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79. 武斗祭-黄金篇 4

79. 武斗祭-黄金篇 4

  黄金组的武斗祭,竞争之激烈程度,比肖恩所能想象到的还要更加的惨烈。

  因为一号擂台还未修复完毕的缘故,所以莱恩斗竞场动用的是二号到十号这九个擂台,所以则将赛事安排为每天上午和下午各举行一场,也就是说每天在莱恩斗竞场就会进行十八组武斗祭比赛。不过因为第一天是黄金组武斗祭初开赛的日子,所以实际上一共有二十组比赛,可是仅这二十组就已经造成十五人战死,数人重伤致残,还有十数人在未来数个月里恐怕都没办法参与任何战斗。

  按理而言,第一天的赛事结束后应该会有二十人晋级第二轮的赛事,可当真正的比赛结束后,实际上还能够继续参与第二轮赛事的就只有十来人而已。

  这一伤亡战果,到了第二天的时候,就变得更加激烈和白热化了。

  十八组比赛合计三十六人参赛,到最后只有不到十人还能继续参与第二轮的赛事,连同第一天的十来人,也不过只有寥寥三十人不到而已。按照这样的伤亡率继续下去,恐怕最终能够晋级第二轮赛事的人不会超过百人,这种程度已经不能称之为淘汰赛了,而是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死亡竞赛。

  而这一情况,到了第三天变得尤为严重。

  白银组的旧恨,加上黄金组第一、二天比赛的新仇,第三天的十八组比赛一共造成九人当场战死,另有四人抢救失效死亡。一人终生无法再战,一名魔法师被魔力反噬整成白痴,成功进入第二轮赛事并且确保可以继续参赛的只有三人。

  看到这一消息时。肖恩整个人都傻眼了。

  在他的印象中,当初游戏里的武斗祭,可是玩家们的狂欢季呢。而事实上,所有玩家确实都将这当成一次游戏里的活动任务来处理的,毕竟当时正值第一个资料片开放,而玩家的主流等级基本都是在白银境,因此那会在莱恩王国的武斗祭这里有十数万名玩家报名。那厮杀的场面自然是异常壮观激烈。

  也正因为如此,黄金组的赛事反而成了玩家间的一种赌博消遣时光,他们只需要考虑押注谁可以获得回报就行了。至于其他的事情,根本就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内。而事实上,无论npc多么厉害,对于许多玩家而言始终只是一个数据。代表着经验值、奖励、装备等等之类的代名词。谁死谁活,死得多么到底是壮烈还是卑微,都不会有人去理会。

  “照这样的节奏下去,估计可以直接跳过六十四强,从三十二强开始了。”肖恩叹了口气,“不过,到底是因为什么事闹成这样惨烈的局面?”

  “好像是罗布因公国那边先挑起来的。”瑞娜如今跟随在肖恩的身边,并不仅仅只是一名随从那么简单。她同时还负责着情报收集等诸多工作,“因为之前洛恩亲王长子的事。所以从第一天开始,罗布因公国的人遇到喀罗莎部落联合国那边的人就没有任何留手,战局都是以喀罗莎部落联合国的人战死落幕。”

  “所以昨天就直接白热化了?”肖恩有些惊讶的问道。

  “是的。”瑞娜点了点头,“喀罗莎部落联合国的人昨天就展开激烈的反击了。而法西斯和莱恩之间也算是有旧怨,罗布因公国和莱恩之间同样也有无法调和的矛盾,于是昨天都选择先下手为强,毕竟……黄金组的真实目的也有着削弱敌国主要强者战力的目的。”

  “这种白热化的爆发,估计很快就会迎来新一轮的**。”肖恩撇了撇嘴,“你们最好小心一点。法西斯王国和黑尔斯王国的人肯定都会选择紧盯着我出手,但是我既然是最强白银,在白银组的赛事上没有他们说话的份,因此我猜测他们一定会对你们进行极端针对性打击。”

  “这种情况早就预料到了。”塞西莉亚不屑的说道,“如果你不是禁止我们太快将底牌都翻开的话,哪有他们说话的份。……这一次我看也就法西斯王国那几个黄金强者比较有威胁性而已,其他国家那些人不足为惧。当然,这也只能证明在个人强者的武力层次上我们要比其他国家好一些而已,比拼真正的战争底蕴时,我还是不看好莱恩王国。”

  “目前没有几个人会看好。”肖恩耸了耸肩,“莱恩想要真正稳定起来,最起码还要五年的时间。……想要彻底消化一个旧王国留下来的底蕴和财富,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而且就算给莱恩五年时间,也依旧改变不了一些极端民众的思想,如果莱恩皇室在对旧达比昂民众的问题上处理不好的话,那么光是内耗就有可能让这个新生王国成为历史。”

  “战争本来就是这样。”塞西莉亚对这个问题,显然有着很大的感触,“并不见得灭了一个国家,就是真正的和平。除非这个大陆上只剩莱恩一个王国。”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武斗祭才有军事项目的演练。”肖恩微微一笑,“现在,你们应该知道武斗祭的祭,是什么意思了吧?……这种看似和平实则血腥的消耗,才是最可怕的。想想看这些天所死去的那些黄金强者,这都快赶上我们和达比昂那场战争死去的黄金强者总和了。可是对于其他邻国而言,他们所需要承受的压力却是极小,因为他们的参赛者都是挑选出来,可是对于我们莱恩而言……呵呵。”

  肖恩后面的话不需要说出来,塞西莉亚和瑞娜也可以听得明白。

  只要再这么继续耗下去,莱恩王国想要恢复元气就不是五年那么简单了。换句话说,眼下这种彻底混乱起来的惨烈局面。说不定才是其他邻国最想看到的局面,也有可能本来就是他们所安排好的剧本。唯一要说出乎他们预料的,大概就是白银组的战况了。这恐怕是罗布因公国和法西斯王国所没有想到的。

  不过肖恩猜测,在见识到自己的实力有着超乎他们想象的强大之后,来自喀罗莎部落联合国的腓力和那名来自黑尔斯王国的贵族肯定会退出白银组的比赛。而到时候冠亚军应该就是由他、那名杀了洛恩亲王次子的少女以及杜因三人包办了,虽然这表面上看起来是莱恩的大获全胜,可是实际上却是一点好处也没有拿到,反而是让他们成为莱恩邻国未来所需要重点关注的目标,因为肖恩相信如果有机会的话。这些国家肯定不会介意采用暗杀手段让他们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武斗祭,祭的正是生命。

  转眼间,黄金组的武斗祭就已经正式进入第四天。

  但是在整个莱恩斗竞场却是开始弥漫着疯狂的气息。几乎每一个擂台区都有着浓郁到让人兴奋的血腥气。不过幸运的是,莱恩的高层至少还是有着许多睿智之辈,因为从今天开始,莱恩斗竞场突然多了九名圣域强者坐镇。确保了每一个擂台区都有一名圣域强者亲自监管。只要参赛双方的战斗达到了足以判断胜负的程度,这些圣域强者就会强行中止接下来的比赛。

  这样一来,自然是引起不少人的不满,可是当圣域强者的威势毫无掩饰的彻底释放出来时,就没有人敢再表达任何不满了。

  不过如此一来,此时在莱恩王都坐镇着的圣域强者,就几乎全部都被投入到莱恩斗竞场这里来了。

  从战略层意义上而言,这就是牵制。

  许多阴谋论者总是觉得这肯定是法西斯、罗布因、黑尔斯等国的阴谋计划。他们肯定是在谋划着什么。这里面,自然也包括肖恩。因为作为一名玩家,任何不合理的事情都是值得玩家去探索和揣摩,因为往往他们便可以从这里发现许多蛛丝马迹,从而追寻到一份奇迹。

  只是,第四天过去了,第五天过去了,转眼第六天也过去了。

  一切都风平浪静得可怕。

  而且不得不说,有了这些圣域强者坐镇,武斗祭的伤亡率一下子就下去了。

  这对于莱恩而言,自然也算是一件好事了。毕竟如果再这么打下去的话,仅是这份损耗就足以断送莱恩未来两到三年的稳定,毕竟这一次举办武斗祭,莱恩这一方面也是存了看能不能收获几个可造之才之类,当然其他王国的人也不介意挖角,只不过成与不成,那就要看各方诚意如何了。

  肖恩并未考虑太多,他只知道今天过后,明天就又是白银组的比赛。

  五强的竞争中,依旧会有一个轮空,剩下的四人两两组队厮杀,依旧是单场淘汰赛的制度,赢了比赛的两人和轮空的一人就是最后的争夺冠亚季三军的人选。不过肖恩相信,无论是腓力还是那名黑尔斯王子,只要是遇到自己的话,他们肯定是第一时间选择投降。当然,如果脸黑遇到自己人的话,那也就没办法了。

  但是,如他对佛洛里斯侯爵所承诺的那样,白银组的冠军他是拿定了。

  “好了,明天之后我们就可以休息一段时间了。”肖恩笑了笑,脸上有着前所未有的轻松神色,“商会联盟的货物应该也差不多送到了,到时候我们正好也有时间去接收,就当作一次难得的郊外野餐时间好了。……等拿到那两块元素结晶后,就可以一起喂给棉花糖吃了,说起来我还真的挺好奇这小家伙喂满四种元素结晶后,会变成什么样呢。”

  “我也挺好奇的。”塞西莉亚笑了一下,“不过这次武斗祭的事忙完后,你有什么打算吗?”

  “还有很多事没做完呢,我打算……”肖恩想了一下,然后才开口说道,“有几个承诺必须去完成,毕竟拖得时间越久,我就越发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更重。而且,安德鲁临走时也告诉了我一件事,我觉得……”

  话还未说完,肖恩的脸色瞬间大变。猛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一种彻骨的冰冷气息,瞬间在整座公爵府邸内弥漫开来。紧接着下一秒,便传来了强烈的震动感。肖恩几乎是想都不想,一个飞扑就朝着塞西莉亚冲了过去,直接将她扑倒在地,而原本她所站着的地方,却是直接崩塌了,一个刚好可以容一人通过的洞口就出现在塞西莉亚的脚下。

  此时,肖恩和塞西莉亚正身处于二楼的书房里。这个房间对应的一楼位置是餐厅。平时没事的时候,在午餐结束后肖恩都会来这个房间里看会书,或者休憩一下。而塞西莉亚没事的时候也会来这里陪着肖恩,当然在没有急事的情况下肯定不会有人来打扰肖恩和塞西莉亚的。

  不过眼下的情况,显然正处于急事的情况下。

  可是奇怪的是,却根本就没有人来向肖恩通报。感觉就好像是整个公爵府邸就只剩下肖恩和塞西莉亚两人一样。

  不过如果仔细倾听的话。却可以听到在外面有着兵器交击的声音以及疯狂的喊杀声。但是这些声音对于肖恩而言,却感觉非常遥远一样,就好像是隔着非常远的距离在呐喊着,可是肖恩却很清楚,这些声音就遍布在整个公爵府邸内——廊道、中庭、花园,到处都是厮杀的声音。

  肖恩的心中一沉:公爵府什么时候被人入侵了?而且瑞娜等人居然连在第一时间示警的机会都没有?

  不过不等肖恩有所行动,整个书房的地面就开始传来更加强烈的晃动,那感觉就好像有人在拿炸药要将整个公爵府都炸毁一样。紧接着下一刻。整个书房的地面就彻底崩碎,书房内所有的东西全部都掉到了一楼的餐厅。非常干脆直接就将餐厅砸了个稀巴烂,同样的这些书架、书架上的书籍、书房里的家具全部都同样摔烂了。

  幸运的是,在地面崩碎的那一瞬间,肖恩就已经抱起塞西莉亚,然后几个借力就稳稳的落到一楼的地面,并未因此而摔伤。

  “到底怎么回事?”塞西莉亚像是刚回过神一般,一脸惊讶的说道。

  “被入侵了。”肖恩冷声说道,“这速度实在太快了……我才刚察觉到气息……”

  说到这里,肖恩愣了一下,随即脸色瞬变,拉着塞西莉亚就迅速的后撤。几乎是想都不想,右手在半空中猛然一挥就已经将黑君王拿在手上,奋力一劈便将所有拦路的东西全部劈碎震裂,直接清出了一条通道出来。

  此时,被遮挡住视野的一切景象,终于彻底清晰的呈现在肖恩的面前。

  但是看到这一幕时,无论是肖恩还是塞西莉亚,眼里都有着难掩的震惊与愤怒。不过肖恩却是比塞西莉亚多了一种明悟和肯定,因为他已经知道敌人是谁了。

  此时呈现在肖恩视野里的,便是一片犹如修罗场般的血腥场面。

  地上已经躺着数具尸体,可是这几具尸体却并不是士兵,而是公爵府邸里的仆役而已。但是此刻他们的面容却是显露出无比狰狞的一幕,手上的指甲甚至都已经翻开,身上有着无数的伤痕,至于脏器之类的更是满场随处可见,而且哪怕是到临死前的最后一刻,这些人的脑海里停留着的依旧是攻击。

  而稍远一些地方,还有着人影在打斗着。

  可是打斗着的这些人,却并不是来自外界的敌人,而是这府邸里的守卫——由玛顿带来的雪风守卫!

  这些守卫此刻也是面露狰狞之色,举着手中的兵器攻击任何在其视野内活动着的生物,无论是人、牲畜亦或是同伴,都毫不留情的挥下屠刀,哪怕身上已经伤痕累累,他们依旧毫不疲惫的挥动着兵器在厮杀着。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谁还会不清楚事实呢?

  这些人,都是中了狂乱的负面效果,然后自相残杀而死!

  “哒——哒——”

  一阵清晰的脚步声,缓缓响起。

  这声音的主人走路速度并不快,但是这犹如踩着鼓点般的节奏却是宛如魔音一般直接敲击在肖恩和塞西莉亚的心灵上,让他们感到异常的难受。不过相对于塞西莉亚而言,肖恩还好一些,毕竟灵魂和精神系的伤害基本对他没什么作用,不过就算这样还是让他感到有些恶心。

  不过很快,这脚步声就停了下来,一个人影出现在肖恩和塞西莉亚的面前。

  “是你!?”看到来人,塞西莉亚有些惊讶。

  这个人,正是之前肖恩和塞西莉亚在酒馆里遇到的那名紫发中年男子。此时他脱去了自己的斗篷,身上穿着一件及地的黑色风衣长袍,一头紫色的长发被梳理得非常的整齐。他的双手缩在长袍底下,并没有穿过长袍的衣袖,整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比起最初所见的那种狂傲,还多了一种放荡不羁的洒脱。

  不过肖恩此时看着的,却是对方的双眸:一只眼睛是红色,而另一只眼睛却是蓝色,显得异常诡异。

  这名中年男子并未去理会塞西莉亚,而是牢牢的紧盯着肖恩,片刻后才轻声说道:“看起来,你猜到是我了。”

  “狂乱之力。”肖恩沉声说道,“我倒是没想到,你的速度这么快,我才刚一察觉到你的气息,你就已经控制住整个府邸里的所有人了。”

  “我懒得一点一点去渗透,而且你如果就是我所猜测的那个人,那么只要我慢了一步,你都会做好反击的准备,因此我只好多费些力气了。”中年男子的声音并不重,相反还很轻,可是听起来却是有一种独特的魅力,“我只要你手上的一件东西,只要你把东西给我,那么我就马上离开这里。”

  听到这名中年男子的话,肖恩却是发出一声冷笑,在他的眼里,对方的身上散发着浓郁到已经发黑的光泽,这明显是代表着势不两立、血亲复仇一类的色泽,显然是两个只能活一个的选项,如果这样他还相信对方的话,那么就白瞎了他的真实之眼了。只不过此时,肖恩却还是开口问道:“你有什么东西在我这里?”

  他必须弄清楚,眼前这个人到底是谁!

  “很抱歉,我忘了自我介绍。”中年男子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这让整个人的魅力在此刻都得到了一种升华,“你可以称呼我为爱德华,或者随便叫我什么都行,对我而言名字只是个代号而已。”

  肖恩沉默不语。

  “我需要的东西是一本笔记本,里面记录了一些对我非常重要的内容。……通常,获得这本笔记本的人都会将其称为狩魔手札,他的上一任主人是尤达。”

  肖恩的瞳孔猛然一缩。

  “看来,手札果然在你的手上。”

  看到肖恩的反应,这名中年男子便知道,自己这一次冒险是值得的。(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