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80. 武斗祭-黄金篇 5

80. 武斗祭-黄金篇 5

  “我不知道什么手札。”肖恩冷声说道。

  爱德华并不恼怒,他依旧只是一脸平静的望着肖恩,不过手上却是多了一个动作。

  他的右手轻轻抬起,与脸保持平行,手背则面对着肖恩,然后突然打了个响指。

  在这一瞬间,肖恩突然感受到一阵极为强烈的心悸,浑身都隐隐传来一阵刺痛感。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肖恩的身体自然而然的就产生了反应,左右手的手背上立即浮现出两个泛着红光的刻印,这两个刻印一出,那种来自爱德华身上散发出来的心悸威胁感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现在还要说不知道吗?”爱德华的声音依旧非常平静。

  “你是谁?”肖恩后撤一步,将塞西莉亚护在自己的身后。

  “我已经说过了,你可以称呼我为爱德华。”爱德华轻声说道,“当然,在南大陆这边大概没有多少人知道我的名字,不过在北大陆那边,他们称我为魔人爱德华。”

  肖恩可不知道这所谓的魔人爱德华到底是什么玩意,在游戏里他听都没听说过。不过说到北大陆那边的话,肖恩倒是想起了一些事情,尤其是关于那位尤达大师的事情,以及安德鲁曾经告诉过肖恩的事。刹那间,肖恩就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是谁。

  “弃约者。”肖恩的神色变得冷静下来,“就是你杀了尤达大师的?”

  “是。”爱德华并未否认,而是非常坦诚的承认,“我不知道尤达有没有和你提起过,事实上驱魔者协会主要分为两个派系,一个是封印师流派,一个是殖猎师流派。但是虽然流派有区别,可是本质上却并未有太大的区别,而在这么久的历史里却始终没有人想要改变这些,反而是一味的固守旧约,这也是如今驱魔者协会已经彻底消失在历史洪流中的根本原因。”

  “所以你是为了驱魔者协会的未来而做出的牺牲咯?”肖恩一脸讥讽的冷笑一声。

  不想,爱德华却是认真的点了点头:“是的。我看不惯这种暮气沉沉的驱魔者协会,所以在我掌握了咒印术之后,我就决心想要改变这一切,也正因为如此我选择了殖猎师这条路,而尤达则选择了封印师这条路。……本质上而言,殖猎师只是比较崇尚进攻方面的战术技巧,但是我始终觉得这和殖猎有着很大的区别,因此我做出了一些改变。”

  “你所谓的改变难道就是将恶魔之血注入自己的体内吗?”肖恩突然想起了当年的马里奥伯爵,不过肖恩始终觉得,那应该是美杜莎商会的实验品。

  “并不是注入,而是继承。”爱德华微微摇头否定了肖恩的说法,“所谓的血脉,你应该能够理解吧?例如你身后那个小家伙,不就是拥有伦贝尔公国的皇室血脉吗?……所谓的血脉,可以从祖辈那里获得传承,也可以通过外来植入的方式获得传承。哪怕是在这个世界里,也有不少流有恶魔或者魔鬼血脉的人类,可他们却从未被当成异教徒,那么为什么我不可以呢?”

  肖恩竟然不知道该从哪反驳起。

  恶魔与魔鬼,确实在奇迹大陆流有血脉后裔,但是这个族群的血脉后裔却与一般的情况不同。他们的血脉力量强度是完全受到远在其他位面的先祖血脉能力影响,也就是说如果传承了这一族系的血脉里诞生过大恶魔领主或者大魔鬼领主,且该领主未死去的话,那么其血脉确实可以排入传奇甚至是更高位阶。

  可是,如果这一血脉中的最强者陨落的话,那么由其传承下来的力量就会逐步削弱。当然并不排除后裔里也会诞生强大的个体,只是在未诞生强大个体并且足以影响整个族系血脉的情况下,那么血脉之力就会受到削减,从而导致位阶降低。

  “你就算是利用血脉植入,你也无法获得真正的恶魔血脉。”肖恩毫不留情的揭开爱德华探索许久的最终目的,“无论是恶魔还是魔鬼的血脉之力,都是受到其先祖血脉的影响。……外来植入血脉的方式,永远都很难超越先祖血脉,只会在传承中不断的削弱,直到最后彻底消失。”

  血脉植入,这种也就是所谓的血脉外来传承方式。

  对于这个世界的人,确实有些很难理解其中的继承方式,但是对于玩家而言却并不陌生。

  因为当初在游戏中,所有玩家的血脉都是依靠外来方式获得的,而且相对于土著玩家的只能植入一次,玩家是可以无限植入覆盖旧有血脉的。换句话说,就是玩家如果对自身的血脉不满意,那么获得新的血脉时,是可以将旧有血脉覆盖的,当然限制是每三十天只能进行一次,而且只有同等级或者高等级血脉才能覆盖。

  如此一来,官方为了让剧情和设定更加合理、圆满,那么肯定是要设置出一系列的相关剧情。

  这也是千年盟约帝国血脉实验的由来。

  几乎所有的玩家,都是依靠这种“血脉植入”的方式来获取血脉的。也正因为如此,所以玩家获得的血脉之力,永远都是属于有缺陷的部分,它无法超越真正的先祖血脉,这一点也是游戏中那些英雄级NPC比玩家强大得多的根本原因。不过对于玩家们而言,他们的战术永远都是狼群战术,所以从某方面上而言确实可以弥补一些差距。

  但是,眼下这个世界,却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在这个现实世界里,不可能会有资料片这一类的玩意,当然也不可能会有那么多的玩家。因此自然而然也就多了许多变故和意外,在加上处于一些肖恩至今所无法理解和解释的现象与原因,在这个世界上的一小部分人的常识里,血脉确实是可以通过外来植入方式获取的,同样的也就有了那么一大群正在进行血脉实验的人。

  而安德鲁临走前和肖恩提过一个建议,就是让肖恩试着去和千年盟约帝国做个交涉。

  关于血脉实验的交涉。

  从这一方面上而言,眼前这个男人,自称魔人的爱德华,他如今或许并不知道什么是血脉实验,也并不知道血脉的外植方式所存在的缺陷和问题,但是凭借他那异想天开的思维方式,他确实自己摸索出了一条全新的道路。不过,从目前现有的情况来看,爱德华的确是遇到了一些自己无法独立解决的问题,但是这些问题的解决方式或许就记录在那本驱魔人手札里。

  此刻,肖恩终于知道为什么这本手札就连安德鲁都非常重视。

  驱魔人协会曾经也做过类似的血脉实验!

  “看起来,你似乎发现了什么。”爱德华的眼神一亮,声音突然多了几分兴奋,“不过我必须纠正你一个问题。……那就是,我虽然是植入了恶魔的血脉,但是我所想的却并不是传承,而是超越。”

  “你想自己创造出新的血脉!”

  爱德华的脸上终于不再是平静,而是显露出几分狂热:“不错!我就是喜欢和聪明人交流,这样确实可以省了很多事。……最开始的时候,我确实还是受到了许多的局限,而且有时候也很难弄清楚到底哪一个是真正的我……你知道的,接纳恶魔之力的话,心智是很容易受到蛊惑和控制的。”

  “你已经成功了?”看着眼前意识完全清醒的爱德华,肖恩的内心却是感受到一股寒意。

  “也不能算完全成功,不过总算是解决了意识会被剥离的大难题。”爱德华看了一眼自己的双手,然后稍微活动了一下,接着才又抬起头望着肖恩,“目前我需要解决的问题就只剩一个,那就是血脉独立。……噢,这个名词是我自创的,因为我现在的血脉之力确实还是要受到深渊那只大恶魔领主的影响,所以我目前正在想办法将这份血脉之力剥离独立出来,如此一来它就会成为我所独有的血脉。”

  说到这里,爱德华的右手突然摊开,掌心向天,一朵蓝色的火焰在他的手心中凭空冒出。

  “这是……”

  “这就是全新血脉带来的成效。”爱德华脸上的疯狂之色更显,“我取名为深渊冰炎,正好和深渊狱炎对立,不是吗?”

  “你截取了炎蛇的血脉之力?”

  爱德华摇了摇头,声音多了几分像是小孩子在炫耀般的得意神色:“炎蛇席巴斯.布罗尔的深渊狱炎在血脉图谱上确实排位比较考前,但是炎蛇的血脉之力在我们这个世界已经遗留太久了,久到已经有些稀薄。所以还不能入我的眼,而且我这血脉之力,也并不仅仅只是狱炎而已。”

  如此说着的同时,爱德华右手直接握拳,将这冰蓝色的火焰彻底掐灭。

  而就在他将这火焰掐灭的瞬间,一道淡蓝色的光晕便从他的脚底下荡漾开来,化作一个蓝色的圆环迅速扩散出去。而凡是被这蓝色火焰扫过的地方,无论是血迹还是尸体又或者是稍远一些还在互相缠斗着的雪风卫兵,全部都在这片蓝色火焰之中化成齑粉,然后彻底消散在这片世界中,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

  但是非常微妙的是,这蓝色的光火虽同样从肖恩和塞西莉亚两人身上扫了过去,可是却并未对两人造成任何伤害。

  “这是……莱罗斯的净世之炎!”

  “你居然还知道净世魔神莱罗斯?”爱德华的眼里露出一分惊讶,不过很快就转变为兴奋,“不错,深渊狱炎和净世之炎这两种火焰的结合,就是从我的血脉之中所诞生的能力!这是属于我的血脉,而我即将成为这一族的先祖!不过,正如我所说的,我现在的血脉之力并不纯粹,很大程度上还是要受到一些影响,因此我需要你手上那本的手札。”

  蓝色的火焰范围扩散得非常大,几乎是顷刻间的功夫就已经不再仅仅只局限于中庭和前庭。但是这火焰波及过的范围,所有的建筑物装饰品之类的东西却没有丝毫的损伤,唯一会被这火焰沾染侵袭而死的,就只有生命体——人类、动物、植物,当然其中还包括属于生命体特征的存在,例如血液、骨头等等。

  这就是净世炎的威力。

  但是,净世炎实际上却是受到施术者的主观意识控制,也就是说肖恩和塞西莉亚两人之所以会没事,纯粹只是因为爱德华还不想肖恩和塞西莉亚两人死而已。

  不过就在这时,爱德华突然咦了一声,旋即目光也抬头往向了府邸的三楼某个位置。

  与此同时,一声清冷的怒喝声,紧跟着响起,同时还有一堵墙壁直接被轰破的重响!RS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