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73. 武斗祭-白银篇 8

73. 武斗祭-白银篇 8

  肖恩的气势攀升速度远超乌斯。

  如果说乌斯从上位白银巅峰的气势攀升到接近上位黄金的时间需要三秒的话,那么肖恩就是连一秒都不需要。他甚至完全无视了下位者气势积蓄的过程,仿佛本来就已经是上位黄金强者一般,之前的上位白银只是刻意隐藏实力所伪装的一种错觉,这也难怪整个观众席会瞬间哗然。

  尤其是那些实力并不是非常强大的上位黄金强者,此时看向肖恩的目光也都多了几分凝重。

  当然,如果要说最直观感受的,恐怕就非乌斯.拉尔金莫属。

  缠绕在乌斯身上的赤红色光辉肉眼清晰可见,那是一条赤红色的巨蛇,带有一种亘古永存的可怕气息。对于许多人而言,这种独特的能力显现实在是有些让人难以理解,许多人都将其视为秘术的一种,但是实际上这却是一种血脉显现的特征,是比起觉醒更进一步的层次。

  以杀伐剑术为主的技能招式,再配合同样也是主杀伐的血脉力量,乌斯从一开始所站着的基点就已经远超这个世上许多人。

  可是,哪怕就算是这样的乌斯,在肖恩的气势彻底爆发出来的那一瞬间,他也感到一阵轻微的窒息疼痛。那一瞬间,他甚至差一点就无法驾驭住自身的血脉力量波动,赤红色的狂蟒之影甚至有那么一刹那的晃动。只是作为北洋公爵亲手栽培起来的继承人,乌斯.拉尔金有着太多不能失败的理由。所以哪怕面对在气势远胜自己一筹的肖恩,乌斯也没有选择退却,而是更加坚定的握紧手中的剑柄。依旧是直取肖恩的面门剑招,没有丝毫的变化。

  这就是北洋军剑术。

  永不言退的誓杀剑术。

  空气仿佛都要彻底烧灼一般,一股焦热的气息在不断的弥漫着。

  此时以乌斯为圆心的半径十米内,温度瞬间拔高到接近四十度,这对于普通人而言已是完全接近人体极限的温度。

  就算是肖恩,也都感到一阵焦灼难耐。

  这就是血脉的力量。

  有巨蟒的影子,而且还是以火焰之力为主。很明显拉尔金一族的血脉之力应该是传承自炎蛇席巴斯.布罗尔,那是一头诞生于晨曦时代,消失于灰烬时代的古兽。至于到底是神兽又或者是其他什么兽,这一点就没人知道了。不过肖恩唯一清楚的,就是传承自炎蛇席巴斯.布罗尔的血脉,都是属于传奇级别的血脉。

  也就是说。仅从血脉上而言。乌斯拥有着和伊丽莎白同样的起点。不过比起雪法妮奥、瑞娜、塞西莉亚等人,那就要逊色得多了,因为她们这三人哪怕是万民血脉,那也是站在血统列表里最为顶尖的那一拨。

  焦灼的气息越来越强烈,可是同样的,乌斯的杀意也是越来越浓烈。

  面对着这浑身散发着一股勇往直前、永不退缩的凛然气息的乌斯,肖恩面色沉稳,同样选择了正面硬撼。

  虽然他不知道北洋军剑术的具体效果是什么。但是对于这类以杀伐为主的杀人剑术,肖恩却也有着可以称之为老道的应对经验:面对这样的剑技。最佳应对方式并不是选择退避,因为杀伐剑技和寻常剑技有着非常大的区别,一旦在使用杀伐剑技的人面前选择退缩,那么想要再抢回上风和控制战斗节奏,那就只能是双方的实力差距过大以至于对方犯下接连不断的失误。

  可是,乌斯和肖恩的差距会大吗?

  对于肖恩而言,乌斯确实和他有着一些差距,但是这个差距绝对不会大到足以让肖恩无视。

  只见肖恩迅速抢身上前,然后挥剑提挡,黑君王的深黑色剑刃准确无误的卡在了对方那柄古怪长剑的剑尖上。

  空气里,传来一阵剧烈的爆响。

  却不见任何火星与光影。

  只是在许多强者的感知中,肖恩和乌斯两人交手的这一瞬间,空间却仿佛产生了一丝坍塌。只是这种坍塌却并未造成任何实质性的影响和破坏,看起来更多的却像是双方之间迸发出来的气势冲突所造成的破坏。

  下一秒,肖恩毫不犹豫的逊色撤剑后退,身形轻灵得如同一只飞鸟,足尖在地上连点三次,便将距离拉开到和乌斯相差五十米外的地方。可是,伴随着肖恩落地足尖的轻点,地上却是出现了三个半径足有半米、深度也接近二十厘米的深坑,整个观众席上再一次产生一阵哗然,更有许多人因为内心的惊骇而从座位上站起。

  这部分站起身的观众,以莱恩平民居多。

  对于他们这些外行人而言,看的无非就是一个对决是否精彩激烈,而此时看起来似乎是肖恩吃了大亏,他们的内心自然也跟着紧张起来。毕竟无论怎么说,就算有人再怎么仇富或者对权贵的不屑,可是当敌人是来自异国的时候,这些莱恩人还是能够表现出非常明显的团结性。

  反观那些强者和贵族们,他们的目光更多的却是聚集在乌斯.拉尔金的身上。

  和肖恩硬碰硬的互相交换了一剑后,乌斯表面上看起来仅仅只是连退两步而已,到第三步就站稳了身子,可是他身上那赤红色的光芒却是整整闪烁了十数次后才又重新稳定下来。

  这种征兆已经非常明显的表明,乌斯在和肖恩交手的那一瞬间,他的血脉之力便受到极为强烈的冲击,甚至导致了乌斯本人的气血产生逆涌。种种迹象都在无情的说明一个事实,那就是乌斯仅在力量一项上能够赢得了肖恩,而反观战斗技巧、速度、临战反应、气势等多方面的综合能力,却要远逊色于肖恩。

  所谓的最强白银之名。法西斯王国已经不如莱恩王国了。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莱恩贵族,尤其是现任莱恩国王脸上的神色自然是非常的高兴——当然这种高兴不可能太过明目张胆的表现出来。而法西斯王国过来的那些使节。脸上的神色就不是那么好看了,甚至可以说是显得有些阴沉。

  肖恩缓缓抬起头望了一眼已经重新将紊乱的气息平复下来的乌斯,此时他的脸色也同样显得有些难看。

  那看似轻巧的卸力,实际上并不如此刻看台上那些贵族所看到的那么轻松。

  但是有一点,确实如同那些强者所判断的一样,乌斯在力量上有着完全凌驾于肖恩之上的程度。

  以肖恩的估测,乌斯在激活了血脉之力的情况下。力量值已经逼近两百点的大关。刚才那一击的交锋,肖恩自认如果不是他借用黑君王的品质优势以及高超的技巧运用,他差一点就被对方打出了碾压的效果——一旦出现这种效果。那么肖恩可以很肯定的说一句,如果他不激活银鳞咒印的效果,那么他绝对会被对方秒杀。

  可是,肖恩却是下意识的抗拒使用咒印能力。

  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直觉却是告诉他。一旦他动用咒印能力的话,那么将会有非常可怕的事情发生。

  “你的强大,确实超出我的预料。”乌斯收起脸上的不屑神色,以一种严肃认真的神态望着肖恩,然后一字一顿的说道,“但是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赤红色的光辉再度环绕在乌斯的身上,可是这一次却并不是那么的显眼和刺目,反而开始淡淡的变虚。看起来就好像是乌斯已经无法再支撑这种血脉显形。但是只有站在场内和乌斯面对面的肖恩才清楚,并不是乌斯无法继续维持血脉之魂的显形。而是他开始尝试往第三阶段前进。

  血脉,是传承自古老的血统能力,至今谁也无法准确的判断出血脉的传承方式。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血脉之力有五种明确的阶段变化。

  第一阶段就是觉醒。

  血脉之力一旦觉醒,便会获得与血脉相关的特殊能力,从而获得一定的实力增幅。

  像塞西莉亚,血脉觉醒后的具体特征就是可以自由的控制火焰;而雪法妮奥则是可以随时随地的和艾丝温特尔进行沟通;至于瑞娜则是可以半龙人化。

  这一阶段也是所谓的血腥显性,意思就是血脉之力处于活性化。

  而第二阶段则是显形。

  也就是玩家所说的凸显。

  最开始觉醒时的血脉与宿主并不会处于完全同步的状态,尤其是通过外来方式获取的血脉之力更容易产生排斥反应,例如之前瑞娜从安德鲁那里继承而来的古代巨龙血脉就是如此。可一旦时间长久了,宿主的身体能够完全适应血脉觉醒所带来的各种能力增幅后,血脉的活性化就变得更加活跃,开始为宿主带来更大的增幅,这一效果就是血脉之力的凸显。

  正常情况下,诞生血脉之魂就是这一阶段的特征表现。

  例如乌斯.拉尔金,在激活血脉之力的时候会有赤红色的光辉裹身,甚至依稀可以看到赤红色的巨蟒。

  血脉显形后的阶段,就是要重新适应这种新状况所带来的各种增幅效果。

  在这一过程里,血脉之魂会通过血脉之力不断的强化血脉继承者的身体,从而诞生新的血脉碎片。这种血脉碎片的诞生,也就意味着开始迈向第三阶段的进化:烙印。

  血脉的继承方式之复杂,远超世间所有人的想象,就连冠有博学者之名的所罗门法师都无法真正的揣摩出结果。所以对于许多人而言,是否有继承强大血脉是判断一个人的潜力标尺,而是否能够觉醒血脉则是超级天才与普通天才的分水岭。可是事实上,有许多觉醒了血脉之力的超级天,终其一生却始终无法获得血之烙印。

  因为血之烙印的诞生,意味着血脉继承者终于可以彻底掌握自身的血脉之力。这种能力的掌握,基本等同于巨龙的灵魂记忆传承方式。他们可以感受并且在瞬间就明悟自身血脉的真正作用以及各种运用方式。

  其强大的威能体现,只有真正诞生血之烙印的人才明白。

  而此时此刻,乌斯便是在调动全身的血脉碎片来组成属于自己的血脉烙印。

  那条赤红色的蟒蛇并不是在消失。而是正在被不断的分解成细小的符文碎片,然后在乌斯的体内重组着。每一个符文碎片在经过不断的吸引、融合之后,就会诞生一个更大的符文碎片,紧接着这些更大的符文碎片就会再进一步的融合,逐渐形成一个古老的符文印记。

  一旦这个符文印记彻底形成,那么也就意味着血脉烙印的真正诞生。

  肖恩,显然不可能让乌斯如此轻松的诞生血脉烙印。

  几乎是想都不想。肖恩就将自身的速度彻底爆发出来,宛如虚空闪烁一般,在所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甚至还在盯着肖恩的虚影时,真正的肖恩就已经出现在了乌斯的面前,手中的长剑化作一到乌黑的光芒,朝乌斯的脸面劈过去。这一刻。肖恩早就已经将佛洛里斯侯爵的叮嘱抛诸脑后。他可没忘记之前乌斯对自己做出的割喉礼,一旦让乌斯真的形成血脉烙印的话,肖恩可不觉得以自己目前的实力能够应付得了。

  或许将黑君王真正的打造出来那么还有一定的可能性。

  感受到死亡的极度威胁,乌斯整个人发出一声怪叫,血红色的光华瞬间从其身上炸出。

  仿佛就像是一层保护膜一般将乌斯护住。

  而肖恩的长剑斩在上面时,也同样有一种令其心悸的错觉。

  几乎是下意识般的条件反射,肖恩整个人瞬间便迅速抽剑后撤。

  刹那间,有红光燃起。

  紧接着便是极为猛烈的轰鸣爆炸。乌斯周身近一米的范围内彻底变成了一片火焰的海洋。但是更为可怕的,却是这火焰并不是橙红色。而是一种暗红色,明明没有任何温度散发出来,可是凡是被这火焰碰到的地方却是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融,仿佛就像是某种坍塌收缩的消失。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火焰拥有这样可怕的威能。

  那就是深渊狱炎。

  肖恩的脸色显得有些难看,因为他知道,乌斯的血脉烙印正在进入最后的诞生阶段。

  像这样的火焰保护,并非是乌斯本人的意愿,而是来自炎蛇席巴斯.布罗尔对血脉后裔的一种保护机制。只有那些炎蛇席巴斯.布罗尔最为纯正的血脉后裔,并且拥有足够强烈浓度的血裔,才会受到炎蛇席巴斯.布罗尔的特别眷顾。此时肖恩终于知道,为什么拉尔金家族的北洋公爵会跳过自己的儿子,直接选定乌斯.拉尔金这位孙子作为下一任北洋公爵的继承人。

  这完全是因为他拥有着极为纯正和浓郁的炎蛇席巴斯.布罗尔的血脉。

  面对斗竞场内如此突然的变化,这一次却是轮到莱恩一方的贵族们脸色变得异常难看,而法西斯王国一方的使节们笑得异常的舒畅。因为谁都清楚,法西斯王国的未来注定将会拥有一名实力强大的传奇强者,就算他无法成为域级传奇强者,但是也绝对是最接近这一宝座的人。

  “唉。”

  只是,一声无奈的叹息此时却是突兀的响起。

  在听到这一声叹息的瞬间,法西斯王国的使节们便感受到犹如一盆冷水浇在他们的身上。

  严寒彻冷。

  所有人都望向了斗竞场内那名发出了叹息的男人:肖恩。

  只见肖恩的右手,此时正散发出红色的光辉。

  这光辉并不强烈,但是所有人都能够感受到一阵危险的气息。

  他们就这么看着肖恩走到那片深渊狱炎的前方,然后看着肖恩抬起手中的那柄黑色长剑,紧接着往前一刺,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肖恩是在找死,很快就会被深渊狱炎吞噬的时候,却是出现了令他们都感到惊奇的一幕。

  肖恩手中那柄长剑的剑身突然凭空消失了!

  而一声痛彻心扉的哀嚎声,却也是在长剑消失的瞬间,响彻整个一号擂台区!(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