下了。

  但是不管怎么说,图尔曼.叶罗夫,确实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圣域强者,而其麾下的圣龙骑士团尽管满编只有三千人,但是却是一支八级军队,战斗力之强横甚至还远在同为八级军队的帝国龙骑兵团之上。

  而这一次为了凤凰血脉觉醒者,千年盟约帝国甚至是不惜血本的同时派遣出这两支军队。

  整整一万名帝国龙骑兵和三千帝国龙骑士,就在莱恩公国的右门户,圣罗德恩斯要塞外三十公里处聚集着,摆出一副随时都要入侵莱恩公国的姿态。虽然图尔曼、奥斯卡等人都知道这只是帝国在做做样子的举动而已,可是莱恩公国的人却不知道,因此对于这一次图尔曼的造访,莱恩公国是表现出近乎于谄媚的态度。

  对于这些,图尔曼当然不屑于去表示什么,他以一种近乎强硬的态度表示想要前往托尼斯要塞看看亚丝娜麾下的那位开拓骑士,莱恩公国敢进行阻拦吗?于是,一支可以说是浩浩荡荡的使节团便从莱恩公国的王都出发,于前些曰子终于抵达托尼斯要塞,只不过因为听闻最近关于潘达领的争端,所以图尔曼突然改变主意,决定等此事由和平协会做出仲裁后再前往。

  虽然不知道图尔曼的想法,不过对于这种安排,本就是负责拍马屁的莱恩公国皇室使节当然是顺着他的意思走。而亚丝娜在这方面,当然也是巴不得千年盟约帝国不要去给肖恩添乱,怎么会去催促图尔曼呢。

  而图尔曼在安稳了几天之后,便也和千年盟约帝国安排潜伏在托尼斯要塞里的情报人员取得联系,开始针对潘达领和达比昂王国那边的动态进行计划调整。可是整整一个月过去了,图尔曼却始终都未和先行一步潜入虚空城的迪尔斯取得联系,这一点让图尔曼终于开始有些坐立不安。

  此刻,在这间酒馆的秘密房间里,图尔曼的脸色也显得有些难看。

  那无意中散发出来的威压气势,骇得这名半跪于图尔曼面前的情报官都已经有些呼吸困难。可是在阶级地位差距极大的图尔曼面前,这位情报官却是完全不敢表露自己的困境,因此他只能默默忍受着。

  “抱歉。”终于回过神来的图尔曼看到这名情报官身上的服饰都彻底被汗水浸湿,图尔曼才收敛起身上那股无形中散发出来的威压,和声说道,“一时有些走神了。”

  面对图尔曼和声和气的话语,这名情报官微微松了口气。如果换成是奥斯卡或者迪尔斯的话,这名情报官自然不敢有这种举动,那恐怕是恨不得可以学会缩小术让那两人不会发现自己才好,只不过图尔曼在帝国内的口碑和名声一直都很不错,所以这名情报官才敢有这种小动作。

  “最后一次和迪尔斯的联系是什么时候?”图尔曼将注意力重新集中到失踪的迪尔斯身上,然后眉头紧皱的开口问道。

  “大概在一个半月前。”这名情报官想了一会,然后才开口说道,“那个时候迪尔斯大人正在峡地裂谷,通讯报告的记录里显示,迪尔斯大人并未在峡地裂谷发现什么可疑之处,而我们在针对虚空城的渗透工作也一直都很不顺利,甚至还和许多名潜伏者失去联系,因此迪尔斯大人决定亲自前往。”

  “一个半月前?”图尔曼的眉头皱得更紧,“已经有一个半月未联系了?……为什么之前一直没说?”

  被图尔曼突然变得凛然的气势一压,这名情报官立即变得有些惊慌起来:“迪尔斯大人的行动从来就不会有任何记录,都是属于私人姓质的行动,所以通常只有他向联络官单方面的进行汇报备案而不会有定期联系,而且之前最久的记录是半年后才进行备案。……不过在之前的行动中,虽然迪尔斯大人从来不和我们定期联系,但是如果有什么急事想要联系迪尔斯大人的话,还是可以在第一时间找到人。”

  “这么说来,如果这一次不是我让你们联系迪尔斯的话,你们甚至还不知道迪尔斯失踪了?”图尔曼的眉头皱得更深,“关于那个虚空城的渗透工作又是怎么回事?”

  “肖恩.康纳利的麾下应该有一支非常谨慎的情报小组,他们将重点的防御目标放在虚空城,我们虽然可以进行渗透,但是需要的时间非常长,而且只要稍微露出一点破绽,对方就会像闻到腥味的鲨鱼那般扑咬上来,根本就不在乎是否做错人。”这名情报官立即将虚空城的相关情报进行汇报,“而且根据目前收集到的资料来看,凡是被逮捕的人都是下落不明,我们怀疑是被对方秘密处决了。”

  “宁杀错不放过是吗?”图尔曼若有所思的摩挲着自己的下巴,这是他在思考问题时的固有举动,“这一点倒是很像帝国手段。……说起来,根据之前已经反馈的情报,这位叫肖恩.康纳利爵士麾下的统帅是叫威廉.耶鲁?”

  “是的。”这名情报官立即从身上拿出一份情报递给图尔曼,“他就是十年前那场边境战争负责断后部队的最后幸存者,后来有证据表明他是一名叛国者,不过当我们想要将他抓捕时,他却是在莱伊斯.门罗的协助下成功逃离。……我们虽然没能抓住这位叛国者,但是其同党莱伊斯.门罗目前正被关押在帝国大监牢。”

  图尔曼翻了翻手中的这份资料档案,难看的脸色却是没有丝毫的好转:“如果进行利诱的话,他有没有可能成为帝国子民?”

  “这……”这名情报官愣了一下,不过还是开口说道,“大人,根据帝国法律,一旦叛国那么将永远不再录用。”

  “所有问题和责任由我承担,你只需要告诉我,这个人还有没有重归帝国荣光之下就行。”

  这些情报人员不知道当年波奇利雅战役的真相,并不代表图尔曼、迪尔斯等人会不知道,毕竟他们都是如今新王最为信任的心腹,也是如今千年盟约帝国新兴贵族的中坚力量。就连第四号机密文件“血脉实验”这样的机密都很清楚,更何况当年的波奇利雅战役事件本来就不算是秘密,最多只能算是一个半公开的阴谋。

  “我们的情报人员完全无法接触到对方,如果按照正常的渗透工作进展的话,最快也要两、三年后才有百分之十的几率可以和目标进行接触。”这名情报人员略微迟疑一下,然后还是实话实说,“如果急于求成的话,很可能会导致迪尔斯大人目前已经在虚空城布下的所有潜伏者被对方连根拔起。……这样的话,对于我们的损失是非常惨重的,我不建议进行这一方案。”

  图尔曼并没有说出自己的看法和想法,而是拿起另一份情报翻了翻,然后才又一次开口问道:“虚空城目前的最强实力者是一位带刀祭司?”

  “是的。”这名情报官点点头,“她是一位上位黄金强者,是冰雪与凛冬教会的带刀祭司,这是一个新兴教会。除此之外,肖恩.康纳利领主的麾下还有另一个教会势力,其区域最高负责人是生命教会的圣女希特莉,同样也是一位上位黄金强者。……但是教会实力向来不算入该地领主的综合实力中,因此肖恩.康纳利麾下的最强者是一位叫瑞娜的骑士,下位黄金。”

  “按照这样的情报来看,那么别说是区区一个虚空城了,就算是包括托尼斯要塞在内的这整片地区,都没有人是迪尔斯的对手。”图尔曼一直显得非常难看的神色,终于略微放松了一些,“既然迪尔斯不可能遇到任何危险,那么他现在就是处于一个无法和你们联系的地方。……关于这件事,你们就不需要管了,现在暂时由我接管本地区情报部门的一切指挥权。”

  在仔细的研究过这些情报后,图尔曼便可以确定,迪尔斯不可能遇到任何危险。那么既然不会遇到任何危险和麻烦,但是又没办法和他们取得联系,那么肯定是在一处封闭的空间里,而在图尔曼的认知中有可能出现这样的空间,也就只有如今完全找不到具体坐标的神秘血脉实验室了。

  毕竟是连如今千年盟约帝国的王都异常紧张和重视的血脉实验室,里面肯定也会有许多机关之类的玩意,所以暂时无法取得联系也就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反正迪尔斯的本职任务就是要取回这实验室里的两份文件,至于和那位凤凰血脉觉醒者的接洽工作,那是他需要负责的。

  所以在正式接手关于潘达领和托尼斯要塞的情报部门指挥权后,图尔曼便毫不犹豫的下达了最新的行动指令。

  “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也不管要付出多么大的代价,你们必须在半个月内给我探听清楚这位威廉.耶鲁是一位什么样的人,他是否有可能被威胁或者利诱,以及是否还有可能继续回到帝国荣光之下。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情报资料上显示的这位莱伊斯.门罗对他而言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为了她,威廉.耶鲁有可能做出什么样的牺牲和举动。”

  “但是如果这样的话……”

  图尔曼不等这位情报官把话说完,他就再一次沉声说道:“我已经说过了,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也不管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你们都必须完成这项任务。……请你记住,这项任务已经关系到整个帝国的未来发展,有什么问题和后果全部都由我一力承当,你只需要完成我的吩咐就行了。”

  “是!”(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