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332. 我就是杀了你弟弟的人

332. 我就是杀了你弟弟的人

  魔兽杀手戴安斯,是灰影黑市自从开设以来就一直牢牢占据着灰影黑市猎魔者排行榜第一名的人。

  他与约翰森以及另外几位猎魔者都是属于半只脚已经迈入黄金境的伪强者,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成为正式的黄金强者。当然以灰影黑市的地理环境,一旦这些人成为黄金强者的话,那么这里的舞台于他们而言自然是太小了,他们肯定要往更高处的舞台前进,但是毕竟最开始他们都是灰影黑市这里走出去的,所以或多或少也能给灰影黑市带来一定程度上的名气。

  也因此,在灰影黑市这里有一个地下盘口,开设的赌局就是这几个人哪一个会率先成为黄金强者。

  而戴安斯的赔率,便是盘口里最低,只有零点二的赔率。

  没办法,因为戴安斯不仅是这灰影黑市里最强的猎魔者,甚至就连周边区域的猎魔者里,戴安斯也拥有一定的名气。

  他的名气并不仅仅只是来源于他的实力,还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他对魔兽的了解。基本上绝大多数魔兽的弱点、生活习惯、特姓、喜好等等,他都非常清楚,因此便有许多猎魔者来向他打听一些魔兽的捕猎技巧。要知道,如果知道目标魔兽的习姓和弱点的话,这不仅仅可以在战斗时降低伤亡率,甚至也能够挑选一个更为准确和完美的进攻时机。

  事实上,肖恩之所以知道石花草对铁牛兽有特殊吸引力这种情报,就是来源于戴安斯。

  如果不是知道戴安斯就在灰影黑市的话,肖恩肯定不会想着来灰影黑市求购铁牛骨架的。

  只是没想到,事情会如此纠结和不顺利。

  不过好在获得了一条非常重要的消息,这对肖恩而言可比弄到那些材料要有价值得多。

  跟随在班诺克的身后,肖恩等人很快就来到一家类似于酒馆一样的地方。

  此时这酒馆里显得有些吵闹,很多人似乎都在发泄着什么不满,哀叹声此起彼伏。

  肖恩等人的到来,并未引起酒馆里那些酒鬼的关注,这一点倒是和外界那些酒馆有些不同。不过肖恩对于猎魔者的圈子也算是有所了解,因此倒也不会感到别扭,或者说对于这样的情况他其实反而更为满意一些,没有过多的关注这就会让他们的行动变得更加轻松。

  不过塞西莉亚倒是显得有些好奇,她开口询问道:“怎么那么多人都显得很不开心?”

  在酒馆里找了个位置入座后,肖恩此时也终于有功夫打量周围的情况。

  此时酒馆里的人并不算少,约莫有上百人,不过其中只有一小部分人倒是显得挺高兴的,他们似乎是在喝酒庆祝些什么,闹哄哄的显得非常热闹。但是除了这一小部分人外,绝大多数人都是一脸的郁闷,他们望向那些兴高采烈的人时,目光都是充满一种愤恨的情绪。

  如果在别的地方,肖恩相信肯定早就打起来了。

  但是在黑市这种地方却是注定打不起来,因为黑市有属于黑市的规矩,随意出手的话便会招致黑市那些负责维持治安的队伍攻击。当然这种规矩也并不是绝对的,对于那些实力强大的人而言,他们当然可以不需要遵守了,同样部分在灰影黑市排名比较靠前的猎魔者也有可以免罪的特权。

  这也是为什么约翰森敢于出手攻击肖恩的原因,因为他就是那一部分拥有特权的猎魔者。

  只是很可惜,他死在肖恩的手上。

  此时,听到塞西莉亚的话,杰里倒是先开口回答了:“黑市之前开设了一个赌局,赌的是黑市里目前五名准强者谁会最先成为真正的黄金强者。……那些一脸便秘表情的明显就是买约翰森的人,如今约翰森死了,他们的钱没了,所以当然一脸郁闷了。至于那些此时在庆祝的,则是因为他们距离赢钱又前进了一大步,毕竟少个人竞争嘛。”

  “哼!”肖恩等人的位置,正好是在一群便秘者附近,所以杰里的解释当然引起不少人的不满,只不过他们也只是冷哼一声以示不满,并没有开口和杰里争论什么。

  肖恩扫了这些人一眼,突然有些好奇的问道:“我倒是想知道,有没有人买戴安斯。”

  “这肯定有的。”杰里想到即将发生的事情,脸上露出欢悦的笑容,“当初戴安斯的赔率最开始是一赔一,后来似乎有人下了重注,结果盘口就变成一赔零点五,现在好像已经降到零点二了。……不过相对于其他人而言,下注戴安斯的人就很少了。”

  “为什么?”塞西莉亚有些不解,“戴安斯不是最强的吗?为什么下注他的人反而是最少的呢?”

  “所有已经半只脚踏入黄金境的准强者欠缺的只是一个机遇和感悟而已,所以他们随时随地都很有可能直接突破桎梏成为真正的黄金强者,因此这并不是最强的那一位就一定是第一个突破的人。既然戴安斯的赔率最低,那么还不如把希望放到其他人的身上,毕竟如果赢了的话那可是能够狠狠大赚一笔呢。”肖恩笑着解释道,对于赌博这类事情,他不赞同也不反对,不过就他本身而言其实还是比较讨厌赌博的,因为所谓的盘口游戏赢的人永远是庄家,下注者只不过是庄家用来掩饰黑幕的遮羞布而已,“这就是最典型的赌徒心理。”

  说到这里,肖恩的笑声里带有几分幸灾乐祸:“不过,那位下重注买戴安斯赢的人恐怕要哭了。”

  知道肖恩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的塞西莉亚发出一声窃笑。

  不多时,班诺克就回来了。

  “如何?”肖恩问道。

  “没找到,应该还没回来。”班诺克一脸恭敬的说道,“灰影鬼鸟虽然只是四级魔兽,但是想要追捕却很困难,所以他应该还没回来。……大人,您看……”

  “那就暂时在这里住下。”

  “是。”

  得到肖恩的命令后,班诺克便立即开始安排接下来的住宿问题。

  在灰影黑市这里,住宿情况一直都非常紧张,有时候甚至是有钱都不一定能够找到睡觉的地方。不过好在肖恩和塞西莉亚对这方面并没有什么要求,所以这让班诺克的工作轻松了不少。

  如此一来,在住宿问题得到解决之后,肖恩等人倒也成为了这酒店里的常客。不过大多数时候,都是班诺克和杰里在忙前忙后的打听戴安斯的消息,当然这两人也并未有什么保密的想法,所以很快整个灰影黑市就知道班诺克和杰里两人在打探戴安斯的消息。

  但是真正的有心人只是稍微一听,就知道这绝不是班诺克和杰里两人会干的事。毕竟在这灰影黑市里,班诺克虽然实力不是最顶尖的那一批,但是因为他是一名纯粹的防御者,所以名气自然也是有一些的,在这样的情况下想不让人关注都不可能。

  “你是说,那位潘达领的男爵在找戴安斯?”一名**着上半身,上面有着无数伤痕的中年男子皱着眉头问道。

  这个人,就是整个灰影黑市的主人,威尔逊。

  在这灰影黑市里,猎魔者只知道这个灰影黑市就是他开设的,但是却没有人知道他的过去。

  “是的,大人。”回答的是另一名中年男子,他身上的气息虽然内敛,但是隐约间还是有一股如同雷暴的狂暴气息散发出来,很明显这个中年男子也不是什么好惹的家伙。

  这是一位下位黄金巅峰的强者,他不仅是威尔逊的侍卫长,同时也负责着整个灰影黑市的治安问题。

  “之前约翰森就是被他杀的?”最开始说话那名中年男子依旧皱着眉头,神色显得非常有几分不安。

  “目前来看,应该是的。”这名中年男子沉声说道,“但是具体的细节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不是很清楚,黎明之光商会并未透露出任何相关的细节。而且在这件事之后,黎明之光商会和其他各大商会都进行了一次秘密会谈,究竟洽谈了什么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可以很明显的看到这些商会在同一时间都收缩了业务,目前是收购多但是出售少。”

  “如果是你的话,你能够扭断约翰森的脖子吗?”威尔逊开口问道。

  “可以。”中年男子毫不犹豫的点头,“毕竟约翰森并不是真正的黄金强者。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就可以证明一件事,那个领主绝对是一名黄金强者,甚至很有可能实力不在我之下。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黎明之光商会那位护卫不可能没有出手,肯定是因为没有必胜的把握。”

  听到自己的侍卫长的话,威尔逊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你觉得他们找戴安斯是为什么?”

  中年男子摇了摇头。

  “虽说约翰森的死,让我们的盘口赚了一大笔,可是如果他们是要找戴安斯的麻烦的话,那么这就不是什么好事了。”威尔逊叹了口气,“不管如何,我们都必须尽量避免他们和戴安斯的接触,你现在立即去找戴安斯……”

  “大人,恐怕来不及了。”中年男子苦笑一声,“戴安斯今天回来了,不过在听到班诺克在打探他的消息后,他就立即赶了过去,现在这个时间恐怕双方已经见面了。”

  事实上,正如这名中年男子所说的一样,戴安斯和肖恩等人已经在酒馆里碰面了。

  不过此时,戴安斯的注意力并未在肖恩和塞西莉亚两人身上,而是死死的盯着杰里:“我弟弟呢?”

  从戴安斯进入酒馆的那一刻,肖恩就一直在打量他。

  当初在游戏里,他和戴安斯也有过几次碰面的机会,不过那个时候戴安斯比现在明显要更加苍老一些,只是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则要浑厚得多。作为一名猎魔者而言,戴安斯的天赋和实力确实是毋庸置疑的,因为当初在游戏里那会他已经是圣域级别的强者,不过此时在肖恩面前的戴安斯则要年轻许多,同样的实力也还未入黄金。

  感受到戴安斯此时的愤怒,再看他两手空空的模样,很明显追捕灰影鬼鸟的事是以失败作为告终。

  看着盛怒中的戴安斯,肖恩轻声说道:“你的两个弟弟已经死了。”

  果然,听到肖恩的话,戴安斯的怒火更盛了,凛然的气势在这一瞬间彻底失控般的爆发而出,原本嘈杂的酒馆在这一刻便因为戴安斯这骇人的气势变得寂静下来,所有人都一脸惊恐的望向戴安斯,完全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发疯。

  “怎么回事!”戴安斯发出一声怒吼,目光依旧死死的盯着杰里,毕竟当初是杰里邀请他两个弟弟去追捕黑晶魔豹的。

  “被人杀了。”回答的,依旧是肖恩。

  “呵。”戴安斯突然发出一声渗人的笑声,“被杀了?谁杀的!”

  这一次,他的目光终于转到肖恩的身上,因为他已经发现,杰里似乎并不是这支队伍里的领导者。

  因为酒馆已经变得非常寂静,所以肖恩和戴安斯两人一问一答的声音自然落入周围所有人的耳中。绝大多数人都只知道戴安斯愤怒的原因似乎是因为死了什么人,但是具体怎么回事他们就不清楚了,只有真正的有心人才发现,戴安斯今天身边少了两个人跟随,那两个人似乎是他的弟弟?

  难道说戴安斯的两个弟弟死了?

  “一个年轻人。”肖恩可没有心思去理会周围的人到底是怎么想的,他的声音依旧平静如初,甚至没有丝毫的起伏,就好像是在叙述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其实事情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那么麻烦,毕竟猎魔者有猎魔者的规矩。只是你的两个弟弟却是违反了猎魔者的规矩,率先向那位年轻人出手,而且还是要致其于死地,所以也就招致他们的死亡。”

  “那个年轻人不知道他们是我的弟弟!?”戴安斯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受伤的野兽一般,但是他的霸道和嚣张却也由此可见一斑。

  “确实不知道。”肖恩耸耸肩,“不过就算知道,恐怕也不会在乎。”

  “你知道是谁杀了我弟弟?”

  “当然。”肖恩笑了,“我就是那个杀了你弟弟的人。”(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