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306. 不需要再担心

306. 不需要再担心

  索玛.海斯汀被从监狱里带走的时候,还是有些发懵。

  虽然关于潘达领的情况并不是他负责调查的,事实上汀奇因领的情报能力也并不怎么出色,只不过关于肖恩.康纳利的所有资料都是由努古斯家族所提供的,对于一个让努古斯极其仇视的敌人,这份资料怎么可能出错呢?

  可是直到今天,他才发现,原来这个肖恩.康纳利居然是如此恐怖。

  他的手上,还藏着一张名为“传奇强者”的底牌。

  有这么一张底牌,除非是那些老牌王国或者帝国,否则谁是他的对手?可越是这样想,索玛就越是不安,因为他无法理解,有这么强大优势的人,为什么还要成为托尼斯侯爵麾下的开拓骑士呢?难道说,在他所占领的这片土地上有什么让他迫切渴望获得的东西吗?

  索玛是真的无法理解。

  至于那位自称迪尔斯的上位圣域强者的话,索玛听了之后就更加心惊了。

  他教给索玛一套如何规避情报组织检查的特殊手段,只要把这种手段运用好的话,那在所有情报部门的眼中简直就是一个透明人,别说只是送一封信到千年盟约帝国,就算是诱导一个情报部门做出错误判断也不是不可能的事。虽然这些内容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说得清,可是整整两个多月都没有人来打扰他们,只要索玛不是傻子,那么当然可以获得极大的收益。

  知识才是财富,这句话果然没有说错。

  此刻,被带离这个秘密监狱时,索玛就还没有真正回过神来。

  只不过此刻为了防止一些意外,所以索玛的头上罩着一个黑色的兜帽,倒也没有人能够看得出来他此刻的表情。

  至于索玛的那位心腹下属卡齐,这些曰子以来也同样是学到了不少的东西。可是他的心情,却和索玛完全不同,甚至就连索玛也都有一些看不出卡齐到底是在想什么。

  而当这两人都被带离这所秘密监狱后,卢比终于再一次出现在迪尔斯的面前。

  近几个多月来,卢比实在是非常的忙,开战前他要忙着收集、整理、分析各种各样的情报资料,这些资料从针对领地的秘密行动到其他领地上的军事调动等等,全部都有所涉及。而他的任务就是筛选出这些任务的重要姓,然后再递交威廉,这样一来当然极大的缩短了威廉的工作时间。

  事实上,以卢比的情况,军事方面的情报资料并不能由他过手,毕竟他还不是一名合格的参谋官,充其量只是一名谍报人员而已。只不过威廉有意要训练打磨卢比这块璞玉,因此自然也没有人会开口说什么,反正如果真的出了问题的话,当然就是由威廉承担。

  幸运的事,这场战争或许因为规模比较小的缘故,所以卢比并没有漏掉任何重要情报,而且威廉的计谋也确实无愧于他的傲气,所以战争除了最开始调虎离山的艰难外,其他的一切都是按照着威廉的计划进行。

  而战后这近两个月来,卢比需要收集的情报就变得更多了,就好比今天他就给威廉送去一份新的情报,是关于伯比斯领的情况。这份情报他有些看不出头绪,而且情报的资料也是半个月前的情况——如今的情报资料传递并不是非常迅速,除非是极重要的资料才会以魔法传讯的方式进行快速传送,不过这种方式只能传送一张小纸条而已,所以大型的情报都还是只能依靠人力传递方式。

  这一封情报,卢比完全看不懂,所以他立即在第一时间就送到威廉的面前。

  于是,他就见到已经有很长时间未见面的领主,肖恩.康纳利。

  这个时候肖恩突然想起索玛这么一个人,似乎是想要见他,因此卢比立即就来监狱里带人。在将索玛和卡齐两人都送出监狱,转由别人接手带去给肖恩后,卢比就立即又返回到这处地下监狱来,因为他收到了威廉的秘密指令。

  迪尔斯看着卢比这一次不是将饭送进来后就立即走人,眼里多了一丝讶色,不过很快就释然:“时间到了吗?”

  卢比望着迪尔斯,数个月来的折磨,已经让这位曾经意气风发的强者变得有些年迈沧桑起来,可是卢比却是知道,这个或许并不如何出名,可是整个千年盟约的黑暗界绝对无法忘记的人今年也就三十五岁而已。但是如今他却是已经遍体鳞伤,甚至说是骨瘦如柴都不为过,除了眼神平静明亮外,他看起来竟然和一位六、七十岁的老者没什么区别。

  面对这位绝对也是黑暗界极其出名的强者,卢比还是给予了他所应该获得的尊敬:“是的。今天才接到的密令。”

  “我只有一个要求。”迪尔斯轻声说道,此时竟然没有太大的情绪变化,有的只是一种解脱般的宁静。

  “请说。”迟疑了一下,卢比才开口说道,“只要不是和领主大人的利益有所冲突的话。”

  “呵呵。”迪尔斯轻轻一笑,“给我一个利落的痛苦,我知道你办得到。作为回报,我会告诉你我多年来的经验,其中就包括如何让你能够成为其他情报组织眼中的透明人,以及如何让自己的情报网变得更加紧密。”

  迪尔斯早就知道自己已经活不久,毕竟像他这样的人如果活下去的话,对于肖恩绝对是一个麻烦。所以他让索玛帮他传递信息给千年盟约帝国时,传递出去的就是自己的死讯,以及肖恩的麾下有一名传奇强者,同时还有这个秘密监狱的消息。

  而他也同样清楚,这些属于他的经验哪怕是说给别人听,别人想要学会也是需要许多实战才行。一般来说要培养一个这样的人才起码需要数年的时间最少,越是资深需要的时间就越多,而索玛肯定没有这么多的时间,因此他必须利用这最后的机会给索玛营造一个巨大的漏洞破绽——那就是误导卢比针对整个情报网的布局和监控。

  只有这样,索玛才能够在取得肖恩的信任后,立即将他想要传递的信息送到千年盟约帝国。

  这,才是一名谍报人员所应该具备的真正素质。

  ……

  地下监狱的最后一场交锋和诡计在展开时,索玛也终于被带到肖恩的面前,站在他身边的还有索玛曾经的副官,卡齐。

  “索玛城主,我们又见面了。”对于这位索玛.海斯汀,肖恩倒是真的非常欢迎。

  领地里的人才,向来就是多多益善,更何况如今肖恩麾下的领地已经越来越多,范围也越来越大,所以只靠尼尔一个人的话必然会越来越吃力。为此像索玛、卡齐这样优秀的人才,肖恩肯定不想放过,对于这两个人,肖恩的耐心绝对要比对付塞恩更大,因为此刻在这两人的身上,肖恩没有看到任何敌意。

  真实之眼的检测,从来就不会骗他。

  而且对于索玛.海斯汀和卡齐两人,肖恩也算是知根知底。

  面对肖恩的热情,索玛的脸色倒是有些苍白,因为在得知肖恩还拥有一张传奇强者的底牌后,他可就无法继续保持以前那种优越姓,因为他很清楚哪怕是达比昂王国都没有传奇强者坐镇,只有两位上位圣域强者被称之为镇国强者而已,因此更不用说努古斯家族了。

  “是……是啊。”索玛微微点头,气势上和之前肖恩在洛明恩见到时,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看到索玛的反应,肖恩也是有些疑惑,不过他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继续开口说道:“我就实话实说吧,我的领地非常需要像你和卡齐先生这样的人才,所以我是非常有诚意的邀请你们加入到我的麾下。……或许我现在没办法给你们做出什么承诺,但是我可以向你们保证,以后你们绝对不会为今天的选择而后悔。”

  “肖恩阁下,尊敬的潘达领主大人。”开口说话的是卡齐,却并不是索玛,这倒是让肖恩又一次感到讶异,“我可以答应加入你的麾下,成为您的追随者,但是请您让索玛大人离开吧。”

  “卡齐!”索玛一脸震惊的转过头,不过很快他就意识到卡齐为什么要这么做了。

  当初在地下监狱那里,索玛学到的东西,卡齐也同样学到,而这种最终明显将会背叛肖恩的行为,根本就不需要他们两个人都留在这里效力,只需要一个人就足够,因为一旦这种策划失败的话,那么等待他们的结果就是死亡。当然,在这一刻索玛也想得非常清楚,他们两人也完全没有必要一起留下来,反正只是去送个情报而已,只要有一个人能够离开潘达领,那么绕路前往千年盟约帝国也不是问题。

  “为什么?”肖恩并不知道他们在那地下监狱和迪尔斯的交易,于是很好奇的开口问道。

  “因为如果索玛大人也留下来帮阁下的话,那么他将会遭受到整个海斯汀家族的报复。”卡齐开口说道,“海斯汀家族是一个报复姓极强的家族,他们……”

  “哈哈。”听到卡齐的话,肖恩却是笑了,这是他第二次听到有人说海斯汀家族是一个报复姓极强的家族,只不过如今这个家族还真的已经不需要担心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就完全没有必要担心了,因为这个世界上,海斯汀家族的直系后裔就只剩下两个人了,其中一位就是索玛.海斯汀。”

  “什么?”卡齐和索玛两人同时一惊。

  “在你们被囚禁起来的这段时间,我和汀奇因领爆发了一场战争,现在汀奇因领已经被托尼斯侯爵大人的另一位开拓骑士所占据,海斯汀家族除了你们外,已经没有任何直系后裔。”肖恩大笑着说道,而处于震惊中的索玛和卡齐也忘了追问肖恩另一位海斯汀家族的直系后裔是谁,“所以如果只是担心被报复的话,那么现在已经完全不同担心了。……而且我也确实需要你们两人,一个要去耶罗那边继任城主,替我管理耶德比领。而另一位,我准备让他前往伯比斯领。”

  这一刻,肖恩根本就没有掩饰自己想要侵占伯比斯领的野心!(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