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38. 贵族们的谨慎

38. 贵族们的谨慎

  肖恩在长青吊桥发威的事,很快就通过进入王都的平民们那绘声绘色的描述而传遍整个王都。几乎仅仅只是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整座王都所有贵族们——无论是旧派贵族还是新兴贵族,甚至是那些刚刚归顺莱恩并且已经确定可以获得或者保留贵族头衔、身份的那些人,全部都不约而同的望向了一个贵族。

  多维戈家族。

  莱恩公国,在第四任莱恩王之前还是王国的身份,当时设有上、下两个议院。一直到第四任莱恩王在一场重大战争失利,导致莱恩王国沦为千年盟约帝国的附属国后,上议院的建制就被撤销,只保留一个下议院。只不过这对于莱恩人而言简直就是一种耻辱,因此虽说是撤销了上议院,但是实际上莱恩下议院却是直接照搬的上议院规模和制度,唯一改变的就是名字。

  莱恩议院。

  对于这种行为,千年盟约帝国自然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没有说什么。

  如此一来,莱恩上议院的权力和地位也就得以保留,因此也就衍生出相对应的机制规模:例如十二个一票席位、十四个重要席位和四十一个旁听席位。

  想要获得这些席位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像十二个一票席位,就只有十二个上位贵族才能够取得;而十四个重要席位也只有上级贵族才可以获得;至于剩下的四十一个旁听席位,最起码也必须得伯爵以上头衔的人才能够获得。其他像是子爵、男爵。那是连进入上议院的资格都没有。

  而事实上,在莱恩议院里很多重要的事务表决,通常都是由上位贵族所把持着。

  虽说通常情况下。莱恩议院所提出的一切提案都会由十四个重要席位的贵族进行表决,他们将用手中的投票权来进行判断,决定这项提案到底是通过还是否决,如果支持和反对的票数一致的话,那么这项提案就会被暂时冻结,择日再议。可如果连续三次都还是打平的话,那么这项提案才会交由十二位上位贵族进行审核和判断。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下依旧是票数持平的话,才会交由四十一个旁听席位的贵族进行表决。

  之所以由四十一位,那也是为了防止再次出现持平的情况。

  不过既然说重要事务表决都是由上位贵族所把持。那么这里面的情况自然是会有些许的不同和复杂:提案的正常表决权都是在十四个重要席位的贵族手上,可是这并不代表坐拥一票席位的上位贵族就只能看着,他们完全可以随时随地的介入到这些提案的表决中。

  一旦有一票席位的贵族介入,那么接下来的表决也就和十四位重要席位的贵族无关。一切的流程将会进入一个特殊的阶段:由十一位一票席位的贵族进行表决。只要这位介入提案的上位贵族能够获得其他六位上位贵族的支持。那么这项提案自然就会由这位贵族之前所介入的态度而决定,这一点倒是和四十一位旁听席位的机制一样。

  而多维戈家族,便是拥有重要席位的十四位上级贵族之一。

  这是一个曾经依靠战功而成名的家族,不过其家族本身的政治立场在两代人之前是偏向于伊文思家族。可是不知是出于何种原因,当多维戈家族传承到今天之后,这个家族倒是彻底脱离了伊文思家族的派系,反而和十二上位贵族之一的芬利斯汀家族走得比较近。

  在布罗德所提供的情报中,多维戈家族是如今塞内贵族派系的中流砥柱。

  而塞斯汀.多维戈。便是如今莱恩王国五名拥有地行龙骑士之称的人之一。但是实际上是什么样的,整个王都的所有贵族却是非常的清楚:这位地行龙骑士的名头根本就是一个虚衔而已。因为从来没有人见过他骑着地行龙战斗过哪怕一次,在多维戈家族的庄园里,那头地行龙与其说是一头魔兽,还不如说是一头观赏性动物更贴切些。

  可是不管这位地行龙骑士的名声有多么的不好听,或者说不切实际,他的姓氏只要依旧是挂着多维戈的家族姓氏,那么就没有人敢小觑他。同样的,许多王都贵族都很清楚,这位年轻人也是多维戈家族如今最强而有力的继承人竞选者之一。

  所以,可想而知。

  这一次的长青吊桥事件,肯定是这位年轻贵族急于表现所导致的。

  不过,肖恩可不相信多维戈家族的现任族长会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在谋划的事情,他之所以没有阻止,大概也是想试探下肖恩的反应而已。当然,这里面肯定也有贵族那种考校继承人的念头——对于多维戈家族而言,或许这还是一个一箭双雕的机会。

  只可惜,他们射错雕了。

  肖恩的反击,不仅强而有力,甚至可以说是一种近乎于粗暴无礼的反抗。

  一点都不像贵族所特有的阴柔。

  对于肖恩的评价,绝大多数王都贵族都是保持着一种看好戏的心态,当然也少不了嘲讽一句“果然是个野蛮人”之类的话。当然更多的是对肖恩爵位头衔上的轻蔑,毕竟男爵这个头衔可是连进入上议院的资格也没有。只是会这么嘲讽的,大多数都是那些不入流的贵族而已,真正的上位贵族和那些实力比较强大的贵族却是早就知道,这一次肖恩.康纳利这个名字注定是会闪瞎一群贵族的狗眼。

  只是所有人却没有想到,这个闪瞎狗眼的机会会来那么快。

  肖恩入城的两个小时之后,代表着皇室最高迎接礼节的马车就停在了肖恩入住的酒店外,然后……

  没有然后了。

  超过一半没有资格加入塞内贵族派系的那些小贵族们,已经开始思考着是否要去肖恩面前混个脸熟。而对于和肖恩有过攻守同盟协约的人而言,这却是一件值得振奋人心的事情,毕竟作为他们这个同盟体中的一员,如果能够获得的地位越高,那么对他们自然也就越有利。

  因此,许多本来已经做好准备针对肖恩的勾当,也在王都的阳光照耀下,彻底消融。

  至少在这一刻,没有人敢去冒这个险。

  不过,来自多维戈家族的怒吼声,还是在王国第七大道上响彻着。

  因为肖恩的那份礼物已经送到了。

  那是……

  早上那名被维尼亚一剑斩伤的孩童的右手。

  不过这只右手,却是被雪法妮奥施加了冰封神术彻底冻结成结晶体。用肖恩的话语来说,那就是这只右手上的生命力只是被冻结起来,并没有任何流失,如果找生命教会的祭司施加神术的话还是可以接回去的,并且能够保证完好无损。可是实际上谁都清楚,运用神术对抗神术这是一种非常危险的举动,最起码也要找到一位神力堪比雪法妮奥的生命教会的祭司来施展。

  姑且不说会不会有这么一位祭司愿意出手,仅是这一场仪式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就足够让多维戈家族感到肉痛。

  等到那些塞内贵族派系的人打听清楚多维戈家族这一声怒吼后,包括芬利斯汀、艾特、塞巴罗克斯在内等一系列塞内贵族派系的真正大腕,都纷纷选择了沉默。因为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肖恩这一开始的反击就是如此的血腥惨烈,这几乎已经可以说是仅次于血亲复仇的程度。

  换句话说,那就是如果他们还想继续对付肖恩的话,就必须做好进入血亲复仇的代价。

  而这种代价,通常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除非他们有把握让肖恩没办法活着离开王都。

  可是看今天皇室居然遣出最高迎接礼节去接肖恩进入王宫,这些已经在莱恩政治圈生活这么多年的贵族怎么会不明白那位陛下的意思呢?在这种敏感时候谁去找肖恩的麻烦,那么谁就等于是在挑衅皇室,谁又敢这么做呢?

  更重要的是,他们还真的没有把握能够让肖恩出不了王都。

  而一旦任何针对肖恩的行动破产的话,那么就要做好大出血的准备了。这位被他们忽视的野蛮人,可是在刚来王都的时候就将多维戈家族当成了踏脚石让整个王都的人都看到他的报复是多么的强烈且血腥。而这种代价,通常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除非他们有把握让肖恩没办法活着离开王都。

  可是看今天皇室居然遣出最高迎接礼节去接肖恩进入王宫,这些已经在莱恩政治圈生活这么多年的贵族怎么会不明白那位陛下的意思呢?在这种敏感时候谁去找肖恩的麻烦,那么谁就等于是在挑衅皇室,谁又敢这么做呢?

  更重要的是,他们还真的没有把握能够让肖恩出不了王都。

  而一旦任何针对肖恩的行动破产的话,那么就要做好大出血的准备了。这位被他们忽视的野蛮人,可是在刚来王都的时候就将多维戈家族当成了踏脚石让整个王都的人都看到他的报复是多么的强烈且血腥。(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