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366. 坚守不退的斯大林

366. 坚守不退的斯大林

  斯大林与阿尔道夫.希特勒不同。

  他是小家小户的平民出身,据说祖上最初还是一名奴隶。

  按照奇迹大陆的条例,一生为奴者则世代为奴,所以他的后代子孙也将世世为奴。只不过,这位奴隶祖上的运气不错,在一场战争中立下大功,得以赎身成平民,于是才有了斯大林的平民身份,就连斯大林这个名字,也是跟着他的父亲的名——据说斯大林祖上所有男人都叫这个名字。

  不过平民嘛,肯定不会知道什么二世、三世之类的说法。

  白翼佣兵团出身的斯大林,从小就在死人堆里长大,自然也参与了不少的战斗乃至战争,所以他的战争天赋和战斗嗅觉自然不能算弱。只不过在这些关于战争的问题上,斯大林却和阿尔道夫有着截然不同的态度,因此演变出来的自然就是两种完全极端的战术风格,为此两人并没有少争吵,甚至是在沙盘推演上进行较量。

  许多人都以为,斯大林和阿尔道夫两人的关系一定非常恶劣。

  但是事实上,这两人却是一对非常要好的朋友。

  尤其是,当这两人同时出现在一个战场上时,阿尔道夫都可以非常放心的将自己的后背交给斯大林。因为阿尔道夫知道,只要有斯大林防守着他的后方,那么除非斯大林战死,否则的话绝对不会有人能够成功的偷袭他的后方。

  此时,在回谷丘陵上,大地已被染成一片灰黑。

  这是大量鲜血渗入大地凝结而成的痕迹。

  在短短的两天一夜时间里,死在这片大地上的人就超过三千人!

  仅是斯大林麾下的第一步兵团,就在这里丢下超过一千具尸体。

  一比二的战损比,虽然听起来似乎还不错,可是要知道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斯大林这一方拥有防御工事的地利情况下。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因为敌方并没有预料到斯大林会在这里布下防御阵埋伏,所以在最开始的遭遇战爆发时吃了个不小的亏,再加上当时只有一支七千人的部队在挺进,可是等到回过神来的第二天展开强攻时,斯大林的损失就开始变得惨重起来。

  根据情报显示,这一次取道回谷丘陵的敌军只有两支部队,分别是一个七千人的步兵团和一支八千人的混编步兵团,分属于三位伯爵。不过阵前指挥官是这三位伯爵中的两位,而且这两人的关系似乎也有点不和,这才是真正让斯大林可以取得一比二战损比的关键。

  不过,这种好事大概到今天也就要结束了。

  因为这两支兵团的指挥官,已经摒弃了之前的不和,开始选择合作。毕竟他们被斯大林挡在这里已经有两天一夜了,一万五千人的部队被一支四千人左右的部队挡下,而且还浪费了两天一夜,这对于任何一名指挥官而言多少也算是一个耻辱——毕竟外界可不会知道真正在负责进攻的只是一支部队,也不会理会这两位指挥官的不和,他们唯一会看到的就是这两位指挥官的无能。

  所以,真正最激烈的战争,已经行将爆发。

  一捆捆的箭矢,快速的被运送到战场的最前线,成堆的散在旁边堆起的小土坡上。此时已经等候在旁的士兵们,飞快的将早已准备好的布条缠绕在箭头上,然后将这些箭矢都放到盛满了火油的瓦罐里,只需要大概二十分钟左右,火油就会彻底被这些白色的布条所吸收,甚至浸透到铁制箭头上,到时候只要在火上一烧,立即就会变成一支支火矢。

  这种战前准备工作,对于斯大林的这支第一步兵团已经是轻车驾熟了。

  作为一支擅于防守的军队,斯大林麾下虽然只有四千人——此时已剩三千人不到,但是这却也是一支真正擅长混合战军团。

  混合战军团和混编军团有着很大的不同之处,一般混编军团指得是军团里有三种以上的兵种,这样是为了可以胜任多种情况下的作战场合。而混合战军团,通常则是指擅长使用多种兵器的士兵所组成的军团,就像克洛夫的塞西莉亚近卫团一样,那就是一支非常典型的混合战军团。

  第一步兵团虽然不如塞西莉亚近卫团,但是两者在本质上却是一模一样的。只不过和克洛夫所要求的塞西莉亚近卫团的精锐程度不同,斯大林对于第一步兵团的要求只有两项:可以迅速且熟练的摆出防御盾阵,以及全员必须擅长射击技巧。虽然如今的第一步兵军团有一千多名新兵,非常影响整支军队的整体战斗力,但是像眼下这样负责一些战前工作,还是没什么问题的,而且就算是射击,百米以内的覆盖打击还是可以胜任的。

  当然,摆盾阵这一点,斯大林就不敢让这些新兵上了。

  在之前两天一夜的战事中,他们就已经用掉了近五千支箭矢,而此刻仅剩的这四千支箭矢,就是第一步兵团的最后库存,其中也有不少甚至还是通过回收战场才重新收集回来的。

  事实上,这一次**奇拉夫领的战事,无论是他们第一步兵团、第二步兵团还是阿尔道夫的步战骑兵团,都没有后勤补给。不是他们不想,而是战况确实不允许他们拉出一条后勤线出来,当然更多的是在钢铁羽翼的军事基地那边也已经没有任何军用物资库存了,所以出战时他们带出来多少军用战备物资就只有多少,一旦这些物资全部用完的话,那么他们就会什么都不剩。

  这些工作,并未让他们忙碌多久就已经完成,然后很快就又有人开始在地上挖出一条小小的浅坑。

  这条浅坑大概只有几毫米左右,差不多相当于用长剑插入地上划出一道口子,不过宽度上倒是有超过两厘米。紧接着,就开始有士兵将用剩的火油小心翼翼的倒入到这条浅坑里,不过因为丘陵土地的缘故,火油最开始倒入肯定会渗透到更深层的地质,所以需要重复多次的覆盖才可以确保这条浅坑里的火油处于正常状态。

  这是一项比较繁琐的工作。

  不过却没有人唉声叹气,他们都知道这些战前准备工作是他们是否可以继续活下去的最大保障。

  望着整个战场上正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战前工作,斯大林脸上的忧色却是丝毫未减。

  斯大林是一个相貌比较俊朗的年轻人,不过连续数天的赶路和激战,导致他没有任何多余的时间整理自己的仪容,此刻脸上新长出来的胡须和乱糟糟的头发让他起来有些邋遢和憔悴。身上穿戴着的皮甲也有着数道刀劈剑砍的痕迹,尤其是左肩处位置,更是有一道不小的口子,从这皮甲的破损处,甚至可以看到里面还缠绕着白色的绷带。

  斯大林的左肩,明显是负伤了。

  “前面的战场,已经做好埋伏了吗?”斯大林开口问道。

  “是的,大人,昨夜打扫战场时就已经开始布置了。按照大人您的要求,已经尽可能的选择分散布置了。”

  “很好。”斯大林伸手抹了一把脸,但是由于是习惯动作,所以左手用力稍大一些牵扯了肩上的伤,这让他的眉头微微一皱,殷红的鲜血已经从绷带里渗透而出,不过他却没有说什么,而是微微点头,“现在已经是第五天了,只要再熬过这两天一夜,后天早上我们就可以撤离。……坚持住!”

  对于斯大林这句话,所有人都选择沉默,没有人接话。

  “怎么了?”斯大林感受到气氛的凝滞,转过头沉声问道。

  “大人,昨晚已有十数人逃走了。”此刻还站在斯大林身后的,都属于斯大林的嫡系,此刻面对斯大林的沉问,终于有人无奈的说道,“早上的时候也发现少了近百人。”略微沉默了一会,这名军官再一次补充道:“都是没上过战场的新兵。”

  “督战队呢?”斯大林问道。

  “昨晚的战况太激烈了,最后督战队也亲自上阵,基本上已经……”

  后面的话,他已经不用说了,因为答案已经非常明显。

  “从现在起,你将接任督战队队长一职!”斯大林转过身指着其中一名军官说道,“任何逃兵和擅自离队者,一律斩杀!”

  “大人……”听到斯大林的话,这名被新任命为督战队的队长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喜色。

  “说吧。”斯大林望了一眼对方。

  “大人,凭我们现在的情况,就算按照您的吩咐布置了雷火区,可是那些雷火都是分散布置的,这样虽然可以覆盖更广泛的面积,可是对于敌人的威胁姓就小了很多。”这名军官倒也干脆,很直接的就说道,“大人,就算我们能够挡住这一波进攻,可是下一波呢?再下一波呢?大人!敌人的兵力是我方的五倍,只要他们干脆来一次总攻,我们就不可能挡得住敌军,毕竟这里不是城镇和险地,甚至没有任何天然的屏障可以利用!”

  “所以呢?”斯大林反问一声,脸色依旧平静如初。

  “大人,趁现在还有得选择,我们先撤退吧!”这名军官咬了咬牙,沉声说道,“只要我们引燃雷火区,并且沿途且战且退的话,或许我们无法挡住敌人,但是至少我们可以拖延敌人前进的步伐。……大人,我愿意带领我的队伍留下来断后,请大人您立即离开,并且沿途开始布置第二道防线吧!”

  断尾战术。

  这是一种在面对规模及数量都非常庞大的敌军时,留下一部分伤兵进行断后,保留有生力量进行撤退或突围的常见撤退战术。当然,根据情况的不同,留下断后的人也并不仅仅只是伤兵,甚至还会有炮灰、二线部队等等其他选择,其主旨只有一个,那就是保留主力部队的完整。

  斯大林已经在这里坚守了两天一夜,算上之前赶路的三天行程,等于说瑞娜给他下达的死守这里一星期的命令他已经完成了三分之二,所以此刻就算斯大林后撤的话也不是什么罪过。毕竟只要在接下来的断尾战术里能够成功阻缓敌人两天的行程,斯大林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

  “你现在的身份是督战队的队长,你说出这样的话是什么样的行为,你自己应该清楚。”斯大林面无表情的说道,“这一次,我就当没有听到,如果你再这么说或者这么想的话,那么我就按照军法处置你。”

  “大人!”

  “我,斯大林,第一步兵团团长,将在这里坚守到底!死战不退!”

  数名军官彼此对视一眼,然后那名新任督战队的队长终于低首行礼:“大人,我将在此,与您共进退!”

  听到自己的战友这么说,其他几名军官也同样齐声说道:“大人,我将在此,与您共进退!”

  众人的声音并不如何嘹亮,但是态度和语气却是非常的坚决,很明显这些话他们并不是敷衍的随口说说。一些离得比较近的士兵,在听到这些军官的话后,皆是有些诧异的纷纷回头望向这里,这些年轻的士兵脸上虽然还带着疲惫与一些污痕甚至身上还有一些经历之前激战留下的伤痕,但是每一个人的眼神却是非常的明亮,很显然他们都并未放弃对生命的渴望和追求。

  斯大林往前站了几步,然后一举跨到一个用木箱堆起的高台上,霎时间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他说:“各位!我想你们其中有些人应该已经知道了,在昨晚和早上,已经有一些懦夫逃跑了!他们背弃了我们的信任!背弃了我们的友谊!也背弃了他们的信仰和承诺!我想,你们应该已经知道,敌人的兵力是我们的五倍以上,因此你们会害怕这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事实上,我也在害怕,没有人面对死亡会不害怕的……”

  “可是那又如何!”一声激昂的怒吼,突然从斯大林的口中发出,“难道因为害怕,我们可以给自己的懦弱找借口吗?难道因为害怕,我们就可以选择逃跑放任这些敌人去偷袭我们兄弟部队的后路吗?”

  “不!我们要正视自己内心的怯弱!我们可以在这里,阻挡住敌人的脚步,给他们一个迎头痛击!让他们知道,我们第一步兵团的厉害!……告诉我,你们是想像个英雄一样,在这里奋勇杀敌保卫你们的家园,还是像个懦夫一样躲在黑暗的角落,任由你们的敌人嘲笑!告诉我!”

  “像个英雄一样!”一声怒吼响起。

  “像个英雄一样!”

  “像个英雄一样!”

  很快,数声怒吼接连响起,紧接着便是汇聚成一片的雷霆吼声。

  “很好!”斯大林举起手,向下压了压,雷鸣般的吼声渐渐消退,“我最亲爱的士兵们!我斯大林,将在这里与你们共进退!请记住,不是你们与我共同进退!而是我,与你们共同进退!你们不仅仅是我的骄傲,是第一步兵团的骄傲!我相信,你们将会成为整个潘达领,甚至是我们的领主大人,肖恩.康纳利的骄傲!”

  “哦!”兴奋和激昂的怒吼声,再一次响起。

  恰逢此时,一声悠扬而豪迈的军号声突然被吹响。

  紧接着,战阵的军号声此起彼伏。

  这是达比昂军方发动总攻的军号声。

  很明显,敌军已经没有心思继续纠缠在这里,他们打算依靠一次全面进攻彻底铲平挡在他们前进道路的斯大林。

  “敌人,已经决定发起总攻了,告诉我,你们害怕吗?”

  “不怕!”

  “我害怕。”斯大林突然开口说出的话,让所有人皆是一愣,“可是如我所说,那又如何?我正视我内心的怯弱,我害怕,可是我不会就这么当一个懦夫!敌人五倍于我方那又如何?只要我能够杀死五个人,这就完全足够抵消对方的优势!如果我能够杀六个人,我甚至可以替我的战友分担一下压力!”

  所有士兵的双眸,皆是闪闪发亮,原本一些脸上流露出紧张之色的人,此刻也变得无比狂热起来。

  是啊,就算敌人五倍于我方,可那又如何?

  我只要能够杀死五个人,那么敌人的优势不就没了吗?

  如果我一个人就能够杀死十个人,十五个人呢?

  每一名士兵此时此刻所想的,并不是接下来的战斗将会多么惨烈和艰难。他们此刻唯一想着的,就是如何在自己死亡之前,能够拉五个人陪葬,甚至是六个人、七个人,好为自己的同伴减轻压力。

  站在木箱上,斯大林再次怒吼一声:“就让今天这一战,成就我们潘达领之壁的名声吧!”

  “潘达领之壁!”

  “潘达领之壁!”

  斯大林跳下木箱,然后快步上前,一把夺过一名传令官的号角,然后猛然吹响。

  “呜——”

  同样代表着全军进攻的军号声,在斯大林的军阵这方也吹响。

  然后很快,就有人用火把将那条已经灌满火油的浅坑点燃,熊熊烈焰化作一条火龙呼啸而出。

  “全体弓箭手,点火——”

  在这条火线后站成一排的所有弓箭手,纷纷将拿些已经浸足了火油的箭矢拿出,然后放在前方的火线上一烧,所有箭矢的箭头立即被火焰所吞噬。

  “上箭——”

  所有弓箭手,将箭矢搭在弓上,却并未拉弦。

  等候了片刻,在前方的视线里,终于出现了敌军浩浩荡荡的方阵。

  双方的距离正在不断的缩减着,当彼此之间的距离终于缩短到三百米时,传令官终于再度喊道:“准备——”

  这一次,弓箭手们终于拉开弓弦,并且开始上扬角度。

  “放!”

  一声怒吼。

  漫天火箭飞射而出。

  然后,在敌方前进的阵地上,终于响起了连串的爆炸!

  早已准备多时的雷火,在这最后的激战里,终于彻底显露出属于它们的狰狞和狂暴!(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