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382. 契约与羁绊

382. 契约与羁绊

  肖恩突袭努古斯庄园的战果,不能说是辉煌,但是至少以目前的进展而言可以说是成功的。

  当然,如果他真的能够顺利逃回潘达领的话,那么就可以说是圆满了。

  只不过海拉可不认为肖恩他们能够这么顺利的离开努古斯庄园。因为或许其他人不清楚,可是既然已经成为努古斯家族唯一一位继承人的她,却是知道很多努古斯家族的秘密,例如努古斯家族之前敢于挑衅博尔德家族绝不仅仅只是因为有她在统筹大局而已,毕竟在奇迹大陆上有这么一句话流传得非常广。

  在绝对力量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是虚妄的。

  而以博尔德家族的底蕴,能够和其他四个公爵家族抗衡那么多年,其实力自然可想而知。

  所以努古斯家族其实还有一张隐藏得非常深的底牌。

  一位只听从于努古斯家族家主的圣域强者。

  一位从未在达比昂王国有过任何记载,也从未出现在任何人面前的中位圣域强者。

  这才努古斯家族敢于和博尔德家族叫板甚至是撕破脸的真正凭证。

  至于之前那位驻守于蛮荒之地的圣域强者,虽然也可以算是底牌,不过在家族内部其实也算是公开性质的事情,因此实际上在整个达比昂王国上位贵族的圈子里其实也算是半公开的秘密。不过很可惜,根据海拉的情报显示,这位圣域强者已经和他们家族失去联系很久了,至今谁都不知道他到底怎么了,唯一能够知道的,就是当时这位圣域强者是被格森派遣去虚空之城。

  想到这里,海拉望向肖恩的目光多了几分惊疑不定:难道对方也有一位圣域强者坐镇?

  ……

  相距大前庭花园约莫数百米外的地方。有一名男子拦住一位老者的去路。

  这位老者约莫已有六、七十岁,一头灰发略显黯淡,脸上也有了不少的皱纹,可以看得出来这个老者真的是有些年纪了。只不过对于任何稍微有点实力的人而言,却是绝对没有人敢于轻视这个老者,因为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实在是太过强烈,哪怕他只是随随便便的站在原地不动,却依旧有着如同海浪翻涌般的强烈气息不断涌向。

  一波接一波,一浪接一浪,如渊如海。

  这是一位真正的圣域强者!

  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圣域强者。从其气息波动上来看,至少也得是一位中位圣域的强者。

  老者的目光扫了一眼这名年轻男子脚边的一具尸体,眼里露出一分微讶,不过也就是一瞬间而已。

  倒在这名年轻男子脚边的尸体,对于这个老者而言并不算陌生。

  他是努古斯家族的一位圣域强者。是支撑着这个家族成为五大公爵家族之一的支柱,当然那是在他生前的时候。不过因为之前一次行动。在峡地裂谷那边遭遇到雷鸣之锋的重创后。他一直就处于养伤的状态,虽说哪怕如今实力也没有彻底恢复,大概只是相当于阿嚓尔那样的水准,不过因为他毕竟是货真价实的圣域强者,因此实战经验以及对规则的运用上必然要更加丰富得多。

  可是现在,他却是死在了眼前这个年轻男子的剑下。

  老者大概已经能够判断出这个年轻男子的实力如何了:下位圣域。

  “年轻人。天赋和才华都是上天所赋予的神恩,虽说拥有这样的天赋和才华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可是如果不能活下去的话,那么也是毫无意义的。”老者终于开口了。“投降吧。……只要你向努古斯家族投诚,我可以说服族长原谅你杀了劳伦斯的过错,甚至我也可以保证能够让你的实力在短时间内得到极大的提升。”

  “让我的实力在短时间内得到极大的提升?”听到老者的话,这位年轻的男子却是突然笑了。

  年轻男子本来就有着一头耀眼的金发,整个人只是随意的站着就给人一种非常阳光明朗的感觉,几乎任何人看到他都会轻易的升起一阵好感。更何况他此刻笑起来的这一瞬间,就连老者都有一种仿佛被阳光照耀般的明朗舒畅感。而也正是因为这种原因,所以这名气息显得有些阴沉的老者才会破例多说几句,否则以他的性格早就已经动手杀人,哪还会说那么多的废话。

  这个年轻男子,自然就是和肖恩有着两年之约的安德鲁了。

  “是的。”老者一脸傲然的点头,“你如今不过是刚刚踏入下位圣域的境界而已,在这个境界之上还有中位、上位,难道你就不想继续攀爬吗?而我,可以让你少走许多歪路,这对你的实力晋升之路有着极大的帮助。”

  听到老者的话,安德鲁笑了:“就凭你中位圣域的实力?”

  前一刻还一脸傲然的老者,脸色瞬间就变得难看起来。

  身为上位者的强者,最不喜欢的就是来自下位者的狂妄。他可以嘲笑、狂妄甚至是目中无人,可是并不代表一位下位圣域就可以在他的面前狂妄,这让老者的强者尊严感到一种被挑衅的味道。而在奇迹大陆上,通常下位者挑衅上位者,往往就意味着自掘坟墓,或许脾气比较好的人会以一句无知者无畏来嘲笑对方,但是很可惜这位老者并不是什么脾气很好的人。

  “你这是在自寻死路。”老者的脸色变得格外的阴沉起来,“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要么投降,要么死。”

  “唉。”安德鲁轻轻的叹了口气,“还真是无知者无畏。”

  老者额角的青筋勃起,眉头微微一挑,整个人开始散发出一股恐怖且凛冽的杀意,他只是往前踏了一步,那股如渊如海般的恐怖气息就宛如实质般朝着安德鲁涌去,就像是一条巨龙露出狰狞的獠牙那般开始朝着那些敢于挑衅它的渺小爬虫发起攻击。在这股庞大的气息之下,地面以惊人的速度被撕裂开来。然后这些裂痕前进的方向赫然便是安德鲁,而伴随着裂痕的加大,地面也居然有了崩塌的迹象,一缕缕的齑粉和尘埃不断从裂缝之中冒出。

  声势惊人!

  这就是属于圣域强者借用世界规则之力的气势手段!

  从本质上而言,这个老者还是没有在一开始就痛下杀手的,或许他确实是真的想要安德鲁投降。因为安德鲁能够看得出来,以他这样的气势威压手段,对于圣域境界以下的人而言自然是近乎于一击必杀的手段,但是对于圣域级别的强者,哪怕只是初入圣域的新人。最多也就是瓦解其战斗意志和战斗能力,并不算致命伤。

  也正是看出这个老者内心仅存的最后一丝光明,安德鲁并没有立即痛下杀手。

  他依旧站在原地,似乎没有任何动作,但是却有那么一瞬间似乎可以看到他的身影产生一丝微晃。就好像光线的照耀从他的身上被折射开来一样。

  紧接着,如同风暴般汹涌而至的惊人气势就如同已过的台风那般。在安德鲁身前三米处的位置骤然消弭得无影无踪。

  老者微微一愣。随即脸色变得苍白起来,整个人像是虚脱一般的连退数步,然后才终于停了下来,但是这个时候的他却是瞬间苍老了数十一般,腰背都已佝偻,似乎仅仅只是站着就已经要用尽他的全部力量。

  “这。这到底……”老者的眼神变得有些惊恐,“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当然你也没必要知道。”安德鲁轻声说道,“如果不是你刚才出手时有那么一丝留情的想法。你就和这具叫劳伦斯的尸体一样了。”

  “我的力量……”

  “我只是暂时切断了你和这个世界的规则力量的联系而已,也许一两个月,也许一两年,你还是可以重新恢复今天的实力。”安德鲁沉声说道,“我只是不希望有人在这个时候去打扰我的那位雇主而已,毕竟我和他有着一份为期两年的契约。”

  “你……你为什么还能存在于这个物质界?”老者的声音变得有些惊恐。

  “这就不是你该知道的事情了。”安德鲁的声音已经带有几分威严,“我再问最后一次,你是要离开这里,还是执意继续去找他的麻烦?……当然,如果你还是想去找他的麻烦,我这一次不会阻止你,只不过以你如今不过只是下位黄金而且又无法借用规则之力的程度去阻拦他,我还真的不怎么看好呢。”

  老者脸上的神色接连变幻数次,最终他无奈的叹息一声:“努古斯家族看来这一次真的是走到尽头了。”

  对于努古斯家族还是达比昂王国什么的,安德鲁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甚至可以说哪怕这个世界毁灭了都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当然前提是那个时候他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否则的话如果真有人想要毁灭这个世界的话,他恐怕也得站出来帮忙抵挡一下,所以说如今这种他既抗拒世界意志可又不得不在某些程度上充当一些世界意志的守护者这一点,挺让安德鲁矛盾的。

  看着那个老者有些踉跄的选择离开,安德鲁并未进行追击,毕竟他和肖恩的契约是在这两年内替他挡下任何一切圣域以上的强者,所以如果能够尽可能的避免杀戮,他还是会选择这种比较和平的手段。

  就如同他上一次只是“劝走”了那位来自千年盟约帝国的龙骑士,而并没有将其击杀。

  不过很快,安德鲁的脸上的血色就如同退潮般消失得一干二净,甚至就连嘴唇都变白,仿佛体内的所有血液都消失一般。但是这种状况并未持续太久,当他的心脏再一次发出一次强而有力的跳动时,安德鲁所站的地方方圆数十米内瞬间就塌陷了足有两米深,整片区域仿佛就像是被一个无形的力场给倒扣住一般,硬生生的消去一片。

  只是在这股可怕的强烈波动之后,安德鲁脸上的血色则又一次恢复正常,整个人看起来似乎什么事都没有。

  但是如果仔细观察的话,却是可以发现安德鲁的头发似乎短了那么一寸,在他衣服的双肩上多了一些灰黑色的烟灰。而且就连他整个人似乎也显得更加凝实了一些。不再像之前那般看起来有几分飘渺的错觉感。

  “你的罪又加重了。”就在这时,从安德鲁的内心深处突然响起了贝斯的声音。

  “我知道。”安德鲁微微叹了口气。

  “你正在融入这个世界之中,再这么下去你就要彻底受到这个世界的规则限制了。”贝斯的声音急了几分。

  “还有一年。”安德鲁沉默了片刻,然后才开始说道。

  “别再杀人了。”贝斯再度开口说道,“你和我不同,我有着虚妄之界作为屏障,在这个界内我杀了人也不会受到他们的灵魂感染,因此不会背负这个世界的罪。……我是你的剑,你的罪还是由我来背负吧!”

  “不用急,很快你就会有机会的。”安德鲁轻笑一声。“当我完成了和肖恩的契约,虚妄之界就会永固到你身上,到时候你就可以在这个世界上到处行走而不需要背负世界的罪,所以接下来的事情就只能交给你和恩科斯了。”

  “你要沉睡多久?”

  “谁知道呢。”安德鲁耸了耸肩,他略微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肩膀。直接承受来自世界意志的原罪并不是那么好过的,这让他整个人多了一种更加真实的疲惫感。“不过在我沉睡期间。我希望你能够照顾好阿碧丝、德克斯和娜娜莉。”

  “保姆这种活,我觉得应该交给恩科斯。”贝斯毫不留情的说道,“只有像他那样能够在密封环境下种那么多年花的家伙,才能够成为一名合格的保姆。……我是剑,我只会杀敌。”

  “该死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又在说我的坏话。贝斯你是想死吗?”恩科斯的咆哮声,来得特别的突兀。

  “那么你可以告诉我,你现在正在干什么吗?”贝斯反问了一句。

  “种花!”恩科斯理直气壮的说道,“黑色曼陀罗又要用完了。没有这种原材料制作圣水的话,娜娜莉又要发脾气了。”

  “你看,这不就结了。”贝斯的语气显得格外的淡定,“我刚才是在表扬你呢,当然如果你不喜欢的话,我也可以收回我刚才说的话。”

  “真的吗?”恩科斯有些将信将疑。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安德鲁思索了一下,然后说道,“确实是在称赞你。”

  “哼哼,知道本魔王大人比你优秀了吧!”恩科斯又开始嚷嚷起来。

  “闭嘴!”作为深渊世界的魔主级别存在,恩科斯的灵魂格外强大,因此其灵魂力量自然是无与伦比,每当他像打了鸡血一般嗷嗷叫的时候——尤其是在这以灵魂力量作为传递的联络中,安德鲁和贝斯就会格外的头痛。

  “切。”恩科斯小声的哼唧了一声。

  就在这时,大地再一次传来一阵极其强烈的震动,这一次的地震完全不比之前那一次弱多少,甚至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大半个努古斯庄园的建筑几乎都在这一次的地震中彻底变成一片废墟,响彻在整个庄园之中的哀嚎声又多了几分。

  但是在感受到这一次的地震之中,安德鲁闭上双眼默默的感受了一下周围的气息,然后脸上才露出一丝笑容。

  本来他还以为需要自己出手帮但丁和瑞娜这两个骑士的忙,但是就目前来看显然是在活抓了海拉之后,肖恩等人回过头对瑞娜和但丁进行了援助,逼退了那名准圣域强者,所以众人都已经安全离开。而之所以这一次的地震波动会比上一次强烈,纯粹是因为肖恩等人动用了某种爆炸装置,将整个传送阵都给摧毁了。

  当然,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是通过传送阵离开的。

  像但丁就是和罗索、艾薇儿一起护送帕秋莉离开,毕竟如今传送阵的科技还不完善,既然要将海拉一起带回虚空之城,那么就必须要有一个人让位。至于那位追随在海拉身边的黄金强者,她则将会和但丁一起横穿数块领地然后返回虚空之城,不过那个时候安德鲁相信这片区域应该是属于安全区域了。

  “肖恩已经回去了。”安德鲁沉声说道,“接下来那边就由你负责了。”

  “只要在虚妄之界的范围内,就没有人能够伤得了他。”贝斯的声音充满了一种无与伦比的霸气,“不过,这场战争应该很快就要结束了吧?”

  “差不多。”安德鲁沉声说道,“但是在这之前,我必须先去拦截另一个圣域强者。……达比昂王国已经开始狗急跳墙了,所以我稍微帮下忙,加速一下这个国家灭亡的时间,不然一年后契约期限一到,我就再也不能出手了。”

  “别再杀人了。”贝斯轻声说道,“再这么加深原罪的话,你恐怕连一年都撑不过去。”

  “放心吧,如无必要的话我不会动手杀人的。”安德鲁笑了笑,“杀人这种技术活,还是交给你比较合适。”

  “吾为汝之剑。”

  “为吾而挥舞吧。”

  “遵汝所愿。”(未完待续。。)

  ps:  刚从长沙回来,估计是短时间内连续水土转换造成的身体不适,整个人感觉丢了半条命一般,咳嗽咳得肺都要出来一样,所以本来想今天两更的,但是实在是有心无力,所以只好两章合一删掉一些旁支和累赘描述。……如我所言那般,5k字的更新章节,还望各位笑纳。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