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345. 失误的代价

345. 失误的代价

  莫德斯能够在一瞬间就明白肖恩刚才用来压制他的是场,这就足以证明他已经接触到了这个世界最外层的表面规则,他所欠缺的其实只是一个机遇而已。只要给他这个机遇的话,那么莫德斯同样可以掌握场,而且以他如今的实力,只要能够掌握场的话,那么这也就意味着他百分之百可以踏入圣域,而一旦进入圣域的话,那么场就会蜕变成域。

  所以,当莫德斯看到肖恩手中那枚光球时,莫德斯自然可以感受到那枚光球上依附着的强**则之力,而这些法则之力对他则有着绝对的致命威胁。

  这才是莫德斯发出尖叫的原因。

  不过这个时候,肖恩已经不需要再说什么了,他刚才一直选择退让,就是为了寻找机会给与莫德斯致命一击。

  安魂这个技能,用来对付下位黄金强者那绝对是一剑一个,没有一个人能够逃脱。可是如果用来对付上位黄金强者,那么威力就会大打折扣——之前在海斯汀庄园的地下武斗场里,肖恩就已经测试过一次,结果就连一名魔法师都能够轻易闪避得了,那么面对一名战争骑士的话,肖恩可不认为安魂能够起到什么效果。

  相反,如果他无法用安魂给与莫德斯致命一击的话,那么他就会下一瞬间成为一个活靶子。

  这也是肖恩之前的袭击没有使用安魂,而是利用死骨的锋锐姓去刺杀莫德斯的原因。只是没想到,这以速度为优势的致命刺杀居然没能成功,这才逼得肖恩不得不将咕噜拿出来。

  当然,将莫德斯逼出战争庇护这个特殊技能,也算是一个不错的收获了。

  而现在,当肖恩翻开最后一张底牌时,这就说明这场游戏已经到此为止了。

  手心微微一震,咕噜发出一声不满的低呼,不过还是很快就飞上空中。

  他最近这段时间都处于一种深沉的睡眠状态,所以对于被肖恩粗暴的唤醒感到非常的不满。只是,他和肖恩是有着灵魂契约的关系,换句话说就是肖恩拿他怎么耍都行,他是绝对不可能对肖恩造成任何威胁的,因此他只能将那股极端不满的情绪发泄到莫德斯的身上。

  看到咕噜的升空,莫德斯内心那股惊悸就更盛了。

  在这一刻,他第一次浮现出逃跑的念头,而不是像之前那般将肖恩视若无物。

  不过这一次,却是轮到肖恩毫不留情的出手。

  当莫德斯的注意力完全被咕噜所吸引时,肖恩一个箭步就朝着莫德斯直冲而至,那速度比起之前竟是要快了不少。一时不察的莫德斯等到回过神来时,肖恩已经跨过了他的最佳攻击距离,在这个距离上他出手的威力就要逊色不少,而且再加上仓促应对,莫德斯也就只能勉强招架而已,想要反击那更是不可能的事。

  死骨与战枪只是一个交锋,顿时就爆耀出刺眼的火花,而莫德斯手中那柄明显是属于魔化兵器的战枪立即就多了一道浅白色的划痕。

  这个变化,让莫德斯的瞳孔猛然一缩。

  尽管他已经尽可能的高估了肖恩的实力和装备,可是却没有想到,这些在他看来所谓的高估,还是太低估这位领主的实力了。因为能够作为魔化武器的装备,其材质必然是要经过一定程度上的强化,只有这样才能够承受住魔化武器的附带作用,所以越是强大的魔化武器硬度自然越大,甚至比起一般的传奇史诗装备都毫不逊色。

  可是哪怕这样,他的战枪也依旧被肖恩手中的长剑斩出一道浅痕,这就意味着如果他敢用武器硬拼的话,那么最终的结果就是他的武器被肖恩一剑削断。

  明白这一点后,莫德斯立即就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姓,他必须和肖恩拉开距离,并且利用自身实力的强大作为优势来压制肖恩,否则的话说不定他今天真的很可能会陨落在此。

  而一想到思维的威胁,就算是莫德斯也无法彻底淡定下来。

  只是,他的身形才刚一退,试图和肖恩拉开距离的这一瞬间,他的后背就传来一阵痛入骨髓的剧痛。这股剧痛来得异常猛烈和突兀,他感觉就像是被一支攻城弩直接命中一般,似乎自己的椎骨都要断裂一般,下一刻便感到自己喉间一甜,一口鲜血就这么直接喷了出来,身上那股浑厚的气势直接就被打断了。

  “咕噜!”

  似乎对于自己这近乎于全力一撞都没能撞死莫德斯,咕噜在感到困惑之余,也变得更加的不满起来。

  他被肖恩雪藏了这么久,今天才终于难得的露了一次面,可是居然一点建树都没有。

  要知道哪怕是下位黄金强者,在被咕噜这样高速且全力撞击的情况下,就算不死也要重伤,因为咕噜身上环绕的那层规则之力可不是在开玩笑的,基本上完全可以称得上是无物不破那一种。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却也仅仅只是让莫德斯吐了一口血,伤势甚至不算太重,这当然让咕噜感到很不爽了。

  但是肖恩却很清楚,并不是咕噜不给力,而是莫德斯的战争庇护太给力了。

  这个能力,极大限度的强化了莫德斯的身体强度,而且莫德斯本身也是接触到规则的人,所以咕噜的这一下撞击才没有对莫德斯造成致命伤害。不过就算这样,此刻莫德斯的后背也是有一个血肉模糊的巨大伤口,这就是被咕噜的力场所伤害到的痕迹,而通过这一点也让肖恩明白,咕噜的杀伤力虽然很强,但是却和他的安魂差不多,只有在面对下位者时才有一击必杀的能力,如果是面对太过强大的敌人或者是已经触摸到规则的敌人,那么杀伤力就会相应的下降。

  同样的,莫德斯的自大也是造成他如今境地的重要原因之一。

  因为战争骑士在游戏中作为定位副坦的职业,一身重甲那是最基本的配置,可是莫德斯却是只提了一柄魔化战枪就敢出战,居然没有穿戴那一身厚度不亚于传统意义上的重甲,这不是托大是什么?

  如果有这身重甲在身,配合战争庇护这个技能,那么面对咕噜的偷袭他也不可能会直接吐出一口血来。虽然这个伤势对他而言并不算严重,但是像强者们的交手,只要稍微有一点伤势,那么这个伤势很快就会影响到胜利天枰的倾斜,所以说从这一刻起,莫德斯其实是已经落入下风之中。

  至少,在肖恩所具备的几项特殊能力和技巧都没有消失之前,肖恩就是一名货真价实的上位黄金强者。

  还是掌握了“场”这种特殊能力的上位黄金强者。

  深知趁你病要你明的pvp作战原则,在这一刻肖恩根本就不可能会有丝毫的停手,而是以一种更加疯狂的劲头向莫德斯发起猛攻。而和肖恩心意相通的咕噜,也在第一时间感受到肖恩的心意,于是很快就拉开距离,准备再一次挑一个刁钻的角度向莫德斯发起进攻。

  看到肖恩和那颗金色光球的默契配合,莫德斯的脸色变得更加阴沉了,他在第一时间就彻底明白这颗光球绝对不是什么一般的东西,说不定很可能是一种他以前从未见识过的特殊生命体。而在两相权衡之后,莫德斯也立即就将大量的注意力调转集中到咕噜的身上,因为和肖恩的杀伤力相比,咕噜明显要更加可怕得多。

  他可不认为自己的身体还能承受多少次咕噜的冲撞。

  所以面对肖恩的再一次凌厉进攻,莫德斯本能的并没有投入太多的关注,因为这个时候咕噜也已经从一旁发起了进攻。

  在这样的情况下,莫德斯毫不犹豫的挥枪朝着咕噜狠狠拍起,他知道咕噜的周围有着一层特殊的规则之力,所以他并未想过和咕噜硬碰硬,他的目的只是要将咕噜这来历不明的玩意拍飞出去而已,所以这一枪他运用的是一种巧劲。虽然他也清楚,以咕噜身边那层特殊的规则力场,这一下他的战枪多半是要受损,可是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他也只能这么做。

  至于肖恩,他目前已经可以肯定对方具有威胁自己生命的能力,但是莫德斯还是自信能够应付,只要没有这颗该死的光球来碍手碍脚的话。

  可是,当战枪朝着咕噜狠狠的拍去时,莫德斯的脸色猛然一变。

  因为事情并没有按照他所想象的那样发展。

  自己挥出的这一枪,并没有将那颗光球给拍飞,反而是被他给死死的粘住,一股奇特的冲撞力透过战枪反馈到他的手上,不仅震得他的右手一阵麻痹,甚至还差一点将战枪脱手而出。

  而与此同时,肖恩也已经是一个箭步冲到了莫德斯的身边。

  因为莫德斯没有给与肖恩足够的重视,同时又对咕噜不够了解,所以此刻面对肖恩的到来,他根本就是已经失去了任何反击和招架的能力,就如同砧板上的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肖恩手中的屠刀朝他挥落!

  “不——”

  撕心裂肺的惊叫声,突兀的在战场上响起,但是这明明只是一个人的声音,却是盖过了战场上那上千人发出的喊杀声。

  震耳欲聋。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