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387. 肖恩的简单粗暴破解法

387. 肖恩的简单粗暴破解法

  肖恩的笑声很轻,但是因为眼下的环境比较安静,所以才显得格外的响亮。

  脸上微微扬起的嘴角也让肖恩的笑容看起来非常的明朗干净,只是微微眯起的眼睛却是让不少人的内心都闪过一丝惊惧,这就像是一头发现猎物后即将发动一场猎杀的捕食者。

  那名来自莱恩公**部特使在一瞬间的惊惧后,脸sè微微涨红,顷刻间就为自己在这一瞬间的退缩而感到愤怒,因为他感受到一股被羞辱的情绪。

  论爵位,虽然他并没有实际的领地,但是无论怎么说他也是一名伯爵,仅从爵位上他就远远超过肖恩。论家世,他出身于公国内颇有名气的老牌贵族世家芬利斯汀,这个家族也算是莱恩公国的建国元老家族之一,因此就算是一般有领地的小贵族见到他也要客客气气。当然最重要的是,他如今的身份是代表着这一次战争的军部统帅而来,论地位那也是和肖恩属于平起平坐的类型,甚至还要高他半个级别。

  而一想到自己居然被一个综合背景远不及自己的家伙给吓到,这位出身于芬利斯汀的军部特使就感到异常的恼火。

  “你,你笑什么!”

  “没什么。”肖恩的脸上虽然还带着微笑,但是身上的气息却开始变得危险起来,“你们一来就将我的人都打伤了,你这么嚣张霸道,你们军部统帅知道吗?”

  “什么意思?”这名军部特使眉头微皱起来,直觉告诉他这句话绝不是什么好话,可是他却是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没什么意思。”肖恩耸了耸肩,淡淡的说道,“我就问你一句话,打伤我这些士兵的人是不是就是现在外面那个白痴?”

  白痴!?

  听到肖恩的话,房间内所有的人都愣了一下。

  而肖恩,也很快就感受到一股极具杀意的气势朝着他涌了过来。

  这股气势自然便是来自于门外那位上位黄金巅峰的强者。

  任何一位强者,都绝不会允许自己被一位弱者的挑衅。以肖恩只不过上位白银的实力,自然是不会被那位强者放在眼里,如果说肖恩身后的家族足够强大的话,或许还可以震慑一下对方,可是肖恩不过只是一位男爵而已,这个身份自然就更不被对方放在眼里。

  他对肖恩产生杀意,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或者说句难听的,就算他出手将肖恩杀了,也不一定就见得真的会因此而陪葬。毕竟对于莱恩公国而言,上位黄金巅峰的强者数量可不多,尤其是有希望突破境界进入圣域的人,这就更罕见了。

  所以如果肖恩和对方起冲突,莱恩公国会做出什么样的抉择,这根本就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只不过,莱恩公国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根本就不在肖恩的考虑范围内。

  当这股杀意笼罩向肖恩的时候,另三股气势完全不弱于这名黄金强者的气息当场就在会议室内爆发出来。

  这三股气势,分别来自于瑞娜、雪法妮奥以及蒂妮三人。

  冷冽如刀的气息在对方的气息锁定住肖恩的瞬间,也同样锁定住了这名黄金强者。

  刹那间,这名强者的脸sè瞬间大变,因为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位男爵的身后居然站有三位实力完全不逊sè于他的强者。尤其是其中一股浩瀚的冷冽气息,更是让他感受到死亡的威胁,在这股直抵心灵的杀意之下,他实在很难升起任何抵抗的念头。而一想到这一点,这名黄金强者的脸sè就变得更大了,因为他发现自己居然在刚才那一瞬间被对方瓦解了战斗意志。

  这名黄金强者的脸sè瞬间多次变化,自然瞒不过房间内的其他人。也是在这一刻,那些贵族们才终于不得不承认一个他们完全不想去记忆的真相,肖恩.康纳利的麾下确实是强者如云,仅是黄金境的强者就有三位之多,其中又以雪法妮奥的实力最为强大,这位带刀祭司几乎已经是完全达到了准圣域强者的级别。

  只是他们也弄不清楚,为什么这位来自教会的带刀祭司会听命于肖恩的指示呢?

  “你想干什么?”这位军部特使是一位非常机灵圆滑的人,只看会议室内那些贵族的态度,他立即就知道这位领主远不是他所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所以他并未再说什么狠话。

  可是,肖恩已经懒得和这个军部特使玩这么无聊的游戏,他的目光已经越过这位军部特使,落在那位强者的身上:“你刚才想杀了我?”

  “哼。”这位强者发出一声冷哼。

  对于肖恩他确实一点也瞧不起,能够让他看上眼的也只有那三位能够威胁到他的黄金强者而已,只不过黄金强者都是有尊严和骄傲的,他并不认为区区一位男爵就能够指挥得动这三位实力完全不在他之下的黄金强者。在他看来,这肯定是亚丝娜留下来保护自己这位小情人的护卫——如今在整个莱恩公国,肖恩是亚丝娜的情人这种说法已经是属于贵族圈公开的秘密——就像是他的存在一样,是芬利斯汀家族让他来保护这位军部特使的。

  所以在这位骄傲的黄金强者的心中,他觉得回去之后很有必要向芬利斯汀家族的人汇报一下,亚丝娜如今实力激增的消息。

  “瑞娜,让他给我跪下。”肖恩的脸上笑意更浓了,然后说出一句让在场所有人都震惊的话语。

  “你……”这位军部特使一脸目瞪口呆,等他反应过来想说点什么的,却只是刚开口了一个字,就感受到一股劲风从自己身边呼啸而过,然后身后就传来了一阵剧烈的碰撞声。

  在肖恩那句话说完的瞬间,瑞娜就已经如同一头暴龙那般冲了出去。

  作为武装骑士的她,虽然战斗技能比较缺乏,可是单论气势的话却还是真的没有哪几个职业能够和她相提并论,尤其是在这个真实世界里,光环类技能的基本表现形式就是气势。所以瑞娜气势十足的冲上去,凭借着自身的属xing值再加上光环技能的辅助,想要临时增幅力量之类的属xing来压制同境界的对手根本就是一件非常轻松的事情,所以只是一拳就已经将对方这位黄金强者给直接击倒。

  而根本就没想到肖恩能够指挥得动瑞娜的那位黄金强者直到被瑞娜一拳就打趴下才反应过来,当即脸sè一红起身就是一拳朝着瑞娜挥了过来。在他看来他没当场杀了那位上位白银已经是非常给对方的面子了,所以此刻骤然因此被打,他哪里沉得住气,因此反击自然也是必然的结果,甚至在他看来如果只有瑞娜一人的话,他根本就不需要担心什么。

  可是让人没想到的是,他这一拳才刚刚挥出,还没打中瑞娜,瑞娜的身上就散发出一道淡蓝sè的光华,ru白sè的雾气从她的身上流淌而出,一件呈现出铠甲形状的透明物已经笼罩着瑞娜的身上。而当他这一拳打上去时,指背上的冰冷触觉也让他立即意识到这层透明冰铠绝不是什么障眼法。

  这名黄金强者没认出这是什么,但是对于活跃于之前会战的那些贵族和雇佣兵团团长们而言,他们却是一眼就看出此刻笼罩在瑞娜身上的这个透明铠甲是什么。

  来自冰雪与凛冬教会所独有的冰甲术!

  些微的裂纹,在瑞娜身上的冰甲上遍布而出。

  肖恩的目光一凝:这位黄金强者的实力明显不弱,而且还是一位极为擅长近战的职业。这种职业在战场上所能发挥出来的作用自然是不如瑞娜的武装骑士,但是如果是在眼下这种强者的对决中,那么要吃亏的明显就是瑞娜了。

  而且从这一拳就能将冰甲术的持续效果打掉接近百分之五十来看,对方刚才这一拳绝对是没有丝毫留手的念头。

  “妮奥。”肖恩知道,单纯想要让瑞娜解决对手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他也实在没有心思和对方继续这么纠缠,“不需要留情。”

  肖恩的话一出,场内的空气瞬间变得冰冷起来。

  这不是错觉,而是雪法妮奥真正出手前的前兆。

  而肖恩这句不用留情,自然也就是不准备留活口了。

  所以这一次,就连诺莱恩也用一种惊诧的目光望向肖恩,眼里更是多了几分不解。

  在他看来,肖恩并不是这种会意气用事的人,而是一位更倾向于依靠手段和智谋来达成目标的领主。或许这一次莱恩公**部的命令确实有些过分,但是像这种东西只不过是一种政治斗争的博弈而已,最终的结果就算肖恩丢失了辛苦打下来的这片领地,但是一旦结束西北战区后全军反攻的话,照样是可以夺回失地,最多就是在领地的分配上肖恩要吃些亏而已,而且看在亚丝娜的份上,最终公国那边也不可能有太难看的吃相。

  可是现在肖恩的行为,这就等同于是要和芬利斯汀家族彻底交恶了。

  要知道,在他们携带军部分配的物资过来支援南方战区时,肖恩就已经和享有“莱恩之剑”这等殊荣的沙伯家族交恶,如今如果再得罪一个当年在莱恩立国时也立下汗马功劳的芬利斯汀家族,到时候这两个家族一起向肖恩发难的话,恐怕就算是亚丝娜也不一定能够保得住他。

  因为在十二上位贵族家族排名中,芬利斯汀家族排名第八,而沙伯家族则是排名第四。

  所以,诺莱恩无法理解肖恩这种行为到底是为了什么。

  不过外人无法理解,却并不代表肖恩麾下的追随者们会无法理解——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理解,只不过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他们根本不需要去理解,肖恩怎么说,他们就怎么做。

  但是至少,像海拉、尼尔、威廉这样的人就能够理解肖恩这种行为的意义。

  因为从一开始,肖恩就根本没有想过接受莱恩军部的命令!

  诺莱恩因为习惯来自贵族和权力者的那种政治倾轧以及牺牲,因此很多时候为了所谓的大局观以及家族着想,他只能不断的选择妥协。像眼下这件事,诺莱恩第一时间思考的就是如果自己拒绝会给家族带来什么样的麻烦,而这种麻烦是否自己以及自己背后的家族能够承受得起,因此从一开始他就默认了妥协这种方案。

  但是肖恩不同。

  他是从一无所有逐渐发展到今天这样的地步,所以在肖恩的字典里从来就没有妥协这样的词句。他或许可以为了更大的利益选择暂时做出一些让步,可是让步永远都不等于妥协,而且如果没有更大的利益作为诱饵的话,哪怕是面对再怎么毫无希望的绝路,肖恩也绝不会选择退步,他只会自己开辟一条新的道路出来。

  想让他放弃好不容易才积攒起来的家底,肖恩是绝不可能答应的。

  而既然不可能接受这条军部命令,那么也就等同于他今天必须出手将这位军部特使以及这些来自军部的人全部留下,如此一来那么肯定是需要一个适合他动手的借口。而一旦利用这个借口向对方发难,那么也就等同于得罪了对方所代表的势力,既然其结果无论是打伤制伏那名黄金强者还是杀了他都会彻底和对方撕破脸,那么肖恩肯定是要选择一种能够削弱对方实力的方式来作为结果。

  所以,杀戮也就是在所难免的结果。

  当冰冷的寒意弥漫到整个会议室时,雪法妮奥便动手了。

  她的动作幅度并不大,速度也并不快,可是看着她的动作所有人却都是生出一种无法闪避的错觉。或许实力稍弱的那些人还没有太大的感触,但是像诺莱恩以及那名正在和瑞娜交手的黄金强者,却是感到一股极为强烈的死亡危机,似乎只要被雪法妮奥当成目标的话,就绝对不可能逃脱得了。

  看着雪法妮奥朝着自己走来,那名黄金强者立即放弃继续针对瑞娜的进攻,他知道对方这一次是真的起了杀心,因此一转换目标,这名黄金强者就立即嘶吼一声,身上爆发出一股犹如猛兽般的气势,挣脱开来自雪法妮奥的气机锁定,紧接着身上青筋爆起,整个人的体型也猛然增大一圈,看起来格外的粗壮健硕和狰狞。

  然后他便再也没有丝毫的犹豫,猛然朝着雪法妮奥冲了上去,挥手就朝着雪法妮奥的头部猛击。

  面对这无论是气势还是速度都极为强烈的一拳,雪法妮奥却没有像众人想象中那般的狼狈躲闪。

  她的身形轻盈得就像是一只蝴蝶,几乎是擦着对方这一拳的拳罡进行的躲闪,劲风吹起了雪法妮奥的长发,可是却未能在她的脸上留下哪怕一道刮伤的痕迹。

  紧接着便是金属摩擦的微响——那是剑出鞘的声音。

  然后是一道微亮的银光。

  没有喷溅而出的血光,也没有格外血腥和恐怖的场景,可是这名黄金强者的惨叫声却是骤然响起。

  他的整条手臂,居然就这么被雪法妮奥轻描淡写的一剑切下,然后摔落在地上,扬起一片白sè的微雾。而在其肩膀的切口处,则是一片光滑如镜——那是真正的光滑如镜,因为在切下这条手臂的同时,冰冷的寒气已经将这个伤口彻底冻结住,连一滴鲜血都没有滴落在地,而且寒气所凝结而成的冰晶更是像镜子一般能够清晰的反映出照镜的景sè。

  众人的恐惧更盛!

  而诺莱恩也是第一次看到雪法妮奥的出手,此时在他的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好快!

  但是事实上真的是雪法妮奥的速度比对方快吗?

  只有正面和雪法妮奥交手的那名黄金强者以及肖恩才知道,不是雪法妮奥快,而是他自身受到雪法妮奥的寒气影响,导致思维迟缓,因此直接影响了他的判断让他的反应能力下降。

  简单点说,就是他变慢了。

  这一刻,肖恩知道,雪法妮奥成为下位圣域强者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了,因为她的冰雪之境已经有了规则的雏形,只要当她完善并且能够熟悉的运用这方面的优势,那么冰雪之境就会蜕变为冰雪领域,同时也将会宣告雪法妮奥正式成为圣域强者。

  下一刻,雪法妮奥再度轻挥手中的神器——冰凛,然后寒气便在这名黄金强者的颈上凝聚。

  轻描淡写的两剑,就将一名上位黄金巅峰的强者击杀,雪法妮奥收剑回鞘,室内的寒气也一扫而空,然后她和瑞娜两人就重新回到肖恩的身后。站在门外的班诺克并没有进来,他立即帮忙扶起那些倒地不起的士兵,一一检查他们的伤势,然后才转过头望向肖恩,微微摇头。

  这些可怜的士兵就没有班诺克那么好的运气,他们全部都被对方的出手给震碎内脏。

  “你……你居然敢……”这名军部特使也不知是因为身边强者的惨死给吓到,还是真的没有搞清楚状态,他终于像是失心疯那般的指着肖恩,张嘴就叫喊了起来,“你居然敢杀莱恩军部的使节团!你这是想要造反吗?执法队,还不赶紧将这个意图造反的人拿下!……你们几个,还不赶紧过来帮忙。”

  最后一句,则是对着诺莱恩等几名贵族喊的。

  只是在见识到雪法妮奥的发威后,这些贵族哪还敢上来找肖恩的麻烦?当初沙伯家族那位子爵被肖恩打成重伤的事,对他们而言还依旧清晰未忘。

  “把他们全部给我拿下!”肖恩同样回以一声怒喝,眼里已有杀气涌动,但是他与这位军部特使有所不同的,是他一开始就是对着那些贵族喝道,“莱恩军部的特使会随意闯入正在召开的高级机密会议吗?会随意击杀我麾下的士兵?真没想到,达比昂的间谍居然是一群智商这么低的家伙,你们以为凭借这种卑劣就能够欺骗得了我吗?……你们还不赶紧把他们拿下?难道你们也是达比昂的间谍吗?”

  诺莱恩的眼神猛然一凝,心中剧震,他这一刻终于知道肖恩在打的是什么主意了。

  投名状!

  他试想过肖恩无数种破解的方法,甚至是寻找亚丝娜的庇护,可是无论如何他也没有想到,肖恩的破解方法居然会这么的简单粗暴,直接给对方安上一个间谍的罪名,然后逼他们一起动手!诺莱恩甚至敢打赌,如果他们不动手的话,肖恩一定会对他们动手,而到时候给军部的文件只需要说他们战死沙场就行了。

  顷刻间,几名贵族当场就面面相觑了。

  “你……你们这是想造反……”军部特使慌了。

  “你们想造反?背叛莱恩公国?”相对于军部特使的慌张,肖恩就淡定多了。

  “唉。”微微叹了口气,当诺莱恩再度抬起头望向那名军部特使的眼神,已是一脸冷漠。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