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1. 童话里都是骗人

11. 童话里都是骗人

  肖恩觉得自己正在遭受一个名为“视觉冲击”的精神伤害,而且这个伤害还无法免疫,属于强制性伤害。

  看到肖恩那明显有些失落的模样,塞西莉亚不由得轻笑一声:“你是不是以为公主都是年轻漂亮的美人呢?”

  “也不算吧。”肖恩想了想,然后才开口回答道,“只是总觉得……精灵族的话……”

  “这个世界上,哪来那么多年轻貌美的公主,又不是童话故事。”塞西莉亚浅笑一声,“就算是公主,也不一定就真的是漂亮或者有才华的。当然如果你既不漂亮又没有才华的话,那么这对于出生在皇室的公主而言就是一件悲剧了,因为至少前者还可以成为政治联姻的筹码,而后者则可以提升皇室的综合实力及影响力。”

  听着塞西莉亚的话,肖恩却是陷入了沉默之中。

  那位雪风部落的公主虽然有着精灵族所独有的精致面容,只是她的体型也确实超过了精灵族的标准程度太多。当然肖恩对于这位公主并没有任何想法或者意见,他只是觉得在看到这位公主之后,内心所存在着的某些对童话的美好想象确实被现实的残酷所击碎。

  在听了塞西莉亚的话后,肖恩也知道,童话终究只是童话而已,虽说不能完全否认那些故事,可是那些故事也都是经过一定的美化。而且无论是公主还是王子,他们也都是属于自己种族里的常人而已,而只要是常人就总会有平凡甚至是无能的,只不过因为被披上了一层公主或者王子的外皮后,他们就会被外人通过想象力而得到美化,一旦无法见到这种想象中的王子或者公主时,就会感到沮丧、受骗甚至是愤怒等诸多负面情绪因素。

  或许对于这些公主王子们而言。出身上的高贵反而成为了他们精神上的压力。

  “所以因为政治上的原因,很少有公主能够拥有所谓的自由,最多在某些事情可以稍微任性一下。这就已经算是不错了。哪怕就算当初我的父亲再怎么宠溺我,可我所能够拥有的自由依旧很有限……”

  肖恩的瞳孔猛然一缩。

  塞西莉亚是伦贝尔公国的公主这一点在肖恩的核心圈里早就不是什么秘密。只不过大家都当成不知道而已。虽然肖恩猜测塞西莉亚自己可能或多或少也发觉到一些,只是有些东西确实就像是遮羞布那样,如果没有人揭开的话,那么很多东西大家就都会选择静默,没有人会去触及这个话题或者说是敏感点。

  但是现在塞西莉亚亲口说出这话,那么这含义就完全不同了,至少肖恩知道塞西莉亚现在才算是真正的解开心结。

  “……我当初去玛姬帝国的魔法学院进修时。就是我父亲替我安排的,我没有任何拒绝的能力。”塞西莉亚的声音还在继续,不过在知道她的心态已经完全不同的情况下,肖恩还是很喜欢听塞西莉亚叙说自己的过去。“当时公国的情况有一点复杂,我父亲将我送走一方面是为了保证我的安全,另一方面就像是我之前所说的那样,为了提高皇室的综合实力。……不过现在想起来,我应该算是比较幸运的。至少我还能够去玛姬帝国魔法学院进修,而我另一位只比我大了一岁的姐姐却已经被确定了未来的丈夫人选,而从那时开始她就不断要去上礼仪课。”

  肖恩静静的听着,并没有插嘴说什么,这是他第一次听闻到皇室的生活和艰辛——无论是这个世界还是游戏中。当然。因为塞西莉亚的关系,肖恩对于那位雪风部落的公主自然也就多了几分同情,毕竟像这样的皇室贵族子弟所背负的沉重压力绝不是外人所能够想象出来的。

  不过像这样的压力,自然也是有利有弊。因为背负着这些沉重的压力,那些最终可以进入皇室继承人名单的无一都是真正的人才,就算比不上所谓的天才,但是至少在同辈、同龄乃至同族之中,他们都是最优秀也是最杰出的;至于那些无法承受得了这种压力的,他们通常也会早早的选择放弃争夺所谓的继承人,成为平庸乃至碌碌无为的平凡人。

  而面对压力,抵抗的方式同样有许多种。

  有的人会选择暴饮暴食,有的人会选择释放情.欲,有的人会选择杀人泄愤,也有的人会选择不断购物。

  或许这位来自雪风部落的公主,就是选择了暴饮暴食这种方式来释放自己的压力。而据肖恩的了解,在这个世界上诸多美食都是富含高热量的食物,毕竟强者们每天的运动、士兵们的训练等等都是需要消耗大量的体能与热量,如果没有富含远超地球标准的热量,那么每天所需要消耗的食物便很有可能会是地球上的数倍到十数倍,这样一来这个世界早就陷入资源贫瘠的情况,也不可能说一个小小的公国就有超过千万的人口。

  奇迹大陆,从来就不是一个地广物稀的世界。所谓的贫瘠之地也仅仅只是相对于那些富饶区域而言,像北地蛮人所生活的极北冰域之所以会说是贫瘠之地,更大的原因其实还是在于那里的气候环境比较恶劣,不适合通过种植来产出粮食,但是却并不代表那里可以充当食物的资源会少,只是在收集上有比较大的风险而已。

  由此同理,蛮荒之地既然可以号称世外桃源,又哪会是什么贫瘠之地呢?尤其是那些二等席、三等席所占据的区域就已经非常肥沃,更不用说一等系的部落,因此在自给自足方面已经完全足够养活那些部落的人口。更何况蛮荒之地越是靠近内部核心的区域,高级魔兽就会越活跃和越常见,它们所富含的营养价值要远超其他魔兽。

  所以在摄入高蛋白、高热量这些方面因素上,蛮荒之地应该说要比人类国度更具优势。只不过蛮荒之地常年处于战争状态,各种各样的训练就从未有一刻停止,以蛮荒之地的情况也就是刚刚好做到一个平衡而已。

  通过这一点,肖恩大致上也就可以判断出这名雪风部落的公主应该是一位依靠脑力的公主。而且在同为高强度标准的前提下。脑力消耗的热量远超体能消耗,因此自然需要摄入更多的热量来进行补充,如此一来再加上长期缺乏运动的条件基础下。想要变胖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以精灵的爱美程度,这位雪风部落的公主居然可以容忍自己的身材变形。由此可见她为了自己的部落到底是做出了什么样的牺牲。这让肖恩对塞西莉亚刚才所说的那些话也有了一个更深的感触,所以望向战场中心那位公主的目光,此时也多了一些截然不同的味道。

  对于肖恩来说,无论是破风部落还是雪风部落,也就是他未来进入蛮荒之地的一个过渡桥梁而已。当然就算不通过这两个部落,肖恩自己也有一套打算可以在蛮荒之地站稳脚跟,以目前他收到的回馈信息来看。蛮荒之地的进展要比他在莱恩公国这边顺利许多,不过考虑到他如今还是需要莱恩公国的贵族身份作为自己的遮掩,因此暂时在这个国家里吃些亏他也不是很在乎,否则的话他哪会容忍那些贵族在他面前像跳梁小丑一样蹦蹦跳跳?

  很多事情。从他成为一名领主那一刻开始,他就必须多为大局考虑。适当的耍脾气、任性都可以,可是这些都不能和他最终的目标进行冲突,否则的话在他彻底发展起来之前,他都需要适当性的选择让步。

  望着那名脸色略显苍白的雪风部落公主。肖恩又望了一眼塞西莉亚,然后微微叹了口气。

  此时战场内的双方,战斗似乎也已经进行到了最后。

  来自破风部落的战士一共有七人,不过肖恩并没有看到那位之前和他交手的剑舞者,因此他猜测对手可能会有八人甚至是更多人。而负责保护雪风部落这位公主的。此时则只剩两人,一位实力明显较强一些,哪怕被四、五人围攻也可以坚持着,当然身上的伤口还是无法避免的在不断增多,这显然是一位防御者;而另一位则倒在那位公主的身边,脸色已是非常的苍白,他的腰腹侧开了一条直达胸腔的创口,外人几乎都可以通过这条伤口看到胸骨里跳动的心脏。

  很明显,就算不再对这位出手他也活不了多久。

  或许是因为隐秘出行的缘故,肖恩并未在战场中看到更多的雪风部落护卫,不过除了还在坚持的这人以及即将死去的咦人外,地上大概还有三具明显应该是属于雪风部落护卫的尸体,以及五具应该是破风部落追杀者的尸体。

  不过真正让肖恩惊讶的,是他还看到了一具人类尸体。

  而肖恩,恰好就认识这具人类尸体。

  或者说,他曾经见过这具尸体。

  那位前天在托尼斯要塞外差点碾死那位小女孩的车夫。

  肖恩还记得,当时那位车夫是一脸慌张的下了马车,然后在看到那位小女孩安然无恙之后他明显松了口气。只是因为某些原因,他并未上前详细的查看,而是抛了一小袋钱币作为补偿,然后就急匆匆的重新驾驶着马车离去,当时肖恩并未多想,也只是觉得那位马车上的主人应该是真的有急事。

  此时看来,那位主人应该就是这位公主了。而且那个时候起,他们明显就已经知道自己正在被破风部落的刺客所追杀,当时的赶路如今看来也就是一种慌张的表现。

  至于为什么会在今天还在距离托尼斯要塞不远处的这里,肖恩的内心也已经有了一个答案。

  以昨天所见到的那辆马车大小来看,塞入这位雪风部落的公主后,最多也就只能勉强再塞一个人:从现在的形势上来判定应该就是此时还在奋战的那位精灵族防御者。所以昨晚他们应该是在托尼斯要塞内城逗留了一晚上,由此刻重伤的这名护卫带着另外三人赶过来汇合,之后在早上城门开启的时候就立即离开。

  只是,这几人最终还是被来自破风部落的刺客所追杀,然后展开了一系列的交战,只是无奈因为人手过少的缘故,最终还是不敌破风部落的刺客。当然。恐怕就算是雪风部落也没有预料到,破风部落为了杀这位公主居然会如此不惜血本,仅肖恩如今所见。就已经有六位黄金级的强者——此时战场中还有两名黄金强者,剩下的五人都是上位白银巅峰。

  而雪风部落一方。此时也就只有那位防御者是上位黄金强者,那位已经重伤濒死的或许也是,可是现在他这幅模样是与不是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因此雪风部落的那位公主死亡,也只是时间问题——或者说,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因为有两个人已经绕过那名防御者准备对那位公主下手。

  虽然那名防御者竭力想要过去帮忙,但是很可惜他被两名黄金强者缠住。根本就脱不开身。

  大概,最终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雪风部落的那位公主死亡。

  对于这样的结局,肖恩一点都不意外。

  当初在游戏中,这个对抗任务最终就是以这位公主的死亡而结束。如果真的是遵循历史的进展而言,那么这位公主其实也就是一位必死之人。

  不过实际上,肖恩其实也有点搞不懂。

  既然破风部落出动了六位黄金强者,为什么不直接一口气就全部用上,反而要在外面安排了四位黄金强者站岗放哨呢?如果六位黄金强者全部出手的话。说不定这位公主早八百年前就已经成为一具尸体了,哪还会留到现在。

  “肖恩……”塞西莉亚轻扯了一下肖恩的衣袖。

  肖恩回过头望着塞西莉亚,看着她那明显已经有所感触的目光,肖恩知道塞西莉亚肯定是回想起了自己当初的身世:如果没有那个雨夜的相见,或许现在他和塞西莉亚两人的命运也会截然不同吧?

  轻叹一声。肖恩的左手轻拍在塞西莉亚的头上,然后站了起来:“我知道了。”

  下一刻,那名粽子德鲁伊就被肖恩抛飞出去。

  超过三十米的距离,对于肖恩而臂力而言根本就不是问题。所以等到那几名破风部落的精灵发现问题时,那名德鲁伊大师已经距离他们非常的接近,在慌乱之下那两名走向雪风部落公主的精灵都以为是什么暗器,当即就立即出手攻击。

  肖恩都忍不住要替那名可怜的德鲁伊大师申冤了。

  这两名精灵也都是剑舞者职阶体系,所以此时两人虽是慌忙出手,但是出剑都是又快又狠。短短几个瞬间,以肖恩的眼力就看到最起码对着那名粽子德鲁伊挥出不下三十剑,虽说以那名德鲁伊大师的体质和能力还不能彻底将他杀死,但是却也绝对足以让他重伤,这一点就已经足够了。

  肖恩可不想让这位德鲁伊大师恢复实力,然后又变成铁背金刚来找他们的麻烦。

  成功挡住这两名剑舞者后,肖恩也就提着剑朝着战场走了出去。此时战场之上的双方,都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而选择了暂时停手,只是破风部落的人也没有因此就放松警惕性,而是依旧对那名精灵防御者形成包围之势,防止他突然突围带着雪风部落的公主离开。

  这一点,就是高地精灵们的优势了。

  信仰了狩猎女神之后,高地精灵们在战斗技艺方面自然也有着一定程度上的提升,尤其是对战斗直觉以及一些战场形势的敏锐程度上,他们拥有了超越其他精灵族群类型的优势。但是同样的,他们也有了部分其他族群特长上的退化,例如在森林环境之中他们就不可能再像之前那样拥有敏锐的感知,因此他们也才需要安排放哨的人,甚至当肖恩在三十米外的地方,他们就完全无法发现肖恩。

  这个世界,是非常公平的,凡事有利自然就有弊。

  当那两名剑舞者终于发现刚才被他们攻击的就是他们自己部落的德鲁伊大师时,这两人立即就惊呼起来,连带破风部落和雪风部落双方也都是一脸的惊诧。只不过在惊诧过后,双方的神色就有了更加明显的区分:破风部落是如临大敌的模样,而雪风部落则是一脸庆幸。

  这个时候无论来的人是谁,只要是破风部落的敌人,那么就是他们雪风部落的恩人。

  然后,众人就看到了肖恩孤身一人从林中走出来的身影。

  这一刻,肖恩因为脱了斗篷的缘故,所以在场的精灵自然都可以看到这位年轻男子的模样。

  他的装束很平常,并未有什么奇特之处,甚至就连身上也只是一套为了行动方便才穿着的冒险者常见服饰,几乎任何防具装饰都没有。唯独他的右手倒是握着一柄长剑,只不过仅看剑身的话根本就无法看出这剑到底有什么独特之处,和铁匠铺最常见的那种制式长剑没什么区别。

  如此一来,雪风部落的人自然就感到有些失望。

  但是破风部落的人却并未因此而放松警惕,脸上的警备之色反而更显。

  这让肖恩不得不轻叹一声,高地精灵在战斗警惕性方面果然是名不虚传,这让他完全没有任何可乘之机。

  “这位人类朋友,你还是快点跑吧,这不关你的事。”雪风部落那名公主好不容易才升起的希望之火,在这一刻又熄灭的,于是她便急忙开口说道,希望尽可能不要牵扯到无辜的人下水。

  与肖恩想象中的情况不同,这位雪风部落的公主虽然身材有些超乎想像,但是她的声音倒还是挺动听的。尤其是她的内心倒也不坏,因为肖恩可以明显的感受到她话语里的真诚,并不是虚伪的客套话又或者是什么陷阱,而是真心想让自己避免被卷入到这场战斗中来。

  “没事的。”肖恩轻笑一声,笑容里有着充分的自信。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