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69. 武斗祭-白银篇 4

69. 武斗祭-白银篇 4

  如同肖恩所预料的那般,他的比赛是在第一场,而且也非常荣幸成为了莱恩王国这边首位获胜者,同时也是第一位成功晋级第二轮比赛的参赛者。

  三十三场武斗祭比赛,前十三场则被安排在上午开始。

  二十六名参赛者中,有十位是种子选手,其中肖恩是第一位确认晋级的参赛者,整场比赛用时仅三十秒,比第二位确认成功晋级的参赛者提前了整整一分钟。当肖恩的记录被公布出来时,其他几个国家的那些种子选手就算再怎么轻视莱恩王国,他们也都不得不将肖恩.康纳利这个名字记忆在脑海中,而随行的其他国家那些谍报人员,此时也已经开始在忙碌。

  正如同佛洛里斯侯爵无法为肖恩准确的提供那些其他国家的白银组参赛者的资料情报一样,这些国家的谍报人员同样无法准确的收集到其他参赛者的资料。事实上,包括法西斯王国在内的所有人从一开始就没有真正的重视白银组的比赛,他们都将精力投入到黄金组的比赛中来——直到肖恩的横空出现。

  尤其是黑尔斯王国的一方。

  佐度的实力如何,他们很清楚,否则的话他也不可能成为黑尔斯王国三位参加白银组武斗祭的代表之一。

  这一次,十七位种子选手里,莱恩王国只有三位,剩下的十四个名额由其他四个国家所瓜分。其中,法西斯王国占据的名额最多。足有五人;其次是罗布因公国的四位,然后才轮到黑尔斯王国的三位;而无论是综合国力还是其他方面都要比罗布因公国更强一筹的喀罗莎部落联合国却只有两个名额而已。

  从这一点上,就能够看得出来。哪怕是曾经差点被柴纳斯帝国灭国的法西斯王国,在国家潜力和底蕴方面依旧要远胜南大陆的周边诸国。

  可是,当这第一场比赛结束后,黑尔斯王国的人却是没有发现佐度的踪迹。

  就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哪怕莱恩王国在听闻意外后就派人协助搜索,却依旧无法发现佐度的踪迹。但是实际上,在战斗结束时。所有人就都已经清楚了这场比赛的战斗结果:佐度的四肢都被肖恩废了,如果没有生命教会大祭司以上级别的人出手,佐度今后都不可能有康复的可能性。

  而作为一位发色并不怎么纯正明艳的边缘贵族后裔。佐度的家族明显不可能会为了救治他而花费太大的资金,更大的可能性就是将其彻底抛弃。但是此刻,黑尔斯王国的态度却是和他们的一贯的习惯截然不同,大有一种不把佐度找出来就决不罢休的态度。只要是对黑尔斯的风俗习惯有所了解并且脑子稍微正常点的人。都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看着街道两边的景物不断的后退,而莱恩王都的城门却是近在咫尺,马车内突然传来了一声轻叹。

  “我说话向来算话,你既然将识破的秘密告诉了我,那么我就会治好你的问题。”肖恩的声音,在马车内响起。

  “我只是不明白而已。”回话的人,正是此时黑尔斯王国正在寻找的那位佐度先生,“就算我将你口中所谓的识破告诉给你。但是你没办法像我这样能够快速的捕捉到一切移动轨迹的话,你还是没办法掌握的。”

  “那倒未必。”肖恩微微一笑。不过很显然他已经不打算再继续这个话题了。

  而佐度,在察觉到肖恩不打算再开口继续这个话题后,他也选择了沉默。当然,这种情况也与他此时的心态有着极大的关系,因为他此时所做出的选择已经很明显就是在背叛黑尔斯王国,而作为一个土生土长并且从小就接受着黑尔斯王国的精英式教育的人,这种心态之下当然伴随着非常强烈的挣扎心理。

  很快,马车就出了城门然后驶向了郊区。

  此时已是下午时分,从离开莱恩斗竞场到现在也已经有两、三个小时之久。

  看着车窗外的景色开始渐渐泛绿,人迹也越来越淡薄,佐度知道他们已经开始远离王都的范围了。

  大概又前行了十数分钟左右的时间,马车终于停了下来。

  “你在这里等着吧。”

  肖恩伸手打开马车的车门,然后一步跳到地面上。

  而佐度,则努力挣扎着靠近车窗,将视线投向窗外的平地上,然后他便看到了令他心跳加速的一幕。

  大概三十名披着冒险者斗篷的骑手就在距离他不远处的空地上,旁边还有一辆看起来有些破旧的马车。但是如果仔细观察的话,却还是能够看到这辆马车并非是什么破旧的马车,而是经过刻意的修饰才变成这样的,实际上这辆马车应该是一辆刚从厂里造出来不久的崭新马车。

  不过真正让佐度心跳加速的,却并不是这辆马车,而是那数十名分散在马车四周的骑手。

  这些骑手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异常的冷冽和强大,几乎每一个人都有着不逊色于他自身的气势,这就足以证明这些骑手每个人都有着最少是上位白银的实力。而且最难能可贵的,是这些骑手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居然能够完美的融洽在一起,形成一股更加庞大和可怖的气息,哪怕就算是下位黄金强者恐怕也有一争之算。

  骑士团。

  一个特殊的名词,突然闯入了佐度的脑海里。

  看到肖恩等人的出现,其中一名骑手翻身下马,然后径直朝着肖恩走来,直到肖恩面前才单膝而跪:“领主大人,猩红骑士团已准备就绪,随时可以出发。”

  “那么这个人就交给你们了。”肖恩沉声说道,“你们将他带回虚空之城。让希特莉给他救治一下。”

  “是。”猩红骑士团的团长德怀特沉声应道,然后他的手一挥,那数十名骑士便迅速围拢过来。将马车保护在中间,其中两名骑士则下马,然后将马车上的马匹进行了替换,接着便坐到了车夫位置上。

  整个过程都在沉默之中完成,并且速度还异常的迅捷,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看得佐度的内心又是一惊。

  当确认一切工作全部都完成之后。德怀特便向瑞娜和肖恩两人告别,然后率领着这支队伍迅速向托尼斯要塞的方向驶去。几乎是在走出大约百来米后,便又有一支队伍约莫十数骑和德怀特完成汇合。于是整支部队的气势又重了几分。而按照德怀特之前的安排,在接下来抵达托尼斯要塞之前,沿途都将会被派遣出去侦查的猩红骑士团的小队不断前来汇合,并且带来各种各样的情报。确保路途上的安全。

  目送着这支队伍离开后。肖恩便回到那辆由德怀特等人带来的马车上,这个时候已经稍微简单伪装了一下瑞娜也已经重新套好了马匹,然后坐到车夫的位置上,驾驶着马车返回莱恩王都。

  比起出来时的情况,返回王都的时候则明显速度加快了不少,只是在瑞娜的操控下坐在马车内的肖恩却并未感到任何颠簸。

  这样一来倒也很方便肖恩在马车内进行思考。

  识破这个号称神技的被动技能,肖恩也已经从佐度这里入手了,只不过在入手之后肖恩反倒是有些疑惑这个技能的真实性。因为这个技能的激活仅仅只是需要六个熟练点而已。而这也就意味着这个被动技能在系统的判定中只是一个常规五阶技能或者特殊四阶技能而已,与所谓的“神技”这个说法实在有些差距。更不符合肖恩印象中所谓的“熟练点消耗大户”这种说法。

  在见惯了像安魂、镇魂、破风之舞、雪风之殇这样动辄消耗几十个熟练点的大户后,肖恩对于这个传说中的技能的印象一直都是几十点的消耗,而现在的情况反倒是让肖恩感到疑惑。毕竟他现在对于熟练点的分配可是有着严格到近乎于苛刻的要求,如果这个技能真的是他所知道的那个,那么消耗六个熟练点去激活自然是非常必要的,可如果不是他所知道的那个神技,那么消耗熟练点去激活,自然成为一件非常浪费的事情。

  这才是肖恩陷入两难之中的沉思的原因。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车窗外的绿意开始渐渐消失,反而是人迹开始变得多了起来,这个时候正好有许多人要回城,瑞娜便驾驶着马车混入了进城的人流之中。根据以往的经验来判断,以目前的队伍情况来看想要进城,恐怕还需要四、五十分钟以上的时间,到时候回到公爵府邸也差不多正好赶上晚饭的时间。

  届时也不会有人会知道肖恩在中途曾经秘密离开过王都的事情。

  “咚咚。”

  马车外,突然有人在敲着车门。

  肖恩和瑞娜两人皆是一惊,因为他们都没有感到有人的气息接近。而能够躲避过瑞娜和肖恩两人的感知,便已经足以证明此人的实力绝对不弱,至少如果对方想玩暗杀的话,恐怕早就已经得手了。

  “是我。”似乎是猜测到肖恩和瑞娜此时的想法,敲响马车门的人开口说道,“佛洛里斯。”

  肖恩愣了一下,不过还是将车门打开,佛洛里斯倒也不客气,一个闪身就登上了马车。

  进入车厢内后,肖恩才看清,佛洛里斯此刻居然显得非常的邋遢和脏乱,而且还满身酒气,就像是一个随时都会醉死在路边的流浪汉没什么区别,与他以往那种精明干练的沉稳气质截然不同。只是当肖恩看到佛洛里斯的双眼时,却是知道这个中年男子此时的装扮也仅仅只是一种伪装而已。

  “怎么?还真以为我醉了?”佛洛里斯轻笑一声,然后倒了点酒在手上,往自己的身上拍了几下,然后又喝了一口酒,“你看,这不就满身酒气,满嘴酒味了吗?……你这家伙还真不好找,我就知道肯定是你把那个黑尔斯少年带走了。在这个王都里。除了你之外就没有其他人有这样的手段了。”

  “那你又是如何找到我的?”肖恩还是有些不解。

  “这个就更简单了。”佛洛里斯撇了撇嘴,“我接到那个少年失踪的消息,就第一时间就赶到城门来等待。然后我记住了每一辆出城马车的特征。”

  “每一辆马车?”肖恩有些错愕。

  “每一辆。”佛洛里斯笑着点头,“你的马车车厢虽然经过替换,但是马匹和车夫都没有替换,所以我就猜到是你了。……当然,就算猜错了也无妨,谁会跟一个酒鬼过不去呢?事实上真正可以肯定是你的,还是因为你们在我敲响车门时瞬间改变的气。……唔。我只在你身上见过这种气息。”

  “你的鼻子还真如传闻中灵敏。”肖恩无奈的叹了口气,“如果我从另外的城门进入呢?”

  “那么你就会发现,王都要比想象中更加森严。”佛洛里斯侯爵得意的笑道。“无论你从哪一个门进入,最终都会经过我事先安排的记录点。在那里我早就聘请了一些画师在那工作了,所以无论如何,我都是能够找到您的。虚空公爵大人。”

  “好吧。”肖恩有些无奈的双手高举做出投降状。“那么现在国王陛下那边什么态度?”

  “一切能让所有潜在敌国不愉快的行为,国王陛下都非常欢迎。”佛洛里斯侯爵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不过这一次我来找您,其实还是有些事情要和您说一声的。”

  听到佛洛里斯侯爵称呼自己为“您”,肖恩的神色也变得认真起来。

  只见佛洛里斯侯爵从自己那件邋遢的大衣下抽出一份文件,然后递给了肖恩。后者一脸凝重的接过,然后翻开查看起来,上面只是简单的记录了一个人在王都里的行走路径。除此之外就是一些简单的个人资料记录。看得出来,这个被佛洛里斯侯爵盯上的家伙显然并不是莱恩人。因此对于他的过去和相关背景履历资料几乎全部都是空白的。

  简单的翻完这些资料后,肖恩有些疑惑的抬起头望向佛洛里斯。

  “看不出来吗?”佛洛里斯笑着问道。

  肖恩又低头仔细的查看起来,这一次他很快就发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

  这个人行走路径里,超过八成的位置点都是莱恩王都里的各种旅馆、酒馆之类的地方,就算是其他地方,但是基本上也都是属于能够交换或者取得情报之类的地方。

  “这是?”肖恩抬起头,“间谍?”

  “我觉得不是。”佛洛里斯侯爵摇头,“直觉告诉我,对方是冲着你来的。”

  “冲着我来的?”肖恩更加不解了,“难道是达比昂的人?”

  “不是。”佛洛里斯侯爵摇头,“虽说目前因为武斗祭的事情,所以莱恩的管理比较松懈,多了很多强者出入,但是达比昂的旧党基本上都已经被登记上名单了,就算他们侥幸能够渗透托尼斯要塞进入莱恩腹地,想要抵达王都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而且在了解到这个人后,我也派遣了影子去进行调查,然后我发现对方是从北方过来的。”

  “北方?”肖恩愣了一下,随即才反应过来,“贸易之都那边?”

  佛洛里斯侯爵点头。

  肖恩又低头翻看了一下对方的资料,发现在实力评估一项上填的是上位黄金巅峰,但是旁边却标记着猩红色的极度危险这样的字眼。于是肖恩再度开口问道:“极度危险的上位黄金巅峰?这个人有那么强吗?”

  “影子的汇报通常不会出错,既然他标记着极度危险,那么就证明这个人非常的危险。”佛洛里斯侯爵沉声说道,似乎是为了防止肖恩不信任,他还再度补充道,“我已经亲自去刺探过情况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并不强烈,可是确实给我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就算是我亲自出手暗杀,成功率也不会超过五成。”

  听到佛洛里斯侯爵的话,肖恩终于不得不真正的正视起这个已经被画出了画像的中年男子。

  这是一个长相非常俊美的中年男子,岁月的痕迹似乎并未在他身上留下太多的痕迹。或者也没有破坏了他的相貌,反而给他增添了非凡的成熟魅力。哪怕仅仅只是通过黑白素描画的描绘,肖恩也能够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成熟的沧桑气息。还有仿佛是与生俱来一般的放荡不羁的洒脱气质,就像是一瓶陈年老酒那般香醇迷人。

  很明显,这位画师也并不是普通的画师,而且也绝对是被对方身上的气质所牢牢吸引着,否则的话不可能画出如此传神的一副画像。

  像这样完全可以说是美男子的存在,肖恩如果见过的话,那么绝对不会忘记的。可是事实上。哪怕他搜遍了自己脑海的所有角落,他也没有任何印象——无论是在这个世界,还是在当初那个游戏世界。都完全没有关于这个人的任何印象。

  而这么一位就连佛洛里斯侯爵这位黑暗之王都说自己最多只有五成暗杀把握的极度危险人物,却是冲着自己而来,肖恩怎么可能无视对方呢?要知道仅从刚才佛洛里斯侯爵靠近马车时显露出来的那一手,肖恩就知道如果佛洛里斯侯爵想杀死自己的话绝对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就算有瑞娜在旁保护也绝对无法阻止。

  这一刻。肖恩终于知道这个“极度危险”代表的是什么意思了。

  看到肖恩脸上流露出来的凝重神色,佛洛里斯侯爵又开口说道:“看起来你是真的不认识这个人。”

  “确实不认识。”肖恩摇头,“完全没有任何印象。”

  “那么最近非比赛期间,你还是呆在府邸里别乱跑的好。”佛洛里斯侯爵开口建议道,“毕竟在公爵府,你还是占据了地形之利,而且我相信你那些追随者也不是摆设。……至少,以对方的情况想要玩暗杀的话。是不可能做到的。”

  “为什么?”肖恩有些好奇。

  “他身上的气息简直就像是黑暗里的灯塔所照耀出来的灯光一样,任何感知敏锐的人都不可能忽略。”佛洛里斯开口说道。“像他这样的人显然并不适合玩暗杀之类的手段,而且无论怎么看他显然不是一位低调……或者说出手低调的人,因此如果他真的去你的府邸找你麻烦,那么肯定是硬碰硬的方式,那时候肯定会惊动王都里那些真正的强者。”

  “所以你的意思是,就算他来找我的麻烦,那也会是在武斗祭结束后?”肖恩反问道。

  “这个可能性非常大。”佛洛里斯侯爵点头应道,“当然,如果对方不知道你的存在的话,那么他肯定不会去找你的麻烦。只是按照武斗祭的情况来看,想要不知道你的情况是不可能的,除非……”

  “除非我放弃武斗祭是吧?”

  佛洛里斯侯爵点头。

  “国王陛下的意思呢?”肖恩沉默了片刻,然后问道。

  “让你自己拿主意。”佛洛里斯回答道,“相比于在白银组夺冠彰显实力,国王陛下认为一个活着的虚空公爵才更有价值。而且,也更适合当一张底牌。”

  “我知道了。”肖恩点了点头,却并未就是否继续参加武斗祭这个问题做出任何回答。

  事实上,肖恩同意参加这个武斗祭,很大部分也是为了莱恩的安定。毕竟目前他的状况还是和莱恩王国这辆战车绑在一起的,所以双方实际是处于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状况。而另一个原因,则是肖恩还在等贸易商会联盟那边将他所需要的东西送来,虽说粮食和奴隶之类的会直接运往虚空领,但是像元素宝石那样的东西还是会在王都这边完成交易的。

  但是不管他是否继续参赛,瑞娜等人还是要参加黄金组的武斗祭比赛,所以最终的结果他还是要在王都这里呆上一段时间。

  “其实,我挺好奇,你为什么会觉得这个人是冲着我来的呢?”肖恩突然开口问道。

  “还是因为气息。”

  “气息?”肖恩有些茫然。

  “我会留意到这个人,是因为他在约克镇的事。”

  关于约克镇事件,肖恩知道,因为在这份情报资料上面有记载。

  这个中年男子在约克镇的酒馆和一支佣兵团起了冲突,双方爆发了一场战斗。

  对于那个时候依旧是处于公国状态的莱恩而言,那支佣兵团也并不是什么弱者,至少队伍里有两名上位黄金强者和数名上位白银巅峰的高手,这样的佣兵团已经算得上是非常强力的队伍了。

  可是这支队伍,却在不到一分钟内被这个中年男子以全歼的战绩所消灭。

  本来这样的事情,莱恩公国是不会管的。可是最大的纰漏就在于,因为双方都是强者级别的战斗,因此将半个约克镇的镇民都卷入了战斗中,于是该场战斗导致了超过两百平民的死亡,如此一来这个中年男子自然就被莱恩公国盯上了。只不过之后还不等莱恩公国做出如何处置此人的决定,就传来了对达比昂战争大胜的消息,于是也就进入了公国升格王国的准备工作,接下来的事情自然是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再加上此人事后也对约克镇造成的破坏进行了赔偿,所以莱恩公国也就改变了对此人动武的念头。

  结果没想到,此人倒是从约克镇一路南下,直到最近进入莱恩王都。

  不过进了莱恩王都后,对方倒是一直都安分守己,并未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只是佛洛里斯侯爵却依旧觉得此人有些诡异,因此派遣人手对此进行跟踪调查,所以自然也就有了肖恩手上这份情报资料。

  “他有着和你非常相似的气息。”

  这是佛洛里斯侯爵对肖恩所说的最后一句话。(未完待续。。)

  ps:  喵呜~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