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52. 各方的态度

52. 各方的态度

  量身订做。

  这个词汇在洛德斯克的脑海里跳出来那一瞬间,就彻底扎根在他的脑海里。

  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任何匠师都敢说出这四个字来的。

  在匠师公会,虽然判断匠师的实力水准有着一套严格到近乎于苛刻的审核流程标准,可是实际上这套标准只能判断出一名匠师的基本功是否达到要求而已,在技术、创新力、领悟力等等诸多方面上,匠师公会是没办法做出太多的要求来,哪怕就算是强制限定了一套标准审核,但是也就是大师和宗师之间的区分而已。

  任何一位敢于说出“量身订做”这个词的人,必然就是一位宗师级的匠师。

  哪怕他只能量身订做白银级的魔化装备,他也依旧是一位宗师,而且绝对不会有人怀疑这位宗师未来的成就。因为对于这一类人而言,匠师公会那套审核标准根本就不适用于他们的身上。

  更何况,洛德斯克所听到的,还是中效黄金级的量身订做!

  这个级别的魔化装备,和前面那些档次的魔化装备已经有了一个极为明显的质变差距,因此就算不是量身订做的,对于一般的圣域强者也都有着很大的吸引力。而如今,洛德斯克听到肖恩说能够为任何人量身订做这一级别的魔化装备,可想而知当这消息发放出去时,会引起多么大的轰动了。

  但是,这种量身订做还有一个非常关键的因素必须询问清楚。

  “圣域强者也可以量身订做?”洛德斯克平复了一下心情。将那略微急促的呼吸声缓缓放平,然后才一脸慎重的问道。

  如果说中效黄金魔化装备和前面那些档次的魔化装备已经产生了质变差距,那么为圣域强者量身订做以及为非圣域强者量身订做。这同样也是对宗师级匠师的一种质变要求。

  因为圣域强者已经拥有了域这种可以利用规则来干扰、影响对手甚至是重创对手的特殊能力,所以为这类强者量身订做的魔化装备,必然是要尽可能的符合其所能运用到的规则之力,这样的话才是真正完美的量身订做。当然就算不能,但是只要不会和其本身的规则之力产生矛盾性冲突的话,那么同样也是可以在圣域强者手上发挥出强大且惊人的威力,只是终究还是不如那些能够契合他们自身领域能力的装备那么优秀。

  而对于非圣域强者而言。就没有这个要求了。

  因为他们还没有彻底领悟规则之力并且形成自己的域,所以为他们量身订做的魔化装备便不需要考虑到其领域能力和规则之力的要求,只要能够发挥出他们最大的自身实力优势便可。而且对于非圣域强者们而言。这种为自身力量量身订做的魔化装备在他们踏入圣域境界后,依旧可以发挥出最强大的威力。

  当然,在价值上也是有着很大的不同。

  面对洛德斯克的询问,肖恩沉思了一会。然后才开口回答道。只是这一次却明显变得肃穆认真起来:“如果领域能力与火元素或者冰属性之类有关的话,我可以做到完美订做的程度。而如果是光能量体系及空间类体系规则之力相关的话,那么至少可以做到不起任何冲突,至于其他规则线的衍生那么就不在我的承受范围内。”

  说完,肖恩又微皱眉头思索了一下,然后才又开口说道:“而且有一点非常重要。……任何暗能量体系的规则,我都无法为其进行订做。哪怕就算是孪生体系规则,只要涉及到暗能量的。我都无法为其订做。”

  “我明白了。”洛德斯克非常认真的点了点头,但是在这一刻。他望向肖恩的目光终于变得敬畏起来。

  这是对一位宗师级人物的敬畏。

  对于肖恩提出的这笔买卖,洛德斯克自然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或者说真正得益的应该是他们商会联盟才对。只是因为肖恩的态度,洛德斯克同样也敏锐的捕捉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关键信息,那就是商会联盟之前为了实验而尝试利用紫斑秘银骨进行锻造的思路是可行的,因为作为锻造师一员的肖恩对这件材料非常感兴趣,而且其兴趣之强烈也远超他的想象。

  同样的,洛德斯克也明白,这种东西远比商会联盟所能想象的更具价值。换句话说,那就是这种材料的价值远超他们之前的评估,毕竟能够让肖恩这样的宗师级锻造师都提出这种交易代价,那么可想而知其吸引力和价值有多大了。

  只是,对于商会联盟而言,今天这场和肖恩私底下的交易最大的收获,却并不是这一个量身订做魔化装备的机会,而是他们知道了肖恩所具备的才华能力。

  当肖恩带着紫斑秘银骨离开泛大陆商会联盟驻莱恩办公点后,洛德斯克便在第一时间和贸易之都的总部取得联系。

  ……

  贸易之都,本是一片空阔的荒野平原。

  最开始位于整个大陆中心点这个位置一直都是兵家必争之地,数大王国和帝国之间足足打了数十年之久,前后自然也有数次易手,甚至就连千年盟约帝国和艾美利亚帝国都多次丢失这块土地。一直到后来,泛大陆商会联盟终于彻底成了气候,并且决定在这里成立属于他们的“自由之都”后,各大帝国和王国才终于放弃了对这片地区的争夺。

  当然,这里面各方到底达成了什么样的协议,那便不是外人所能知道的。

  但是不管怎么说,贸易之都如今确实已经成为了整个大陆最为重要的一个地方。

  此时。

  位于贸易之都最中心的绿洲,这里可以说是整个商会联盟最为核心的中枢。

  基本上。大陆上各处隶属于商会联盟办公点所收到的指令,便都是从这里下达的。而同样的,从大陆上各处接收到的所有回馈的信息也都是在这里进行汇总。之后便是一系列已经形成固定套路的情报筛选。只有那些真正重要的信息,才会被送到上层,紧接着就又是另外一套情报筛选的机制。

  但是今天。

  在这个被各商会称为绿洲起源的中枢建筑里,气氛却是明显有些不同。

  因为,全大陆最强盛的十个商会的首脑,此时居然纷纷出现并且在最顶层的隐秘之间进行会晤。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此时以这栋名为绿洲起源为核心方圆数公里内。已经布满了无数的关卡、暗哨、巡守。

  虽然这样的场景在最近一年里已经出现了三次之多,但是这一次气氛明显有些不同,因为许多人似乎都能够听到隐秘之间里隐隐传出了争吵声。这在十商首脑会晤的场合中几乎从未出现过。

  “现在的情况就是如此。”一名看起来已经垂垂老矣的老头轻轻的将一份看起来像是报告书一样的东西扔到了桌子上,然后轻声说道,“我觉得我们很有必要重新调整一下针对肖恩.康纳利的所有行动计划。”

  “我不同意!”伴随着这名老头的话语声落下,一名看起来格外魁梧的中年男子便开口了。

  他的声音犹如洪钟那般响亮。但是实际上他此时表露出了太多的愤怒情绪。

  如果要说十大商会里。有谁和肖恩之间有着近乎于完全无法化解的仇恨,那么就非眼前这个中年男子莫属。

  他就是雷云商会的会长。

  范.迪尼尔。

  作为十大商会中排名第五的雷云商会,这家商会是以贩卖各种魔兽材料、炼金材料为主,商会的整体实力底蕴非常雄厚,基本上如果要严格认真来计算的话,那么雷云商会是可以和塞丁斯商会、丰收号角商会并列第三的。之所以会排名第五,只是单纯的因为雷云商会因为经营物品上的不同,在卖家基数上无法和这两家相提并论而已。

  不过。这都已经是过去式了。

  在最近这一年里,雷云商会遭遇到史无前例的重大惨重损失。

  在蛮荒之地建立的首尾蛇航线。是十大商会的共同出资,每家各占一成。因此大裂谷区被肖恩吞并这一点,对于十大商会自然都是有所影响,这也是十大商会之前意见和态度那么统一的重要原因之一。但是在经过一系列的针锋相对后,十大商会想要针对肖恩的心思基本也已经消了,因为他们发现肖恩并不像他们想象中那么好对付,因此实际上在十大商会内部其实也出现了将大裂谷区交给肖恩来负责的想法。

  当然,前提是肖恩要表现出足够的“诚意”才行。

  但是在之后,因为商会联盟一些激进派的做法,最终导致了和肖恩的矛盾升级,因此灰影黑市便惨遭肖恩的洗劫。在这方面,雷云商会的损失无疑是最惨重的,于是商会内部便暂时沉默不再提起让肖恩成为大裂谷代理人的说法。只是谁也没有想到,随着达比昂被莱恩吞并的一些战争细节被披露出来,商会联盟也不得不重视起肖恩的价值来。

  但是这种重视,仅仅只是建立在某种暂时彼此对等的原则上。

  实际上,对于商会联盟而言,和肖恩的和好仅仅只是为了接下来的交易便利而已,所以面对肖恩的狮子大开口,商会联盟也并不是特别在意。因为这场交易将会由十大商会进行分摊,所以看起来需要耗费上千万的损失,分摊开来也只不过是每家只出一百万的样子,这对于日进数十万金币的十大商会而言,根本就是可以忽略的损失。

  但是现在。

  当这份报告书出现在十大商会首脑们面前时,他们就再也无法淡定了。

  肖恩.康纳利是一位能够为圣域强者量身订做中效黄金魔化装备的宗师级炼金铁匠!

  这个身份,比起肖恩的领主身份更具冲击力和威胁性。

  几乎是收到这份报告的瞬间,十大商会里最少有五人当即就改变了立场。但是这种立场上的改变。也仅仅只是从敌对态度变成中立态度而已,并不是说他们就决定不再对肖恩进行任何针对性的行动。

  事实上,对于商会联盟而言。一切皆以利益为主。

  只要拥有足够的利益,那么立场也并不是不可以改变的。

  不过剩下的五个商会首脑里,倒也并不是说就真的对肖恩全然没有任何恶感。

  像雷云商会,就是坚定不移的敌对态度。

  而在剩下的四个商会里,只有魔塔商会和传奇火锤商会对肖恩的态度从中立变成了友好的态度。不过考虑到魔塔商会和传奇火锤商会分别是以贩卖魔法材料、魔法饰品、卷轴为主和以贩卖各种兵器防具为主的两大巨头商会,因此他们会更加看重像肖恩这样的炼金铁匠。

  “这位领主已成气候了,你还想和他对着干?”那名老头望了一眼范.迪尼尔。轻声说道,“事实已经证明,在这位领主手上我们几乎没能讨到任何好处。所以我提议和他休战。”

  “哼,那是因为你们没有任何损失!”范.迪尼尔冷哼一声,“如果你们也和我这样损失惨重的话,那么你们就不会说这种话了。”

  “他最多也就只让你损失一个月的进账利润而已。这不算什么大损失吧?”另一名中年男子一脸悠然的开口说道。

  事实上。雷云商会最近一年里的损失确实有些惨重,但是因肖恩的捣乱和破坏所造成的损失,最多只占这笔损失的三成而已。至于剩下的七成,实际上只是因为雷云商会报复心切,急于去找肖恩的麻烦,因此在蛮荒之地和西大陆的几处产业都出现了防御漏洞,结果被其他人都给洗劫了。

  这一次的损失,才让雷云商会真正的感到肉痛。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雷云商会便将所有的过错都扣到肖恩的头上。

  “哼!”面对这位中年男子近乎于揭伤疤的打脸,范.迪尼尔也知道有些理亏。因此只是冷哼一声,并未接话。

  看到场面陷入一种僵持之中,十商会首脑们彼此对视了一眼后,所有的目光便又落向那名老头。

  这位老头,正是十大商会里排名第一的魔塔商会会长,鲁恩斯.佐拉。

  在十大商会之中,排名第一的魔塔商会和排明第二的传奇火锤商会无论是底蕴还是实力都是非常的接近,只是传奇火锤商会的会长是一名矮人,这在人类社会中是一个比较扣印象分的地方,因此在许多时候都会默认鲁恩斯是十大商会的领头人。当然,这个商会也确实无愧于领头者的身份,因为泛大陆商会联盟的成立正是当初第一任魔塔商会会长负责牵桥引线最终才能够成立的。

  而且从商会联盟成立至今的这么多年里,魔塔商会却始终牢牢把持着第一名的地位,从未被任何人超越过。

  因此无论从哪方面上而言,魔塔商会终究还是诸多商会心目中的领头人。哪怕范.迪尼尔在对待肖恩这件事的表现多么激烈,可是他也不得不尊重一下鲁恩斯的意见——当然如果他不满的话,实际上还是可以要求进行表决的。

  “既然大家的意见都无法统一,而且也有争执,那就表决吧。”鲁恩斯叹了口气,然后轻声说道,“但是这一次我们必须要和肖恩取得关于传送魔法阵的相关情报,这一点是毋容置疑的。所以接下来任何针对肖恩的敌对行为和行动,都必须在此次事情彻底结束之后,才可以实施。”

  “同意。”

  “同意。”

  ……

  九名来自各大商会的首脑级人物一个接一个的表示了同意,没有人提出反对意见,很显然在这种大事上,商会联盟还不会那么愚蠢,或者说因为仇恨而愤怒从而做出损害整体利益的事情。这一点,也是为什么泛大陆商会联盟可以越做越大,直到今天成为一个可以和七大帝国相抗衡的强大组织。

  “很好,既然在这件事上大家都同意,那么我就进行下一项事务。”鲁恩斯扫了一眼其他九人,然后继续开口说道,“关于肖恩.康纳利,莱恩王国虚空公爵的关系。……我提议,和对方协商解除彼此的敌对关系。”

  “同意。”

  “拒绝!”

  几乎是在鲁恩斯的话语刚落时,便有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这分别是来自传奇火锤商会的会长纳索.火锤和雷云商会的会长范.迪尼尔。

  这两人的声音齐响之后,便彼此第一时间互相对视起来,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几分敌意。

  “弃权。”眼见场内的气氛又变得沉闷起来,其他几名商会的会长都没有第一时间进行表态,而是在沉默了足足超过三分钟后,才终于又有第三个人进行表态。

  眼见终于有第三个人开口,随后的第四、第五、第六个人皆是放弃了这次的表决。不过到第七人时,却又是一声拒绝,这自然引起其他人的目光。如果说雷云商会不喜欢肖恩的理由他们还可以理解,那么眼下这个会长不同意和肖恩和解就非常让人费解了,因为这位会长是十大商会中排名的第十的商会会长。

  索玛斯商会。

  这个商会的主要经营项目都是和炼金产业有关,按理而言完全没必要拒绝,因为炼金铁匠既然都挂了“炼金”两个字,可想而知他的商会也是可以有所获利的。

  在这位商会会长之后的两人,都放弃了表决权。

  如此一来,由鲁恩斯提议和肖恩和解的提案便以两同意两拒绝被暂时搁置,下一次进行此提案的表决必须要等到七天后。

  ……

  而与此同时,有两个人正从佛洛里斯侯爵在莱恩王都的宅邸里离开。

  这是一对男女。

  年轻的女子有着一种令人心颤的成熟妩媚,她的一举一动都透露着一种天然的魅惑气息,旁边无数男人望向她的目光都变得有些痴痴的。只是碍于旁边那名男子,没有人敢上来搭讪而已。

  事实上,无论是谁看到如此动人的美人身边站着一位单手就可以拿着一柄超过一米七、八的巨大重锤的魁梧壮汉,都不会有人敢轻易接近的。哪怕再怎么急色的人,也必须好好的掂量一下自己以及和这名壮汉之间的差距才行。当然,女子身上散发出来的某种阴冷气息,也让很多感知稍微比较敏锐的人不敢轻易接近。

  “看来,那天晚上坏了大人好事的家伙不简单呢。”这名壮汉压低了声音开口说道。

  “恩。”女子微微点头。

  “那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女子白了这个壮汉一眼,原本应该是非常动人妩媚的举动,却是让这名壮汉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只能回去和大人说,佛洛里斯侯爵拒绝和我们进行交易。……像大人如此精明的人,肯定能够明白的。”

  “但是大人不会善罢甘休的。”

  “我知道。”女子点了点头,眼里露出几分残忍之色,“所以接下来才是重头戏。”(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