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60. 击杀
  简短可却激烈的试探之后,肖恩终于摸清了对手的属性极限值。

  格斗士虽说因加点方式——在奇迹大陆上的说法自然是训练方式——的不同因而划分出不少流派,但是实际上主流流派也就四个。即首重敏捷辅以耐力加点方式的疾风流、首重力量辅以敏捷的奔雷流、首重力量辅以耐力的破风流以及首重耐力辅以力量的磐石流。

  这个矮个子男子,就是隶属于疾风流的格斗士。

  他的最大特点就是速度、反应力非常快,而且在抗打击能力方面也有很出色的承受力。

  肖恩刚才那肆虐而出的漫天剑气,也并非真的就全然无效,或多或少还是在他身上留下了几道痕迹。只是因为这个矮个子男子在一瞬间绷紧了肌肉,再加上伤口并不深,所以才没有出现流血之类的情况。不过此时略微放松对自身肌肉的控制后,还是有血珠从肌肤上渗出。

  敏捷值大概在一百八十点左右,耐力应该在一百二十点左右,力量在八十到一百之间,意志也超过八十点。

  虽然没有更加具体的属性值,但是肖恩自认自己的估算是不会出现任何错误的。就算有误差,也绝对是在十点以内,而以这个矮个子的各项属性能力来判断,唯一会引起质变的效果也就只有力量而已,其他无论是敏捷还是耐力,就算比他预计的多出十点也不会产生质变反应。

  这一点,让肖恩终于放下心来。

  轻轻的抖了一下右手,肖恩稍微活动了身骨,然后他侧目望了一眼周围的环境。

  虽然双方的交手不过就是数秒间的功夫,可是周围的情况一眼看上去却感觉好像遭到旷日持久的毁灭性破坏一般,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显得狼狈不堪。而在楼下,甚至还有惊慌失措的声音响起,明显是那些舞姬听到了楼上因战斗而产生的奇怪声音而感到惊恐所产生的混乱,肖恩相信再过不久,肯定会有会馆里的人过来,到时候如果他还没拿下对手的话,那么事情就会变得非常麻烦了。

  这可不是说任务失败损失了熟练点这么简单,同时甚至很可能会对他的爵位造成一定的影响。

  肖恩目前对于这个公爵的爵位还是很满意的,而且很多事情还需要依靠到如今的这个爵位身份,所以短时间内他可不想因为眼下这样的事情而给自己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不过最重要的是,眼前这个矮个子男子在他看到的第一眼时,他就知道自己必须出尽所有的底牌才能够对付,这是一个他必须在开战的瞬间就立即用尽所有底牌的对手。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肖恩也不会在看到对方的第一眼就知道对方就是第三个值得自己认真且全力出手的对手。

  只见肖恩将手伸到自己腰带上的袋子里,将咕噜拿了出来。

  微弱的金色光华在咕噜的身上散发着。

  最近这段时间以来,肖恩的实力在稳定的提升着,但是却并不代表其他人就没有任何进步。哪怕是像咕噜这样的存在,它也在悄然的变化着,最起码现在它身上散发出来的金色光辉已经可以受其意志上的控制从而改变光辉亮度,不再像之前那样每一次被肖恩拿出来,感觉就像是拿着一个超大型的灯泡那般。

  不过,如此一来倒是更加符合肖恩对咕噜的定义:暗器。

  看到肖恩将这么一个圆型不明物体拿了出来,这个男子的警惕性也不由得提升了几分,终于将一直锁定在肖恩身上的注意力难得的分出两分到咕噜身上。

  这一次,双方之间再也没有了任何的交流,仿佛就是一场排练已久的舞台剧那般,彼此之间都有了充分的默契。

  双方分别都以最快的速度朝着自己的对手冲了过来。

  一如既往,肖恩扬手便又是成片的剑气肆虐而出。

  但是这一次的剑气却与最开始的无形剑气不同,因为肖恩已经开始动用属于狩魔者的力量——漫天激攒而出的剑气都是深黑色的剑气,而且剑气的轨迹更是清晰可见。

  骤然看见剑气的色泽不同,这名男子虽然眼中神色可见明显变得谨慎起来,但是出手的动作却依旧干脆利落,没有丝毫的迟滞和犹豫,甚至连一点拖泥带水的迹象都没有。只是这一次他的双拳在碰到这些带着明显强烈黑暗气息的剑气时,一股奇特的震动瞬间从他的手背上传了过来,仿佛是要将他的力量全部震散一样。

  剑伤.暗之溃。

  这是肖恩最近这段时间以来的琢磨出来的特殊能力——将体内的暗黑之力直接依附到剑上,并且让自身的斗气彻底黑暗化,便可以用出这个特殊能力。只是这样一来,就会让他的黑暗能量条增长百分之三,这一点是肖恩比较忌讳的,因为这个能量条一旦达到百分之百的话,那么他很可能真的会如惩罚技能所说的那样,变成黑暗的奴仆。

  所以如果不是必要的情况下,肖恩是不会动用这种特殊能力的。

  而且目前让他略微有些无奈的,是目前他自己研究出来的这个特殊能力“剑伤.暗之溃”并未得到自身的系统承认,也就是说这个技能的真正伤害效果等方面,肖恩都是无法得到全面的了解。目前他唯一发现的,就是这个能力可以击溃对手凝聚起来的斗气,基本上每一道剑气都可以击溃大概一成左右的斗气。

  换句话说,如果矮个子男子和剑气纠缠得越久,那么他能够凝聚起来的斗气就越少。

  只是,肖恩还是小觑了对方的实战经验。

  仅仅只是挥手破掉三道剑气之后,他就已经意识到剑气的陷阱,宁愿拼着受剑气的伤害也不再去硬撼这些剑气,除非是真的会自身造成足够致命的威胁。

  看到自己的对手这么做,肖恩的嘴角就微微扬起了。

  一直被他紧握在手心中的咕噜当即就被他丢了出去。

  因为心灵联系的关系,咕噜在肖恩的指示下并未表现出太过强烈或者特殊的地方,仅仅只是速度略快几分而已,确实达到了一般所谓“暗器”的水准。

  矮个子男子一直都在防着肖恩手中的这个“圆球”。

  从刚才的交锋之中,他就将肖恩完全当成了一个能够和自己相提并论的强者,坚持认为肖恩绝对是在扮猪吃老虎装白银高手,因此对于肖恩一直拿在手中的东西自然非常警惕。此刻看到肖恩终于将这个暗器丢出来,他的内心竟然有了几分松了口气的感觉,因为他认为自己至少没有猜错,这确实是一件暗器。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内心却是有一股挥之不去的危险感笼罩着他,似乎死亡的威胁并未因此远去。

  这种感觉让他下意识的紧盯着肖恩扔出来的“暗器”,但是此刻他却还依旧处于黑色剑气的肆虐范围里,再加上肖恩也在扔出咕噜后的第一时间就朝他冲锋过来,连续三方面的夹击让这个矮个子男子很难判断出真正对其有死亡威胁的地方是来源哪一点,可是如果要全面防范的话,这对他的压力也确实非常大。

  所有的思绪,在他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下一刻,这个矮个子男子就决定抛弃一切杂念,选择对肖恩直接出手。

  因为在他看来,只要直接解决了目标人物后,其他什么东西就算再有威胁也都已经没用了。

  至于那颗朝着自己飞来的圆球,矮个子男子的右拳猛然一握,原本因为挡住剑气而溃散的斗气再一次被其凝聚起来,拳套上甚至开始散发出蓝色的光辉,竟给人一种如大海般的壮观气息之感。紧接着,便见这名矮个子男子扎下马步,重心往下一沉,吐气开声之后便是一拳直接朝着咕噜狠狠的击了过去。

  与此同时,右脚微微一踮,整个人便从马步变虎步,仿佛下一刻随时都会奔袭而出。

  攻守转换!

  这是格斗士的一个特殊能力,效果就是可以在一定时间内任意转换任何攻击类技能和防御类技能——他出手攻击咕噜的那一拳是格斗士的防守逆袭,而准备如奔雷直袭的虎步变动则是疾风拳击。一守一攻两个技能,在他的特殊能力之下得到了最巧妙的转换,而且就挑选时机和技能上而言,也不愧是实力极佳的强者。

  只是,当他的右拳击在咕噜上的那一瞬间时,他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如果仔细看的话,便可以看到,这个时候矮个子男子的右拳和咕噜之间还有近一毫米的距离。可就是这个距离,彻底挡住了矮个子男子的右拳,让他的攻击完全无法寸进分毫——严格意义上而言,甚至不是无法寸进,而是他根本就无法挡住咕噜的推进。

  先是指骨,然后是整只右拳——连同那个金属拳套在内,都在咕噜的推进中彻底被挤压变形。然后很快,这种变形就蔓延到了整只右手臂,并且还在不断的扩展着。

  看着遽然转变的这一切,矮个子男子一脸的难以置信。

  可是肖恩,却已经完全不给他任何的机会。

  他手中的死骨,已经直接贯穿了这名矮个子男子的咽喉!RS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