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84. 黄金
  时间,并未真正的停止。

  只是所有人的思维,在这一刻都被无限放缓延伸拉长,就好像整个世界在这一刻真的停止转动一般。

  那是一种霸道绝伦的蔑视感!

  仿佛无视了世间众生的一切意志,只有唯我!

  只有,镇压!

  爱德华的意识中,强烈的恐惧感与死亡威胁感瞬间遍布全身,在这股可怕的气势之下,他心中警兆大起,立即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可是这个时候,他整个人却仿佛中了定身魔法一般,完全动弹不得——那种意识和身体被分离的感觉,让爱德华几乎完全丧失了对身体的控制能力。

  可是就算这样,爱德华也没有丝毫认命放弃的念头。

  因为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都在和死神打交道,无数次在生死边缘徘徊和挣扎,才让他拥有了今天的成就。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对死亡的了解已经超越死神教会那些信徒的话,那么这个人肯定非爱德华莫属,毕竟他可是连魔神的净世之炎都敢窃取并且还成功保留下来的人。

  爱德华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在这一瞬间,他终于重新夺回对身体的控制能力,整个人迅速的后撤,放弃即将活捉到肖恩的机会。

  空气里,猛然爆发出一股可怕的气息。

  明明没有任何光华,可是却仿佛有一道无形的光柱从肖恩躺着的位置朝着天空直射而出。

  虽然爱德华在最后一刹那间放弃了进攻,选择退避。可是他的速度终究还是没有这道无形光柱喷发的速度快,左手的手臂处依旧被这股气息擦过。顷刻间,被光柱擦过的左上臂部位所有血肉便全部消失——那是一种真正的凭空消失。就好像是被虚无的空间吞噬了一般,蓝色的鲜血猛然爆喷而出。

  受此创伤,爱德华踉跄的倒退数步,右手上立即冒出淡蓝色的火焰然后捂在自己的左肩上。

  一阵滋滋的烧灼响声在空气里回响着。

  一缕缕淡蓝色的烟雾,从爱德华的左臂处升腾而起。

  肖恩伸手将压在自己身上的一块大石推开,然后从地上爬了起来。此时的肖恩看起来有些狼狈不堪,身上的服饰不仅磨破不少。而且还有好几处负伤,鲜血从额前流下,染红了小半张脸。这让他苍白的脸色看起来多了几分血色——鲜血的颜色。可是他的眼神,却依旧坚毅和平静,看不出丝毫的喜怒。

  “这是什么剑技?”爱德华轻咳一声,有蓝色的鲜血从他的嘴里咳出。显然刚才那一剑对他而言并不仅仅只是抹除了他一点皮肉那么简单。

  “镇魂。”肖恩的回答。简洁干脆。

  “好剑技,好……”爱德华微微点头,“……剑名。睥睨世间一切生灵,若有不服者,镇。……这一招,就是你的底牌了吧?”

  肖恩不置可否。

  事实上,镇魂肖恩还未能完全掌握。

  虽说因为黑君王的存在,切实的让他在开启轻身术和肾上腺刺激后的确达到了施展镇魂的标准底线。可是等到自己亲自实施时。肖恩才发现这种依靠自身的努力来学习的技能,和通过激活熟练点就可以学会的技能是有着天壤之别。从理论上而言他确实是可以学会这些技能,但是其前提条件是自己必须“切身实际”的体会并且有所感悟,之后才能真正的掌握。

  从黑君王诞生至今,肖恩只要一有空就将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镇魂的练习中。可是直到今天,肖恩依旧未能彻底掌握这个剑技,如果用游戏里的进度条来表示的话,那么肖恩如今最多也就只达到百分之五十而已,距离百分之百的真正掌握还有很长一段距离要走。

  当然,就算仅仅只是百分之五十的进度,可是如果利用得好的话,依旧是非常可怕的杀招底牌,这一点上此刻已经从爱德华的身上得到明显的展示。只不过,对于肖恩而言,镇魂的施展对他如今的身体而言,也是一个非常大的负担,毕竟这是一个八阶级别的技能。

  所谓的八阶技能,在游戏里代表着稀有以及高阶,但是在这个现实世界里则意味着这最起码是上位黄金级别的强者才能够真正掌握和使用的技能。

  “所以,这就是我们之间的差距了。”爱德华的右手终于从左臂上移开,那如泉涌般的鲜血已经被止住,一个手掌般大小的焦黑模糊的印痕刚好挡在上面,不过还是能够清楚的看到手臂处这一块的凹陷,“你们几乎是倾尽全力,却也仅仅只是勉强能够和我交锋而已,如果我真的想痛下杀手的话,你们一个也活不下来。”

  爱德华稍微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子,身体发出一阵炒豆般噼里啪啦的声音,紧接着便见爱德华的身体肌肉开始变得结实鼓胀起来,仿佛有一个气泵正在朝着爱德华打气,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正在疯狂的膨胀变大。下一刻,爱德华身上那套轻铠就开始产生了迸裂,许多轻铠的部件全部都绷飞出来,并且以惊人的速度变形损坏。

  以正常人的身体,根本就不可能撑得住这种轻铠的崩溃变形所带来自身受创,但是很明显,爱德华的身体已经不能算是正常人的身体。因为从铠甲里挤出来的裸露皮肤呈现出一种蓝灰的颜色,肖恩更是亲眼看到有一块铠甲碎片从肌肤上划过,结果却是溜出一道火花,然后连个浅白色的刮痕都没留下。

  “青铜之躯……”肖恩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

  圣域和黄金境最大的差距,除了圣域强者拥有领域之外,另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就是**。肖恩不清楚这个世界的原住民在晋级圣域时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但是他却是知道当初游戏中玩家想要晋级圣域的话就必须完成一个名为“青铜之躯”的前置任务,之后才能够晋级九阶的职业,亦即是在这个世界被称为圣域的存在。

  而当初。游戏中晋级九阶职业的玩家为什么那么少,几乎超过百分之九十五的人都被卡在了“青铜之躯”的任务环节上。

  肖恩有幸成为为数不多的九阶职业玩家之一,所以他很清楚,拥有青铜之躯意味着什么。

  可是,当爱德华的身体膨胀到一定程度后,却并未出现圣域强者那种专属领域,看起来似乎仅仅只是肉身得到强化而已。这让肖恩阴沉的脸色略微好看了一些。但是也仅仅只是好看一点点而已,因为此时爱德华虽然并未突破圣域,但是这也意味着他距离圣域就只差半步。随时都可以突破这个界限。

  可是,看着爱德华身体肌肤的颜色并不是正常人类的肤色,而是一种诡异的蓝灰色,甚至还有暗红色的奇异纹理。这让肖恩的眼神立即充满了异样:“你居然真的变成了恶魔?”

  “你懂什么!”似乎是对恶魔这两个字异常的敏感。爱德华的脸色变得勃然大怒起来,本来因为身体上的变异,就已经让他俊美的相貌变得有些狰狞,此刻变得愤怒起来之后,相貌更显得扭曲起来,“如果你将那本手札给我的话,我就可以解决这个小小的问题!……只要解决了这个问题,那么我就是立下不朽伟业之人。哪会是什么恶魔!”

  “就算给你手札,你也不可能解决这个问题的。”肖恩泛起一丝冷笑。“血脉岂容亵渎?你既然强行混合了恶魔的血脉,这就足以让你成为一头真正的恶魔了。……作为驱魔人,我不相信你会不知道这些事情,别忘了为什么我们和异教徒势不两立。你激活了体内的血脉之力后,连你的性格都已经变了。”

  “狂妄无知的小鬼!”爱德华双手握拳,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更加沉重凶煞,“你真的以为驱魔者协会就真的是猎杀恶魔的吗?你知道为什么自从驱魔者协会划分了封印师和殖猎师后就开始逐渐没落了吗?……不,你什么都不知道。对于驱魔者协会这个庞大的而言,你和我都只是刚刚踏上真理之路的初学者而已,只是我比你幸运一些,多了那么些岁数,所以走得比你更远一点而已。”

  肖恩的瞳孔,在此时微微一缩。

  “殖猎师和封印师,本就是殊途同归的一条路,只是因为先辈远征深渊惨败才导致了我们的传承被中断了而已。”爱德华沉声说道,“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才有了后来的殖猎师和封印师之分,我也是在十五年前才发现这个秘密。……你以为尤达什么都不知道吗?他只是不愿意相信这一切而已,所以他才亲手将这份手札埋藏起来,因为变成恶魔违背了他的信仰!”

  “你是说……”

  似乎是猜到了肖恩想要说什么,爱德华哼了一声:“不错!所谓的驱魔者协会,从一开始就是恶魔所成立的,这个组织所谓的‘魔’指的是魔鬼!他们曾经试图占领这个世界,将这变成深渊位面,只是后来他们失败了而已。……或者说,因为驱魔者协会曾经诞生了一位伟人,是他反抗了恶魔们对驱魔者协会的统治,因此才有了后来的驱魔者协会,可是恶魔怎么可能眼看着自己培育的组织成为他们的敌人呢,因此也才有了那一场远征深渊之旅。”

  “在这个世界上,真相有时候比你所能想象的更加残酷!”爱德华冷冷的说道,“你以为你是尤达的第一个学生吗?呵呵,他的第一个弟子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回来?那只是因为他的选择比我更加彻底而已,好歹我还没有忘记自己曾经是一名人类,仅此而已。”

  “哼,为了探究过去的真相,为了获得更加强大的力量,但是结果你却是将自己的血脉都改变了,变成纯粹的恶魔,你觉得这样还有意思吗?”肖恩的心脏跳得异常猛烈,此时的他注意力事实上已经完全不在爱德华身上。而是盯着视网膜里浮现出来的另一个边框,上面有着一个进度条正在前进着,“封印师和殖猎师就算是殊途同归。但是也绝不会是变成恶魔,因为那样和异教徒有什么区别!”

  “你说得对,确实不是变成恶魔。”爱德华居然在狂躁中还保留有那么一丝理智,“但是我所选择的这条路要更加快捷一些,只是我如同前人那样遇到一些问题。他们没有看过狩魔手札,因此并不知道其实里面记录了一些暗语,但是我却是有幸看过。所以我知道这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只有这本手札,能够让我摆脱眼下的难题。……因此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不会放弃,而且我现在的耐性也是非常的有限,我再问你一句,你交不交出那本手札。”

  “我问你最后一个问题。”肖恩突然神色一肃。然后沉声说道。“封印师流派的最终之路,是不是就是接受殖猎师的理念,从心灵上接受被封印在咒印里的恶魔之力,从而突破成为极限,踏入更高的境界?”

  “不错!”爱德华点了点头,“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殖猎师的最终之路就是接受封印师的理念,将恶魔血脉封存起来。形成自己的咒印之力,虽然在这一点上和封印师是逆转过来。但是本质上却是相同的,那就是接受属于恶魔的力量,而并非是排斥它们,或者恐惧它们。”

  “原来如此。”肖恩点了点头,“可是这样一来,确实也存在着不少的危险,而且晋级之路需要强大的意志不断抵抗来自恶魔之力那种强大力量的诱惑。……因此你才会选择更加简便的方法,那就是直接窃取恶魔的血脉能力,来换取更加强大的力量和实力,只是这样一来,你的力量就会受到恶魔之主的影响,甚至很有可能会变成傀儡,所以你才需要那本手札里所记载的神秘仪式来剥离体内的恶魔之魂影响。”

  爱德华微微一愣,随即笑道:“你确实很聪明。居然这么快就明白并且接受了我们狩魔剑士的真正本质。”

  这是爱德华第一次开口称呼“狩魔剑士”,而非“咒印剑士”。

  “是啊,我这人别的优点没有,但是在领悟力和新事物的接受能力方面尤为出色。”

  肖恩笑了笑,然后看着那条进度条终于变成了百分之百,听着脑海里响起来的叮的一声,一股强大的力量暖流瞬间从肖恩的双手之中蔓延而出,然后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涌入到肖恩的心脏。紧接着,便听到一声强而有力的心脏跳动声响起,那仿佛是与这个世界产生了共鸣般的震动,肖恩的脸色迅速泛红,然后张嘴吐出一口散发着恶臭的黑血,紧接着下一秒,无与伦比的气势便从肖恩的身上冲天而起。

  这股气势很快就化作一道实质的光柱,直接击穿了整个公爵府邸的顶板,冲向云霄。

  然后,银色和红色的辉光便从肖恩的身上飘逸而出,宛如滴入水中的染料一样,在光柱之中迅速渲染开来。浑厚而强大的力量气息不断的在肖恩的身上攀升而起,大地仿佛承受不住肖恩此时的重量的一般,无数的裂纹从他的脚下蜿蜒攀爬而出。

  在爱德华一脸震惊的神色之中,肖恩的气息从原本已经微弱到近乎于濒死边缘的状况迅速的恢复起来,并且直接冲破了上位白银的限制,直到下位黄金巅峰的临界点才堪堪停住。但是就算这样,肖恩距离上位黄金的境界,也就仅有一指之遥而已,似乎是因为某种机制的阻碍,才让肖恩无法直接升级到上位黄金。

  不过关于这种机制的阻碍,肖恩大致上也已经有了头绪,只要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突破到上位黄金也只是水到渠成的事情而已。至少,肖恩此时就很清楚,要成为上位黄金巅峰的强者,比他当初从下位白银升到上位白银要轻松简单得多。

  “这……这怎么……可能!”爱德华的眼里流露出难以掩饰的震惊。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满血满状态原地复活的肖恩微微一笑,“你要知道,我可是一个天才,这就是我和你之间最大的差距。……而且,我是依靠自己的实力一步一步攀爬起来的,所以我的根基打得要比你稳固得多,与你这种借用旁道所获得的力量是有很大的不同的。”

  “哼!”被肖恩如此嘲讽,爱德华冷哼一声,“就算这样,你也不会是我的对手,因为我们的实力差距始终是无法逾越的鸿沟。……而且最重要的是,你的底牌都已经翻开了,可我却还有没翻开的底牌。既然你不愿意老老实实把手札交出来,那么我只好把你们全部都杀了然后再慢慢找了。”

  面对着爱德华,肖恩突然微微一笑,与之前的狼狈所不同的是,此时的肖恩极尽优雅从容之姿:“呵呵,你就那么肯定……我的底牌都已经翻开了吗?”

  下一秒,爱德华的瞳孔猛然一缩,后背的刺痛感让他明白,他已经被人盯上了。

  一股不亚于圣域强者之威的强大气息,猛然从爱德华的身后爆发而出!(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