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389. 南方战区的最后一战

389. 南方战区的最后一战

  奇迹历1784年4月27日,肖恩麾下各军团团长率领着重新做好了整备工作的各部队再次奔赴前线。

  这一次,出战的军团并不多,但是作为最主力的三支军团:钢铁羽翼、塞西莉亚近卫团、雷霆之狮却依旧在出击名单之中,而且还是最前线的军队。紧随其后的,则是由诺克暂时担任统帅一职的六支雇佣兵团联合部队,毕竟在驰援这一方面上,诺克确实有着其他人所无法比拟的巨大天赋优势。

  不过在经历了一场大会战后,肖恩如今麾下的总兵力自然也不如当初那般强盛。

  像钢铁羽翼、塞西莉亚近卫团、雷霆之狮这三支部队,总兵力只剩不到两万人,平均每支军团也就六千来人而已。至于那六支雇佣兵团倒还好一些,因为有三支精锐部队在战场上拉仇恨,所以损失还保持在一个可控范围内,这六支雇佣兵团合起来也还有三万人左右。

  两支部队总计兵力不到五万人,单纯从兵力上而言肖恩面对卡泽斯.霍奇迪亲王是不占任何优势的,甚至可以说是处于一个比较劣势的状态,毕竟卡泽斯亲王麾下的骑士团可是相当于一支万人规模的重骑兵团的。不过,这点优势对于肖恩而言倒不算特别可怕,毕竟钢铁羽翼这支部队如今因为人数较少的缘故,所以已经全员配备冲击盾,勉强也可以算得上是一支骑兵杀手。

  真正最大的问题,其实还是在于卡泽斯.霍奇迪亲王一方所占据的地利优势。

  如果有得选择的话,肖恩其实也不乐意这么早的进行压逼,但是自从这场决定南方战区战事的最后会战彻底爆发后,他就感觉到自己的血液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越来越热,相反自己的灵魂却是开始变得越来越冷。这种极端的两极化反应让他感到非常的难受。

  不过一开始肖恩还以为自己只是得了什么怪病,直到贝斯突然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他的面前时,他才终于知道这里面的凶险。

  他的灵魂正在逐渐脱离。

  关于灵魂学这一方面,贝斯是当之无愧的大师级人物,因此由他说出口的关于灵魂学方面的话语,自然是极具权威性。而按照他的说法,肖恩现在的灵魂正处于一种极不稳定的状态,这种状态有可能维持三五天或者三五个月,甚至是三五年或者三五十年,毕竟对于生活在地狱中的魔鬼们而言根本就没有时间这个概念。因此这个状态到底可以维持多久谁也说不清楚。

  不过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肖恩当初和那只不知名的魔鬼所做的契约正在开始生效。

  如果他不尽快让卡泽斯.霍奇迪的血脉被灭绝的话,那么他就很可能因为这份契约而死。

  这才是肖恩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向卡泽斯.霍奇迪发起进攻的根本原因。

  在这种涉及到生死问题上,别说是什么芬利斯汀家族,就算是要跟莱恩公国直接翻脸开战。肖恩都会毫不犹豫的挥兵。

  所以很快,战火终于烧到卡泽斯.霍奇迪亲王的领地。

  ……

  一个水晶杯以极快的速度飞向墙壁。然后摔得四分五裂。

  杯里的鲜红色液体瞬间就如同下雨那般四散而落。染红了白色的绒毛地毯上,看起来格外的触目。

  一名体型魁梧健硕的中年男子坐在房间内居中的一张高背椅上,他满脸愤怒之色,似乎是觉得摔碎一个杯子已经不足以平息他内心的愤怒,因此他整个人猛然站起,双手用力一掀就将一张以金属和水晶拼砌而成的方桌彻底掀飞起来。身上那股凛然的气势同时也变得更加凌厉可怕。

  一阵轻重不一的叮当作响。

  桌子直接就被这名中年男子掀飞出数米之外,重重的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而摆在桌子上的酒水、饭菜自然也在这个过程中碎落得不成样子,那些汤汤水水之类的玩意更是在白色绒毛毯上挥洒出一条清晰可见的痕迹。

  “这就是你们之前所说的万无一失!?”中年男子发出一阵愤怒的咆哮。

  这位相貌英俊的中年男子。就是摩洛七世的叔叔,达比昂现今仅存的两位亲王之一,卡泽斯.霍奇迪。

  “殿下,莱恩公国那边确实有意向接受我们的投诚。”一名中年男子望了一眼身边的另外四名同伴,看他们都一脸沉默的模样,这个中年男子就知道自己不得不开口了,“而且从我们收到的消息上来看,莱恩公国那边也确实派了人去虚空之城那边传达了军令……”

  “对方只是去传达军令而已,但是军令内容到底是什么,我们谁也不知道。”不等这名中年男子说完,另一名年纪同样不小的男子便开口,“说不定就是下令要彻底和我们开战呢?”

  “莱恩公国的人或许非常无耻,但是也并不见得就真的要和我们彻底决一死战。”之前那名开口的中年男子立即出声反驳,“我们达比昂王国或许因为之前那场和托尼斯侯爵的战争而元气大伤,而且近年来和法西斯王国的冲突也逐渐强烈,但是就算这样莱恩公国想要彻底吞并我们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再说了一旦莱恩公国在这场国战里元气大伤的话,法西斯王国肯定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接纳我们的投降都是莱恩公国最有利的方案。”

  “那么对于潘达领男爵麾下的部队如今已经正式踏入我们的领地,霍森大人您又有什么说法呢?”被反驳了话语的那名中年男子发出一声冷笑,一脸嘲讽的开口说道,“难道他们只是来这里远游的吗?还是说他们只是来和我们打个招呼?”

  “或许这里面有什么误会也说不定。”被称为霍森的中年男子眉头微皱,他很不喜欢眼前这个中年男子的语气,可是这一次他呈献的计略确实出了问题,因此他有着不可推卸的职责,所以也就只能开口解释起来。否则以他之前所受重要的信任程度,其实完全不需多此一举的开口。

  “误会?”听到霍森的话,这名中年男子却是开始有些得势不饶人,“当初南方战区最后那场会战,如果我们出击的话,完全可以给予他一个致命的重创,这样一来的话就算最后那场会战我们失利也不会落得像今天这样彻底失去一切优势的局面。反过来说,只要我们再度坚守一段时间等霍华德公爵的兵力回援,我们甚至可以打一场漂亮的反攻战,因为我们谁都知道。南方战区在莱恩公国开辟出来的三个战区,获得的支援是最少的!”

  霍森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眼下这样的局面,其实他早就已经预估到,毕竟他这个计划从一开始就充满了非常危险的变数:一旦成功的话,那么卡泽斯.霍奇迪亲王就会成为整个南方乃至东南方战区最具实力的领主。这对于之后卡泽斯亲王在莱恩公国站住脚跟自然是极为有利;可是如果一旦计划失败的话,那么卡泽斯.霍奇迪亲王同样也会变得孤立无援。甚至因为之前在南方会战放弃了战友的缘故。而彻底失去反击的可能性。

  如此一来,他霍森所需要面临的指责,自然非常严重。

  而事到如今,就连他霍森其实也有些弄不清楚,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当时他和莱恩公国谈妥的条件,就是南方战区的那位指挥官。潘达领领主,肖恩.康纳利男爵会很快被征调加入西北战区,然后他们所代表的南方战区仅存战力则会立即在南方战区展开反攻,借此诱骗霍华德公爵的部队重归南方战区。借以缓解东南战区所需要面对的压力。紧接着,在南方战区反攻计划夺取了一定程度上的领地后,西北战区也会派遣一支部队向南方战区反攻,届时他们将连同莱恩公国的南方战区反攻部队一起消灭霍华德公爵的部队,然后顺势加入莱恩公国。

  所有的计划,都已准备妥当,甚至霍森还推演了许多套战术方案,真正做到了确保万无一失。

  可是为什么事到如今,这一切都没有按照原有的剧本在行动呢?

  如果霍森早知道会变成这样,那么他肯定不会提议加入莱恩公国,反倒不如就像刚才那名中年男子所说的那样,在南方战区的最后定鼎战开启时,直接压上全部兵力从后方展开袭击,这样肯定能够彻底击溃肖恩的部队,让他无法将优势变成胜势,自然也就不会落得今天这种境地。

  只是,在场的人却都不知道,正是因为他们没有参与到那场在伯比斯和奇拉夫两领展开会战,所以他们才能够活到今天。作为南方战区最具威胁的三大主力之一,威廉和海拉怎么可能没有防着这位霍奇迪亲王的兵力,如果他真的敢将所有兵力都投入到那场会战里,那么肖恩的部队或许确实会在正面战场被击溃,需要重新进行休整才可以再度开启战端,但是毫无疑问的一点是,这位卡泽斯.霍奇迪亲王的部队绝对会损失惨重,且他麾下最引以为傲的绯色骑士团也必然会全军覆没。

  正是因为没有参与那场会战,所以这位亲王如今还依旧保存完整的战力,才会让肖恩感到有些棘手。

  这就是战争,有利必有弊。

  只不过在场的人可都不会这么认为。

  作为卡泽斯.霍奇迪亲王麾下心腹嫡系的他们,无论哪一个人单独拿出去,在达比昂王国都可以算得上是有名气的大人物,所以他们每一个人都是非常骄傲的。所以在场的众人自然也就理所当然的认为,若不是他们没有参与那场会战,哪还轮得上肖恩那个跳梁小丑在这里蹦达。

  要知道,整个南方战区的战争从头到尾,他们就没有参与过。

  缓缓的扫了一眼在场的五人,卡泽斯.霍奇迪的目光在霍森的身上停留最久,不过最终却也没有对自己这位曾经确实为自己呈献不少谋略的智囊说什么,而是面向众人沉声说道:“卡奇,现在再说那些话已经毫无意义了,目前最重要的是那位潘达领的领主已经摆明了是要和我们展开最后的决战。在场的各位都有什么看法?”

  “殿下,我认为我们必须一战。”被唤为卡奇的人,便是那位和霍森一直争论的中年男子,此时听到卡泽斯亲王的话后,他当即就又是第一个表态的人,“那位领主的前锋军三个军团合起来也不过只有区区一万八千人而已,只要我的火龙兵团出击,他们就只有溃败一条路可走。”

  “那位领主的前锋军确实是三个兵团联动,但是你别忘了这三个兵团都是那位领主麾下最强的三支军队。”霍森看到卡奇的自大,就实在是有些忍不住。“像那支叫塞西莉亚近卫团的军队,那些士兵全部都是被俘的达比昂第四军团士兵,你的火龙兵团什么时候比达比昂第四军团更强了?”

  “霍森,你这是什么意思!”听到霍森的话,卡奇当场就怒了。这一次就连对霍森敬称的“大人”两个字都彻底省略了,“既然都知道那是达比昂第四军团的士兵。只要我们出击的话。你觉得他们还能继续指挥得动这些士兵吗?”

  “既然对方能够指挥得动达比昂第四军团的士兵,那么他们肯定用了什么办法。”霍森冷冷的说道,“只要这种办法一天不被破解,那么达比昂第四军团的那些人就是我们的敌人。而你的火龙兵团和达比昂第四军团确实还有很大的差距,让你贸然出击的话根本就是对我们自身战力的严重损耗。”

  尽管依旧不服气,可是这一次卡奇也确实没办法反驳什么。因为历年来的达比昂南部地区军队较量,他所统帅的火龙兵团确实一直都不是达比昂第四军团的对手。如果真的在正面战场上和达比昂第四军团开战,哪怕如今这支叛变的第四军团只有六千余人,而他的火龙兵团有一万人之众。但是最终的结果就算是他胜利也肯定是惨胜。

  “还有,你别忘了。”霍森见卡奇不说话,于是便再度开口说道,“雷霆之狮之前在正面战场上可是彻底全歼了山狮军团,虽说山狮军团在正面战场的作战能力确实要弱一些,可那也只是相对于其他军团而言,如果你的火龙兵团在正面战场上和山狮军团打遭遇战的话,失败的肯定是你吧?那场狮王之争的最终结果,是阿尔弗雷德的名气更响亮了。”

  卡奇已经一脸默然了。

  “还有钢铁羽翼。”霍森再度开口说道,“这支军团的成名时间比起另外两支要更早,因为这一支军团的第一任指挥官就是那头狮王,那同样是一个狮群。如果当年横穿数千里的壮举还无法让你清楚的感受到这支军队的实力,那么你就回想一下当初的汀奇因领入侵战,这支军队在其第二任军团长安诺的指挥下,可是让达比昂第二骑兵团遭到重创!”

  卡奇的脸色变得更黑了。

  “肖恩麾下这三支军团,全部都有在正面战场上击败、击溃甚至是全歼我们达比昂那些获得独立番号的军团的壮举。”霍森的声音变得更冷,但是却也更加让人清醒,“哪怕这三支军团联合起来总兵力只有一万八千来人,但是任何一支军团单独拿出来就足够和你火龙兵团的一万人正面对拼了。”

  这些战报资料数据从霍森的嘴里说出来,显得格外的冰冷,但是却也让在场的几人变得冷静起来。或许在此之前他们可以认为那不过是对手的运气好,又或者是借助了某些他们所不知道的优势而取得胜利,可是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在战场上胜利就是胜利,失败就是失败,人们永远只会记得胜者而不是去记住败者。

  所以霍森的话虽然残酷,但是至少让其他几名同样有些头脑发热的同伴彻底冷静下来。

  “难道我们就只能投降吗?”沉默了片刻后,卡奇突然吼了起来,显然是有几分恼羞成怒了。

  “当然不。”霍森已经恢复了之前作为卡泽斯.霍奇迪亲王智囊的冷静气息,“一支火龙军团或许对付不了对方的前锋军,但是如果三支军团同时出动呢?只要能够挡住对方的先锋军攻势,那么这个时候请赛迪斯大人率领绯色骑士团从侧面切入战场发起冲锋的话,绝对能够给予对方一个重创。……要知道,在战争上,兵力上的叠加从来就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

  听到这话,在场的人都有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卡泽斯.霍奇迪望了一眼在场五人里的其中一人,然后开口问道:“赛迪斯,你怎么看?”

  “殿下,我觉得可以一试。”赛迪斯沉默了片刻,然后才点了点头,“但是如果只是面对一个前锋军我们就要如此费力,甚至说不准我们要在这里折损非常多的战力,那么面对那位领主的第二波兵力我们要如何应对?”

  “所以这个战术计划有一个最关键的问题。”听到赛迪斯的话,霍森便开口解释起来,“一旦展开交锋,我们必须在三天之内结束这场战斗。否则的话我们就会陷入战场僵局,到时候等待我们的就是死亡了。”

  “但是三天内结束战斗,我们的损失依旧会非常大。”

  “只要我们能够解决那位领主的先锋军,那么我们就有和对方谈判的资本。”

  “我明白了。”赛迪斯点了点头,“那么这一战,我一定会倾尽全力。”

  奇迹历1784年5月20日,卡泽斯.霍奇迪亲王麾下的所有军队在白冰之岭和肖恩麾下的三大主力军团展开正面交战,而这个时候赛迪斯则率领着绯色骑士团绕到正面战场的侧后方。

  一场从侧面战场切入主战场的奔袭冲锋,正在快速酝酿着。(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