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92. 联手
  莱恩王都的长青吊桥依旧是那座长青吊桥,并未有丝毫的改变。

  只是这一次离开,所有人的心态都多了些许的不同。

  一辆深黑色的马车缓缓从莱恩王都的正门驶出,但是这一次担任车夫的却并不是别人,而是肖恩自己。堂堂一位虚空公爵居然亲自驾驶马车,这在所有平民看来简直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当然在那些贵族的眼里,这就是一件非常掉身价的事。许多贵族或耳闻或亲眼的听到、看到肖恩亲自驾驶马车时,他们纷纷露出了鄙夷的神色,当然对于肖恩如此急切的想要离开王都,自然也就多了许多心思和想法。

  只不过,贵族们敢打一些歪念头,可不代表什么人都敢打这种念头。

  在这辆马车旁边的,还有一头看起来似乎有些萎靡不振可是依旧长相吓人的巨型黑色地行龙,而坐在上面的就是肖恩麾下第一战力的女战神.瑞娜。而在瑞娜旁边的还有一男一女两名精灵,这一次维尼亚和玛顿两人都没有披戴斗篷,因此身份和形象自然是一目了然,不过和瑞娜一样,这两名精灵也有些萎靡不振。

  而原本跟随在肖恩身边的,还有三十名雪风战士。

  不过在昨天那一战之后,倒是什么都没有留下了。

  噢,不,其实还是有一个幸存者的。

  侥幸外出采购因此顺利躲过一劫的那位管家,汉普森。

  此时,这位管家就坐在肖恩旁边的副驾驶位上。

  基本上,如今整个莱恩王都的人都知道肖恩这位虚空公爵招惹到了某些强大的存在,而且这个消息恐怕要不了多就会传遍整个莱恩王国,只不过到那时候恐怕消息内容的真实性就会彻底改变。而在这种情况下,按理而言一位不过只是普通人而已的管家最好的选择就是辞去肖恩给予的这份工作,毕竟以这位管家的能耐谁都很乐意聘请过去。

  可是出乎人预料的,却是汉普森这位管家并未辞职,反而是放弃了采购直接奔回虚空府邸。于是这也让本想将其遣散的肖恩改变了主意,决定将这位管家带回虚空领,毕竟尼尔有一个非常奇怪的地方——这只精灵管理偌大一个领地都毫无问题,可是却偏偏不会管理家政,所以虚空领的领主府还是需要一位管家的。

  当然,这个职位以前其实是塞西莉亚负责的。

  “这一路上,恐怕不会很太平,所以如果中途出现什么问题的话,你需要做的就是保命。”驶出长青吊桥,算是正式离开了莱恩王都后,肖恩才转过头对自己的管家汉普森说道,“如果不幸和我们分散了,那么你还是要以保命为第一原则。然后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再设法前往虚空领或者想办法和虚空领取得联系。”

  作为一名优秀的管家,汉普森当然很清楚眼下这紧张的危险感氛围来源于哪,他早已不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见习管家。所以肖恩所说的不太平,他自然也能够理解,毕竟作为肖恩这位虚空公爵的管家,他当然要了解自己的主子都有些什么样的敌人——不得不说,在了解到肖恩都有些什么样的敌人之后,汉普森确实是深深的震撼了一下。

  整个莱恩王国三分之二的贵族都可以算是肖恩的敌人或者潜在敌人。

  不过,在了解了肖恩有什么样的敌人同时,汉普森自然也稍微了解了一下肖恩这位公爵给自己树立这么多敌人的过程和原因,如此一来也就清楚了肖恩当初在对达比昂战争中所立下的功劳。再加上他本来就是亚丝娜所举荐的人才,或多或少也是可以通过亚丝娜这条线了解到一些旁人所不知道的细节,如此一来对肖恩也就更多了几分崇敬。

  或许,正是因为这种崇敬,才让汉普森没有在肖恩出了问题后就立即选择明哲保身的离开。

  “这是我的信物。”肖恩将一枚小小的徽章递给汉普森,“你要小心保管好。”

  汉普森将这枚徽章拿起来看了一下,一眼就已经认出,这是属于康纳利家族的家徽——那个代表着进攻与庇护的虚空之翼。但是这枚徽章却显然有些微的区别,因为它的边沿线是烫金的,看起来明显要贵重许多,而且材质显然也要高级一些,因为入手的感觉是有一种微暖,而并不是金属质感的冰冷。

  “如果不幸走散了,那么只要凭借这枚虚空之翼的家徽,你就可以得到虚空领任何一支部队的保护。”肖恩开口说道,“当然,你如果无法自己回到虚空领,那么也可以把这信物送回去,只要收到这枚信物肯定会有人过去营救你的。……不过有一点,你必须要注意,那就是一旦落入敌人的手中,那么你一定要第一时间丢掉这枚徽章,不然的话你会有危险的。”

  “大人,这一次真的那么严重吗?”汉普森开口问道。

  可是他的语气里却没有丝毫的不安,反而是异常的冷静。

  “大概会是一轮新的博弈。”肖恩笑了笑,这个时候她不由得想起了海拉,自然也就想到了当初海拉对他说的那些话以及所做出的布局和调整,虽说故事发展的中间过程稍微有些曲折,但是最终的结果并未有任何变化,“事实上,无论有没有忏悔者爱德华的闹事,我和那些老牌贵族之间的矛盾都会在这一次武斗祭结束后来一场爆发,依照他们的性格是肯定不会任由我这个新晋贵族发展壮大的,所以肯定会想办法找个借口来拿我开刀。”

  汉普森默默的听着,对于这些他不算特别的精通,但是却并不见得就什么都不懂。

  “当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时,肯定是需要寻找一个宣泄口的。”肖恩耸了耸肩,“我们的那位国王陛下不希望将这件事成为内战爆发的导火索,所以他肯定会在某种程度上默认那些政敌对我实施的攻击行为,这事实上也是一种潜规则,不是吗?……所以我们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活着抵达托尼斯要塞。”

  “那看来这段旅程会非常的辛苦呢。”汉普森苦笑一声。

  他很清楚,从莱恩王都到托尼斯要塞的距离有多远,哪怕是日夜不停的赶路,最快也要三、四个月才能够抵达。而且另一个最大的问题是,这三、四个月的旅程他们需要穿梭而过的领地都是那些老牌贵族们苦心经营多年的地盘,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那些人还布置不出一连串的袭击,那么他们就真的愧对“贵族”这么一个称呼了。

  “辛苦吗?”肖恩双眼微眯,似笑非笑的轻喃一声,“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想要取我的性命。可是最终,他们却是成为了我前进道路上的枯骨,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只要到了托尼斯要塞,我们就安全了吧。”

  “差不多。”肖恩耸了耸肩,“依照我家那两位统帅的说法,我们的国王陛下不喜欢失控的局势,所以他可以默认那些贵族对我采取的报复行为,可是底线就是到托尼斯要塞为止。只要我们进入托尼斯要塞,那么那些对我怀有敌意的家伙无论愿意与否,他们都必须停止继续杀戮的行为,否则的话就会被视为对皇室权威的挑衅。”

  “我明白了。”汉普森点了点头,“那么我们只要小心一点就行了。……大人,其实我们可以稍微绕下远路前往托尼斯要塞的,虽然可能会多浪费一、两个月的时间,而且中途也有可能会出现一些意外,但是至少我们可以打乱对方可能事先准备好的部署,这对我们还是有利的。”

  “不需要了。”肖恩摇了摇头,“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浪费。……雪法妮奥现在的情况不是很稳定,所以我们必须赶时间回去。所以这一次,我不会有任何的留手,我会直接杀出一条血路回到领地,只是在这一过程中我很可能会没办法保护你,因此你需要自己注意一下。”

  听到肖恩如此坦然的承认自己能力有限,汉普森先是一愣,可是却并未有任何的反感,反而有一种深深的豪迈与感激,这一刻他甚至觉得自己似乎有可能能够亲眼见证肖恩这位虚空公爵的传奇故事。

  这支只有七人的队伍,很快就消失在了莱恩王都瞭望塔的视线范围内。

  不过很快,就又有一支约莫十来人的队伍从莱恩王都的正门出来。

  这些人皆是一身轻骑装束,不过在马匹上倒是挂着几个旅行袋,每一个人显然都已经是做好了远行的准备。

  他们显得有些急切,御马奔行的时候并未考虑到马匹的体力,似乎只想以最快的速度前进。不过大概在奔行出约莫一里路后,领头一名年轻男子却是突然举起了左手,顿时一阵马匹嘶鸣声响起,尽管看起来有些凌乱,但是至少还不至于产生混乱,而且这些骑手也都每一个人都停了下来。

  年轻男子皱着眉头望向前方:“既然有心拦路,为什么还要躲着呢?”

  “我对你们并没有任何敌意。”一声悦耳的女声突然响起,“先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莫妮卡,是阿诺姆大人的追随者,这一次拦路是想要和你们做一个交易。”

  “交易?”年轻男子的眉头微微挑起,“什么样的交易?”

  “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目标。”

  “你是说……”

  “虚空公爵,肖恩.康纳利。”rs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