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7. 雪风之殇

17. 雪风之殇

  一处荒野平原上,有一辆规格大得离谱的马车停在中间。

  就算是一般的野外型马车,车厢的规模也不可能像眼下这辆这么大:宽在三米左右,厢长五米,高度倒是和一般的马车车厢差不多,只有一米二。只不过像这样超标严重的马车车厢,需要动用的拉车牲口自然也就越多,尤其是这车厢虽然看起来很朴素简单,没有任何多余的装潢,但是在懂货的人眼里,一眼就可以看出车厢造价上的不菲。

  这车厢所选木材,赫然就是莱恩王国境内少有的白皇铁木。

  这种木材具有极高的硬度和韧性,寻常的刀劈剑砍都无法留下什么痕迹。但是在火性方面的抵抗力却非常的弱,几乎可以说是一点点火星都能够在这上面烧灼一个洞出来,因此通常都会有一些防火材料与白皇铁木形成固定的搭配。例如低级一些的都有软石树脂、乌墨石汁等,不过这两者通常都会有异味,不太受贵族欢迎;所以高级材料一般干脆就是混合了炼金配方诞生的防火香油、火石鳞片等等。

  不过这辆马车上面却并不是这四种材料里的哪一种,而是涂抹了一层军用防火材料。

  距离这处荒野平原最近的地方,是托尼斯要塞。

  所以这辆马车的来历,可想而知。

  这处荒野平原,距离托尼斯要塞也有近一天的行程,一路上也不是没有有眼力的贼匪看上这辆马车,毕竟能够用白皇铁木打造出如此规模的马车,车厢内坐着的人肯定是非富即贵。尤其是这辆马车周围还没有任何护卫,这简直就是一块**裸的大肥肉,只不过所有盯上这辆马车的人在看到拉车的生物后。倒是没有任何人敢打主意。

  一头许多贼匪从未见过的奇特生物。

  但是哪怕那些贼匪没有见过这种生物,可是看其狰狞的模样也都能够感受到这生物的不好惹,最少也是一种魔兽。

  而能够驱使魔兽的人,肯定绝不简单。

  当然,真正导致这些盗匪都不敢向这辆马车发起进攻的原因,还是一位红头发的独眼男子抵达之后。这位据说和莱恩王国诸多贵族有着密切联系的男子,只是扫了一眼马车以及拉车的那只生物后,他就说了一句走,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在他们这些贼匪里,这名红发男子的存在并不仅仅只是个人实力强大而已。他的影响力和威信也足以让任何人信服。既然连这只红发恶魔都不敢出手,那么其他贼匪哪还敢贸然出手,因此在莱恩皇室接管托尼斯要塞后一直是第七军团最为头痛的这段险路终于迎来了第一次的和平。

  而当时在马车里的数人,对于这位红发男子的出现,都是心照不宣。

  或许。只有一个人不知道。

  萨洛琪.雪风,这位毫无个人武力的雪风部落公主。

  是的。这辆马车内的人自然就是肖恩、雪法妮奥、塞西莉亚以及萨洛琪四人。坐在车夫位置上的则是瑞娜和萨洛琪公主的随身护卫。因为负责拉车的地行龙如果看不到瑞娜的话,她就会进入暴怒的状态,为此必须让瑞娜出现在黑石的附近,当然更主要的一个问题也是只有瑞娜才能够驱使得了黑石。

  不过现在,黑石却是在不断的甩着自己的尾巴,白色的气雾不断从它的鼻腔里被喷出来。明显变得极为焦躁。

  一股无形的杀气以这辆马车为核心开始向外扩散而出,虽说是无形,但是那股足以让人产生幻觉的浓郁血腥气息却也同样是无论如何都无法避免的,因此原本周围还略微响起的虫鸣声也在这一刻彻底安静下来。

  一片死寂。

  但是如果仔细感受的话。却是可以发现在这股无形的杀气里,居然是彼此对峙着的,而并不是由一个团体所形成!

  作为和瑞娜关系极为密切的黑石,它当然可以感受到瑞娜内心的情绪波动,所以当瑞娜产生杀意的时候,黑石的攻击性自然也会变得极为明显。只不过此刻瑞娜还没有下令攻击,所以以它简单的思维回路自然也是有些无法理解,为什么瑞娜的杀意是对着一个自己人散发出来的?

  自己人,指的自然就是那位萨洛琪公主的护卫。

  蛮荒之地出身的人,都非常的讲究尊卑之分,所以无论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这名护卫都不可能和萨洛琪公主同厢。因此在位置的安排上,他自然是和瑞娜一起坐在车夫的位置上,毕竟这辆特别改造过的马车车厢可是非常的庞大呢,当然就算在托尼斯要塞里,这辆马车一般也需要八匹高种马才拉得动。

  那名精灵护卫小心翼翼的伸出左手,试图去拿取被自己斜放在一边的盾牌。

  瑞娜并没有任何表示,她只是轻轻的扫了一眼,等到看到这名精灵护卫握住盾牌后,她才开口:“我奉劝你最好还是静坐着别动,否则的话我可不敢保证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这名护卫的脸色微微一变,因为他已经充分的感受到瑞娜身上那股杀意的变化。虽然之前没见识过这个女人的出手,可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以及那头听命于她的地行龙,这名护卫就知道自己绝不会是她的对手,如此一来他也不难理解为什么对方会放任他将盾牌拿在手里。

  因为她不在乎。

  相对于车厢外的剑拔弩张,车厢内的情况倒是要好上不少。

  萨洛琪.雪风望着肖恩的目光只有最开始的疑惑,但是很快就变得平静下来。

  “为什么要问这个?”萨洛琪伸手轻轻的敛了一下自己垂落的发丝,然后才开口说道,她的神色显得非常的平静。

  因为她在肖恩的眼里没有读出**。

  而且在她看来,如果对方真的是一开始就打的是部落秘术的主意,那么完全没必要等到这个时候再显露出这副面目,完全可以在最开始就下手。所以此时当萨洛琪没有在肖恩的眼里看到对部落秘术的**时。她的内心也就变得平静下来,然后很快她就想起了一件事。

  “和你昨天在战斗中获得的感悟有关?”

  肖恩微微一怔,旋即点头,神色倒也坦然:“是的。……我对这个世界似乎有了一种新的理解,所以我想要知道,我所猜想的内容是否正确的,因此我想要知道你们部落的秘术到底是怎么修炼的,我是否可以学会。”

  肖恩的想法很简单。

  那就是看他能不能学会这些部落的秘术。

  在这个世界里,除了他以及受到他指点和提示的人之外,没有人能够正确的获得装备上的属性加成。这一点其实才是肖恩真正的底牌。也是为什么他如今只是白银境界却能够和上位黄金硬拼数分钟的原因,因为在拥有装备属性加成的情况下,他的个人数据非常的好看。

  甚至可以说是不弱于一般的上位黄金强者。

  因此既然那位雪风部落的强者能够学会秘术的话,肖恩推测自己的个人属性也是可以达到学习的标准。那么如果他能够在不消耗任何熟练点的情况下掌握雪风部落的秘术,那么他就可以断定。当自己的敏捷值在超过两百五十点的情况下,必然可以学会镇魂这个足以击杀上位黄金强者的剑技。

  因此。他必须通过萨洛琪公主询问出关于雪风部落秘术的秘密。

  反正肖恩知道。只要萨洛琪公主说出部落秘术的核心,那么他立即就可以获得关于这个秘术的学习情报。就像当初贝斯教给他安魂和镇魂,以及他学习其他人的技能一样。

  看着肖恩坦然的目光,萨洛琪沉吟片刻,还是缓缓开口说道:“关于秘术的事,我并不是很清楚。毕竟我没办法进行修炼。但是我曾经听阿卡丹叔叔提起过,雪风之殇和破风之舞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雪风之殇?和破风之舞?”

  “我们雪风部落的秘术是雪风之殇,破风部落的秘术是破风之舞。”看到肖恩眼里流露出来的不解,萨洛琪开口解释道。“这两个秘术其实就是风暴之眼部落的秘术,风暴之身的简化版。……或者说残缺版也是可以的,因为无论是雪风之殇还是破风之舞其实都只掌握了风暴之身的一部分精髓而已,所以这两个秘术对于我们而言还是有很大的反噬效果。”

  这一点,肖恩可以理解。

  简单点说,就是雪风之殇和破风之舞都是由风暴之身这个风暴之眼部落的秘术所延伸发展出来,但是因为缺乏真正的核心奥义,因此无论是雪风之殇还是破风之舞都是一柄双刃剑,既能伤人又能伤己。

  “我大概明白了。”肖恩点了点头,“那么这两个秘术有什么区别吗?”

  “我听说破风之舞可以让施术者的武技获得短暂的威力提升,据说最高可以提升三十二倍。”

  肖恩敏锐的注意到萨洛琪的用词是“武技”而不是“实力”。

  他知道在这个世界里,原住民对于“武技”的理解其实就是技能威力,换句话说如果只是武技的威力提升,那么这就和自身的实力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可是听到这个倍数的提升效果,肖恩还是禁不住彻底愣了一下,因为如果施展这个秘术的人是一位上位黄金巅峰强者的话,而且还是三十二倍的提升效果,那么对方全力一击的威力可就不比上位圣域强者弱多少了。

  哪怕只是八倍,也足以相当于下位圣域。

  “那么雪风之殇呢?”肖恩追问道。

  “雪风之殇和破风之舞不同。”萨洛琪开口说道,“雪风之殇的作用是让施展者可以在短时间内让自己变得不会畏惧任何痛苦,无论什么样的伤害都无法让施术者察觉到,因此他们可以毫无畏惧的战斗。可是当施术时间结束,或者施术者无法维持这个秘术的运转,那么在这个过程中所承受的一切痛楚就会彻底爆发出来。”

  肖恩在听完萨洛琪的说法后,他立即就已经意识到这个秘术的作用。

  也在第一时间明白,为什么那名精灵护卫在受了那么重的伤时。居然还可以像个没事人一样,原来这一切都是雪风之殇这个秘术的效果。也只有像肖恩这种在游戏里一直冲锋在战场最前线的人,才会清楚这个秘术有多么大的价值,或者说只要是战士职业的人就绝对不会不知道这个秘术的作用。

  在游戏中,像这样可以无视自身的疼痛而在战场里杀个几进几出无所畏惧的技能,素来都有“小无敌”的说法。

  而当初在整个游戏中,也仅仅只有为数不多的那么十来名玩家获得过这类技能或者说秘术。

  其中最出名的,就是晨曦教会所独有的神术【晨光的意志】。

  这个技能在npc身上的表现和萨洛琪描述雪风之殇的效果是一模一样。但是作用在玩家身上时则是制造出一个特殊的能量罩,持续时间根据施术者的神术技能为界,而在这个时限结束之前。任何攻击到拥有【晨光的意志】的玩家身上的伤害技能,全部都被吸收并且累计起来,直到效果结束之后才会一次性爆发出来。

  而且这种伤害爆发也并不是纯粹的不受影响,它还会受到诸如庇护类、减伤类技能的影响,而在攻击到受到这类神术加持的玩家身上时。如果该玩家身上也有庇护类、减伤类的技能,那么其伤害值也会同样被削弱。如此一来。就等于是说所有伤害都要经过两次削弱后才会反馈到玩家身上。所以如果无法在伤害彻底爆发之后还无法秒杀玩家的话,那么只要还有治疗职业在场,这名玩家就不可能阵亡。

  所以“小无敌”之类的说法,可不是随便说说这么简单。

  原本肖恩对雪风之殇确实并没有太大的兴趣,但是他现在突然觉得改变主意了,如果能够把这个秘术学到的话。那也未尝不可。当然前提是这个技能不会消耗他太多的熟练点,又或者说这个技能的修炼不会那么麻烦。

  “那么你的那位叔叔有没有说过关于这个技能大致上的修炼方式?”

  “这个,并没有明说。”萨洛琪公主思索了一下,然后才开口说道。“不过倒是有说过,似乎是需要利用斗气去刺激自己的身体,让自己的身体时刻处于一种受刺激的状态。”

  让自己的身体一直处于一种受刺激的状态?

  肖恩的眉头微微一皱。

  利用斗气去刺激自己的身体,这一点肖恩还是可以做到的,但是问题就在于他要如何去刺激自己的身体?

  “啊,对了!”萨洛琪公主突然惊呼起来,“阿卡丹叔叔曾经说过,要学会这个秘术其实并不困难,真正困难的是如何将斗气均匀的分布到自己的体表,并且时刻让这些斗气都处于活跃的状态。”

  “叮!”

  在萨洛琪公主再一次进行补充后,肖恩终于听到了那一声来自系统的电子合成音。

  【检测到特殊秘术“雪风之殇”,学习秘术需要力量35,耐力60,智慧45,意志50,上位白银(六阶),你已符合学习条件。学习该秘术需要消耗熟练点65点。……因为当前熟练点不足,你暂时无法激活技能。】

  “卧槽!”看到学习雪风之殇居然需要65点熟练点时,肖恩终于忍不住咒骂了一声。

  但是在听到系统的提示音之后,肖恩终于可以证实,自己所猜测的方向没有错,那就是他确实是有可能学会一切技能,只要拥有足够的线索提示。而目前仅剩下来的问题,就是他是否可以不消耗任何熟练点就掌握这个世界的技能,如果可以的话,那么肖恩觉得自己可以先弄十八个熟练点然后全部投入到敏捷值里,尽快将镇魂学到手。

  毕竟和四十个熟练点相比,要弄到十八个熟练点对肖恩而言还不算是什么难事。

  哪怕这一次的任务不是全部奖励熟练点,肖恩也知道如何在莱恩王国里弄到十五个熟练点,只是过程会比较麻烦一些而已。但是对比起实力提升的迫切需求,那么这点麻烦就完全是处于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了。

  很快,肖恩就和萨洛琪公主道了声谢。

  他当然不可能说自己已经看穿了雪风之殇的秘密,毕竟这可是雪风部落的秘术。一个部落的秘术是可以随便让人知道的吗?肖恩可还不想跟整个雪风部落为敌呢,毕竟在破风部落和雪风部落的竞争之中,他已经选择了雪风部落来投注,因此至少在这个限时任务所产生的任务链完成前,他还不想和雪风部落闹得太过火。

  同样的,肖恩此时自然也无法当着萨洛琪公主的面来检测一下自己的想法正确性,毕竟这位公主可不是傻瓜。

  自己这会刚向别人请教了雪风部落的秘术,然后就开始进行修炼,哪怕一开始没有任何怀疑的人,此时此刻也一定会心生怀疑。所以,肖恩最终只能按捺住内心的躁动,伸手轻轻的敲了敲车厢的门板,示意瑞娜可以继续上路了。

  只不过,当这辆马车再一次上路之后不久,就再一次的停了下来。(未完待续。。)RT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