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81. 武斗祭-黄金篇 6

81. 武斗祭-黄金篇 6

  石墙轰鸣破碎,无数拳头般大小的石块在空中飞射着,如飞蝗过境。

  一道身影于石墙破洞中飞跃而出。

  其速度之快,几乎已经达到了常人肉眼的捕捉速度,在视觉上只能够勉强捕捉到一个残影而已。但是更加精妙的,却远非如此,从石墙破洞处距离中庭差不多接近百米左右的距离,以借力飞跃的姿态最多也就只能飞跃出二、三十米的距离,就算是加上斗气的爆发,也很难一口气冲至百米之外。

  除非是圣域强者。

  这道人影从破洞中飞跃而出的时候,身形并非下降而落,而是几乎与半空中的碎石保持着平行。

  在大概三十米的位置时,这道人影点在一块破碎墙壁的碎石,几乎是足尖刚落的瞬间,碎石便成了齑粉,从天空中飘扬而落。这个助力,让她得以继续在空中滑行出接近三十米的距离,紧接着谁也没有注意到什么时候,人影的足下又突然多了一片飞扬着的尘埃微粒。

  一道蓝光,自上而下的猛然劈落。

  犹如匹练般的湛蓝色光华!

  爱德华的瞳孔反映出一道蓝色的光影,瞳孔里映照出来的蓝光所散发的森冷寒气丝毫不逊色于他的的深渊冰炎。只是爱德华的神色却依旧是不以为然,他的右手微微抬起,伴随着他右手抬起的轨迹,空气里自然而然的泛起一丝涟漪,伴随着涟漪的涌动。空气里突然漂浮出无数细微的蓝色冰晶。

  这些蓝色冰晶飞快的凝结在一起,刹那间就组成了一柄晶莹剔透的蓝色冰剑,而剑柄正好就握在爱德华的手中。

  握剑、举剑、格挡。

  三个动作在爱德华的手上几乎是一气呵成。

  空气里爆耀出一道更加璀璨夺目的蓝光。金铁交击的轰鸣声震耳欲聋。而那璀璨的蓝色光华更是将交战中的人影彻底遮掩起来,犹如一道蓝色的幕帘将整个世界划分成内外两个截然不同的位面空间:蓝色光幕的空间内,已是一副处于生死边缘徘徊的激烈交锋;而光幕外的空间,肖恩和塞西莉亚却只能听到一阵阵金铁交击声响。

  片刻之后,强烈的蓝色光幕开始减弱,直至弥散。

  有人影自光幕之后被强行震出。

  是雪法妮奥!

  此刻的雪法妮奥,神情凛然。虽穿的只是轻便的布衣服饰,可是她身上闪耀着的蓝色光芒则足以证明她的防御能力已经不弱于全身武装的瑞娜,因为现在至少有五个神术加持效果正在她的身上生效着。

  可是就算这样。在这一轮的交锋中,看起来依旧是雪法妮奥处于下风。

  从蓝色光幕被震退,雪法妮奥足足倒滑了五米的距离,地面上被犁出两道因她的倒滑而出现的长痕。而她的长剑冰凛。也被她横放于胸前——带刀祭司在剑技上拥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甚至许多剑术师都要向其请教,因此在带刀祭司的人生字典里几乎没有“防御”这个名词。

  但是此刻,雪法妮奥却是居然呈现出防守的战斗姿态。

  而反观另一边,爱德华虽说也是连退了数步,每一步落足都会将地面踩出一个深坑,深度几乎是漫过足踝,但是经此一来爱德华倒是非常完美的将自身所承受到的压力都彻底散出。而且和雪法妮奥的防守姿态不同,爱德华的模样更显随意轻松一些。身上更是没有任何明显的伤痕,不像雪法妮奥这样身上的神术光华晃动得极为强烈。

  孰强孰弱。几乎是一目了然的战果。

  “带刀祭司?”爱德华的眉头微挑,“我在北大陆就听闻过寒冰教会带刀祭司的辉煌战绩,今天一见果然非同凡响。不过很可惜,在剑术这一方面,我们驱魔者的咒印剑技并不见得比你们带刀祭司所谓的神官剑术弱。当然,你有神术,我也有咒印,所以就基础而言,我们是站在同一水平层次上,唯一不同的是……”

  爱德华的右手手背泛起了微弱的蓝色亮光,那是咒印剑士的咒印之力被激活的特征。只是爱德华手背上的咒印纹章,与肖恩那种层层叠叠、环环相扣的魔法阵式的咒印纹章结构截然不同。爱德华手背上的咒印纹章明显要更随性一些,看起来就像是小孩子胡乱的涂鸦一样,可是从这个咒印纹章里散发出来的威迫感却足以证明这玩意绝不是涂鸦。

  “我要比你强。”爱德华对着雪法妮奥轻声说道,“如果你以为我和那边那位领主一样的话,那么你很快就会尝到苦头,因为封印师和殖猎师可是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是么?”听着爱德华的自吹自擂,雪法妮奥的神色相对于爱德华,则要更加冰冷许多,那是一种近乎于神圣不可侵犯的凛然傲慢,“我也要告诉你一件事。……我所属的教会是冰雪与凜冬教会,如果你以为我是寒冰教会那些蠢货,那么很快你也会收到一个惊喜。”

  针芒对麦芒。

  两人的气势陡然间已经攀升到最高,无形的气场不断的散逸开来,仿佛在彼此之间划出一道分界线。这已经是无限逼近于圣域级别的强大气势,显然已经远不是普通人能够插手的战斗,而配合此刻整个府邸散发出来的森然阴冷气息,强烈的压抑感几乎就要让人变得疯狂起来。

  肖恩的双眸突然变得有些发热起来,紧接着在他的视线里就开始看到黑色的雾状气体不断的从爱德华的身上散发出来。

  此时此刻,在肖恩的眼里整个世界突然就变成了黑、白、灰三色,整个世界的基调都是白色的,人影则是灰色的。不过有深有浅,而从色差上的对比,肖恩很容易就可以理解到这种深浅代表着的实力差距的强大。从色泽深度上看无疑爱德华身上的颜色要比雪法妮奥深一点,这大概就是他所谓的“更强”。

  不过,肖恩却是觉得,爱德华看起来之所以要深一点纯粹是因为此刻他身上正不断的散发出黑色的雾状气体。

  【真实之眼(血脉天赋)已进化到四阶,开启能量侦测。】

  脑海里宛如有一道霹雳轰下一般,肖恩瞬间就明悟了眼前所看到的黑、白、灰三色所代表的含义是什么。事实上正如同他所预料的那般,白色是构成世界基础的基调底色。而灰色则是代表着实力的强大程度,色调越深的话那么实力就会越强,只是因为缺乏具体数据的支撑。这会变得需要依靠自身去猜测。

  而黑色,则是来自于各种不同的能量气场。

  此时,爱德华身上散发出来的黑色气体,便是他所独有的能力:狂乱之力。

  “妮奥。那是他的狂乱气息在干扰你。冷静些!”想明白这一点后,肖恩便立即对着雪法妮奥开口喊道,“不要受他的狂乱气息影响,那会让你失去理智的。”

  “清净!”雪法妮奥的心中微微一跳,露出一个警然之色,不过却还是第一时间立即施展神术让自己的心思宁静下来。

  “肖恩.康纳利阁下,我很遗憾你此刻所做出的选择。”爱德华转过头望着肖恩,神色再一次恢复平静。身上那黑色的狂乱气息也终于不再散发出来,“我本以为。我们或许可以一起合作,只要我将这血脉之力完善之后,那么我将会赐予你一份真正的正统血脉,而不是银那种半成品。”

  肖恩听到爱德华的话,终于知道之前和银交手时,为什么会在她身上感受到一种不自然的错觉。很多时候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明显和她的实力有着很大的差距,那是一种不真实感,此时终于明白,原来在爱德华的眼中,银也只不过是一个实验品而已,是用来进行血脉实验的道具,而并非银本身就拥有能够驾驭恶魔之力的能力。

  “从你杀了尤达大师那一刻起,你就应该明白,我和你之间绝对没有合作的可能性。”肖恩斩钉截铁的说道。

  “既然如此,那么我只好以另一种手段从你这里拿到手札了。”

  爱德华微微叹息一声,下一刻,一大片的龟裂瞬间从他所站立的地方疯狂蔓延开来。

  在众人的眼中,爱德华似乎依旧站原地,可是他的气息却已不再停留于原地。

  心悸的恐慌感,在肖恩的心中瞬间升腾而起,强烈的恐惧几乎让他想要发出尖叫声,只是来自意识深处的某个地方,却有着一种奇特的宁静感。这两种完全对立的情绪在肖恩的内心中不断的冲击着,最终还是来自灵魂深处的声音更胜一筹,占据了优势,将那种恐慌与绝望驱逐出肖恩的意识。

  “咦?”爱德华疑惑的轻咦声,近在咫尺的响起。

  原本空无一人的虚空中,爱德华的身影突然逐渐浮现出来,而他原本站着的那道身影则开始渐渐消失。他的一只手,正朝着肖恩抓了过来,虽然动作非常的慢,可是却让肖恩升出一种避无可避的错觉,他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终于挣脱开这种巨大的压迫感,抬手一剑朝着爱德华挥了起来。

  “哼!”

  一声轻哼,爱德华显露出几分不屑,左手不闪不避的朝着肖恩抓去。只不过,左手的手背上却也是同样浮现出淡蓝色的咒印光辉,紧接着蓝色的光华犹如液体井喷般从他的左手疯狂涌出,然后迅速包裹了他的整只左手,转瞬间便化作腾腾烈焰,然后一把抓住肖恩挥斩上来的黑色长剑剑身。

  只是,如同他预想中那种黑色长剑瞬间化作铁汁的一幕却并未出现。

  在他左手的火焰疯狂燃烧之下,黑色长剑不仅没有丝毫被烧熔的迹象,相反却是不断有黑色的粉末从剑身上脱落,让长剑的剑身反而变得越来越光滑,隐隐有了一种黑水晶般的剔透光泽。

  淬炼!

  这个名词,几乎是同时在肖恩和爱德华两人的脑海里浮现出来。

  原本爱德华是想毁了肖恩的武器。解除肖恩的反抗行为,却没想到无意中居然反而帮肖恩更进一步的锻打了黑君王,将里面所有的杂质全部都淬炼出来。如此一来。肖恩仅剩的那几分绝望恐慌感彻底消散得无影无踪,出手变得更加果敢起来,一剑就朝着爱德华滑了过去。

  不是刺,而是滑。

  爱德华左手上的火焰此刻仿佛就像是一个天然的炉火一般,肖恩突发奇想的要在这里借着爱德华的火焰来淬炼锻打黑君王。长剑在爱德华的左手上摩擦而过,仿佛金铁交击那般喷溅出些许火花,只是火花却全都是诡异的蓝白色。这反而让爱德华左手的火焰燃烧得更加猛烈起来。

  “我差点忘了,净世之炎还有一个效果,那就是洗涤杂质。”肖恩沉声说道。

  这让爱德华的脸色突然那有这么一瞬间变得难看起来。于是毫不迟疑的,左手便松开了紧握不放的剑身。只是这个时候,却反而轮到肖恩有些得理不饶人了,他体内的黑暗斗气在这一刻彻底激活起来。然后灌入黑君王之中。剑身上陡然传来一股吸力,反而夺走了爱德华手上一小部分的净世之炎。

  这让黑君王的剑身上有着淡蓝色的火焰在缠绕着,就如同此刻爱德华右手上握着的那柄冰晶长剑一样。

  但是更加不可思议的是,这股淡蓝色的火焰在黑君王上仅仅只是燃烧了不到三秒钟的时间,就反而像是被吞噬了一般,彻底被黑君王给吸收了,只遗留下一片黑色的粉末从剑身上脱落。

  这一幕,显然完全超出了肖恩和爱德华两人的认知。

  不过此时。爱德华如果还不知道黑君王能够克制他的净世之炎,那么他也就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就。所以几乎是想都不想。爱德华的左手猛然一握,环绕在他左手上明显已经少了一小半的净世之炎便立即倒流般的涌回左手手背上那个印记里。

  而肖恩,显然也并不想错过眼下这绝妙的一次攻击机会。

  他毫不犹豫的挺身前冲,一剑朝着爱德华的心脏刺了过去。不管如今的爱德华到底有什么样的成就,但是他现在始终还是一名人类,而只要是人类那么便会有要害——如心脏、头颅这些部位终究是无法避免的,或许有些强者可以将身体锻炼得无惧一般的兵器,可是以黑君王的锋利程度,肖恩完全相信它能够杀得死爱德华。

  感受到心脏处传来的微微刺痛,爱德华便知道肖恩手上的兵器并非凡品——事实上,从黑君王能够夺取并且吞噬他的净世之炎,他就已经猜测到这件兵器的来历不凡。此刻看着肖恩抱着必死般的信念向自己刺出这一剑,爱德华当然不会选择退让,因为这反而会让自己落入肖恩的节奏中,因此他不退反进。

  手中的冰剑从爱德华的手中扬起,切在黑君王的剑刃上,荡起一阵奇特的颤鸣,只是在这颤鸣声之中却也有着完全无法掩饰得了的脆裂声。

  那赫然是爱德华手中的冰剑剑身产生了裂纹!

  这样的剑,显然是挡不住肖恩手中的黑君王,看着黑君王继续向自己的心脏滑来,爱德华已经顾不得是否要留下肖恩的命,直接飞起一脚就朝着肖恩的胸腹踹去。在如此近的距离内,以爱德华的动作,就算肖恩捕捉到了身体也来不及进行闪避,因此爱德华这一脚肖恩是结结实实的吃下,整个人瞬间以炮弹出膛般的速度倒飞出去,直接横飞过上百米的距离,然后摔入到了公爵府邸里的建筑物中,撞碎了无数的墙壁、桌椅和其他东西,扬起了漫天的尘埃。

  但是,爱德华也仅仅只能来得及踹飞肖恩,想要继续追击出去的话,这显然成了不可能的任务。

  因为旁边的雪法妮奥已经提剑杀了过来,这一次雪法妮奥又为自己加持了两个新的神术,这让她整个人都散发出一种璀璨夺目的光辉。爱德华虽然认不出这两个神术的效果是什么,可是看雪法妮奥又再度提起来的气势,他就知道这两个神术也不是普通神术,因此只好放弃继续追击肖恩,转身和雪法妮奥展开交手。

  但是因为没有了肖恩的黑君王牵制,爱德华自然又是再一次将净世之炎召唤了出来,毫不犹豫的挥洒出成片的火网,朝着雪法妮奥兜头就罩。很明显,爱德华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开始要打定主意速战速决——毕竟他在这里已经浪费了不少的时间,如果再拖延下去的话,等莱恩王都那些圣域强者反应过来的话,那么他也很难逃脱这么强大的包围圈。

  可是,在爱德华看来,应该是人见人怕的超级对敌利器净世之炎,今天却是接二连三的失效。

  由净世之炎组成的火网,被雪法妮奥毫不留情的一剑撕开,而她手中的那柄长剑却也是未有丝毫的受损。不过值得安慰的是,至少这净世之炎并未被雪法妮奥手中那柄长剑吸收过去。

  但雪法妮奥解决不了这净世之炎,却不代表在场就没人拿它没辙。

  伴随着塞西莉亚的吟唱声,散落在地的净世之炎突然都飞速的凝聚集合起来,然后汇集到了她的身边,这部分净世之炎很快就彻底脱离了爱德华的意识感知。然后,爱德华就看到了塞西莉亚的双眼已经盯上了他左手上的净世之炎,很明显塞西莉亚是准备将这些净世之炎彻底都占为己有。

  “找死!”爱德华终于压抑不住内心的狂躁,爆发出一声怒吼,转身一剑就朝着塞西莉亚削了过去。

  在场的所有人里,他唯一在意的就是肖恩而已,而且还只是肖恩手中的驱魔人手札,至于其他的他根本就不在意。而且有塞西莉亚这么一个觉醒了凤凰血脉的人在,他的实力实际上是要受到很大的压制,所以越早解决塞西莉亚,对于爱德华而言自然是更加有利的。

  但是事情的发展,依旧未能如爱德华所愿。

  他手中的长剑才挥出一半,就受到一股强大力道的撞击,只不过这力道想要彻底阻止他的挥剑那也是不可能的,最多只是稍微耽搁一下。可是紧接着,第二股几乎不逊色于第一股力量的冲击便再度震荡而出,这一次爱德华甚至有一种握不住剑柄的感觉,只是不等爱德华抵消这股冲击力,撞在冰剑上的箭矢就彻底炸裂,这一次冲击力之强直接将爱德华震退了两步。

  如此一来,爱德华自然也无法将塞西莉亚斩杀。

  此时,他的内心已经不像最开始那般平静,他抬起头望向公爵府主宅楼的楼顶,那里正站着一名精灵,他手中的长弓几乎齐人高,而且所射之箭显然也不是普通箭矢。

  玛顿。

  一名来自雪风部落的强者。

  而他刚才所施展的,就是高地精灵所独有的精灵箭技。(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