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2. 虚空领
  肖恩伸手将桌子上的那张地图拿了过来。

  这是一张用羊皮作为载体的地图,而且从大小上来看,最起码得是三副完整的羊皮缝制。经过特殊的工艺手段处理过后,这副羊皮地图的背面摸起来有一种独特的顺滑感,而正面则因为在上面绘制了地图的缘故,那种凹凹凸凸的纹理感也有一种微妙的触感。

  这副地图是前几天才由亚丝娜命人送过来,让肖恩自己在上面绘出他想要的领地。

  对此肖恩倒是一点也不客气,直接就将潘达领、耶德比领、伯比斯领、奇拉夫领、达伊领、索安领、汀奇因领这七块领地全部划到自己的名下,并且将其重组为一块新的领地:虚空领。

  之前威廉在忙着的工作,就是在将这些领地的边缘绘边,以标示这些领地如今的归属权。

  除此之外,在这张羊皮地图上也已经有了其他几种颜色作为标记,表明这些领地的归属权。

  基本上,除了哈奇.博尔德家族依旧占据了近半面积的龙舌兰领,以及寇斯.霍普森家族、朗尼斯.霍尔德、伯恩.拜迪这三人的领地也并没有什么变化外,佛罗伦萨同样毫不客气的直接将卡泽斯.霍奇迪亲王的领地占为己有,甚至连带着还将附近的几块领地都划入名下。

  至于亚丝娜,倒是因为霍普森家族的投降,因此镇守王国东南门户和法西斯抗衡的重任就没有交到她的手上。而且反倒是在戴温.索德尔.沙伯的提议下,达比昂王国的王都及周边的领地连同加罗德要塞则全部都归入到亚丝娜的名下,如此一来亚丝娜反倒是成了这场战争的最大受益者。

  当然,如果从战略意义上而言,那么肖恩等人的七人同盟则算是被彻底分割了。

  或许正是出于这一点考虑,所以戴温才会那么爽快的提议将加罗德要塞一并给亚丝娜。不过这一点,在尼尔和海拉两人的眼里,则明显是从头到尾都没有显露任何好心——随着领地规模越大,在领地的管理难度上是直接呈几何倍的增长概率。当初仅仅只是一个托尼斯要塞而已,就几乎让亚丝娜心力交瘁。

  如今她的领地规模几乎等同于三个公爵领那么大。这让亚丝娜还怎么管理?

  可是在这种关于领地的安排上,却是无论谁却也没有办法插嘴说什么。不过鉴于如今大家都属于同盟者的关系,所以肖恩还是将尼尔暂时借了出去,由他去负责帮亚丝娜统筹和规划这一切,忙完这些工作之后才回来。这也是如今肖恩麾下的三巨头只剩海拉和威廉两人的缘故。

  看着地图上绘制的黑色边线,肖恩的目光又落下其他几个同盟关系者的领地,眼里又多了几分无奈。

  七人同盟中,离他最近的无疑还是佛罗伦萨.怀尔斯,这位霸占了前达比昂亲王卡泽斯.霍奇迪的领地并将其改名为神圣罗马的领地距离肖恩虚空领的奇拉夫郡只有一个多月的急行军路程。但是就算这样中途也需要穿越两块大概相当于子爵领规模程度的领地,如果在此期间遇到什么耽搁的话。那么时间自然是需要再度增加的。

  至于像龙舌兰领、霍普森家族的领地、拜迪家族的领地以及朗尼斯的领地。距离肖恩的郡地也实在太过遥远——肖恩直接将这七块领地合并改名为虚空领。并且针对这七块领地进行整改划分出九个郡,除了以七个领地的核心作为七个郡地的地名外,新增一个虚空郡和黑天鹅郡。

  目前九个郡地被肖恩大致上划分成四块区域,基本上则由索玛.海斯汀、卡齐、鲁德三人各负责两个郡地。而达伊郡、虚空郡、黑天鹅郡则因为之前规划上的完善以及周全,目前已经彻底进入轨道并不需要他们负责。不过对于这些事情并不算太过了解的肖恩,也就只能相信这三个家伙,任由他们天马行空的发挥了。

  轻轻的将地图放下,肖恩的目光落在虚空领比较靠近峡地裂谷方向的几个郡地,沉声说道:“索玛和卡齐这两个家伙到现在还没有任何异样?”

  “没有。”听到肖恩的话,威廉微微一愣,随即才开口说道,“卢比之前一直都有安排人盯着他们。无论是他们每天说过的话、接触过的人、写过的书信又或者是吃过的东西等等,都有专门的人手负责。但是这么久了,这两个人完全没有显露出任何异样,反而是非常尽心尽力的在处理政务,哪怕是之前处于战争时期。由他们负责调度的后勤补给也从未出过任何问题。……可他们越是如此认真,我们也就越不敢放松。”

  “那么塞恩知不知道他这个叔叔还活着?”肖恩问道。

  “不知道。”威廉摇头,“不过塞恩看起来也根本就没有想去寻找的意思。而且最近随着战争彻底结束,塞恩整个人也显得有些压抑,这几天一直都醉倒在城里的酒馆,据说已经欠下不少酒钱,我昨天才让人去结账。”

  “大概是因为觉得没办法杀死我,所以意志消沉了。”肖恩淡淡的说道。

  对于塞恩,肖恩还是非常了解的。

  不过自从那场在伯比斯领和奇拉夫领爆发的会战后,肖恩就再也没有用过塞恩,虽然如今依旧留给他五千人的带兵权,可是军队在非特殊时期是不允许进入虚空之城,因此塞恩就算手上有兵也没有办法对肖恩动手。所以塞恩意志消沉的这种表现,肖恩当然非常理解,只不过他也不可能把自己送上门去让他杀。

  他又不是圣人。

  “那么,要不要把塞恩处理了?”威廉皱了一下眉头,然后开口说道,“他这么意志消沉下去,对我们而言也几乎没有任何帮助,而且在接下来的矛盾冲突里,他很有可能会倒向其他贵族。凭他的能力想要在其他贵族那里混得更好,也不是什么问题,反而以他的能力以及对我们的了解程度,有可能会对我们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对于塞恩的能力。肖恩还是非常认可的。

  可是最大的问题是,这个家伙对他的敌意简直就是与日俱增,哪怕最近他意志消沉,可是身上的红色光晕却也没有一刻减弱过,反而都快红得发紫了。这让肖恩实在头痛,如果能够将塞恩收为己用的话,肖恩相信他绝对是一个不比诺克、阿尔道夫、斯大林等人逊色的将领,当然只是没有他们那么有着极为明显和强烈的作战风格而已。

  “只能如此了。”肖恩无奈的叹了口气。

  “不需要。”这个时候,海拉倒是突然开口了。

  对于肖恩和海斯汀家族的事,她其实也有所了解。因此对于这个能够隐忍到这种程度的人。海拉还是有点欣赏的。因此觉得如果就这么将其葬送的话,确实也有些可惜。反正这种事情,对于她而言也就是稍微费点脑细胞想个方法而已,至少总比像她之前和威廉交手要轻松得多。

  “先让他知道索玛.海斯汀还活着的事吧。”海拉想了想。然后开口说道,“只要让他知道了自己还有族人活着,而且这位族人也完全不知道他曾经干过什么事,那么至少就不会让他感到绝望和孤单。然后在这个时候,我们再散发出一些消息给塞恩,让他误以为索玛也是想要复仇,这样他一定会想办法去和索玛接触,接下来在他们彻底接触并且决定计划之前,我们只需要静观其变就行了。”

  “这样有用?”肖恩有些疑惑的问道。

  “只是第一阶段计划而已。”海拉耸了耸肩。“反正不管他们想出什么计划,第二阶段他们还是要按照我策划的剧本走,如果他们两个能够撑住第二阶段的话,那么我还有第三、第四阶段的计划。……不过你还是做好战争的准备,在我的计划里塞恩肯定会秘密投靠如今莱恩的某一个贵族。然后在背后捅你一刀,所以从现在开始就不要让他接触太多的机密情报了。到时候再击败他一次,然后放他走,之后再在正面战场上击败他个两、三次,他就会真正的投降了。”

  肖恩想了想,总觉得海拉这个计划和他以前在地球时听那个诸葛亮七擒孟获的故事实际上是差不多。只不过有些事情,他就算知道也绝对想不出如此周密的计划,但是海拉却能够轻而易举的就想到这一点并且将其细节化的用上,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智将和普通人之间的差距。

  “那么这件事,就交给你负责好了。”肖恩开口说道。

  “还需要负责什么啊,无非就是散播个传言而已,这方面让希格莉去处理就行了。”海拉一脸平静的说道。

  作为昔日海拉麾下的情报官,希格莉确实是一个让人难忘的角色,因为她收集情报和处理情报的能力就算是在如今的虚空之境里,也只有卢比可以和其一较高下而已。因此当希格莉听闻海拉投降于肖恩后,她也就在第一时间选择投降,当然她服从命令的对象依旧是海拉,而不是肖恩,对此肖恩倒也并不介意,反而让她成为了虚空之境特务机构的副总指挥官,就阶级地位上而言是和艾利凯特平级。

  这些事情,肖恩并不太理解,对于他而言有海拉和威廉去帮他解决可行性的问题就足够了,他只需要提个方针就可以。

  “那么,接下来是最重要的问题,这一次前往莱恩王都,你打算找谁同行?”威廉问道。

  “人选已经确定好了。”肖恩轻声说道,“我将会带瑞娜、塞西莉亚、雪法妮奥同行。”

  听到肖恩报出来的名单,海拉和威廉皆是一愣,显然有些反应不过来。

  整个会议室瞬间陷入了一种怪异的沉默氛围。

  如此沉默了十数秒后,威廉才开口说道:“你这个阵容名单……你确定你不是开战的吗?”

  “如今莱恩境内起码有十三位圣域强者,这一次莱恩升格王国的仪式必然盛大无比,就算这些圣域强者不能全部齐聚,起码也会有十个人吧?”肖恩反问一声,“你觉得我还能在王都闹出什么风雨来吗?”

  “那倒未必。”海拉也开口了,“雪法妮奥小姐虽说是教会人员,可是她现在在莱恩境内各贵族的眼中已经和你的追随者没什么区别了,单纯就实力上而言她也算是半步圣域的强者,因此如果真的有圣域强者出手的话,那么在不使用法则压制的前提下倒也不算以大欺小。……以贵族圈里的潜规则而言。肯定会有贵族会示意家族里的圣域强者向你发起挑战。”

  “呵。”听到海拉的话,肖恩反倒是笑了起来,只是笑容明显变得有些冷,“如果对方有圣域敢如此托大的话,那么雪法妮奥肯定会让对方尝到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就算不用雪法妮奥出手,瑞娜一个人也已经足够了。”

  如今的瑞娜,虽说是圣域之下无敌,但是如果有下位圣域敢托大不使用规则之力来压制和拉开彼此之间的实力差距的话,那么瑞娜就足够打得对方鬼哭狼嚎了。而如果对上雪法妮奥的话,那么胜负就更干脆了。因为带刀祭司的战斗从来就不是在表演。而是真正的杀人之技。所以一旦让雪法妮奥出刀的话,和其对手的圣域下场也就可想而知。

  不过这还不是最主要的,真正最重要的是,雪法妮奥还有一张至今都未翻开的底牌——这是肖恩在贝斯离开之后重新准备的另一张底牌。

  肖恩对于自己昔日所追随的那位公会会长印象最深的。就是他在面对过万的敌人时,一脸狂妄肆意所说出的那句话。

  “你们以为自己手中握有一张王牌就可以把我逼上绝路吗?可笑!你们这群家伙知道什么叫底牌吗?底牌就是足以扭转乾坤且从未被人知晓的手段,就叫底牌!每一张底牌都是一张王牌,但是已经被翻开的王牌却永远无法成为底牌!”

  然后,他便亲眼见识到那位虚空之翼的会长一口气翻出了五张底牌。

  一战定乾坤。

  而如今,肖恩的手上就握有两张底牌。

  如果不是贝斯走了的话,说不定会是三张。

  “你们就四人出发?”威廉再度问道,“不需要带点其他护卫人手吗?”

  “不需要了。”肖恩摇头,“我们只有四个人出发的话。机动性也高一些,就算遇到有人不顾一切的报复,我们也可以轻易的突围而走。……不过,我不觉得会有人那么傻的来找我们的麻烦就是了。”

  “那可未必。”海拉最近似乎和威廉走得比较近,因此也开始变得特别喜欢泼肖恩的冷水。“你永远无法猜到那些贵族们的想法,不过如果你和亚丝娜大人他们一起行动的话,倒是应该不会遇到什么危险和麻烦。”

  “我们约好在托尼斯要塞碰面。”肖恩开口说道,“所以前往托尼斯要塞的路程这一个半月里我是要自己上路的,这个时候应该不会有圣域强者来拦路吧?”

  “这个时候应该不会。”海拉想了想,然后才开口说道,“至少去的时候不会,但是回来的时候就不好说了。除非你有什么拿得出手并且能够彻底镇住他们的手段。”

  “手段是有,就看有没有必要用了。”肖恩耸了耸肩,“好了,这件事暂时不需要你们担心。不过为了预防万一,还是让猩红骑士团隐藏身份秘密跟随吧。”

  “我知道了。”威廉点了点头,“战术方面的环节你就不需要担心了,这点我会确保万无一失的。不过……”

  “战略方面的问题我也已经帮你想好了,到时候你就按照我之前跟你说的那样去做就行了。”海拉拿起茶杯喝了一口奶茶,一脸的云淡风轻,显然对于肖恩去和这些贵族应酬打交道的事还需要自己教而感到不耐烦,“必要的显示实力是一种身份的象征,但是必须在你获得侯爵身份之后,如果这一次贵族授衔仪式上出现意外的话,那么隐藏实力则会成为你的第一要务。……不过如果实在没办法的话,那么就赌战吧,而且有多大赌多大,最好赢上那么几个家族的资产来。”

  “嘿嘿,赌战这个,我最喜欢了。”肖恩坏笑一声,神色显得异常的满意,“不过那些家伙没那么傻吧?”

  “所以示敌以弱也是很有必要的。”海拉耸了耸肩,“这方面你不是非常擅长吗?就不需要我教了。……不过,如果莱恩皇室问起你那次的突袭战术时,你准备怎么回答?”

  “如实回答。”肖恩沉声说道,“我必须显示出一些过人的手段或者技巧,这样才能够让皇室在这一次授勋仪式上站在我这边,至少虚空领我是一寸都不打算让出去的,谁想要那就必须把我打败!”

  “但是目前领地上几乎没有兵源可以补充……”

  “是时候该联系安德烈和卡罗斯、阿塔巴他们了,就说我需要他们的帮助。”

  “我知道了。”

  “至于贸易联盟那边的事,就等我回来之后再处理吧。”

  “是!”

  ps:

  唔,说一声,昨晚前文里关于瑞娜的职业写错了。她是武装骑士,不是战争骑士。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