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333. 灰影黑市的灾难

333. 灰影黑市的灾难

  随着肖恩的声音落下,整个酒馆内所有人皆是一脸震惊的望着肖恩。

  这个人,居然杀了戴安斯的弟弟?而且还敢这么跟戴安斯说话,难道他是嫌命太长了吗?

  别说是灰影黑市这里的约翰森等准强者了,在整个达比昂王国猎魔者圈子里,通常知道戴安斯弟弟的人都不会和他们闹得太僵,毕竟“魔兽杀手”这个别号可不是随口一说的。而且戴安斯的实力可不比约翰森等人,就算是在达比昂及其周围的猎魔者圈子甚至是整个南大陆猎魔者圈子,戴安斯都能排进前五十。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戴安斯要成为真正的黄金强者只是时间问题,他之所以现在还没有成为黄金强者只是为了打下一个更坚实的基础而已。甚至还有许多人都认为,戴安斯未来的成就绝对不止于黄金,甚至有可能踏入圣域,成为就算是整个奇迹大陆上的猎魔者圈子也极有名气的真正强者。

  对于一个潜力如此之大的人,当然不会有人随意与之为敌了。

  可是现在,居然有人当着戴安斯的面说他把他两个弟弟都给杀了,这个家伙绝对是想不开了吧?

  如同所有人所想的那般,戴安斯的脸色瞬间就变了,凛然的杀气彻底爆发而出:“你找死!”

  一只拳头,迅速在肖恩的眼前放大。

  那是来自戴安斯的攻击!

  面对这一拳,肖恩的瞳孔猛然一缩,他没有预料到戴安斯的攻击居然如此凌厉和果断,甚至在出手前连一丝征兆都没有。

  仅这一击,肖恩就已经可以判断出来,戴安斯的灰影黑市最强名头并不是说笑的,他比起约翰森确实要强大得多,哪怕约翰森已经晋级黄金,恐怕也不会是戴安斯的对手。因为在这一拳里,肖恩嗅到了类似于法则一样的味道,虽然并不成熟,可是肖恩敢肯定,灰影黑市坊间流传的“戴安斯之所以没晋级是为了打磨自己的基础”这种说法绝对是正确的。

  不过虽然戴安斯已经开始对最外层的规则有了接触,但是还是未能达到利用法则的地步,更不用说掌握法则了。

  所以眼下的戴安斯别说是域,就算是肖恩这样的场都没有。

  “砰!”

  一股气浪,猛然在空气里炸开。

  就像是平静的湖面突然卷起的风暴一般,轰然四溢的能量冲击再一次将肖恩身上的斗篷撕成碎片,细碎如雨的黑色布片漫天飘散而落。在黑色的布片雨飘落的同时,戴安斯和肖恩两人之间的桌子也同时被震成许多块碎木向四面八方喷射而出,若不是坐在旁边的杰里和安诺克两人反应快的话,恐怕当场就会被这些碎木块贯穿身体。

  但是班诺克、杰里、塞西莉亚都没事,却也并不代表周围的人也会没事。

  不少反应慢的人当场就被这些碎木直接贯穿身体,几名运气不好的更是当场就死。

  本只是打算看戏的瞬间横尸当场,立即就引起整个酒馆内的混乱。

  而这一次,也终于轮到戴安斯的瞳孔猛然一缩。

  他很清楚自己刚才那一拳的威力,而且还是盛怒之下出的手,威力绝对要比平时他有理智的时候更强。可是就算这样,他这一拳还是被对方轻而易举的挡下,从空气里散逸而出的能量冲击他就能够知道,对方的实力绝不在自己之下。

  无论是力量还是杀气。

  但是!

  这怎么可能!?

  失去了斗篷的遮蔽,肖恩的容貌自然彻底暴露在众人的眼前,这明显就是一个年纪绝不超过二十五岁的年轻人。

  这个年纪放在猎魔者圈子里,绝对还属于“小孩”的那一个范畴。

  虽说其中不乏天才,可是就算是天才也需要成长空间,这些都是需要长时间的积累才行。但是肖恩刚才和戴安斯比拼的这一拳,可不仅仅只是力量的对冲而已,其中甚至还包括杀气的震慑,这一点才是猎魔者们普遍要比同等级的对手强大的原因,因为他们是在无数杀戮中成长起来的。

  可是肖恩还如此的年轻,怎么可能有如此浓厚的杀气呢?

  要知道和他比拼的对手可是魔兽杀手戴安斯啊!

  肖恩和戴安斯两人的内心皆有一丝震撼,可是出手却并不含糊。因为无论是肖恩还是戴安斯都已经非常清楚,自己的对手绝不是普通人,所以如果无法彻底将其击杀的话,那么往后的曰子绝对无法过得舒坦,而且戴安斯还比肖恩多一个理由:杀弟之仇。

  所以一击对拼之后,两人同时撤手。

  肖恩伸手将塞西莉亚轻轻一推,让她离自己再远一些,然后整个人便不退反进的冲了上去。

  从刚才那一击,肖恩就知道戴安斯和约翰森不是一个等级的敌人,所以这一次他根本就不敢保留任何实力,一出手就立即激活两大底牌,同时手一扬便已经将死骨从空间储存戒指里取出。几乎所有人只是看到肖恩的右手突然有一道寒光抹光,然后便是一道凌厉的剑气突然破空而出,却是谁也看不出肖恩这把剑之前是藏在哪。

  只有戴安斯才清楚的看到,这剑的出现是从虚空中直接浮现的!

  这是空间储存器具的典型标志!

  戴安斯的内心猛的一沉,他终于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为什么在杀了自己的弟弟后还敢来找他的麻烦。他绝不相信肖恩是像他表面说的那般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谁,可是凭借自己的名气这个年轻人依旧敢下毒手,甚至还继续来找他的麻烦,这绝不是他的自大,而是对方确实有这个底气和实力。

  知道对手的难缠后,戴安斯同样也没有藏手的打算。

  看着朝着自己疾射而至的剑气,戴安斯双手猛然一握,然后双拳猛然互击,一股气浪猛然从戴安斯的双拳之间爆发而出,紧接着只见戴安斯的右臂忽然一抬,两拳分开之时在场的所有人甚至能够看到戴安斯这分开的双拳上居然散发出微弱的银光,就好像戴安斯的右拳上戴上了一副银色光华的拳套一般。

  “破!”

  戴安斯的右拳朝前一击,空气里响起一阵尖锐刺耳的啸音,银芒脱手而出。

  银光破劲击!

  戴安斯的招牌技巧。

  与其他人看到戴安斯一出手就是堪称杀招的武技时的震惊不同,肖恩在看到戴安斯这银芒时,他的眼里却是露出惊喜之色。

  剑气,与银芒在空气中互相撞击,然后产生一阵极其剧烈的爆炸冲击。

  狂乱的气流四处散逸肆虐着,距离冲击中心比较近的地面直接就被轰出数道裂痕,坚硬的岩层地面甚至完全无法抵挡得住这股冲击波的力道。而在空气里银芒和剑气互相撞击之后,炫目的光华也同时闪耀而起,刺得周围所有人的眼睛都是一片白茫茫,根本就看不清周围的环境。

  就连稍远一些位置的人都被这银光影响,那么身处于中心和戴安斯交手的肖恩就更不用说了。

  戴安斯的银光破劲击,是一种可以击破一切以斗气为基础的特殊武技,同时在破招之后还会产生炫目的银光。

  以游戏里的术语来解释,那就是附带致盲效果。

  但是这种致盲效果只会对其他人生效——包括戴安斯的敌人和同伴,却唯独不会对戴安斯造成影响,所以所有认识戴安斯的人都知道,这一招就是戴安斯的杀招。哪怕这种致盲时间非常短暂,但是对于戴安斯这一级别的准强者而言,却已经足够虐杀他的对手十数次了。

  所以当银光破劲击一出,在酒馆内所有看戏人的眼中,肖恩就已经是一具死人了。

  戴安斯毫不迟疑的冲过因气浪的爆破而产生的尘雾,瞬息间就杀到肖恩的面前,一切正如同他所预料的那般,眼前这个带给他强烈危险感的年轻人此刻正闭着双眼,摆出一副防守的姿态。

  一切,结束了!

  带着这种轻松的想法,戴安斯的拳头再一次轰出!

  感受到空气里的气流流动,肖恩的嘴角微微一扬:第一击应该是右勾拳吧。

  如此想着的同时,肖恩的头也同时向左边一偏。

  有气劲从他的脸颊边擦过,虽然这让肖恩感到自己的右脸颊有一股火辣,可是却并未对他造成任何实质姓的伤害。

  接下来,应该是左勾拳了。

  戴安斯的右勾拳从肖恩的脸颊边擦过时,他那已经恢复平静的眼里再一次泛起涟漪:怎么回事?

  但是这个时候,他的左勾拳却已经再一次挥出了,这一套连招攻击对他而言已经是如同本能一般的反应,所以他的出手速度极快,哪怕此刻他有些惊讶于肖恩避开了他的第一击,可是接连而至的左勾拳却还是没有任何停留。

  可是接下来的情况,却再度让他有些目瞪口呆。

  因为他的左勾拳,再一次被眼前这个年轻人回避了!

  他怎么可能知道接下来是左勾拳!?

  戴安斯的眼里,第一次浮现出震骇之色。

  只是条件反射般的本能动作,已经让他的第三击再一次出手了。

  这一次是从右手打出的上勾拳。

  可是面对这一拳,肖恩却是轻巧的往后一退,同样是毫无悬念的回避了戴安斯的这一拳。

  然后,肖恩的双眼已然睁开。

  他的双眼,有着极其明亮的神采,那不仅仅是兴奋,同时还有着一种戴安斯完全说不出来的光芒。

  “风神四连击……你还少了一记直拳吧。”肖恩望着戴安斯眼里的震骇,轻声低语。

  肖恩的低语,在戴安斯听来简直就如同恶魔的呢喃一般直指他内心深处,他的眼里终于由震骇变成惊骇,身形甚至不自然的倒退了一步:“你……你到底是谁!?”

  风神四连击,其实才是戴安斯的真正杀招。

  外人在看到银光破劲击之后,会因为受到强光影响而看不清戴安斯接下来的举动,唯一知道的就是当戴安斯使出银光破劲击后,他的对手无一例外的都是以死亡作为收场,所以便一直认为这就是戴安斯的杀招。但是实际上,却并非如此,因为就算银光破劲击的影响力再怎么强,可是如果对手在被致盲的瞬间后立即逃走的话,一样是可以活命的,所以为了切实的将对手击杀,也就有了风神四连击的诞生。

  从右勾拳出手将对手打入眩晕状态,再衔接左勾拳让眩晕状态的时间延长同时破坏对手的平衡,接着是上勾拳将对手打入浮空状态,最后以直拳彻底击破敌人的心脏作为收场。

  这就是风神四连击的真相。

  但是所有承受过风神四连击的对手,无一例外都被戴安斯杀了,所以他百分之百可以肯定,绝对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他的真正杀招。

  那么眼前这个年轻人,到底是如何知道的!?

  “接下来,轮到我了。”肖恩轻声说道。

  完全不逊色于戴安斯的凛然杀意,从肖恩的身上彻底爆发而出。

  这是一种比戴安斯更加凌厉和骇人的杀气,当这股杀气爆发而出时,整个酒馆里的人甚至都变得难以呼吸,恐怖的窒息感所形成的死亡阴影,瞬间就笼罩在酒馆内所有人的心头。

  他们可是在无数生死边缘徘徊的猎魔者啊!

  唯一还能有所动作的,就只有戴安斯了。

  在感受到这股杀气时,戴安斯就知道自己不可能赢得了眼前这个年轻人,心中骇然的他第一时间就想要逃跑。可是他这个念头才刚一想起,却是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生锈了一般,变得有些迟钝起来,明明意识已经下达了命令,可是他的身体却是迟迟未有反应,就好像是受到什么特殊影响,将他的灵魂和**的联系彻底切割开来一般。

  怎么回事?

  戴安斯甚至来不及多想,就已经看到那个已经让他感到恐惧的年轻人一个箭步杀到自己面前,同时扬起了手中的长剑。

  斜斩而落。

  不是什么精深的武技,甚至就连斗气的爆发都没有,纯粹就是依靠死骨的锋利而已。

  可是就算如此,戴安斯还是被肖恩这一刀重创,整个人直接倒飞而出,撞向吧台处然后落在地上,鲜红色的血液撒得到处都是。而他本身,只是微一张口,还来不及出声说什么,就又是一大口鲜血喷出,其中甚至还有破碎的脏器碎末。

  此时,受到银光破劲击影响的众人终于也逐渐恢复了视线。

  但是当他们看清眼前的一幕时,所有人脸上也同样浮现出惊骇之色。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在施展出杀招之后的戴安斯,居然是落败的一方!

  他们望向肖恩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什么极其可怕的怪物一样。

  而身为当事人的肖恩,却根本没有理会旁人的目光,他只是提着死骨继续走向戴安斯,眼里有着几分惊讶:“不愧是已经开始接触规则的人,这样惨烈的重伤都没办法彻底让你致命,如果让你踏入黄金境的话,说不定还真的能够掌握场。”

  听着肖恩的话,戴安斯的脸色极其苍白,他虽然侥幸没有被肖恩一击毙命,可是他也清楚自己的伤势到底有多重,如果无法得到及时的救治,那么他是绝不可能挺过五分钟的。这个时候,如果他还不清楚自己和肖恩之间的差距有多大的话,那么他也就不可能接触到法则了。

  “你……为什么知道风神四连击?”

  戴安斯知道自己和肖恩的关系是不可能缓和的,所以他并未求饶,只是他真的无法理解,为什么对方会知道自己的杀招呢?那可是除他之外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的招式,就算是他的两个弟弟也都不知道,而他更是从未对任何人提起过。如果说肖恩凭借出色的能力可以感应到空气里的气流流动从而躲避他的攻击,那么他还可以接受。可是当肖恩轻而易举的说出他给自己的杀招所取的名字时,那才是真正彻底让他心如死灰。

  肖恩的嘴角微扬,然后说出一句让戴安斯更加想要吐血的话:“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说罢,肖恩已经不再打算和戴安斯废什么话了,他很清楚历史上很多被逆转的局势就是因为掌握优势一方的人废话太多。所以为了避免夜长梦多,肖恩可不打算再继续浪费时间,既然一击未能彻底击杀戴安斯,那么再补一刀就是了。

  可就在肖恩举刀而落时,酒馆的大门突然就被人撞开了。

  进来的是一名中年男子,他身上的其实非常雄厚,此时更是毫无保留的彻底散发出来。

  酒馆内的人都认识这名中年男子,他就是灰影黑市主人威尔逊的侍卫长,也是负责管理整个灰影黑市治安问题的人。虽然只是下位黄金而已,但是事实上他的战斗力却是整个灰影黑市里最为强横的存在,比之一般的上位黄金强者都不遑多让,所以实际上他的真正战斗力是堪比上位黄金强者的。

  不过此时,来到这酒馆的这名中年男子看到吧台的景象时,脸色却是猛然大变。

  死了一个约翰森,他们灰影黑市还承受得了这种损失,可是如果让戴安斯也死了的话,那么这个损失对他们灰影黑市而言就非常沉重了。而且如果让人知道戴安斯和约翰森两人都是死在同一个人手上的话,那么这肯定会引起猎魔者们的猜疑,他们甚至会认为这是针对灰影黑市的争斗,如果他们继续留在这里的话说不定也会成为牺牲品,如此一来猎魔者们肯定会选择离开灰影黑市。

  而一个没有猎魔者愿意光顾的地下黑市,还有什么发展前途可言?

  所以他绝对不能让戴安斯也死在这里,否则的话这就是整个灰影黑市的灾难了!

  “请手下留情!”这名中年男子根本就无法再顾及任何风度和身份,整个人立即朝着肖恩疾射而去。(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