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278. 这是侵略!

278. 这是侵略!

  威廉的战略布局,是让肖恩、瑞娜、塞西莉亚率领第一骑兵团作为先锋,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占领耶德比堡,之后威廉将会率领雷霆之狮、塞西莉亚近卫团、漆黑羽翼这三支部队来这里汇合,再以这里作为中转站分兵两路,一路直接前往耶罗城,另一路则在耶德比领和汀奇因领的边境处先行建立前线作战基地,至于耶德比堡则会成为后勤基地,形成一条连通潘达领的后勤补给路线,而维持这条线路安全的则是钢铁羽翼的预备役。

  至于钢铁羽翼本团,主要目的是牵制住汀奇因领的兵力;而另一支负责占领耶罗城的部队,也将在钢铁羽翼的预备役兵力抵达,完成交接后立即前往位于耶德比领和汀奇因领的前线基地。

  而这一切战略方针,都必须在四天内完成。

  可是让肖恩等人没有想到的是,因为罗布的领地发展政策问题,完全是等于在变相加快肖恩等人的侵略,整个作战计划比起威廉预计的时间还要提前了几乎两天。

  在战争开始的第三天早上,位于汀奇因领和耶德比领的交界处,就已经有两个营地被快速建立起来,而且彼此之间相距还超过三十里。这一点,倒是威廉之后才做出的一点战术调整,其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将汀奇因领的防线拉长,毕竟肖恩这一次出击的总兵力只有不到两万人,想要面对汀奇因领的六万大军自然是需要使用一些计谋才行。

  如果再算上达伊领的钢铁羽翼部队,这就是三个针对汀奇因领的箭头了。

  毕竟防守方不比进攻方,只要领地边境互相接壤的话,进攻方完全可以随意挑选进攻位置和目标。但是防守方却没办法这么做,因为一个领地面积越是广袤、城池村镇数量越多的话,需要进行防守的区域自然也就会越多,而如果敌人的进攻目标多且不重复的话,那么防守方需要拉开的防线就会变长。

  而在兵力的限制下,一旦防拉长,这就意味着防线的厚度会变薄。

  就好比现在,汀奇因领有三万私兵,但是多明戈必须分出一万人去守卫领地的各个城市和村镇,防止肖恩派出小部队渗透破坏后方,所以实际上他能够动用的就只有两万私兵而已。只不过这两万私兵需要防守的方向却是有三个,平均下来每个方向也只有六千余人而已,相比之下在这方面和肖恩的三个箭头就几乎没有任何优势可言了。

  只不过,多明戈除了这三万私兵外,还有一支人数规模在三万的第二骑兵团。

  但是谁都清楚,这支部队并不是多明戈私人的,而是属于达比昂王国的,因此多明戈可以调动这支骑兵部队协助防御,但是他却没办法将这支部队完全投入到整个领地的防御工事中。因此这三万人实际上最大的作用,就是进行驰援、奔袭和搔扰而已——但是以威廉如今的战略布局,多明戈的第二骑兵团就只剩下一个驰援的作用而已。

  此时此刻,位于海斯汀庄园内,愤怒的多明戈已经将书房内所有可以砸碎的东西全部都砸碎了。

  面对如此暴怒的多明戈,书房内的其他海斯汀家族成员却是谁都不敢开口,他们的目光都落在书房中的一副地图上。

  这副地图是临时绘制出来,因为赶工的缘故,所以还可以看到许多粗糙的毛边,而且地图上的许多绘制都并不是特别精细,大概依稀只能看出一些轮廓而已,不过在战略要地的方面倒是要比其他地方好得多。很显然,哪怕是赶工制作,但是测绘师也知道这副地图的真正作用,因此在真正的大问题上根本就不敢有所分心。

  现在,这副地图上已经插上了不少红蓝两色的旗帜,其中最多的是蓝色,红色却只有五支而已,分别位于三个地方,其中左右两个地方各一支,只有在中间的位置上才有三支。如果肖恩或者威廉在这里的话,便可以看得出来,这五支旗帜插着的地方,正好就是威廉布置的三处营地,那么这五支旗帜所代表的含义也就不言而喻。

  左边是钢铁羽翼,右边是雷霆之狮,中间自然就是塞西莉亚近卫团、第一骑兵团、漆黑羽翼。

  “他们怎么敢!”多明戈的恼怒不是没有理由的。

  两个不同国家的贵族彼此产生争端,甚至是爆发战争,通常都是两地领主之间的争端而已,除非是其他盟友的加入才有可能爆发出更大规模的战争。但是无论如何,都会有一项最为基础的保障,那就是不得对其他领地进行侵占,哪怕是敌方盟友的领地也不能随意侵占,而且哪怕是领地丢失,通常事后也都可以通过赔偿重新拿回来。

  这项保障,受到最古老的贵族法则所庇护,任何贵族都不允许违反。

  哪怕现在肖恩拥有达伊领和奇拉夫领,但是这两块领地实际上也就是是达比昂王国的,肖恩每年还是要将领地的税收交给达比昂王国一部分,他仅仅只是这两块领地的暂代者而已。只要达比昂王国愿意提出赔款的话,那么这两块领地最终还是要归还给达比昂王国,当然这必须得在三年后,而现在肖恩也才占据这两块领地一年的时间而已。

  这一切,都是贵族里的潜规则,任何贵族都必须遵守。

  可是现在,肖恩直接占领了耶德比堡,并且将耶德比男爵收监看管,同时还将耶罗城也给拿下,这就已经完全违反了贵族里的潜规则行为。

  “他这是侵略!”多明戈发出一声怒吼,“他甚至还不是贵族……”

  “他已经是贵族了。”打断多明戈怒吼的,是塞恩。

  也只有这位被多明戈器重的儿子,才敢在这个时候打断多明戈的话,其他任何人根本就不敢在这个时候触多明戈的霉头。

  “什么意思?”多明戈转过头望着自己的儿子。

  “他现在已经是男爵了。”塞恩开口说道,“这已经算是正式贵族体系,所以他这一次出兵和我们开战,完全就符合贵族法则。……当然,我想大人你也应该清楚,很多时候古老的贵族法则只是相对于实力接近的人而言,对于那些实力强大的人而言,贵族法则根本就没有丝毫的约束力,而且就算我们现在针对肖恩侵占耶德比领的事发难,对方也完全有借口反驳。”

  听到塞恩的话,多明戈的脸上犹有不甘之色,这一点从他紧握的双拳就能够看得出来:“莫恩斯那个家伙到底是在干什么吃的,居然如此轻易的就被潘达领给全面侵占了。”

  “这不能怪耶德比男爵。”塞恩摇了摇头,沉声说道,“这一次是我们太大意了。”

  说到这里,塞恩看到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他,他略微清了清嗓子然后才继续开口说道:“对方很早的时候就已经发出宣战令,可是我们却并没有重视这一份宣战令,而是以对方根本就不是贵族为由进行发难。但是这个时候,其实我们就应该发现一个被我们忽略的问题,那位潘达领的领主已经拥有如此规模的基业,想要成为贵族也是非常轻易的事,哪怕仅仅只是一个男爵,但是这也是正式贵族体系的一员,所以那一封宣战令一样有效。”

  听到塞恩的话,在场的所有人才终于醒悟过来,露出一脸恍然的模样。

  但是塞恩看到这些人的模样,内心却是微微一叹,他知道海斯汀家族已经顺风顺水太久了,让这些家族成员都已经有了一种自满的情绪,所以根本就没有人仔细的考虑过接下来可能会出现的问题。而这些虽然他已经认真的思索过,可是上一次会议的时候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打断,根本没有人相信他的推论。

  这一刻,塞恩知道,海斯汀家族已经开始腐朽了。

  但是这些话,他却是不可能直接说出来,因为他虽然知道自己就是多明戈的儿子,但是现在他的明面身份根本就不是海斯汀家族的成员。

  “这位潘达领的领主比我们想象中还要聪明和狡猾。”塞恩摇摇头,将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和苦恼都从脑海里清除,“在获得男爵身份后才出兵,和成为男爵之前出兵,这根本就是两个概念。他先是以非贵族身份向我们发出宣战令,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麻痹我们,因为大陆上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开拓骑士这个身份了,而我们大家都知道任何一个领主都不可能随意放走一位开拓骑士,因为每一位开拓骑士都象征着无数的资源。可是托尼斯那位侯爵却非常有魄力,直接就让这位领主成为一名正式贵族,所以无论是那位领主还是那位侯爵,都远比我们想象中要更麻烦。”

  “那你的意思是……”一名海斯汀家族的成员开口问道。

  “我们不能等待求援。”塞恩想都不想就开口说道,“我们必须主动出击!或许现在努古斯家族肯定会出兵增援我们,毕竟那位少爷很想杀了潘达领领主,可是问题就出在这里!”听到塞恩加重了“问题”两个字时,所有人不由得心中一颤,但是塞恩却根本不给众人消化的反应时间,自顾自的开口说道:“不知道各位还记得一年前被托尼斯侯爵侵占的莫德格领吗?”

  众人还在思索,多明戈却是依旧率先反应过来,他一个箭步就走到书桌边,挥手将一堆东西全部扫开,拿出那张达比昂王国的领土地图,只是扫了一眼,脸色瞬间就变了:“这块地方……战略要地!”

  听到多明戈的话,在场的人脸色皆变。

  “是的,就是一个战略要地。”塞恩沉声说道,“这块领地就像是一块卡在咽喉里的鱼骨,之前这块领地在达比昂这边还无所谓,但是如今这块领地落入那位女侯爵的手上,那么周围接壤的四块领地就全部都要面临她的战争威胁。……不过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从这块领地出发如果是急行军的话只需要十天时间就可以进入达伊领。”

  多明戈的瞳孔微缩,脸上露出震惊之色。

  “而在几天前,便有传闻那位女侯爵麾下的猛将,薇薇安.米歇尔已经离开了这块领地,也是在那一天,潘达领才悍然出兵。”

  听到这话,在场的人都已经完全反应过来了,多明戈更是一脸惊容的说道:“这已经不是宣战和争执,而是一场**裸的侵略了!这是莱恩公国的阴谋!”

  “或许是侵略,但至少现在还不是。”塞恩摇摇头。

  “什么意思?”

  “现在那位领主已经是男爵,和我们拥有一样的正式身份,如果我们在这个时候继续等待努古斯家族的支援,那么他们也就可以等待那位女侯爵的支援。”塞恩沉声说道,“让那位女侯爵以盟友的身份加入到这场战争,别说我们有努古斯家族的支援,就算是把整个南方贵族都拖下水,我们的领地也会被战火所吞噬,到时候就算赢了战争对我们也没有任何好处。”

  “那你的意思是?”多明戈开口问道。

  “主动进攻。”塞恩将一张蓝色的旗帜拔起,然后插到左边的红色旗帜旁,“我们必须主动进攻,先攻入达伊领!在目前双方都还没有盟友支援的情况下,我们的兵力占据绝对优势,只要集中力量攻入达伊领,切断那位女侯爵有可能的支援,那么我们就彻底占据上风,而且无论于公还是于私,我们侵占达伊领都不会受到任何指责,不像对方现在占领了耶德比领那么被动。而且……”

  听到塞恩的声音略微停顿了一下,便有人下意识的追问道:“而且?”

  “而且,一旦我们夺回了达伊领,那么潘达领就会处于我方大军的正面威胁,到时候无论是切断对方位于耶德比领的后勤补给路线,还是直接向潘达领发起进攻,都能够迫使对方撤军回援,而这个时候我们就可以从对方的背后发起追击,到时候只要前后夹击,对方的军队就会全军覆没,我们到时候不仅能够夺回达伊领,而且还能够解放耶德比领,如果我们的速度再快一点,甚至可以在对方投降之前也把潘达领收回!”

  说到最后,塞恩的脸色已是变得通红,这完完全全就是兴奋:“既然对方想要侵略,那么我们就让他们知道什么是侵略!”(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