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282. 钢铁杀阵

282. 钢铁杀阵

  两波短枪投掷,合计上万支短枪投出,眼前这支七千人的部队瞬间就倒下两千多人,另外还有近千人负伤。

  可以说,仅是两波短枪投掷,这支准备和钢铁羽翼展开近身肉搏绞杀的军队就已经被废去了一半的战力!

  安诺扫了一眼身边族人的短枪,脸上露出几分惋惜之色。

  钢铁羽翼的标准配备,就是三根短枪、一杆长枪、一面重盾、一把斩刀,虽说是重步兵之属,可是他们却并没有披戴重甲,仅是以柳钉胸甲护住几处要害,甚至就连正规重甲步兵的裙甲、战靴都没有穿戴。这样一支重步兵,固然拥有更高的机动姓,可是在防御能力方面却绝不算多么出色,否则的话特恩奇也不会下令弓手先行远程攻击。

  但是特恩奇却绝对不会知道,加入钢铁羽翼的士兵最先需要学会的标准战术动作,就是罗马方阵。

  当然,这个方阵自然是经过一些改动的。

  至少在钢铁羽翼这里,除非是特制破甲或者附魔箭矢,否则哪怕是三菱破甲箭或者银尖穿甲箭都很难对钢铁羽翼造成减员。而安诺会露出惋惜之色的原因,就是短枪实在太少了,只能投掷三次而已,只有阿巴扎和奎克两人率领的那支队伍才有配备五支短枪,否则的话他们甚至不需要近身肉搏战,只要不断投掷短枪就可以解决对手。

  在正面冲锋的肉搏战上,安诺反而没有太大的信心。

  可是安诺并不知道,他之所以没信心是因为他是拿钢铁羽翼去和雷霆之狮相比较,如果只是和眼前这支私军相比较的话,那么钢铁羽翼就要比他们强大得多。甚至可以说,经过刚才两次短枪投掷之后,这支军队的士气已经完全下降到谷底,此刻还没有溃败已经可以算是特恩奇训练有方了。

  没有丝毫的迟疑,安诺再度挥手下令进击,钢铁羽翼的部队阵形没有丝毫的变动,依旧是踏着沉稳的步伐继续前进。

  特恩奇的脸色一片苍白,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为什么明明占据优势的他们在面对这支军队时,却几乎无法发挥任何实力呢?不信邪的特恩奇再度下令弓箭手放箭,同时命令余下的所有步兵立即展开冲锋,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些钢铁羽翼的部队没有投掷出最后一支短枪,可是他实在不敢让钢铁羽翼投掷出这最后一支短枪,因为这杀伤力实在太惊人了。

  虽然他知道,在短距离内,短枪投掷的杀伤力要远胜弓箭,可是他却从未见过杀伤力如此惊人的短枪投掷。

  但是此刻,已经不容他多想,因为双方已经彻底绞杀到一起了。

  刚才两波箭雨的覆盖,依旧未能对钢铁羽翼造成任何损伤,但是特恩奇知道,如果想要利用远程攻击对钢铁羽翼造成伤害的话,那么就只有趁现在双方彻底绞杀在一起的时候。可是他也同样清楚,一旦他这么做的话,那么也会对己方的士兵造成伤害,甚至还会直接导致前线部队的彻底溃败。

  在这一刻,特恩奇立即就陷入一种纠结中,因为他没有想到,自己亲手训练出来的军队居然会如此羸弱!

  羸弱到连一支由北地蛮人组成的军队都打不过,这简直可以说是荒谬!

  可是下一刻,特恩奇的脸色就再度一变,那已经不是惊讶,而是惊骇!

  战场上,钢铁羽翼和敌军彻底进入绞杀的状态不假,但是局势的变化却一点也没有像安诺想象中的那么不堪。

  敌军前方的步兵和钢铁羽翼的士兵几乎只是一个互相碰撞,他们别说是想要造成钢铁羽翼阵形的崩溃,几乎是连钢铁羽翼前排的阵列都无法撼动,反倒是在互相冲撞的过程中,被势大力沉的北地蛮人撞得根本站不稳。

  而一旦前方的冲撞无法站稳脚跟,那么就会因为后排的兵力想要急切跟上的缘故而造成一瞬间的阵线混乱。如果是在面对其他军队的对冲,这种小小的阵线混乱当然是可以忽略不计,可是他们现在面对的却是一支绝不会犯任何致命错误的精锐军队,所以几乎不需要任何思考,最前排的北地蛮人便已经立盾挺枪,只见一阵排的长枪从盾阵后刺出,待长枪缩回时,枪尖和枪身前端早就已经被鲜血染红,近百名只是穿戴着皮甲的轻装步兵更是眼神溃散的直接倒落。

  但是这还并不是结束,因为在这一轮遽然发起的进攻得利之后,所有钢铁羽翼的士兵都有一种得心应手的轻松感,因此几乎不需要安诺下达什么新的命令,整个方阵的前半部分便立即毫不犹豫的向左右两边撤开,同时没有丝毫停留的继续向前迈进,而手中的长枪也在不断的从盾墙后面刺出,只是这一次却并不是全力施为。

  在这样的情况下,为了避免被钢铁羽翼继续大幅度的攻击,这些私兵自然也是要跟着不断的动起来,这点基础战术素养他们还是有的。但是与他们所想象的情况所不同,他们却并不是边退边打,反而是一边前进一边抵御进攻,这一幕看起来就好像是两支擦肩而过互相打招呼的军队。

  可是站在远处高点的特恩奇却是看得非常清楚。

  而也正是因为看得清楚,所以他的脸色才会变得如此惊骇。

  因为在他的眼中,整支钢铁羽翼的方阵突然变成一个“凹”形阵,而他麾下的那些士兵就像是被驱赶的牛羊一样,不断的被赶入到中间的缺口中。几乎不需要想,特恩奇也明白这是一个典型的运动战口袋战术,这种战术并不如何高明,甚至可以说因为是比较古老的战术所以很多指挥官都研究得非常透彻,想要上当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但是事实上,他亲手训练出来的这支军队不仅上当了,而且居然一点也没有发现问题,还在傻乎乎的往口袋深处前进。

  或许五千人无法完全包围住这剩余的四千多人,可是只要这个战术阵形一旦彻底完成的话,那么他麾下的这支军队恐怕也就等于是彻底被废了。而想要打破一个已经完成的口袋阵形,那么就必须要有第三支军队的强势介入才有可能,可是无论最终结果如何,特恩奇都知道,那些进入口袋的士兵恐怕很难活下来了。

  这一点,看钢铁羽翼那些北地蛮人的凶狠程度就可以知道。

  如果在今天之前,有人告诉特恩奇北地蛮人也可以成为一名士兵,而且还能发挥得如此出色,那么他一定会报以冷笑。

  “射击!”特恩奇也是一个果决之人,他明白无论如何也保不住那些步兵后,他就毫不犹豫的将他们全部当成弃子,不过哪怕似乎弃子也必须将他们最后一点用处榨干,“**射击,在最短的时间内将所有箭矢都给我射出去!”

  “但是大人……”一名弓箭手看了一眼已经彻底进入钢铁羽翼口袋的己方部队,有些迟疑的说道,“这个时候如果射击的话,伤亡最大的反而是我们……”

  “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特恩奇狂怒的咆哮一声,“难道你们要眼睁睁的看着我们的人白白死去吗?现在,不顾一切的给我射击,这是那些兄弟们用命给你们换来的机会!是唯一可以通过远程伤害到那支该死的军队的机会!”

  仅仅只是略微迟疑了一会,所有弓箭手很快就选择了服从命令。

  这个距离对于他们而言,射击并不是问题,但是想要准确的射中钢铁羽翼的士兵,这个难度却非常的大。可是他们也很清楚,尽管那个奇怪的盾牌方阵他们还从未见识过,但是他们却是知道在那个状态下他们的攻击确实没有任何效果,除非是采用更强的箭矢。

  大批大批的箭矢开始不顾一切的朝着钢铁羽翼和汀奇因私军的战场落下,因为只追求射击频率,所以力道自然会稍微有所下降。可是尽管这样,箭矢从空中受地心引力加成作用的影响,这些射落的箭矢依旧可以造成非常可怕的伤害,上百名措不及防的北地蛮人当场就被这些箭矢直接射杀。

  这还是开战至今,钢铁羽翼第一次出现的战斗减员!

  看到敌人如此不顾一切的攻击,安诺立即就明白敌人的意图,他当即也不再犹豫和迟疑,立即就下令让军阵再度变幻阵势,整支钢铁羽翼的部队立即直接从两边开始朝着中间涌来,硬生生的将敌军彻底切割成两个部分。

  进入口袋里的那些汀奇因私兵立即就陷入四面八方的重重包围之中,可是钢铁羽翼既然将这些包围起来,当然不会打着什么活捉的念头了。最内层一圈的钢铁羽翼士兵,开始不断的向着中间挤压,他们利用重盾抵御住对方拼命的攻击,不断的压缩着对方的活动空间,同时每往前挤压一点空间位置,手中的长枪便也会立即刺向包围圈,一时间惨叫声连连响起。

  而外围的那些钢铁羽翼士兵,并没有参与到这场绞杀之中来,他们依旧保持着面向于外的方向,然后立盾执枪,摆出来的阵势居然是一个坚守的防御阵。但是在这一刻,这些钢铁羽翼的士兵明显是想多了,因为特恩奇下令不分敌我的射击,已经让他麾下整支私兵部队彻底崩溃了,这个时候那些侥幸没有进入包围圈内的私兵想着的便是如何逃跑,哪还会继续来和这些钢铁羽翼的士兵拼命。

  至于处于最中间的那部分钢铁羽翼士兵,他们也同样没有加入到围杀之中,而是高举着重盾,抵御着那些来自天空的箭雨。

  这,就是威廉为钢铁羽翼量身订做的集攻击和防御于一体的战术阵形:钢铁杀阵!

  伴随着惨叫声越来越微弱,钢铁杀阵最中间的包围圈已经越来越小,谁都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大量的鲜血已经将钢铁羽翼足下的这片土地染成红色的,而源源不断还在继续流淌出来的鲜血几乎都要形成一条红色的小溪了。

  而就在这时,大地居然再一次传来了一阵颤动!

  就在钢铁羽翼这支军队的左右两边,居然同时出现两支打着一模一样旗号的骑兵部队。

  达比昂第二骑兵团!(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