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5. 破风之舞

15. 破风之舞

  中年男子毫无顾忌的朝着同部落的剑舞者统领猛然扑杀过去,他的双臂青筋凸起,身上更是泛起犹如烈焰般的暗红色光晕,整个人都散发出一种极为可怖的凌厉气息。甚至在他的动作之下,周围的空间也隐隐有些扭曲起来,虽没有呼啸的狂风声,但是却是有着一种比呼啸的狂风声更加令人心悸的威胁感。

  这一击,这名中年男子居然没有丝毫留情的打算,似乎是真的要将这名剑灵舞者统领击杀当场!

  而面对中年精灵如此凶狠的扑杀,这名脸上由始至终都保持着高傲之色的女性精灵剑舞者统领也并没有因此而感到丝毫的慌张。似乎是早就知道结局会如此一般,她只是脚下微动,就错身让开了这朝着自己直线冲来的攻击,周围那些宛如被扭曲空间所营造出来的迟滞感,仿佛根本就无法作用于她的身上一样。

  就好像是轻舟在湖面上划开的涟漪。

  然后,在两人交错的瞬间,这名女性精灵剑舞者的右手便直接化作手刀就朝着中年精灵的颈部切下。

  与那红得泛黑的光晕相比,环绕在女性精灵剑舞者手刀上那乳白色的劲气就显得格外的圣洁耀眼,而且与中年精灵那诡异的气息相比,这位女性精灵剑舞者的手刀所产生的声势简直就犹如怒雷般震耳欲聋。那些近乎于实质化的暗红色血气在这乳白色的劲气之下,简直就像是寒雪遇到阳光的暴晒一样,迅速的消融。

  很快,中年男性精灵那被暗红色血腥气息所保护着的颈部就彻底呈现在这名女性剑舞者统领的视线中。

  毫无疑问,就如同中年男性精灵那扑杀的一击根本就没有任何留手的情况一样,如果他的颈脖被这位破风部落的精灵剑舞者统领的手刀切实了的话。那么最终的结果肯定也是他的脑袋直接被削掉。

  在这完全可以说是口角争执的小纷争之中,同为破风部落地位尊崇且又拥有实权的这两名高地精灵居然彼此都是真的抱着杀了对方的念头出手!

  “哼!”

  感受到手刀上的威胁,中年精灵发出一声冷哼,身上所散发出来的血气瞬间化作真正的火焰焚烧起来,但是这种火焰喷发膨胀燃烧的状况仅仅只持续了那么一秒钟而已,然后就以极快的速度收缩回他的体内。

  在这一瞬间,空气里居然弥漫出几分风暴降至前的沉闷宁静。

  剑舞者统领在这一刹那间,放弃了只要再往前一点就能够划破对方颈动脉的攻击,以极快的速度缩回右手。

  有红光,在半空中一闪而逝。

  恰好与剑舞者统领缩回的右手擦边而过。

  而剑舞者统领则顺势后退几步。那名中年精灵也同样顺势往前冲出一段距离,双方再一次保持了约莫五米左右的距离。

  剑舞者统领凝视着眼前这名中年精灵的背影,她知道这一刻对方才是真正动了真格。但是就算这样,她的脸色依旧没有丝毫的变化,只不过双手却是微微低垂。按在了腰间两柄短剑的剑鞘上。

  破荒之牙。

  风鬼之刃。

  这两把短剑看起来是一对的,但是实际上却仅仅只是材质相似而已。

  短剑之一的破荒之牙。是当年流落到蛮荒之地的高地精灵所携带过来的精灵部族圣物。据说其历史甚至可以追溯到黄昏时代末期,但是后来究竟是如何落入破风部落手中的,这一点就没人知道的,唯一可以清楚的就是当年破风部落的创立者是从风暴之眼部落里将这柄短剑带出来的。

  而风鬼之刃,则是破风部落当初在蛮荒之地发现了和破荒之牙极为类似的材料,然后请那些生活在蛮荒之地的矮人们锻造出来的短剑。而当年因为这柄短剑。破风部落甚至还和一个灰矮人族群爆发过战争,那场战争发生在破风部落和雪风部落交恶之前,所以在拥有雪风部落支援的情况下自然是将那个灰矮人族群彻底歼灭,将这柄风鬼之刃夺了回来。

  因此实际上。这对看起来一模一样的短剑实际上却并不是一对的,甚至仅做工造诣上而言,风鬼之刃也要远远逊色于破荒之牙。但是就算这样,风鬼之刃依旧是一把非常锋利的传奇级短剑。

  作为一个部族的圣物,能够被这位剑舞者统领如此轻易的携带离开,由此可见这位破风部落的女性高地精灵身份自然也不简单。否则的话,就算地位再怎么高超的人也不可能随意动用部族圣物,甚至将这对短剑带到人类国度的区域内。

  不过纵然已经紧握了这两柄短剑,这名女性高地精灵的神色却是越发的显得凝重了。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以平复内心这一瞬间产生的微弱不协调气息,然后同时将这两把造型简洁的短剑拔了出来。在这一瞬间,这名女性精灵剑舞者的身上也开始散发出一股极为隐晦但是却非常强大的力量波动,满腔战意就犹如在火堆中扔进一个油瓶那般,瞬间化作滔天烈焰!

  “很好。”背对着剑舞者统领的中年精灵沉声说道,然后缓缓转过身。

  在这名精灵的左半边脸上,有着繁复且诡异的红色纹理,粗略看起来似乎是类似于魔法阵的纹理,只不过却是要比魔法阵更加复杂得多。而除此之外,在他身上所有没被服饰所遮掩而裸露出来的皮肤上也有着大量的复杂的血红色花纹。这些花纹都有着红光在闪耀,就像是活化的岩浆流一般,充满了一种诡异、狰狞和可怖的气息。

  这名中年精灵就这么站在原地,但是却仿佛有一个无形的力场笼罩住了周围的空间一般,一**的血腥气息不断的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越是接近这名中年精灵,那股血腥气就会越加的浓郁,心智承受力稍弱的人根本就无法和这样的对手进行正面的抗衡。更何况从他刚才对那名剑舞者统领的出手就可以看得出来。在近战能力方面他也有着极为强悍的战斗力,甚至就连速度、反应力等都要远超常人。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种可以散发出血腥气息影响对手的能力,也应该算是一种领域能力。

  如果肖恩此时能够看到这名中年男性高地精灵的话,那么他就会知道这个限时任务到底有多难了。

  血纹狩猎者。

  这是蛮荒之地的高地精灵所独有的一种特殊进阶职业。

  所谓的特殊进阶职业,就是一种只有在符合特殊的条件情况下才允许就职的职业。而与这类职业的转职难度极高以及之后的职阶提升困难和缓慢所相对的,那就是特殊进阶职业成功转职后所带来的强大能力足以弥补这方面的差距。

  像肖恩的咒印剑士,他当年在波多罗亚王国遇到的那位三阶职业的重铠骑士等等,便都是特殊进阶职业。

  不过【血纹狩猎者】这个职业的进阶难度,比肖恩的咒印剑士难度还要更大。

  首先。这个职业的限制就是必须是在蛮荒之地出生的人,哪怕是同为精灵,但是如果不是出生在蛮荒之地的话那么就无法接触到这个转职方向的任务线。其次,必须是信仰狩猎女神的信徒,且在狩猎教会里的地位或身份也不能太低。最后。才是转职这个职业的最终要求:近战类职业。

  通常血纹狩猎者,其真实实力都要在当前境界的前提下再加上半个级别的水准。

  也就是说。这位中年精灵当彻底激发了身上的血纹能力后。他的实力差不多等同于下位圣域的强者。最起码这种利用血腥气息来干扰、影响对手战斗力的特殊能力,其本质上就是相当于领域能力。由此可见,一旦让血纹狩猎者正式成为圣域强者的话,那么这种领域能力会有多么可怕。

  不过,至少眼前这位中年男性精灵今生是没有成为圣域强者的可能性了。

  这一点,整个破风部落的人都非常清楚。

  相反。这名女性精灵剑舞者统领,她如今却是非常的年轻,甚至还不到八十岁。以她的实力和天赋能力,想要突破圣域是非常轻松的一件事。真正的极限反而在于她最终是否能够突破传奇。不过目前破风部落倒是对这位剑舞者统领寄予了极高的厚望,至少她所带出来的剑舞者卫队在战斗力方面相较于以前的破风部落所培养的剑舞者明显要强得多。

  “不过只是一位最近几年才上位的孩子,真当自己就能够和我并肩而站了吗?”中年精灵沉声咆哮道,尤其是他的目光望向这名女性剑舞者统领右手的中指时,脸上的神色更是显得异常的狰狞。

  如果仔细看,便不难发现,在这位剑舞者统领的右手中指指间处有一条极为明显的伤痕,鲜血正一点一点的渗出。只不过令人震惊的,是这些从伤痕处渗出的血珠一出现在这名剑舞者统领手指的皮肤上时,就会迅速的蒸发消失。

  对于右手上这微弱的伤势,这名女精灵剑舞者很清楚是怎么受的。

  之前那一瞬间的交锋,若不是她收手快的话,她的右手就会整只都被刚才那道一闪而逝的红光切下。

  作为信仰狩猎女神的高地精灵,他们最为出色的就是战斗嗅觉上的敏锐,所以大多数时候他们都可以提前感知到危险从而回避陷阱。当然这种做法有利也有弊,有利的地方就在于往往在战斗中对手故意显露出来的破绽,对他们都是毫无意义的;而弊端则在于一旦被对手知道高地精灵的毛病,那么他们反而可以在许多地方舍弃对自身的防御关注而集中力量来攻击。

  当然,这种做法在游戏中也就只对npc有用而已,对付玩家的话是毫无效果的。

  因为这个信仰能力加成到玩家身上,则变成了“降低暴击伤害及暴击几率”,而且还分主动效果和被动效果。

  所以这名女性剑舞者统领能够闪躲得了刚才那近乎于斩手的一击,凭借的就是这极为敏锐的战斗天赋嗅觉。不过就算这样,她的右手中指还是不可避免的被擦了一下,而就是这一下也让她受了点伤。

  如果是在平常的情况下,这点伤自然不算什么。

  可是在面对血纹狩猎者的话。那么任何一点会出血的伤口都会成为对方能够加以利用的破绽。

  用游戏的术语解释,那就是“吸血”效果。

  当然,作为如何可怕的职业,血纹狩猎者其实也有一些弱点。其中最大的一项弱点,那就是他们无法接受任何外界的治疗——当初在游戏里的表现是任何治疗技能都无法作用于这个职业的玩家身上,他们必须通过职业所具备的吸血效果来恢复。而在如今这个现实世界里的表现,则是他们身上所受到的伤势很难痊愈,至少在激活了血色纹路的情况下很难痊愈。

  女性剑舞者统领的目光从右手中指上收回,然后落在了这名血纹狩猎者的颈脖处,沉声说道:“你真的以为就只有你才能伤得了人吗?……我说过。我们是平级关系,并不仅仅只是因为我们两人在部落里的身份地位,同时还包括了我们的实力。……而这还是指在不借外力的情况。”

  说到这里,这名剑舞者统领停顿了一下。

  在这一瞬间,有一声极为轻微的撕裂声突然响起。

  那名血纹狩猎者的瞳孔猛然一缩!

  因为这一声撕裂声恰好就是从他的身体上发出。在他的颈脖处赫然出现了一道和他伤了那名剑舞者统领一模一样的伤口。只不过他伤了剑舞者统领的伤口并不如何致命,那点出血量根本就是随时都可以止住的情况;可是这道颈脖处的伤势就不同了。如果再深那么半寸的话。那么他的颈动脉就会直接被切断,到时候光是出血量就足以威胁到他的性命。

  这名血纹狩猎者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因为此时此刻,他已经真正明白自己的对手所说的这句“不借外力”是什么意思。

  他的目光已经落到了那柄名为风鬼之刃的短剑上。

  对于自己部落里的剑舞者统领实力如何,这名血纹狩猎者非常清楚,毕竟在部落里他们也算是抬头不见低头见。不过在他的记忆中,他们两人的实力确实是半斤八两。谁也无法真正的压制谁,因此如果真的打起来确实也是两败俱伤的局面,不过这指的是双方都在拥有同等前提条件之下,如果是那种双方都准备就绪的死斗。那么他的赢面还是比较大的。

  正因为如此,所以他才会在一开始的时候就抢先下手,为的自然就是占了这个先出手的优势。一旦让他占了优势的话,那么他就可以在战斗的过程中慢慢把优势变为胜势,然后一举彻底击杀这位如今在他眼中越来越像眼中钉一样的存在。

  但是千算万算,他最终却还是忽略了此刻这位剑舞者统领手中拥有两把部族圣物的情况。

  作为部族里的圣物,整个破风部落对于这两把圣物的情况自然耳熟能详。

  虽说如今破荒之牙的真正作用是什么还没有人知道,但是对于风鬼之刃的情况却是非常的清楚,那就是可以让持有者的速度得到提升。至于具体的提升速度是多少,部族里的人并不清楚,因为风鬼之刃虽说是仿照的破荒之牙,但是实际上如今整个破风部落里真正能够驾驭这两把圣物的,也就只有眼前这位剑舞者统领。

  维尼亚.破风。

  “维尼亚,别人不知道你的真正身份,你以为我也不知道吗?”这名中年血纹狩猎者的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作为部族里老一辈的人,他在破风部落已经生活了一百五十多年,不仅在部落里积威许久,同时也知道许多部族里的秘辛,“你不过只是一个孽种而已,你真的以为你能够统帅整个部族的剑舞者吗?”

  维尼亚原本平和的目光骤然变冷,握着双剑的手猛然握紧,原本一直平静淡定的神色也终于产生了强烈的波动。

  “哼,看来你应该是知道自己的身份了。”中年精灵冷笑一声,“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以什么手段骗到部族圣物的承认,可是如果你真的以为你能够掌控部族圣物,甚至是真的和我平起平坐的话,那么我奉劝你最好死了这条心。……以你现在的行为,我已经足以将你当成叛族的罪人!”

  “就凭你的一面之词?”

  “不。”中年精灵摇了摇头,“凭我是长老议会监督者的身份。”

  维尼亚的瞳孔猛然收缩:“今天的情报是你故意给错的!?”

  “那又如何?”中年精灵冷哼一声,“说起来我还真得感谢那几个人类,如果不是他们的话,损失这么多的白银剑舞者我也确实要背负不小的责任。不过现在……在你的指挥下损失了两位黄金剑舞者,那么你猜长老议会会如何看待这件事呢?”

  深呼吸了一口气,维尼亚眼里的怒火开始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漠然:“我会去参加你的葬礼的,莫拉索大人。”

  破风部落的中年男性精灵听到这话时,内心猛然掠起一丝惊悸,有一股极为可怕的死亡气息瞬间笼罩而起。紧接着,他便看到维尼亚一个俯身就朝着自己急速冲锋而至,不过几乎是她踩出第一步时,在她的左边就出现一道一模一样的身影,而当这两个身影又踩出第一步时,在右边和后方也同时出现了两道一模一样的身影。

  然后第三步,莫拉索的眼中便出现了八道身影。

  第四步,十六道身影。

  之后的第五步,并未出现更多的身影。

  可是从十六道身影里爆发出来的那股威压感,却是完全压制住了他的血气领域的运转,反而让他体内的气血变得翻涌起来。

  下一刻,又是五步之后。

  十六道身影便消失剩八道,可是维尼亚.破风身上散发出来的凛然气势却是比之前更盛一倍,仅从气势上来判断,已经不弱于准圣域强者的气息。

  而八道声影之后,就是四道。

  这个时候,维尼亚身上的气息已经和下位圣域强者一样。

  当身影只声两道时,维尼亚的脸上的血色骤然全消,变得异常苍白起来,可是她身上的气势却是要比一般的下位圣域强者更加凶狠和凌厉。

  紧接着,当维尼亚终于踏足于莫拉索的面前时,左边那道身影在莫拉索的眼中,清晰可见的和维尼亚的本体融合到了一起。在这一刻,维尼亚身上爆发出来的气势已经足以和下位圣域巅峰的强者相提并论。

  在这刹那间,莫拉索的眼里终于浮现出恐惧的神色,因为他已经知道维尼亚此时所施展的是什么能力了。

  那是破风部落的部族秘术:破风之舞!

  这是一个和雪风部落的秘术【雪风之殇】并列的强大秘术!(未完待续。。)

  ps:  昨天停电了,所以……orz,更新就断了。本月本来还想冲月票榜的,不过如今看来大概是冲不成了,家里今天发生了一些事。更新方面,我会尽可能的不断,并且保持充足的更新量,至于月票,我就不求了,各位看着办吧。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