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50. 魔裔
  从贸易之都到莱恩,如果是走大道的话,中途必然要经过一处风沙戈壁。

  只不过这处戈壁地形恰好位于贸易之都和前莱恩公国的中间段,属于一个缓冲地,因此自然也就成为了双方皆不愿沾手的三不管地带。自然而然的,也就由此诞生了许许多多的问题,其中最严重的也就是强盗土匪的抱团劫掠。

  在这片戈壁上,哪怕就算是打着十大商会的旗帜,那些劫匪也同样敢于直接下手。

  所以实际上,莱恩在外来物资的物价上之所以那么昂贵,很大程度就是因为从贸易之都运送出来的货物成本极高。毕竟这段行程可是长达接近一个月的时间,哪怕就算是急行军都需要接近十天的时间,所以在这段路上中途会出现什么意外谁都无法保证,小心点总是没错的。

  不过这一次,所有的强盗团体在看到这支正在横穿戈壁的商队时,却都非常默契的选择了退避,没有任何人上来找死。

  因为,这是一支一眼望不到边的庞大商队群。

  “老师,马贼们退走了。”一名轻骑装束的年轻人策马来到一位中年男子身边。

  这名中年男子身材看起来并不怎么高大,但是坐在沙马上的他却是腰背挺直得如同一杆标枪,亚麻色的短发让他整个人显得异常的精神。而此刻,在他周边十米内便只有这名轻骑装束的年轻人靠近而已,其他人哪怕离他再近也都保持着是十米以上的距离。而且望向他的目光也充满了一种敬畏。

  对这名中年男子敬畏的原因,便是他身上那哪怕刻意压制住却依旧会让人感到如被针刺到般的疼痛感的杀气。

  如此可怖的杀气,自然也就代表着他的过往极其惊人。

  当然。其他人望向那名年轻人的目光,也同样不凡。

  能够视若无睹的在如此强烈的杀气气场中行动自如,无论是谁都不会小觑这样一个年轻人。更何况,这个年轻人还是那名让他们畏惧的中年男子已经悉心调教了整整两年的关门弟子,这一次会带上这名弟子出门,其意义可想而知。

  面对自己弟子的话,中年男子微微点头。似乎并未因此而感到高兴或者有其他的情绪,他的脸色依旧平静如初。

  事实上,对于他而言。如果那些土匪强盗们敢于进攻的话,那才是真正会让他感到惊讶的事情。

  因为虽然这片戈壁地带是三不管的地区,但是贸易之都却从未放松过对这片区域的监控,因此对于这片区域的土匪强盗都有哪些团体。其中最强者又是谁等等。自然是了如指掌。因此哪怕此行没有他随同,那些强盗土匪也断然不敢随意出击的,除非这片区域所有的强盗集团全部联合起来,那么还有一点可能性。

  可是这一次,他们运送的货物却全是奴隶,没有其他的货物,随行携带的也基本都是粮食。

  这些东西对于强盗集团们而言,吸引力自然不大。

  除非是有很大野心的强盗集团。那么才有可能会对奴隶商队下手,因为他们急于扩充自身队伍。但是这样一来。就又会牵扯到许多新的问题,诸如队伍内部的稳定、团结,以及食物、据点等相关的一大堆问题,所以队伍的规模并不是说越大越好。而且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那就是这一次他们运送的这些奴隶里超过一半都是北地蛮人,像这样的奴隶几乎就是赔钱货,任何一支强盗团体都不会劫掠这样的奴隶。

  事实上,倒也不是没有强盗看上队伍里那些野蛮人。

  只是在评估了双方的实力后,想要吃下这些野蛮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就算整片戈壁区的所有强盗全部联合起来,一战过后还有几个团体能够剩下也是一个问题,在这之后自然就又是血腥的彼此杀戮和争斗——对于强盗们而言,他们信任的永远只有自己能够拿到手的利益。

  而且一旦他们的实力出现削弱,镇压不了那些野蛮人的话,结局会是如何谁也不敢保证。

  且看那些野蛮人身上依旧带着桀骜不驯的气势和眼神,就知道这是一批还没有彻底驯化,完全不能拿出去卖的奴隶。

  强盗们或许心狠手辣,但是他们绝对不笨。

  这名中年男子会出现于队伍里,可不是为了对抗那些有可能铤而走险的强盗集团。

  他的真正作用,是为了防止那十五名魔裔所有可能引发的其他问题。

  至于带上他的这名弟子,也只是中年男子认为已经闭关教学两年已经足够了,是时候放他出来磨砺一下实战经验了。

  “老师,为什么商会那些老头这一次会那么大方呢?”年轻人有些疑惑的问道,“居然把那十五只怪物都一起送出去了。”

  年轻人所说的十五只怪物,自然指的是那十五名魔裔。

  对于生活在地表世界的人类而言,任何地下世界的生物,哪怕就算是人类都可以算是怪物。事实上,这一点无论是对于地表世界还是地底世界都是一样的,两个世界的人类都不会承认彼此的人类身份,在任何书籍、资料上的记载,都是以类人或者人类亚种之类的说法来称呼。

  几乎是在这名年轻人的话语刚落时,一道强烈的杀机就从其后爆发出来。

  强烈到完全没有加以任何掩饰,直指这名年轻人。

  年轻人似乎有所察觉,于是转过头望向那道杀机爆发而出的位置。

  这是一辆改装过的囚车。

  囚车上的铁牢笼明显经过加粗的处理,几乎都可以说是铁柱的程度,如此一来自然是会对囚车本身增加重量和压力。所以拉车的并不是一般的马匹,而是食草的温驯魔兽。

  像这样的囚车,在这支商队里一共有七辆。

  只不过其他六辆囚车都罩有巨大的遮阳布,这种布可以将阳光彻底遮挡住,确保被遮阳布遮挡的范围都处于黑暗和某种凉爽的环境中。唯独最前面的那辆囚车并没有遮阳布,彻底的暴露在戈壁的高温灼热和阳光暴晒的环境下。

  这道杀机,就是来源于最前面这辆没有遮阳布的囚车。

  顺着这名年轻人的目光望去,可以清楚的看到这辆囚车里囚禁着一名皮肤白皙的年轻男子。

  这名年轻男子的皮肤是一种类似于病态般的苍白,甚至就连他的头发都是一种亚白色,整个人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种不健康的气息,很像是地球上所谓的白化病。因为其近乎于浑身**的情况,所以能够清楚的看到这个人的身上有着繁复的黑色纹理,看起来就像是某种类似于图腾文字的纹身一样,显得有些诡异和可怖。

  但是他的双眼却是异常的明亮,脸上的表情也显露出一种疯狂般的愤怒。

  哪怕在阳光的暴晒之下,他已经出现轻微脱水的症状,甚至皮肤都微微开始泛红,几乎可以看到皮肤底下的血管,但是这名年轻人的神色,依旧凶狠异常。

  “怪物。”年轻人望着囚车里的人,冷笑一声。

  杀机更强烈。

  “卢克。”中年男子微微侧头,低声喝了一句。

  年轻人吐了吐舌头,然后不再去看被他称呼为怪物的那个年轻人,而是轻轻的抽马狂奔而出。

  在这支团队里,他同时还肩任着侦查和警戒的任务,此前过来也只是汇报一下任务进度。现在既然已经汇报完毕了,当然没有再留下来的必要,哪怕他很好奇为什么这一次商会联盟会直接将这十五名好不容易才捕获到的“怪物”都送出来,不过这和他其实没有太大的关系。

  事实上,真正让这位名叫卢克的年轻人在意的,是那位据说即将成为这十五名魔裔新主人的那位领主。

  看着自己的徒弟重新回到自己的岗位上,中年男子那严肃的面容也终于微露出一分笑意,不过这笑意很快也就消失在他的脸上。然后他微微转过头,望向那辆囚车里囚禁着的那名年纪和自己的弟子相差无几的年轻人,眼里并没有任何负面情绪的意思,可是仅仅只是这么随意的一望,却依旧让囚车里的那名年轻人微微有些颤抖起来。

  只有脸上的不服输与敌意,一如既往。

  “你的实力确实很强,哪怕就算是在地表世界被削弱了将近一半的实力,你也有着问鼎最强白银的资格。”中年男子沉声说道,“如果是在地底世界,我的那位弟子绝对不会是你的对手。……但是我希望你要记住一件事,这是地表世界,就算你们魔裔的血统再怎么强大,你也不会是我那位弟子的对手。”

  “哼。”囚车里的那名年轻人发出一声冷哼,充分的表达出了自己的不屑。

  “我刚才之所以阻止我的弟子,只是不想在交货的时候告诉卖家说有一名魔裔在路上没撑住死了。”面对这名像是得了白化病年轻人的不屑,中年男子并未动怒,“不过如果你执意还想去挑衅我的弟子,那么我也没办法,反正你们魔裔在地表世界的存活几率只有百分之七而已,路上随便死掉那么一个两个,也无所谓。”

  说到这里,中年的嘴角微微一扬,只是本应该是微笑的面容此时却不知为什么看起来异常的狰狞:“不过,你的其他族人似乎都没你这么强大呢。你说我要是把他们都像你这样不用遮阳布的话,会是什么样呢?”

  这名被单独囚禁在囚车里的魔裔年轻人脸色瞬间就变了。(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