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78. 武斗祭-黄金篇 3

78. 武斗祭-黄金篇 3

  作为觉醒了凤凰血脉的塞西莉亚,虽然仅仅只是处于第一阶段,但是血脉的独特之处也并不是普通人所能够想象的。

  从表面上看,那名中年剑斗士男子确实和塞西莉亚没有太大的差距,甚至可以说凭借他的鬼步疾走这一特殊技巧就已经完克塞西莉亚。但是大概注定是这名中年男子运气实在不佳,所以他成为了“红莲地狱”的第一个实验品——这是塞西莉亚凭借凤凰血脉的控火能力所独创的新型魔法。

  这个魔法并未在魔法公会登记注册过,因此归属上自然被定性为传承类魔法——只能从塞西莉亚这里入手。但是实际上这个魔法除了塞西莉亚之外,在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第二个人施展得了,因为且不说这个魔法需要消耗的魔力有多么庞大,仅是对控火能力的要求,就足以隔绝这个世界上超过百分之九十的魔法师。

  所以那名法西斯剑斗士败在这个魔法之下,并不算冤。

  可是对于成王败寇的斗竞场而言,这名剑斗士就输得非常的狼狈和难看——他连三十秒都坚持不了就认输投降。于是在法西斯使节团一脸铁青的神色之中,塞西莉亚轻松自若的赢下了她的这一场首胜。

  不得不说,这名剑斗士确实非常的聪明,因为如果他再继续纠缠下去的话,等到整个擂台上都是火柱时,也就到了他的死期。所以相对于死亡而言,他自然是选择了投降认输。毕竟只有活下去的人才有未来,而且黄金组的武斗祭比赛也远比白银组要更加残酷和可怕。

  当塞西莉亚退场的时候,肖恩已经微笑着站在场外迎接。

  “这就是你这段时间努力修习的成果?”肖恩笑着问道。

  塞西莉亚皱了下鼻子。一脸的得意:“怎么样,很厉害吧!”

  “确实厉害。”肖恩由衷的赞叹道,“这个魔法大概除了你之外,就没有其他人能够施展得了了。……也不对,如果能够继承你血脉的后代子孙,或许也是可以施展的,不过要像你这样彻底发挥出这个魔法的威力。那就只能和你一样觉醒凤凰血脉才行了。”

  “我的……后代?”塞西莉亚愣了一下,旋即不知道想起什么似的,脸色微微泛红。

  肖恩看到塞西莉亚的脸色泛红。一脸紧张的询问道:“是不是刚才魔力消耗太大了?现在累了?”说罢,便伸手轻抚着塞西莉亚的额头,感受到手上的热量,脸上的神色变得更加紧张了:“有点发烫。你是不是病了?……一定是第一次施展这红莲地狱。一时没控制好魔力的消耗和节制,所以产生了反噬反应。”

  “不……不是……”看到肖恩异常紧张的模样,塞西莉亚心中一暖,“我,我只是……”

  “不用说了,我们赶紧先回去,你接下来几天都没比赛了,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养足精神才行。”肖恩拉起塞西莉亚的手。一脸急切的说道同时便也朝着正门走去,“玛顿和雪法妮奥的战斗还没结束吗?”

  因为武斗祭的个人赛最终胜负事关重大。所以肖恩这一次应佛洛里斯侯爵的邀约为瑞娜、玛顿、维尼亚、雪法妮奥、塞西莉亚五人都报名参赛。而今天是黄金组的第一轮赛事,瑞娜和维尼亚两人并为安排到战斗,相反玛顿、雪法妮奥和塞西莉亚三人却都是排到对手,而且还是第一场比赛,因此这三人都是同时上场。

  而在这三人之中,玛顿和雪法妮奥自然不需要肖恩担心——事实上就算担心也没用,因为有塞西莉亚的比赛,肖恩肯定不会选择去观看其他人的赛事。而此时第一轮的九场擂台赛基本上也都是已经决出胜负,就算还没有决出胜负的,从战斗节奏的情况上来看,应该也是差不多到尾声的。

  因为出于某些方面考虑,黄金组的第一轮淘汰赛中,数十名种子选手基本都不会碰面,所以想要打成持久战的可能性并不高。当然如果是因为某些职阶的克制缘故,那么战斗时间自然还是会比较长一些的,只是以玛顿和雪法妮奥两人的实力,肖恩并不绝对会拖太长的时间。

  毕竟黄金级强者的战斗,再想像白银组那样有一匹黑马闯出来,还是不太现实的。

  “妮奥的战斗应该结束了。”瑞娜想了想,然后才开口说道,“她的对手实力并不强,之前我查看过了。不过玛顿的对手倒是不好说,对方是喀罗莎部落联合国的人。”

  肖恩的眉头微微皱起:“喀罗莎部落联合国?哪个部族的?”

  半兽人一旦突破白银限制踏入黄金境时,确实会迎来一次身体上的质变强化,这一点也是半兽人通常要比人类更强悍、精明一些的主要原因。有研究者称这是一种类似于血脉复苏的现象,只不过这种强化现象所需要付出的代价,是半兽人永远无法获得传承血脉——也就是说半兽人永远不会出现血脉觉醒的情况。

  而同样的情况,也在半精灵的身上得到证实。于是便有研究者称,这大概是因为血脉已经不够纯粹的缘故所造成的,这个论据也是血脉纯净论的一个重要支点,也正是因为这个支点的出现,所以在一些古老的帝国和王国中,至今依旧保持着近亲婚姻这样的特殊习俗。

  听到肖恩的话,瑞娜当即回道:“狮心王那边的。”

  狮族半兽人,这个半兽人族群是罕见的可以在黄金境时获得双重强化的族群之一,当然根据奇迹大陆的平衡规矩,双重强化获得的属性点必然不会比单属性强化的高,只是因为多样性所以变得更灵活些。

  “如果是狮心王族群的话。确实有点棘手。”肖恩轻轻叹了口气,“莱恩的排外性还是比较大的,而且最近我们也正处于风口浪尖上。再加上玛顿也是一名精灵,这些方面如果被有心人利用到的话还是很麻烦。……瑞娜,你留下来等一下玛顿吧,我先带塞西莉亚回去。”

  “好的。”瑞娜点了点头。

  “我……我真的没什么事啦。”看着肖恩一脸焦急的模样,塞西莉亚小声的说着,可是她却又舍不得将手从肖恩的手里抽出来。这副模样被旁边的瑞娜以一种心领神会的目光微微注视着,让塞西莉亚变得更加害羞。脸色自然也就变得更加通红起来。

  “你还说没事,看看你,体温越来越高了。在这样下去你会出现脱水症的。”肖恩板起脸,沉声说道,“在你没有真正熟练红莲地狱之前,禁止你以后再施展这种魔法了。”

  “我……”

  “不用再说了。”肖恩沉声打断了塞西莉亚的话。“那瑞娜。这里就拜托你了。”

  “我知道了。”瑞娜点头。

  肖恩转身就要走人。

  不过就在这时,莱恩大斗竞场却是突然爆发出一阵激烈的欢呼声。

  肖恩转过头望了过去,看到的是莱恩民众们的高昂欢呼,而此时他们所聚拢着的地方是五号擂台区的进出通道。看起来应该是五号擂台有这些莱恩民众们所喜欢的参赛者获胜,要不就是里面的战斗满足了这些嗜血观众们的渴望,激起了他们的兴奋,当然还有第三种可能,那就是他们下注的人物赢得了这场盛大的赛事。所以他们才会爆发出这样的欢呼声。

  “五号擂台区,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帕罗斯侯爵的人。”瑞娜看到肖恩露出的神色。开口解释起来,“他是这次的夺冠热门人选之一。……和他对阵的应该是黑尔斯王国的一名军团长,不过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应该是战死了。”

  “军团长都来参赛了?”肖恩有些惊讶?

  “恩。”瑞娜点头说道,说到这里,她还望了一眼维尼亚,“不止军团长,连指挥官如果有空的话都会参赛。而明天维尼亚的对手就是莱恩军部的一名指挥官。事实上,我也正想就这件事询问一下领主大人您的看法,如果遇到这样的情况,我们要如何应对?”

  “如果是莱恩的指挥官,那么就适当的留下手吧。”肖恩沉声说道,“他们这些家伙不至于那么不知好歹的,当然如果真的有打算依靠身份压人的话,那么也就不用留情了。”

  “我本来就没打算留情。”维尼亚终于发表了今天第一次个人看法,“战斗本来就必须全力以赴才行,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根本就不算是战斗。”

  “你明天别把人打死了。”肖恩望了一眼维尼亚,“要不然的话,事情处理起来很麻烦的。”

  维尼亚撇了撇嘴,咕哝了一句:“你们人类的世界就是麻烦。”

  对于维尼亚的评价,肖恩只能无奈的摇头,然后转身就带着塞西莉亚和维尼亚离开。雪法妮奥的战斗应该是结束了,只是她并未出来和肖恩等人汇合,对此肖恩倒也不是很在意,因为相对于玛顿而言,雪法妮奥作为一名带刀祭司,在莱恩王都恐怕是不会有人会去招惹她的。而且就算有人去招惹她,以雪法妮奥的实力也能够轻松获胜,除非找她麻烦的人是圣域强者,但是如果是圣域强者的话,那么战斗起来肯定会波及大范围的面积,在莱恩王都这里肯定是不会被允许的。

  至于瑞娜,则是直接前往七号擂台区等玛顿结束他的比赛。

  等候许久的车夫在肖恩的示意下,很快就朝着王国第七大道的公爵府邸开始返程。

  这名车夫,是虚空公爵府的管家招来的。

  不得不说那名管家确实值得亚丝娜推荐,因为至今为止他却是将整个公爵府都管理得井井有条,完全不需要肖恩去操心任何事情。当然一般像这样的管家,在内政的处理方面肯定也会有点能耐,因为很多时候他们都肩负着帮府邸主人分门别类从领地而来的各项情报资料。

  不过因为肖恩对领地管辖的特殊性,导致这名管家并不需要插手任何内政方面的管理。

  车夫的技术确实一流。马车在他的操控下完全感觉不到任何颠簸,一路平稳的前行着。偶尔有几处比较颠簸的道路,在这名车夫的操控下也能够将震动降到最低。

  在前行了约莫二分之一的行程后。维尼亚的脸色却是突然微变,猛然转过头望向某个方位。肖恩的感知比起维尼亚其实要敏锐一些,只不过或许是今天因为塞西莉亚的事稍微分了下心,因此感知要比维尼亚慢半拍,但也在维尼亚转头的瞬间就同样感受到,这让他的眉头紧皱起来。

  “怎么回事?”塞西莉亚作为一名魔法师,虽然如今以她的实力对于危险也有着比较敏锐的直觉。但是真正更加擅长的其实还是魔力波动的判断,此时既没感受到魔力气息也没有任何危险刺激,因此她自然无法感受到维尼亚和肖恩两人的感受。但是从两人的反应上来看应该是发现了什么。

  “被人跟踪了。”维尼亚沉声说道。

  “对方的气息几乎没有丝毫的掩饰。”肖恩的眉头依旧紧皱着,“深怕我们不知道他在跟踪似的。”

  “这在你们人类世界,应该被叫做挑衅吧?”维尼亚歪了下头,然后开口问道。

  “你这么一说。还真的有一种被人看不起的感觉呢。”肖恩冷哼一声。

  仅从跟踪者散发出来的气息。并不能准确的判断出对手的强弱,但是具体的实力境界还是可以判断出来的。这名跟踪者是一名上位黄金的强者,不过肖恩猜测最起码也应该是上位黄金巅峰,毕竟如果不是这个实力阶层的话,绝对不会有人敢来找肖恩的麻烦。

  而从目前的对手情况来看,肖恩觉得应该是法西斯王国那边的人,毕竟肖恩已经将乌斯打得几乎成为残废,而今天塞西莉亚也让一名法西斯王国的参赛者狼狈退场。无论肖恩的个人意愿如何,他和法西斯王国之间确实已经算是结下仇恨了。尤其是北洋公爵一系的人。当然如果再加上佛罗伦萨的立场,那么肖恩实际上已经等于是得罪了拉尔金和怀尔斯这两个法西斯赫赫有名的古老家族。

  不过在这一点上,肖恩倒是有些疑惑,因为按照个人战力而言的话,白金公爵怀尔斯家族应该是在整个法西斯王国数一数二的。所以按理而言像武斗祭这样的重大赛事也应该由这个家族派人出战才对,可是无论是白银还是黄金,又或者是之后的军事项目比赛上,都没有怀尔斯家族的影子,这实在让人觉得有些微妙。

  “你打算怎么处理?”维尼亚开口询问道。

  肖恩望了一眼塞西莉亚,然后微微摇头:“不管他,反正肯定是法西斯王国那边的家伙。……现在当务之急还是先回到府邸里让塞西莉亚能够得到充足的休息。从明天开始,只要你们的对手是法西斯王国的人,那就一个不留的全部给我在战场上直接解决掉吧,反正我们本来也就有削弱敌对国实力的任务。”

  “在我眼里,你们人类世界的所有国家都是敌对国。”维尼亚撇了撇嘴。

  “但是现在,我们是盟友关系,别忘了。”肖恩轻声说道,“明天还是尽可能以击败为主吧。……我是说你的对手只要是莱恩王国的人,至于其他国家的,我就不管你如何处理。”

  “我知道了。”维尼亚有些不爽的嘟嚷道,然后又不甘心的扫了一眼某个方位,仿佛她的双眼有着透视能力一般,可以通过这密封的车厢看到外面的情况。

  车厢并没有设置诸如隔音魔法阵之类的特殊功能,所以肖恩和维尼亚之间的对话,驾驶马车的车夫自然是一字不漏的听清了。原本听到有人跟踪时,他还有些害怕,不过既然连肖恩这位公爵都表示出不屑,那么他这在别人手下打工的车夫当然也不能表现出害怕之类的情绪,而且既然肖恩没有做出任何的指示,这位车夫自然也就不会自作聪明的绕远路之类的事。

  而此时,确实有人在跟踪着肖恩,也确实没有丝毫掩饰自身那不断散发出来的气息。

  可是和肖恩所猜测的那种是不屑于隐藏自身气息不同,而是这个人确实无法隐藏得了自身的气息,当然这也不能算是所谓的挑衅。因为这个人,就是之前被佛洛里斯侯爵特意向肖恩告诫过的那名神秘男子,也是在莱恩斗竞场一号擂台举手投足间就抹去数名仆役的那个男子。

  他的双目如电,始终牢牢的紧盯着肖恩所乘坐的那辆马车。

  当然,他会认得出肖恩,那也是因为他在白银组的最后一场比赛中看到过肖恩登场。而那时候肖恩有一种被人盯上的感觉自然并不是错觉,而是源自于这个男子的锁定目标,同时也是一种类似于天敌般的感应,只是那个时候的肖恩还未能真正彻底的理解这种感觉。

  这名披着斗篷的神秘男子就这么注视着肖恩的马车移动,只有在马车即将脱离他的视线范围时,他才会快速移动。但是或许是出于不想造成太大惊扰之类的缘故,这名男子一直都只在屋顶上进行着快速移动,一起一落之间总是有一股沉猛的气势爆发而出,可是令人震惊的却是他并未对任何屋顶造成丝毫的破坏,甚至就连这股气势都没有散逸出去。

  对于力量的把控程度,这名男子确实已经达到了一种出神入化的境界。

  不过当马车转入王国第七大道之后,周围就没有任何屋顶可以让这名男子继续站立着观察了。因为在这条大道上到处都是属于贵族们的宅邸,有着堪称森严的守卫,如果他贸然进入的话必然会引起一些有心人的关注。

  在没有做好彻底的准备工作之前,他还不想和莱恩王都里的强者们交手,因为他对自己的实力有着无比清晰的认知。

  不过,哪怕是站在距离王国第七大道较远的一处房顶上,他却是依旧能够清晰的观察到肖恩那辆座驾的动向。一直到这辆马车停在道路最里面的一栋宅邸门口,然后等到大门打开,马车驶入彻底消失在他的视野中后,这名中年男子才缓缓收回目光,转而开始打量起王国第七大道的环境。

  片刻后,才吐出一口气:“为什么距离这么近,我却始终没有感觉到狩魔手札的气息呢?难道是被那个少年藏起来了吗?还是说,他并不是我在寻找的人呢?……看来,还是只能亲自出手审问一下了。”(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