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34. 过界又如何?

34. 过界又如何?

  中年男子的速度极快,虽爆发出来的实力只是下位黄金,可是想来这必然是一位极其精通暗杀之术的人,否则的话不可能拥有如此可怕的速度。更重要的是,他的肉身坚韧程度也远超一般人的想象,毕竟在如此急速的运动之中,如果不是将身体修炼得非常结实的话,那么是很容易会因此而受伤的。

  可是在这种急速之中,他不仅没有任何损伤,甚至还能护住手中那名孩童,如果不是他的实力强大,那么就是他拥有某方面的过人技巧。可是看这人也不过只是下位黄金的实力,这种实力对于地方贵族而言自然是强大的战力,可是对于能够扎根于王都的上位贵族、上级贵族而言,难免就有些不够看。

  因此这位中年男子自然是属于那种有过人技巧的特别人士。

  这一切,肖恩自然都看在眼中。

  如果是他亲自出手的话,想要追上此人也不是什么问题,毕竟单论速度方面的能力,就算是一般的上位黄金巅峰强者也不见得就能赢得了肖恩。而眼下这名正在逃窜的中年男子,充其量也就是能够和一般的上位黄金强者在速度这方面一较高低罢了,还远没有达到能够稳胜任何人的程度。

  只是,在眼下这种场合中如果由肖恩亲自出手的话,那么也就达不到他立威的根本。

  不过对于瑞娜,肖恩也有着非常强烈的信心。

  一道灰蒙蒙的华光,自后向前猛然爆射而出。

  在这华光之中。有一抹鲜艳如血的红芒。

  这是瑞娜与炎枪碎空。

  以瑞娜的实力,在激活了古代巨龙血脉之后,她自然等于是经历了一场肉身上的洗礼与强化。因此就算是之前并不算擅长的速度一项,如今也有了很大的增幅与强化。当然,以瑞娜上位黄金巅峰的实力而言,她的速度是弱项那也是相对于其他上位黄金巅峰的强者们而言,和这名中年男子一比,瑞娜自然是要快了一线。

  仅这一线,就足以造成结果的惊变。

  犹如一头贴地而飞的巨龙那般。瑞娜同样以急速掠过排队过桥的人群,因她的行动而卷起的狂风吹拂得周围所有人皆是摇摆不定。如果不是因为长青吊桥早已被绿色植被所覆盖而导致桥身都被定住的话,此时因瑞娜的行动说不定还会造成一些损害。可是吊桥能够稳住,却并不代表毫无实力的普通人也能站得稳,这些人只能抱紧桥栏才能够不至于被瑞娜所卷起的狂风吹下护城河。

  那名中年男子感受到身后的狂风,内心自然是更加惊恐不安了。

  他没有想到。那位塞外领主居然如此胆大妄为。敢直接就在王都门外痛下杀手。此时此刻,他只能希冀于以最快的速度越过那条代表着潜规则的分界线,只有这样塔楼里那位大人才会对其伸出援手,否则的话也只会眼睁睁的看着他死,毕竟从本质上而言,是他自己不自量力去挑衅那些实力比他强大的人。

  所以,他理应受到惩罚。

  看着那条界线距离自己仅剩几步之遥,这名中年男子咬紧牙关。不惜损耗自身的精血与潜能硬是强行催发体内的斗气,让这股斗气喷发得更加猛烈。如此一来自然可以让他的速度再度提升几分。可是作为代价,他却是有可能要因此而静养数个月,甚至说不准还要面临境界下降的惨痛代价。

  只是和自身性命比起来,这点代价也就算不什么了。

  距离那条界线,越来越近了!

  中年男子的眼中,似乎终于看到了希望。

  三步!

  两步!

  还有最后一步!

  可就在这时,一股强烈的劲风突然自他的身后飞扑而来,从他的身边席卷而过。

  死亡的阴影,顷刻间彻底笼罩在他的身上!

  这一瞬间,这名中年男子肝胆俱裂,他根本就升不起一丝应战的念头,内心所有的只是想逃得远远的。如果说时光可以回流的话,那么他肯定不会来这里找肖恩的麻烦。

  最后一步,这名中年男子一个飞跃,朝前猛然飞扑出去。

  有红色的火光闪耀而起。

  飞扑而起的中年男子终于重重的落在地上,尽管摔得像是狗啃泥那般狼狈不堪,但是至少他还是跃过了那条代表着生与死的分界线。内心的惊恐终于稍微得到了一丝安抚,他望了一眼被自己护着的这名孩童,看到他只是眼里充满了惧意,但是身体上却没有任何损伤后,这名中年男子终于松了口气。

  “少爷没事就好。”中年男子低声说道。

  不过在他的身后,有着“踏”、“踏”的脚步声缓缓响起。

  这名中年男子好不容易松下来的心神再度一惊,然后整个人便要起身抱着这名孩童离开。可是当他的意识行动起来时,他的身体却没有同步跟上反应,他依旧是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这让他感到了有些疑惑,而他身下的这名孩童却是一脸恐惧的迅速向后倒退出去。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

  中年男子终于忍不住的回头而望,可是这一眼却是让他精神瞬间彻底崩溃。

  在他的眼中,他的身体已经被彻底腰斩!

  自腰部以下的那一部分,此时就摔落在长青吊桥之上;而他腰部以上的位置,却是飞出了三、四米的位置,重重的落在城门口这边,鲜血与脏器洒满了这短短三、四米的距离,为主城门这里画面添加上了一笔浓郁至极的血腥场面。

  迟来的腰斩剧痛,终于自神经处传递回他的大脑之中,惨烈的哀嚎声从他的嘴里发出。

  目睹到这一幕的平民们。脸色皆是变得异常的煞白。

  而老伍德,此时更是脑海里轰的一声变成一片空白,唯一还有着的想法就是这一次死定了。他已经可以预见到。数日之前那位同事的下场就是他的未来,说不定要比那个人更惨——因为那一天,同样也是在长青吊桥这里爆发了一场流血冲突,只是场面远没有今天这般血腥。

  瑞娜提着炎枪碎空,缓缓的走到这名还在哀嚎着的中年男子面前,右手微微一动,长枪便贯穿了这名男子的咽喉。彻底终结了他的一切痛苦。

  “吼!”

  看到瑞娜的举动,黑石发出了一声咆哮,以示助威。

  尔后。瑞娜望向那名年幼的孩童,脸上却是露出了不忍之色。

  作为一名自小就被灌输了骑士精神的人,对于孩童这样的敌人,瑞娜确实难以挥下屠刀。虽然肖恩给她的命令是斩掉这名孩童的右手。可是当时她全力施为的追击却也只是因为这名中年男子暴起撤退的条件反射而已。所以此时将这名中年男子斩杀后,瑞娜便也有所犹豫起来。

  “求……求求你,别,别杀我……”这名孩童看到瑞娜的表情,他立即就开口求饶起来,“我,我刚才只是贪玩而已,我……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去招惹那头地行龙的。求……求求你。我,我……我知道错了。”

  不过就在这时。有人伸手轻拍了一下瑞娜的左肩。

  有血腥气弥漫而出。

  但是来者却没有丝毫的敌意,因此瑞娜并未出手反击。

  转过头,瑞娜便看到了维尼亚站在自己的身边。只是,她右手上拿着的一柄短剑上有着鲜血正顺着剑锋缓缓滴落,刚才瑞娜所闻到的那丝血腥气,就是从这短剑上散发出来的。将目光投向远方,瑞娜便看到与那名中年男子和眼下这名孩童在一起的那名女人以及另外两名男子,此时则已经横尸倒在长青吊桥那边。

  毫无疑问,那三人的死亡和维尼亚绝对脱不了任何干系。

  蛮荒之地时常爆发战争,并不仅仅只是和那些打着蛮荒之地主意的各**队交战,就算是蛮荒之地诸多部落本身也都是彼此有着争执,所以吞并其他部落甚至是毁灭其他部落在蛮荒之地都是常态。而作为蛮荒之地战斗民族出身的维尼亚,别说只是斩掉一名孩童的手,就算是挥下屠刀她都不会有丝毫的心软。

  “在我的部落有这么一句话。”维尼亚开口说道,“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瑞娜的娇躯微微一震。

  “我来吧。”维尼亚沉声说道。

  “不用了。”瑞娜摇了摇头,“这是领主大人吩咐我的任务,我会完成的。”

  维尼亚望了一眼瑞娜,倒也不说什么,只是挥了一下手中的风鬼之刃,将剑锋上的血迹挥落,然后便收剑回鞘。虽说她自认和肖恩只是合作者的关系,可是实际上最近这段时间以来她的所作所为倒和成为肖恩的追随者已经没什么区别,不过最重要的是她本人其实并不怎么排斥肖恩的命令。

  否则的话,刚才她也不会对那另外三人出手。

  只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在人群之中居然还隐藏了十数名负责保护这几人的守卫。这些人突然暴起发难确实让肖恩感到有些惊讶,因为看这些守卫进退有序的动作以及那一套合击战技,明显就是经过一定程度的军事训练,若不是肖恩身边还有三十名雪风战士的话,这些人说不定还真的能够逼到肖恩出手。

  所以当瑞娜追上这名中年男子的时候,另一场短暂而激烈的战斗也在长青吊桥上爆发,只是如同这些秘密守卫暴起发难那般突然,战斗的结束也同样显得异常的突兀——当维尼亚挥剑杀向另外三人时,玛顿也开弓搭箭的射杀了一名看起来应该是指挥官的中年男子,尔后三十名雪风守卫同时掀开身上的斗篷,抽出背上的短标枪后一轮齐掷,便将这十数名守卫全部钉杀在长青吊桥。

  等到那名老兵和周围的王都士兵以及民众们反应过来时,这场战斗早已结束。

  而之后,三十名雪风战士立即就将马车紧紧护住,摆出一个标准的防御阵形,防止任何人的靠近。如果不是这些人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出手,以及瑞娜后面那血腥的一幕,恐怕长青吊桥上的混乱会扩散到更大规模的程度——不是这些平民们不像跑,而是他们害怕会因此引发一些其他误会,导致误杀的情况出现。

  有时候,恐慌如果没有扩散的话,连锁反应自然也是不会出现的。

  瑞娜再度回头望向那名孩童时,眼里已经有了坚毅之色。

  “不……不要……”孩童惊恐的倒退着。

  而瑞娜却是不再迟疑,手中的赤红色长枪猛然一挥便要斩断这名孩子的右手。

  可是这一切,瑞娜的长枪才刚一动,就有一声沉闷的金属交接声骤然炸响。

  在瑞娜的面前,赫然有一柄厚重的宽刃剑从天而降挡下了她挥舞而起的一枪,保住了那名孩子并未因此而断掉一只右手。

  如铁塔般的身影,自空中猛然坠落。

  一声轰鸣巨响,这身影便落在了这柄重剑的旁边。

  这是一位身高超过两米的壮汉,他的上半身穿着一套胸甲,不过从胸甲厚度上来看这已经差不多可以算是一套重铠了。而右手上则有着和胸甲配套的厚重护臂,这护臂与胸甲似乎是连成一体的,右肩上的肩甲更是有着恐怖的尖刺,不过左手的部分却是什么没有,而且其下身也没有穿戴任何防具,就是和瑞娜一样的一条粗布裤而已,甚至就连双脚都没有穿戴任何靴子。

  只见这名壮汉伸出右手握住剑柄,微微用力便将重剑拔起,不过却并未再度挂回身上,而是单手拿着。与此同时,仿佛是为了彰显身份那般,一股浑厚且可怕的气势瞬间从这名壮汉身上冲天而起,地面瞬间龟裂塌陷一寸,碎裂的沙石在其气势的牵引下,纷纷悬浮在离地面数寸的地方。

  在感受到这股气势时,瑞娜和维尼亚两人神色瞬间一变,因为她们只觉得自身的净重似乎在增加,行动都变得有些艰难。

  这一刻,不止是维尼亚和瑞娜,就连马车这边的人也是纷纷变色。

  眼前这名身高超过两米的壮汉,赫然就是一位真正的圣域强者!

  “年轻人,他们不知进退的挑衅你,你出手惩戒这也无可厚非。”这名壮汉开口了,“不过在这里有着一个规矩,城门之下禁止杀戮。……刚才你的人是在对方跃起那一瞬间出的手,所以血染城门这事我也就算了,可是现在你居然还想出手,这可就是过界之举了。”

  “过界?”肖恩这一次没有在马车里回话,而是走下了马车,对于圣域强者他还是要给予一些尊重的,“那个孩子,必须为他的行为而付出代价。……留下一条右臂,我已格外开恩。”

  “有些事,还是按规矩来的好,年轻人。……所以,你最好不要过界。”

  “就算我过界,那又如何?”(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