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375. 不要自取其辱

375. 不要自取其辱

  宽敞的会议室内,已经入座了六人,另有六个人站在周围。

  这六人便是来自莱恩公国境内的六位贵族。

  只不过和其他那几位子爵、男爵所想象的不同,进入这间会议室后,他们六人里唯一一位头衔和实力最高的诺莱恩.沙朗伯爵并未就坐于会议室里那张长桌的右边主位,而是坐在左边主位的左手位首席,亦即是背窗的位置。

  长形会议桌通常都有两个主位,分别位于左边和右边。而像眼下这样的双方会晤交流,作为支援方身份地位最高的代表人是可以坐在这种长桌的右边主位,而随行而来的其他人则是坐在右边主位的左手位,也就是背靠墙壁的位置上。但是此刻诺莱恩所坐的位置却与常理所不同,他如今的这个位置等于是将自己的身份摆在了肖恩之下,代表着他是肖恩的下属而并非是可以和肖恩平起平坐的代表人。

  诺莱恩这近乎于违背常理的反应,自然引起其他五人的疑惑,只是诺莱恩无论是身份地位还是实力,都远在他们之上,因此就算他们再怎么不乐意,也不可能坐在背墙的位置,而是只能按照身份地位依次入坐于诺莱恩的左边。

  这一次,瑞娜倒是又发现了一个挺有趣的细节。

  在诺莱恩左手边的次席位上,有一个胖子和一个身形比较消瘦的人都想争坐,不过在彼此对视了一分钟后,那位胖子便选择了让步。只不过在这位胖子的脸上,瑞娜却是看不到任何羞愧或者忿忿不平的神色,而是一脸的平静,甚至隐约间带有几分隐藏得很深的不屑与讥讽。

  而在这一过程里,包括诺莱恩在内的其他四名贵族。都只是扫了一眼后就谁也没有说话,很显然另外一名子爵和两名男爵对于自己的身份地位认识非常清楚。

  至于另外六名站在会议室内周围的人,除了瑞娜外另五人都是这几名贵族的护卫,其中实力最强的一位已经是半只脚踏入黄金境界的准强者,反倒是诺莱恩并没有带着随从进入。不过考虑到诺莱恩本身就是一位黄金境界的强者,自身的战斗力必然不弱,因此没有带随从也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

  瑞娜也只是扫了众人一眼,默默观察评估了此刻房间内所有人的实力后便不再说话,而是站在一边。

  一时间,会议室内也陷入了一种低沉的气氛之中。

  诺莱恩时不时的打量着周围。只是从他脸上的神色来看,他似乎正在思索着什么,反而对于周围的情况一点都不上心。不过他能够如此屏息静气,却并不代表其他人也能够如此安心静气的等待,几乎是才过了五分钟。就已经开始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在这会议室内响起,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在表达着他们的不满。

  “你的那位领主大人还真是事务繁忙啊。”终于。有人忍不住了。

  瑞娜的目光顺着声源扫了过去。发现说话的人便是那位坐在诺莱恩次席位的子爵,他将“事务繁忙”四个字咬得特别重,无论是谁都能听出他话语里浓浓的不屑和嘲讽。

  “领主大人确实事务繁忙,在各位抵达之前,领主大人正在处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瑞娜不亢不卑的回答道,她的脸上依旧保持着恬静的笑容。事实上如果不是肖恩特别交代面对这些贵族她必须尽可能的保持微笑,她才不会做这种表面功夫,没有一枪把这些家伙全部扎死,瑞娜就算够给面子了。

  对于贵族的厌恶。瑞娜这完全就是与生俱来的。

  “哼,事务繁忙。”那名身形消瘦的子爵已经完全懒得做样子了,脸上的不满与嘲弄变得更加明显,“有什么事会比会见我们更加重要?不过只是区区一个男爵……”

  “请注意你的口气,子爵阁下。”瑞娜脸上恬静的笑容已经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同样没有加以掩饰的厌恶和冷漠,“就目前的身份上而言,领主大人是南方战区的总统帅,阁下或许在贵族头衔上确实比领主大人高,但是你现在的身份可没有领主大人高,所以阁下最好请注意一下,否则的话我有权把你从这里扔出去。”

  “扔出去?”这名子爵的脸色瞬间变得异常难看起来,他猛然的拍着桌子站了起来,指着瑞娜就破口大骂,“你算个什么东西?就算是你的那位领主来了也不敢这么对我说话!你居然说要将我扔出去?埃尔文!把这个婊子给我从这里扔出去!”

  那名站在这位子爵身后的中年男子脸上突然露出一丝狞笑,他将双手捏得啪啪响,然后就开始朝着瑞娜走去。

  瑞娜之前已经观察过了,这个中年男子是那几名贵族随从中实力最强的一位,已经算是半只脚踏入黄金境界。莱恩公国的强者数量虽不算少,但是却也不会多到哪里去,至少不可能像那些帝国或者大王国那样,哪怕是一般的贵族子弟身边都会有强者水准的随从,因此像这样的拥有准强者水准的人便是各贵族子弟争相抢夺的聘请对象。

  一般而言,区区一个子爵就能够请得起这样一位准强者的人当随从,这也足以证明这位子爵的家族应该不简单。

  这一刻,瑞娜突然明白为什么那位胖子子爵会选择让步了。很显然那位胖子子爵应该是自身实力和底蕴都发展得不错,只是他的家族实力不如这位身形清瘦贵族那般强大,因此才会在选择退让后眼里有着浓烈的不屑和讥讽。

  “我奉劝你还是不要自取其辱的好。”就在这时,诺莱恩突然开口说了一句。

  场面在这时突然陷入了一瞬间的沉默。

  不过,那位身形消瘦的子爵便突然放声大笑起来:“哈哈,伯爵大人说得对,不过只是区区一个男爵的随从而已,还是不要自取其辱的好!也不知道是不是靠身体爬上来的职位,你真觉得你那位领主大人会为像你这样的人而出头?哼。居然也敢大言不惭的说要把我扔出去,我倒是想看看你怎么扔!”

  那名中年男子之前听到诺莱恩开口时,还稍微愣了一下,不过随着这位子爵的话说出口后,他脸上的狞笑之色更盛。但是瑞娜却是发现,诺莱恩这位伯爵微不可察的摇了摇头,这让瑞娜的眼里闪过一丝异样,因为诺莱恩这个举动很明显表明刚才那句话并不是在警告她。

  只是,就算知道诺莱恩并不是在警告她,瑞娜此时的心情却也非常的纠结。如果单论实力的话。别说是只有这一个人了,就算加上诺莱恩所有人一起出手,瑞娜也有把握一个人就将他们全部放倒,可是现在的瑞娜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佣兵瑞娜,她如今的身份决定了她的一举一动都代表着肖恩。因此她很担心自己如果在这里出手的话,会不会影响到肖恩。

  毕竟领地上无论谁都已经清楚。等这一场战争结束后。肖恩必然是需要进入莱恩公国的贵族圈子里的,如果在这里为肖恩树敌的话,那么对肖恩未来在莱恩公国的贵族圈自然是极其不利的。

  其他人此时并不知道瑞娜在想什么,但是在他们看来,瑞娜此时脸上的犹豫和纠结,就是一种胆怯的表现。

  “害怕了?”那名子爵的脸上露出兴奋的神色。“哼,我告诉你,就算你穿着那一套铠甲也绝对不会是埃尔文的对手。有些差距,并不是说你穿上一套轻甲就可以弥补的。”

  “这一点。我承认。”就在这时,会议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一名黑发的年轻人突然从门外走了进来。

  这个人,自然就是肖恩.康纳利了。

  他的出现,瞬间就引起整个房间里所有贵族的注意。

  但是,这些贵族脸上的表情却是各不相同:有讥讽、有嘲弄,当然也有一脸幸灾乐祸。

  “瑞娜,你去把铠甲换了。”肖恩转过头望向瑞娜,轻声说道。

  瑞娜先是一愣,不过很快就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慢着!”那名子爵看到瑞娜想要离开,突然沉声开口说道。

  肖恩这时才终于转过头望向这位子爵。

  “你的这位随从刚才得罪了我,现在这么一句话就想让她离开,未免太过便宜她了吧?”看到肖恩的目光,这位子爵毫不示弱的望了回去,脸上浮现出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

  “那你想怎么样?”肖恩一脸平静的问道。

  “很简单,只要她肯认错并向我道歉,我便可以考虑原谅她。”这名子爵冷笑一声,“当然,我也只是考虑一下而已。如果真的想要我原谅她的话,那么就要看表现了,这一次我来得比较急,正好少了个贴身侍女。”

  贴身侍女的意思,在场的人都懂。

  因此他们自然非常清楚,这位子爵此刻在这种场合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了。

  他这是在**裸的羞辱肖恩!

  贵族圈里一位贵族对于另一位贵族最**裸的羞辱,并不是在决斗场上击败对方,而是将对方的情妇或者未婚妻抢走。此时此刻在这几名贵族的眼中,瑞娜显然就是肖恩的情人,所以这种方式对于肖恩而言自然就是一种最直观的羞辱。

  这一瞬间,瑞娜的眼眸当即就红了。

  “唉。”一声叹息,在这会议室内响起。

  肖恩突然扫了一眼诺莱恩。

  刚才这一声叹息虽然只是一声,但是实际上却是两个人发出的,除了肖恩之外这第二人自然就是诺莱恩了,只不过诺莱恩的叹息声却是非常轻微,轻微到哪怕是离他最近的这名身形消瘦的子爵都没有听到。如果不是肖恩和瑞娜两人的实力足够强大的话,他们也同样不会听到。

  “我本来还想给你留点面子的。”肖恩的目光从诺莱恩的脸上收回,转而望向那位子爵,声音已然变得冰冷许多,“既然你不需要,那么我也就不用和你客气了。”如此说着的同时,肖恩也同样转过头望向那名中年男子,道:“你确定要对她出手?”

  “怎么?舍不得?”

  “呵呵。”肖恩微微一笑,“瑞娜,随你喜欢吧。”

  一道白光,爆耀而起。

  只听一声轰鸣爆响,会议室内已是一片碎石和玻璃洒落的轰然声响。

  在众人惊诧的眼神中,只见瑞娜一脸凛然的站在之前那名中年男子站着的位置,至于那名中年男子,此刻已不知所踪。唯一能够猜测的,大概就是会议室内那破碎的窗户和墙壁所留下的空洞。

  “所以我说了,不要自取其辱。”

  和那名子爵骤然苍白的神色形成明显的嘲讽对比,是诺莱恩终于叹了口气说出来的话语。(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