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383. 森林里的杀机

383. 森林里的杀机

  时间稍微往前推一段时间。

  约莫是在努古斯庄园突袭战发动前的半小时,一道来自努古斯庄园的命令也正好通过魔法通讯的方式传达到位于伯比斯领的一个前进基地。然后在二十分钟之后,一支约莫三千来人规模的部队便从这个前进基地秘密出发,朝着北方的灰影之森挺进,然后在努古斯庄园突袭战发起前的几分钟,正式进入灰影之森。

  有风吹起。

  风中带有一丝远比其他时候更加湿润的湿气,隐隐约约的显得无比的肃杀。

  灰影之森,是达比昂王国南部地区这边一处面积比较浩瀚的森林,其物资之富饶程度也是南部地区这边最为重要的经济收益,基本上可以说这个森林的存在是支撑起伯比斯领和耶德比领这两个领地的经济支柱。只不过因为某些原因,导致这个领地一直未能被两个领地的领主彻底掌握,因此出于某些心理因素,双方都默认了第三者的驻足,这也是猎魔者能够在这个灰影之森彻底站住脚跟的原因。

  所以单论森林面积而言,想要彻底掩盖住三千人的踪迹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毕竟这些人只是取道经过灰影之森而已,并不是想要在这里进行停留。

  很快,最后一名士兵的身影就消失在这片森林的边缘。

  这支三千来人的部队,是由一支三十人的法师团和一支三千人的步兵团所组成。

  步兵团所使用的装备规格证明这一定是一支某个贵族精心打造出来的精兵部队:所有士兵皆是一身蓝色的轻铠,腰边悬挂着长剑,背部还有一面轻圆盾。这些装备都不是崭新的,上面留着有经历战火后的痕迹,每一名士兵的脸上都有着一股肃杀之气,而充当斥候游走于大部队外围的那些士兵。也是一脸的警惕,注意力高度集中。

  灰影之森,如今实际上是等于落入到达比昂王国的手中。

  海拉在这片森林朝着潘达领那一处的区域内,散布了数十颗钉子,所以只要肖恩这一边有什么风吹草动的话,耶德比领和伯比斯领都将在第一时间立即收到消息。

  所以从某种状态上而言,这支进入灰影之森的护送兵团实际上就算不派遣斥候于周围警戒也是可以的。可是这支兵团的指挥官却并没有这么做,而是选择继续警戒,再联系到这支兵团士兵身上那些战斗痕迹,由此便能够推论出这支兵团的实际战斗力绝对不低。最起码也应该是一支准四级军队。

  这样一支军队,在一支法师团的辅助下,往往可以爆发出超过一般四级军队的战斗力。更加重要的是,这支军队所使用的装备也让他们非常适合在森林这样的地形里作战,这对于他们的战斗力同样有着极为惊人的加成。

  横穿整个灰影之森。就算是急行军的节奏,最起码也需要两天左右的时间。

  不冇过考虑到法师团那些法师的身体素质。正常情况下如果能够在四天内穿越整个灰影之森抵达耶德比领的前线战场。这就算是一个不错的结果。而作为这支团队的临时总指挥官,那名满脸沧桑的中年男子显然还有一个更大的忧虑:当战斗调动命令下达时,他得到的机密情报还有包括那份威廉.耶鲁在短短三天内就突破耶德比领三道防线的战报和相关数据,以及最重要的如今整个耶德比领战况图。

  从地图上他能够轻易的分析出来,如果那支入侵耶德比领的大军继续向战场前线推进的话,那么他们最多将在三天后将会和如今驻守于耶德比领的主力部队发生交战。虽然他已经知道来自南方战区军部的命令是收缩整个耶德比领的防线。可是如果在这个时候和主力部队产生交战的话,那么他们在穿越灰影之森后就会立即遭到敌军的攻击。

  这名叫韦伯的指挥官可不认为,凭借他们三千人的兵力以及三十名魔法师,就能够成为一支袭击敌军后方的奇兵。

  最好也是最辉煌的结果。就是他们为前线的部队分担一部分的压力,让行将崩溃的防线得以暂时性的重新得到稳固,或者是维持一种均势局面。当然作为奇袭的他们,包括三十名法师恐怕就是一个都无法剩下的,能够留下一具全尸都是一件幸冇运的事情。

  如果真的是为了这个战略目标的话,那么出动的就不会是他们了,而是另外几支部队了。

  所以在进入灰影之森大约半小时后,韦伯就下达了第一条命令:全军急行军六小时。

  老练的指挥官不会让一支部队长时间处于急行军的状态,因为这会让一支部队的战斗力下降,尤其是遇到突如其来的遭遇战时,这会让情况恶化得更加可怕。

  六小时的急行军,并未发生任何意外,这让韦伯沉重的心情略微放松了一些。

  在六小时的急行军后,韦伯下令休息一小时,然后就是长达四小时的正常行军。

  对于士兵们而言,这种行军方式其实并不陌生,尤其是在战时。可是对于那三十名法师而言,这种方式就让他们叫苦不迭,许多法师甚至因此而开始发起脾气,只是在这种特殊情况下,韦伯也没办法说什么,总不可能为了照顾这三十名法师而耽误了整支部队的节奏,最终导致耶德比领战场情况的恶化吧?

  因此在韦伯搬出海拉的名头后,这些法师虽然依旧有所不满,但是最终还是没有继续开口说什么。

  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这些法师的缘故,韦伯绝对不会在这里休息停留一小时的,因此当兵这么多年的他很清楚,休息的时间过长的话,对于急行军后的身体疲劳后遗症就会越大,从种种迹象表明,这对战斗力的下降幅度更高。不过幸冇运的是,这一次跟随他出动的三千人都是老兵。是经历无数血与火的战场后幸存下来的,因此对于自身的控制力和调节并不需要他担心。

  他唯一需要担心的,只有那三十名法师而已。

  短暂的休息之后,这支部队就又一次上路,在历经四小时的正常行军后,部队又一次迎来一次短暂的休息时间,这一次的休息时间便被缩短至半小时。尽管法师们的怨气明显更大,但是韦伯也已经懒得再说什么,当半小时的休息时间结束后,韦伯便立即下令全军继续出发。这一次他们将进行两个半小时的急行军。

  当这支部队在经历了长达十二个半小时的行军后,他们终于停了下来。

  仅是这一天,他们就已经走完了灰影之森三分之一的路程。

  虽然灰影之森因为高大的树冠层缘故导致这里几乎毫无阳光可言,但是对于时间有着比较敏锐感官的韦伯而言,他依旧能够轻易的分辨出此时外界也应该是夜晚。

  所以扎营休息。便是他们此时需要做的事。

  不过很快,所有法师就又迎来了一个新的噩耗:他们只有六小时的休息时间。

  但是这一次三十名法师连抱怨的力气都没有。他们简单的吃了一些食物后倒头就睡。不一会就有微微的鼾声响起。今天的行军节奏,对于这些魔法师协会出身的法师而言实在是太辛苦了,毕竟长时间的养尊处优早已让他们遗忘了学冇习魔法时的刻苦,虽然还保持着战斗的能力,但是基本上也因为更习惯于法师团的团队战斗模式,渐渐遗忘了自身的战斗方式。

  好不容易等到这些法师大爷们不吵不闹后。韦伯才终于有时间松口气。

  “大人,我发现森林里的情况有些不对劲。”不过未等韦伯从身上携带着食物包里拿出干肉,就有一名被他安排当斥候的人跑了过来,“今晚的情况安静得有些奇怪。”

  “什么意思?”韦伯的神色变得有些紧张起来。

  “附近上百米的范围内。没有任何魔兽的踪迹。”这名斥候沉声说道,“而且我还发现有不少人迹,从步伐的轻重上看,应该是猎魔者们在活动。只是……”

  “只是什么?”韦伯有些疑惑,“灰影之森这边的魔兽普遍级别并不高,对于一般人而言威胁性确实不低,可是一旦是大规模的部队进入,这些低级魔兽并不会来找我们的麻烦。尤其是我们还是一支军队,只要我们不去招惹花海那边那些该死的恶魔,在这个森林就算是那只大蜥蜴也不会跑出来。”

  “大人,魔兽的问题或许还好解释,可是……灰影之森这里的猎魔者几乎从来都不会在入夜后还有所行动。”这名斥候对于灰影之森的情况明显非常了解,“而且……根据观察,我们发现现在还在活跃的那些猎魔者几乎都是高阶猎魔者。他们看起来就像是在对这片区域进行肃清一样,按照正常情况,这些猎魔者如果在发现我们正规军队进入后应该会是第一时间选择回避,就算是狩猎也不会在离我们这么近的范围。”

  “有阴谋?”

  “属下不敢确定。”这名斥候赶紧低头。

  他只是一名斥候而已,负责的只是把发现到的情况和问题如实汇报而已,至于其他判断并不是他的职责范围。

  接下来,就是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

  但是无论如何,作为这支部队的临时总指挥官,韦伯也必须要为整支队伍的情况而负责。因此很快,他就加强了守夜人员的数量,其规模程度整整翻了两倍有余,虽然这会影响到部队接下来的战斗力,甚至是导致他的作战计划受到牵连,可是他同样很清楚,三十名法师的价值远比他们这个兵团还要更高,所以他不敢冒险。

  在他收到的作战命令中,他必须第一时间优先确保法师团的安全。

  说句难听的,他们这三千人其实也炮灰差不了多少,也就是稍微高级点的炮灰罢了。

  在韦伯提心吊胆的一夜里,想象中的突袭和阴谋甚至是混战并未出现,这让韦伯的心情稍微好过一些。但是随之而来的,则是一种无奈的空虚感,因为昨夜突然加强的守夜规模,所以导致整支部队的战斗力最起码要下降两成。这还是他的保守估计,所以原本今天是要重新复刻一次昨天的行军节奏的计划,自然是不可能实施了。

  原本按照韦伯的计划,他们将在三天之内横穿整个灰影之森,然后在第三天晚上得到一次长达十小时的充足休息时间,于第四天中午的时候出现在如今驻守于耶德比领的达比昂主力部队的侧翼,如果一切都按照他所推想的情况发展的话,那么这个时候他们不仅可以发挥出奇兵的作用,甚至因为法师团的抵达还可以进行一次反攻,最不济也可以给敌人造成一次重大的损失。

  但是现在。他不得不修改作战计划,如果他还想要在即将离开灰影之森前让整支部队得到一次充足休息的话,那么他们出现在战场上将会是在第五天,在这个时间点切入战场的话除非是敌人还没有发起进攻,否则的话他们的出现就等于是送入虎口的羊。除了给对方贡献战场功勋外,没有任何价值。

  整整一天的行军。韦伯都在不断的思索着最快也是最有利的作战计划。但是直到入夜全军开始休息,他也依旧没有想出一个完整的方案来,这让他感到有些烦躁。

  “一切照旧。”

  最终,韦伯只能无奈的下达了这么一个命令。

  风,渐大。

  空气里的潮湿也更加的明显起来,而且这一次隐约间还有了一丝腥气。

  对于这些久经沙场的士兵而言。他们一下子就分辨出那些腥气是血腥味,能够让风传递出这股血腥味的,那到底得造成什么样的杀戮才会有这样的结果啊!

  韦伯在第一时间就被惊醒。

  而派遣出去的斥候也很快就带来了答复:那些高阶猎魔者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又在灰影之森这里进行了一次血腥杀戮。似乎将几个部落规模的狼群都屠戮一空,然后当场就进行了一次材料处理,而那些血腥味就是从这些尸体上散发出来的。

  听到这样的答复,韦伯的眉头紧皱着。

  众所周知,猎魔者几乎从不进行任何合作,就算有那也是必须有所保证的前提下。能够一举屠戮几个部落规模的狼群,这绝非几个猎魔者就能够做到的事,而根据斥候的汇报也证明了这一点,一共有超过五十名高阶猎魔者参与了这次的行动,其中似乎也有人负伤的模样,不过斥候们不敢太过接近,主要是怕避免引起误会。

  对于灰影之森而言,实力只有达到上位白银境时才可以称为高阶猎魔者。

  而超过五十名高阶猎魔者的聚集,其目的绝不单纯。

  韦伯第一时间就联想到了灰影之森里的那只霸主:雷火双头蜥。

  只有这只庞然大物,才值得五十名以上的猎魔者联手,而且想必肯定是有人在这个时候开出了大价钱想要收购这只庞然大物的某部分材料。而且其开价甚至足以让这些猎魔者们暂时放弃成见和敌意,选择合作。

  想到这里,韦伯的心微微放松了一些,他并未下令加强守夜,但是也没有撤销已有的守夜规模。

  整个临时营地并未有丝毫的变化,就像是平静的湖面一样,没有任何一丝涟漪。

  只是韦伯并不知道,这个营地的所有情况变化,早就已经落入了一个人的眼中。

  这位借着灰影之森阴暗的环境以及树叶的遮挡,一脸从容的站在距离韦伯这个营地不远处的一处树梢上的人并不是别人,正是肖恩最为信赖和倚重的人。

  威廉.耶鲁。

  他原本就从容的脸色此刻更是泛起一丝笑容,脸上浮现的那抹酒醉般的酡红和轻轻扬起的嘴角,在这黑暗之中显得格外的妩媚和迷人。

  只是很可惜,威廉现在的模样没有人能够看到。

  “这个指挥官非常谨慎,和斯大林是同一类人,像这样的敌人在正面战场上是很难以任何奇袭战术击败的,因为他们的稳健和谨慎迫使任何他们的敌人想要击败他们都必须堂堂正正的从正面进攻。”威廉的声音透露出些许的兴冇奋,“这也是为什么上一次斯大林在伯比斯领那边驻守时可以打掉远超过他数倍的敌人的原因。想要消灭任何一位这样的指挥官所统帅的部队,不付出惨重的代价是绝不可能的。”

  “那大人您的意思是……活捉他?”站在威廉身后的是班诺克。

  这位壁垒圣骑如今就像是威廉的影子一般跟随在威廉的身后,虽然他的实力还未突破黄金境,但是肖恩并不介意在他身上投入大量的物资。这让他至少面对下位黄金强者时也不会毫无反击之力。

  有这位前资深猎魔者的人跟随在威廉身边,威廉想对整个灰影之森不了解都不行。而事实上,早在几天前突破了耶德比领的三条防线后,威廉就带着一支由班诺克负责的亲卫秘密进入灰影之森,在借助班诺克对灰影之森的了解,他们成功的避开了海拉安排在灰影之森里的所有钉子。

  所以实际上,无论进入灰影之森的是哪一支部队,又或者是什么时候进入,只要他们想到取道灰影之森这条路线进入耶德比领的那一刻,就等于宣布他们一头撞入了威廉早已编织好的蛛网中。

  “不需要了。”威廉摇了摇头。“有一个斯大林已经足够了,另一个才华和能力都与斯大林不相上下的人,对我们而言并不是好事,而是一种累赘和……负担。”

  班诺克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行动吧。”

  “是。”班诺克沉声应道,然后他模仿着灰影之森中独有的一种鸟类魔兽的声音。轻轻的吹响起哨音。

  略微静等了片刻,然后开始有接二连三的声音响起。

  如果仔细倾听的话。就可以发现这些声音所响起的地方恰好是将整个营地都给包围住。

  但是很可惜。包括韦伯在内的所有人,根本就没有发现这一点。

  直到,第一支利箭破空而至,将一名魔法师钉死在地上时,整个营地才像是被煮沸的开水那般沸腾起来。

  可是对于疲惫至极的魔法师们而言,这场突袭来得实在太快了。早已瞄准了他们的箭矢犹如雨点般密密麻麻的覆盖而至。在这一波箭雨之中,便有十数名魔法师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直接射杀,而为了保护这些魔法师而牺牲的士兵数量就更多了,但是哪怕这样。还是有近十名的魔法师受到各种各样的伤势。

  唯一幸存下来的魔法师,竟然不到五人!

  惊醒过来的韦伯看到眼前这一幕时,他只感到一阵血液涌上大脑,这让他差点双眼一黑就晕厥过去。

  最为重要的法师团,居然因为疲惫和一点小小的疏忽,结果在一波箭雨里就直接折损了二十五人!

  灰影之森为什么会有弓手?

  但是这个问题才在他脑海里浮现,他就立即找到答案了。

  正规的弓箭手在灰影之森这种地方绝对是没办法发挥应有的战斗力,因此能够在灰影之森这里射冇出如此精准箭矢的人只有一类,那些高阶猎魔者!

  为什么这些猎魔者敢袭击他们!?

  韦伯一脸的难以置信。

  在他的印象中,猎魔者就算在怎么狂妄自大,也从来就不敢和任何军队产生冲突。毕竟在正规军的军阵和配合下,独行侠一般的猎魔者根本就不会有任何的优势,最终等待他们的下场必然就是死亡。

  也正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所以从昨晚开始,尽管已经听闻了高阶猎魔者的大规模动作,但是韦伯自身那种士兵,或者说军人的优越感也并未让他将这些猎魔者真正的重视起来。在他看来,提高守夜人员的数量和警戒范围,这已经足够看重那些猎魔者了,甚至这还在隐约透露出一个信息,那就是附近有正规军在行动。

  如果那些猎魔者足够聪明的话,一定会选择远遁。

  可是现在!

  箭雨还在继续!

  虽然这些箭矢有些稀疏,但是每一支箭矢的破空而至,就必然有一名士兵永远的倒下,这让韦伯感到一阵疯狂的愤怒。

  只不过这愤怒来得快,去得也快。

  而在愤怒消失之后,韦伯迎来的就是一阵对死亡的恐惧。

  因为在他的视野里,开始出现大规模的正规军士兵。

  这些士兵已经彻底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将他们全部人都彻底围困住。

  在韦伯眼前的这些士兵并没有打出任何旗帜番号,可是仅仅只是扫了一眼这些士兵的装备配备以及身上的服饰,韦伯就已经知道这支军队的来头。

  雷鸣之锋。

  来自托尼斯要塞那个女恶魔麾下最恐怖也是最强大的一支军队!

  此时,在韦伯的脑海里唯一还停留着的念头,是这支让整个达比昂王国都为之惊惧的军队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ps:我最讨厌的就是咳嗽这种毛病了,一旦咳得久了,每一次咳嗽都会产生剧烈的头痛。……这一章6k字,我依旧是懒得切了,因为伴随着咳嗽而出现的剧痛让我整个人都快疯了。各位,看完之后别忘了投票啊,无论是投推荐票还是月票,我都很欢迎的!!说不定还会有惊喜呢!(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