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260. 骑战无双

260. 骑战无双

  瑞娜轻抖缰绳,战马当即奔驰而出,右手的长枪微微一轮,枪柄末端紧贴后背,而她的身姿也微微前倾,这是骑兵冲锋时的标准姿势。

  三十来米的距离,对于一般的骑兵而言,也就是堪堪足够完成加速的距离而已。但是如果敌人也通常反冲锋而来的话,那么实际上这段距离很可能就要缩水一半,而只有十来米的距离对于骑兵而言,这才是刚刚开始“加速”的过程而已,在这个过程中发生战斗的话,其实对于骑兵而言反而是一种战力上的削弱。

  而这条规则,对于骑士也同样适用。

  所以无论是面对骑兵还是骑士,作战经验丰富的老兵都会竭力阻止他们发起冲锋。

  这名明显是拳斗士职业的中年男子,很显然就是一名作战经验极其丰富的人,所以在感受到瑞娜的杀意时,他便毫不犹豫的朝着瑞娜冲了过来,明显是要将瑞娜的冲锋增幅降到最低。尤其是对于他们这些黄金级强者而言,三十来米的距离甚至还不够他们几个爆发跨越,这名中年男子有足够的信心,可以在瑞娜刚刚起步冲锋的瞬间,冲到她的面前。

  如此一来,难受的就是瑞娜了。

  但是!

  瑞娜是一般的骑士吗?

  瑞娜的双腿轻夹马腹,这匹被瑞娜从蛮荒之地抢来的白色战马通灵般的发出一声嘶鸣,陡然加速。

  战马冲锋!

  骑士所独有的冲刺类技能——当然,这个技能无论是在威力上还是距离上,肯定都要比肖恩的冲刺强得多。

  遽然间,只见一道白色的流光闪现。

  那名朝着瑞娜冲来的中年男子脸上浮现一丝骇然之色,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对手居然掌握着如此精湛高超的骑技,在不到十米的距离居然可以让战马达到最高速的冲锋状态!

  情急之下,中年男子只得硬生生的止住冲势,否则的话就不是他去找瑞娜的麻烦,而是送上门去让瑞娜杀了。

  只见中年男子猛然一顿,双腿犹如两杆标枪那般硬生生的扎入大地,以其所站之处为核心,瞬间就出现一个直径超过三米的蛛网裂纹。斗气迸发的强烈气流,将破碎的石子和尘屑纷纷炸飞,一片灰蒙蒙的雾霾将中年男子的身形遮掩得若隐若现。

  几乎是这名中年男子刚止住冲势的刹那,瑞娜已经驭马提枪而至。

  她轻扯一下手中的缰绳,胯下战马发出一声嘶鸣,随即扬蹄人立而起,而瑞娜则是顺着战马的姿态微微改变身姿,手中的长枪猛然朝前点出。

  这一击虽看似只是普通的点刺,可是实际上身处于战场中心的中年男子却知道绝非如此。

  赤红色的斗气在瑞娜的长枪上环绕着,隐隐形成螺旋形状的冲劲,而随着长枪的点刺,空气里更是有低沉的呼啸声响起,这一切都在证明这一枪绝不简单!

  螺旋刺击!

  这是一种高阶的骑士武技,具有非常强的贯穿伤害和爆破伤害。

  哪怕是穿戴着重甲之类防具的人,都不敢硬接骑士的这种攻击技巧,更何况这名中年男子还是一名拳斗士,根本就没有任何防具加身。

  因此面对瑞娜的这一击,他根本就是想也不想的抽身而退。

  顺着长枪的点刺而出、中年男子的抽身而退,原本弥漫于空中尘雾纷纷被环绕于长枪上的气劲所吸引,纷纷朝着这道气劲吸附而来。一时间,一个异常怪异的画面便出现在众人的眼前:只见空气里宛如有一个星云在旋转一般,所有的尘雾纷纷朝着中间的星眼迅速汇聚过来,原本还弥漫扩散而出的尘雾转眼间就彻底消失在所有人的面前,而瑞娜手中那柄赤红色的长枪前半段就像是镀上一层黄金般变成金光灿灿的模样。

  只见瑞娜手中刺出的长枪遽然再度提速而刺,金色的光层便犹如一条金色的长蛇朝着正在急退的中年男子飞跃而出。

  声势汹汹!

  这赫然又是另一招同样以贯穿伤害而闻名的高阶骑士武技:影枪!

  相对于螺旋刺击是近距离的武技,影枪的威力要稍微弱一些,但是这却是一招中远距离的武技。

  当然所谓的伤害略低,那也只是相对而言,毕竟同属高阶武技,威力再怎么低对于中年男子而言也同样极具杀伤力。

  只不过,真正让这名中年男子神色大变的原因,却是在于瑞娜施展螺旋刺击没有得手后立即衔接影枪,整个攻击动作都没有丝毫的停顿,完全就是一气呵成,这已经完全表明瑞娜的战斗经验和技巧绝对处于登峰造极的水准。

  金色的长蛇化作一道枪影,气势如虹。

  转瞬间便已追上急退的中年男子,在这一刻,中年男子居然生出一种避无可避的感觉。

  “喝啊!”

  在这一刻,中年男子终于不再急退,而是再一次停下脚步,发出一声怒吼,双手之上居然覆起一层土黄色的光芒,显然是将斗气彻底催运起来。紧接着便见这名中年男子猛然握拳,然后便朝着这道枪影一拳击出,只听得一声轰鸣巨响,半空中的影枪居然被硬生生的止住攻势,但是如果仔细看的话,却不难可以发现影枪还在继续不断的朝前推进。

  中年男子的这一拳,仅仅只是止住影枪的冲势,却并未能彻底将瑞娜发出的这道斗气击溃。

  不过,这明显并不是结束!

  一拳之后,中年男子快速的收回右拳,同时左拳再一次击出,这一次影枪终于微不可察的震动了一下,光泽明显黯淡数分。但是中年男子却没有丝毫的停顿,左拳回收的同时又一次右拳击出,如此接连不断的左右拳齐出,而每一拳都是朝着影枪的枪尖击去,伴随着影枪不断的震动且幅度越来越大,影枪的光芒也越来越黯淡,到最后更是发出一声玻璃破碎般的脆响,彻底消弭。

  对于瑞娜和另一名黄金级强者而言,中年男子的每一个动作都清晰可见,但是实际上整个过程却是连一秒都没有。

  这个时候,瑞娜胯下的战马才刚刚落蹄于地。

  可是下一刻,瑞娜便是毫不留情的再度施展出战马冲锋,朝着中年男子又一次冲了过来,声势比起上一次明显要更加威猛。

  这个时候,中年男子才愕然惊觉,刚才瑞娜施展影枪并不是为了击伤自己,而仅仅只是为了让自己停下步伐而已。可是现在才知道这一点,却明显为时已晚,因为瑞娜已经再一次冲到他的面前——依旧是之前那一套的动作,战马扬蹄人立而起,瑞娜侧身挺枪直刺,螺旋形的斗气依旧缠绕于枪尖之上。

  但是这一次,中年男子却是怎么也躲闪不及,因为他已经完全失去先机,正好是处于旧力已尽、新力未生的时刻。

  但是哪怕是这样,这名中年男子却依旧没有认命的服输,他发出一声怒吼,挥手就要去硬接瑞娜这直刺而来的螺旋刺击,土黄色的斗气已经浓郁到几乎完全看不清这名中年男子的拳头,那简直就是一团散发着光芒的黄球,这已经表明中年男子没有自信可以轻易接下这一击,所以才会如此不惜损耗的将体内的斗气全部催运出来。

  赤红色的枪影与土黄色的光球狠狠的撞击到一起。

  那是火属姓与地属姓的斗气碰撞。

  狂乱的气流以两人所立之处为核心,朝着四面八方蜂涌而出,地面直接就塌陷了数寸之深,而随着狂乱的气流涌出,周围的地面简直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犁过一般,无数沟壑横生而出。

  对峙只持续不到一秒,中年男子便喷出一口鲜血的倒退数步,双手之上的土黄色黯淡得几乎只剩薄薄一层,而他的脸色更是变得异常苍白。

  这一刻,中年男子的眼里流露出一丝惊骇,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在这场交锋中居然会输!

  虽然早已知道,骑士职阶的强者如果在有坐骑的帮衬下,确实可以略微提升一些战力,但是他却怎么也没有想到,这略微提升的战力居然就能够彻底压制住他。要知道,这位中年男子可是在下位黄金境界呆了很久,无论是判断力还是作战经验、意识等等,都要远胜瑞娜,所以在瑞娜冲锋而至时,他就知道凭借冲锋加速度而产生的力量增幅,远比他刚刚被消耗一轮的力量要强,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他才会不计消耗的将体内的斗气催运到极致,可就算这样居然还在角力中输给瑞娜!

  这个结果,让这名中年男子完全无法相信。

  不过这种对拼,对于瑞娜其实也并不是很好受,对手不计损耗的催运斗气,当然也会给瑞娜带来一些震伤。只是,佣兵出身的瑞娜早已习惯这种小伤,在没有遇到肖恩之前,她的实力还没有如今这么强的时候,受伤更是家常便饭,而且她也深知一条规则,那就是在拼斗中绝对不能示弱,否则的话等待她的就有可能是对手不顾生死的反击。

  所以哪怕此刻,瑞娜的体内也是一阵翻江倒海,但是她的脸色却依旧平静如初。

  在这一点上,瑞娜比起如今已经习惯养尊处优的中年男子而言,确实要更胜一筹。

  马蹄落地,瑞娜依旧没有丝毫的犹豫,双腿轻击马腹,战马再度冲出,但是因为双方的距离过近,这也不过是几步间的事而已,所以想要以加速产生伤害,明显是不可能的事,哪怕运用战马冲锋都是如此。不过对于瑞娜而言,这已经足够让她收割对手的姓命了,因为她的对手这一刻一口气还没有喘上来,已经处于完全无法动弹的程度。

  这一点,也正是游戏中,角力失败的判定惩罚。

  所以在游戏中,玩家除非是有足够的自信,否则的话绝对不会随意进入角力状态,因为这个失败惩罚实在太可怕了。尤其是面对高手玩家而言,数秒的硬直时间已经足够他们死上好几百次了。

  扬枪!

  直刺!

  瑞娜的长枪,朝着中年男子的眉心点去。

  但是,预想中那种刺入头颅的微妙感却并没有出现,反而是遽然响起“叮”的一声轻响。

  在这一刻,另一名黄金强者终于赶了过来,他一把扯开自己的同伴,同时扬刀上撩,刀锋正好挡住瑞娜的枪尖。

  只一击,这另一名同样已过中年的黄金强者也是脸色微变。

  无论是之前那名拳斗士职阶的黄金强者,还是此刻这名用斩刀的黄金强者,两人都是以力量见长的强者,在耐力方面同样也不会逊色到哪去。可是面对瑞娜的这一枪,那强劲的反震力却依旧震得这名持刀的黄金强者双手一麻,这得是什么样的力量才能够做到这一步啊!

  不过更让他吃惊的,面对已经毫无抵抗力的那名拳斗士,瑞娜已经没有掉以轻心,而是全力以赴的刺出这一枪,这明显是一个做事滴水不漏的谨慎骑士。面对这种几乎没有任何明面弱点和破绽的敌人,这名已经切身体会、明白自己的同伴为什么会那么狼狈的刀手强者,嘴巴也有些发苦。

  没来由的,他的内心产生一种很微妙的想法:搞不好,他们两个今天都要陨落于此了。

  而一想到这一点,这名刀手强者就内心一阵发寒,这战斗交锋还没开始他居然就已经在怀疑自己的下场,这明显是被对方的气势给震慑住。

  但是瑞娜,可不会理会自己的对手在想什么。

  她只知道,肖恩交给她的任务是一个不留,也就是说这一场战斗,除了被列为目标人物的索玛.海斯汀可以活着外,其他任何人都必须死在这里。尤其是这两位下位黄金强者,更是不可能活下来,因为如果让他们逃脱的话,那么问题就会变得特别棘手,甚至还有可能会影响到肖恩的计划。

  所以哪怕是死,瑞娜也必须要将这两人都给留下来。

  至于那些骑兵,瑞娜由始至终就没有扫过他们一眼,因为这一次安诺带来的钢铁羽翼足有五支小队,这就是五十人,而且还都是曾经跟随阿尔弗雷德征战千里的精锐老兵,比起被肖恩调去守卫黑天鹅古堡和深入蛮荒之地的那批精锐也毫不逊色,如果这些人还留不住那些骑兵的话,那么安诺这个钢铁羽翼的统帅也就不用当了。

  毫不留情,一枪击出没有成功后,瑞娜也是立即收枪而回。

  可是这个动作,瑞娜却做得与一般的骑士完全不同。

  在长枪缩回的时候,瑞娜并不是小幅度的缩手,而是几乎抡了小半圈回撤,胯下战马更是非常配合的小退数步,看起来居然有一种异样的悠闲与典雅的步调。

  “小心!”那名拳斗士强者眼神微变,立即出言提醒。

  可是这一声提醒,还是晚了一分。

  虽然这名刀手强者和那名拳斗士强者年龄差不多,可是在晋升下位黄金的时候却是要比他晚了近十年,因此在黄金强者的境界体会以及战斗经验、意识、技巧甚至是对敌经验等方面,都远不如那名拳斗士强者,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在瑞娜靠近的时候,他的反应才会慢了那么半拍,而之后的攻防节奏更是慢了超过五秒。

  如果不是这五秒的差距,以他和拳斗士强者的联手,就算是骑乘后拥有与上位黄金强者一战之力的瑞娜,也要异常吃力。可是正是这五秒的差距,让瑞娜拥有了一个巧妙的各个击破的机会,而她也完全没有浪费这个机会,在这个对于别人而言几乎是转眼即逝的时间里,她以小伤的代价重创了那名拳斗士强者。

  所以此刻,那名拳斗士强者哪怕知道瑞娜的战术和技巧,可是他也无法起身支援,只能开口提醒。

  但是开口提醒,终究还是比不上直接出手支援。

  “晚了。”瑞娜低声呢喃一句,双腿再度轻击马腹,战马心领神会的轻踩步伐前进两步之后,居然旁若无人的飞跃而起。

  明明没有任何加速的冲刺,也明明没有任何助力,甚至还载着一身武装的瑞娜,可是当这匹战马跃起的时候,却依旧是高高的跃过了这名刀手武者的头顶。

  微风轻轻吹拂而起,掠过瑞娜的面容,将她的头发吹拂而起。

  白马、黑甲、红枪。

  飞跃、回身、挺刺。

  俨如一副女武神降临的美妙画卷。

  翔空跃刺。

  瑞娜今晚施展出来的第三个高阶骑士武技,而且这一个还是圣枪骑士体系的专属武技。

  完全没来得及反应的刀手强者,其背后就这么近乎于完全不设防的被瑞娜一枪刺中,赤红色的斗气宛如燃烧着的烈焰一般,化作一道火蛇直接贯穿了这名刀手的胸口,只留下前后各一个焦黑的极细的烧灼洞口,但更加诡异的是前后的洞口居然没有丝毫血液流出。

  看着这个伤口产生,瑞娜的嘴角微微一撇,显得对于这个结果并不太满意。

  只是,翔空跃刺本来就是一个需要一定程度助力才能施展的攻击武技,瑞娜刚才也只是取巧般的利用了最短距离以及胯下这匹明显不是一般战马的跳跃力才勉强施展成功,在这样的情况下判断的准头自然还是会有些失衡。因此对于这个结果,她其实也不能要求更多,至少也给与对手一个足够深刻印象的惨痛伤害。

  当然,如果有足够距离的加速,瑞娜倒是有绝对的把握和自信,刚才那一击贯穿的将会是敌人的心脏。

  而对于任何强者而言,心脏便是唯一的力量源泉,只要心脏被毁的话,同样也等于陨落。

  飞跃半空中的战马再一次落地,这名刀手强者才仿佛如梦苏醒般的发出一声惨叫,身形踉跄的朝前跨了数步。刚才这一击,虽然没有直接刺中心脏的部位,但是也仅仅只是偏了数寸而已,火红色的斗气从其体内烧灼而过时,他的心脏也不可避免的受了点伤,虽然不如那名拳斗士强者那般重伤难堪,可是一时半会间他的斗气也受到极大的阻碍,想要如同之前那般顺畅圆润的施展,明显已经不可能。

  瑞娜微微调拨马头,并未理会距离自己只有三步之遥的那名拳斗士强者,而是将目光再一次锁定在这名刀手强者身上。

  看到这一幕,那名已经恢复些许体力和斗气的拳斗士强者眉头一跳,立即顾不得继续伪装,猛然跃起就朝着自己的同伴赶去。他本来是想凭借一身伤势伪装重伤不起,要借体内这最后一口气给与瑞娜同样一个重创,虽然自己很可能会因此陨落,可是他并不是孤身一身,至少只要他能够起到这个牵制的作用,那么他的同伴一定可以将瑞娜当场斩杀。

  可是无论如何,他也没有想到,瑞娜居然会舍弃他这么一个完全和废人挂钩的人,而是继续选择刀手强者作为第一目标。

  这一刻,这名拳斗士强者也终于心生寒意。

  但是他很清楚,在这位拥有近乎于野兽直觉般的女骑士面前,逃跑显然是不可能的——以他的重伤之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逃得过一名骑士的追击。所以唯一剩下的活路,就是和自己的同伴联手对敌,只要他们两人齐心协力的话,那么说不定还有一战之力可以反败为胜,可是如果逃跑的话,那么就是真正的死路一条了。

  也亏得这名拳斗士强者拥有足够丰富的作战经验,若是换了一般比较惜命或者心存侥幸的人,恐怕是绝对不会如他这般想到联手对敌,而是第一时间转身就逃。因为很多时候,下位黄金强者如果铁了心要逃的话,在没有比较好的手段的情况下,哪怕是上位黄金强者也很难留得住人。

  所以看着这名拳斗士强者迅速赶到自己的同伴身边,瑞娜的脸色微微也有些异样。她当然看不出这名拳斗士强者是在伪装,试图给与她致命一击,她的想法只是很简单也很干脆,那就是继续利用各个击破的技巧来对付这两名黄金强者,因为拳斗士强者已经身负重伤,对她的威胁姓是最低的,但是那名刀手强者虽然也负伤,可是却并未让他失去战斗力,因此威胁姓自然是比拳斗士强者更大,那么先解决这个敌人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

  如果拳斗士强者愿意趁此机会逃跑的话,那么瑞娜只会更加高兴。

  只是没有想到,这名拳斗士强者的意志居然会如此坚定,判断力也会如此出色,于是瑞娜也只能无奈的微微叹息一声,然后便策马而动。

  这一次,因为距离稍远一些,所以瑞娜没有丝毫的犹豫便再一次启动战马冲锋。

  依旧是宛如白色的闪电。

  瑞娜便已经冲到这两名已经摆开阵势的强者身边,手中的长枪却不再是朝着那名刀手刺出,而是朝着那名拳斗士强者刺出。

  各个击破时,瑞娜会选择威胁姓较大的敌人优先处理,但是如果对手联合的话,那么瑞娜自然就会选择伤势最重的敌人优势处理。无论是哪种情况,其核心本质依旧直指各个击破的战术宗旨,在这一点上无论是谁也无法动摇瑞娜的意志和决心。

  面对这充满寒意的凛然一击,已身受重伤的拳斗士强者自然不敢硬接,而是选择撤身回避。

  正常情况下,在这种时候选择回避,那等于是将主动权拱手让个对手,这也意味着往往就会被带入对手的战斗节奏中,这样的话就只能被动防守,一个不慎就是陨落身死的下场。不过在这一刻,这名拳斗士强者并不是孤身一人作战,他还有一名实力并不在他之下的同伴从旁协助。

  所以只见寒光闪耀,那名刀手强者已经扬刀而起,以宽大的刀身作为盾牌,挡住瑞娜这霸道的挺刺。

  强劲的力道溃散而出,刀手强者双手一震,不过这一次他的反应也非常快,几乎是感受到刀身反馈回来的震荡力时,他便发出一声震喝,从双手回馈而来的力量被他传递到双脚,然后震入地面。霎时间,刀手强者所站之处便塌陷一寸有余,蛛网裂纹更是遍布而出,甚至反而影响到了瑞娜胯下战马所立的根本。

  只不过,瑞娜的反应同样丝毫不逊色。

  她左手的缰绳朝左一扯,战马居然朝左轻跃而动,便轻而易举的将这股震荡力化解,甚至还省略了收枪回撤的防守动作。

  但是在这一瞬间,本已撤身的那名拳斗士强者,却是突然跃出,一脚踩在那柄斩刀的刀背处,一股无形的气流猛然从其足下和刀背上喷发而出,犹如喷气飞机那般瞬间朝着瑞娜飞扑而来。那声势之凌厉,宛如扑杀而来的猛兽,似乎要将瑞娜彻底撕成碎片一般。

  而同一时间,这名刀手强者也是挥刀而起,朝着瑞娜胯下战马的四蹄就挥砍过来。低沉的呼啸声夹带起一片刀影,那鬼哭狼嚎般的风响甚至完全压过另一边正在舍生忘死的战斗的人群,这明显同样是将斗气催运到极致的表现。

  从战机的挑选上而言,这名拳斗士强者可谓是最完美的时机。

  从配合的默契上而言,这两人一前一后的合作同样是最完美。

  在刚才那短暂的交锋中,他们就已经看得出来,瑞娜和胯下这匹战马明显心意相通,这才是瑞娜战力得以发挥到极致甚至远超二人合力的根本。因为在正常情况下,骑士职阶的人在拥有坐骑的情况,也就只能将一身实力彻底发挥出来,就算略有提升也不可能想瑞娜这般提升得这么多,至少在两名同阶强者的围攻下也不可能保持如此轻松的自信神色。

  而且,就算瑞娜本身并没有任何明显的破绽和弱点,可是瑞娜既然身为一个骑士职阶,那么她就有无可避免的弱点。

  坐骑。

  任何一名骑士,在失去坐骑的情况下,一身实力能够发挥一半就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所以无论从哪一方面考虑,只要让瑞娜落马的话,那么他们两人才真正有胜利的希望。因为在领教了瑞娜那骑战无双的本事后,他们两人面对骑着战马的瑞娜显然已经失去胜利的信心,因此无论如何也都必须让瑞娜落马才行。

  正因为如此,所以这两人才会选择如此精妙的配合。

  那名拳斗士强者的扑杀本意自然不是要伤到瑞娜,纯粹只是想将瑞娜拉下战马而已。而为了保险起见,这个时候另一名刀手强者也趁机出手,挥刀砍向战马的四蹄——虽然斩刀不比斩马刀,可是在如今近的距离内也已经足够了。在这样的双重攻击下,无论瑞娜如何应对,必然都会比另一方得逞,这一点才是他们看中的根本。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却是让两人都感到异常心寒。

  因为面对拳斗士强者的扑杀,瑞娜甚至根本连一丝注意力放在他身上都没有,只见她整个人朝后一躺,就这么横躺于战马之上,那名拳斗士强者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从瑞娜的身上飞过,却丝毫都未能触碰到瑞娜的一丝衣角。而于此同时,瑞娜也在顷刻间再度催运起战马冲锋,让战马带着自己朝着前方迅速冲出,而横躺于马背上的瑞娜,也扬起一手回马枪,螺旋劲气环绕着的枪尖轻巧的点在尾随而来的刀锋上。

  一声轰鸣闷响炸起。

  这一枪,不仅止住了刀手强者的攻击,同时也借助这股产生的冲劲让战马冲得更快。

  之后,瑞娜腰身一挺,整个人便又再一次翻坐起来。

  缰绳轻抖,战马发出一声嘶鸣,速度逐渐慢下来,然后在瑞娜精湛的骑术艹控下,战马的马头一转,很快便绕了个小半个圆圈,在近三十米外重新面对那两名黄金强者。

  瑞娜冷漠的双眸紧盯着这两人,这一刻两名黄金强者皆是不约而同的咽了一下口水,脸上的惊骇之色清晰可见。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在那近乎可以说是绝杀的完美默契配合下,居然还是拿这名骑士没有一丝办法,不仅没有将她击落下马,甚至反而让她拉开近三十米的距离。

  谁都清楚,对于一名掌握了战马冲锋技巧,而且又拥有螺旋刺击、影枪、翔空跃刺这些高阶骑士武技的骑士而言,三十米的距离绝不是一个安全距离,甚至可以说是一个死亡距离。无论是施展哪一个高阶技巧,在这个距离上发起冲锋,对方都可以轻易的击杀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就算两个人联手抵御,也只是将局面再度拉回之前的僵局而已。

  如果对手是一个心浮气躁的人,那么或许凭借他们的老道经验或许还可以取胜。

  但是通过刚才的交手,无论是拳斗士强者还是刀手强者,他们都非常清楚,自己眼前这个女骑士不仅心思慎密,冷静到让人觉得可怕,而且还拥有近乎于野兽般的战斗直觉和判断力,更重要的是,她骑战无双!

  骑战无双,这是一个对骑士的至尊赞誉。

  就如同剑圣、剑帝、剑皇之类的称号于剑士一样。

  一名骑士,只有在拥有坐骑的情况下战斗,才能够发挥最强的战斗力。于是和骑士战斗,许多对手都会想办法让对方落马,只要落马的话那么战斗力就会立即减弱一半以上,而如何在激烈的战斗中不至于被对方击落下马,这便是考验每一个骑士的骑术技巧,只有那些无论如何都不会被击落下马,而且在战马之上展现出强横无比的战斗实力的骑士,才有可能被冠以“骑战无双”的殊荣称号。

  毫无疑问,瑞娜显然是足以担当得起这个殊荣的。

  当然,以拳斗士强者和刀手强者两人而言,他们当然不会知道圣枪骑士这个职阶体系的可怕之处。能够与圣枪骑士抗衡的,便足有同属这个体系职阶里的圣剑骑士而已,至于其他哪怕是同样属于特殊高阶职业的圣盾骑士、圣弓骑士、近卫骑士等等,也很难在同阶之中和圣剑、圣枪抗衡。

  无他,骑战无双。

  而这个时候,安诺所主导的另一处战场,也已经同样接近于尾声。

  二十余名达比昂第二骑兵团的骑兵,无一生还,在面对人数超过一半的钢铁羽翼精锐老兵的袭击下,这位甚至连战马都上不去的骑兵根本就无法发挥出应有的战斗力。而在安诺的指挥下,仅仅付出一死两重伤十轻伤的损失,就成功将这些骑兵全部歼灭,当然这里面还有另一个意外惊喜。

  “你们不能这么对我!”一声呼喝声在北地蛮人的包围圈中响起,“放开我!我是一名贵族!我要求谈判!我要求贵族俘虏待遇!……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我是……”

  在听到这一声呼喝时,两名黄金强者脸色猛然一变,齐齐转身就要朝着那边赶去支援。

  虽然这两人在面对瑞娜时被打得几乎毫无还手之力,甚至还受了重创,可是哪怕就算是现在这样,这两人要将安诺和所有北地蛮人屠戮一空,也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但是,瑞娜会让两人得逞吗?

  几乎是在这两人心神微微一变的瞬间,在威廉的熏陶下,极擅长把握战机的瑞娜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

  白色的流光几乎是眨眼间就朝着这两人袭来。

  “不好!”那名拳斗士强者在感受到风声乍起的瞬间,脸色猛然大变。

  可是才刚反应过来时,鲜红的血迹就已经在他的面前绽放而出,犹如一朵鲜红的玫瑰。

  那名刀手强者,居然被瑞娜直接一枪贯穿心脏!

  紧接着,不等这名拳斗士强者抽身而退,刺入那名刀手强者体内的斗气就猛然爆发而出,将这名刀手强者的上半身彻底炸碎,而瑞娜则挥枪朝着这名拳斗士强者直刺而来。眼看这一枪是毫无花巧的挺刺,拳斗士中年男子也立即双手交叠的迎枪拍去,哪怕会被这一枪刺穿双手,但是至少还能勉强保住一条命。

  可是事实的结果,却让这名拳斗士黄金强者一脸惊骇。

  因为事实的结果并没有如同他所预料的那般,瑞娜这一枪毫不费力的贯穿了他的双手,然后扎入了他的眉心,当赤红色的斗气在其颅内卷动时,他的头颅顷刻间就如同爆裂的西瓜那般彻底炸开。

  无头尸首,缓缓跪倒于地,然后倒下。

  接下来的情况,自然便是战场上的打扫和清理痕迹,至少不能让人发现他们是肖恩麾下的蛛丝马迹。不过这些,对于常年生活于极域的北地蛮人而言,完全就是轻车驾熟的老活,根本就是毫不费力。

  就在这时,安诺却是拖着三个人走了过来。

  其中两人赫然就是索玛.海斯汀以及他的那名助手,卡齐。

  不过真正出人预料的,却是第三个活人。

  “是你?”

  这个人,赫然就是多明戈的嫡长子,阿维.海斯汀!

  他一脸难以置信的望着瑞娜,神色充满了浓浓的不解:“为什么?……不对,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安诺斜了一眼这个年轻人,显然有些忍受不了他的呱噪:“这个家伙,要如何处理?”

  “我是一名贵族,我要求贵族待遇!”阿维听到这话,心中顿时一惊,立即开口喊道,“你知道我的身份的,我是未来的汀奇因伯爵,我可以支付赎金!”

  听到阿维的话,瑞娜转过头望着安诺,微微点头:“他确实是一名贵族,多明戈.海斯汀的嫡长子。”

  听到瑞娜的话,阿维的脸上露出一抹喜色,但是他却没有注意到,瑞娜在说完这话后,微微耸了耸肩。只有索玛和卡齐两人注意到,但是也正是因为注意到这个动作,所以两人的脸色瞬间大变。

  安诺一脸无所谓的转身而退,但是他却是站在了阿维的身后,然后拿出自己的一柄小斧头,将斧头在阿维的头上举起,紧接着猛然挥力落下,直接一斧头就砍碎了阿维的脑袋。

  微微用力的将斧头拔出,安诺嘀咕了一句:“贵族?肖恩可不需要贵族。”

  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索玛和卡齐两人的脸色,变得异常苍白。

  因为“肖恩”这个名字,已经让他们知道,自己眼前这些人到底是来自哪一方势力了。只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位潘达领的领主,居然如此有魄力的发动这一场袭击,难道他就不怕被和平协会的人发现吗?(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