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00. 黑夜里的袭击

100. 黑夜里的袭击

  “头儿,你刚才为什么阻止我!”那名脸上有疤痕的中年男子,在离开了追忆之风旅馆后,便迫不及待的开口问道。

  他的脸上犹有怒色,显然对于刚才被这名防御者阻止一场即将爆发的战斗,而感到非常的不爽。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冒险者队伍的领头者沉声说道,“我知道你们曾经都是天资纵横的骄傲之辈,对于别人所谓的天才你们都已经听习惯了,所以你们不会将一般的黄金强者放在眼里这种事我能够理解。可这并不代表我们就真的是战无不胜的,这个世界上有着许多无论是天资还是实力都绝不在你们之下的天才。”

  这支冒险者队伍,除了这名职阶是武器大师的中年男子年纪已经超过三十岁外,其他几人的年纪都算比较年轻,就算是这名有些老成稳重的队伍领头者,实际年龄也不过才二十七岁而已。虽说以他们这些人如今的年龄和实力而言,或许称为天才有些勉强,可是相对于那些纯粹只有境界却没有相对应的实力和心境的天才们而言,他们这些经过无数厮杀来磨练自己的实战派天才要可怕得多。

  而且往往很多所谓的天才,都不会去不断提升自己的实力,而是每达到一个新的实力境界后都会通过不断的战斗来磨练自己的技艺。眼前这些依旧算是年轻的冒险者,尤其是那名魔法师和牧师,谁知道他们又何尝不是在磨练自己的技艺呢?上位白银巅峰和下位黄金的一线之隔。对于许多人而言或许是难以逾越的天堑之隔,但是对于年纪轻轻就已经拥有这份实力的人而言,却并不足以让他们烦恼。

  基本上。眼前这支冒险者队伍里那三名如今只是上位白银巅峰的准强者,哪怕不去刻意突破境界,三十岁之前也绝对能够顺利踏入黄金境。

  “像那样的小鬼,我一分钟内就可以解决得了。”中年男子冷声哼道。

  “你解决不了。”这一次开口说话的,并不是那名防御者,而是那名来自晨光教会的牧师,“他和我们是同一类人。虽然他只是彰显出了黄金强者的气势,可是单论战斗力的话,绝不在你之下。……一分钟?十分钟你都杀不了他。我不客气的说一句,如果在对战中你不够谨慎小心的话,说不定死的那个会是你。”

  听到同伴的话,中年男子张了张嘴。似乎想要反驳什么。可是最终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剩下一声冷哼。

  不过几人都知道这名同伴的性格,倒也不会再去多说什么。

  “头儿,对方真的那么厉害?”想了想,这名中年男子还是走到那名比自己年纪小了好几岁的防御者身旁。

  “刚才那一瞬间,我们就被三道目光注视了。”想了想,这名领队者还是叹了口气然后说道,“对方很明显也是一个团队。如果正面交锋起来的话,我并不觉得我们能够讨到任何好处。……我已经和你提起很多次了。让你改改脾气,不然这样的话总有一天会出事的,你就是不听。”

  “知道了知道了。”这名中年男子有些不耐烦的嘟嚷了一句,不过看脸色倒是不太在乎,这让几名同伴都有些无可奈何。

  无奈的摇了摇头,冒险队的队长回过头望了一眼追忆之风旅馆的屋顶。

  那里不知何时已经站了一个人在上面,正和这名重装防御者四目相对。

  此时双方的距离并不算远,因此彼此都能够看清对方的模样,对于那名站在屋顶上的精灵,这名兼任冒险团队长的青年也不由得流露出凝重之色。因为他知道,这名看起来应该是弓手的精灵其实力绝对不会比他们这边任何一个人弱,甚至应该还会在他们之上,因为此时哪怕他还穿着一身重铠,但是在几处要害的位置依旧传来隐隐的刺痛,这就表示对方显然有着某种破甲秘术,否则的话不可能会让他感到这种危险的刺痛感。

  这是一个警告。

  然后,他就看到对方这名精灵转身跳下屋顶,身上那种隐隐的刺痛感也随之消失。

  “头儿,怎么了?”那名担任着冒险团里远程攻击者身份的盗贼开口问道。

  “没什么。”这名重装防御者摇了摇头,“我们快点走吧,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让我们浪费了。”

  然后很快,这支冒险团便离开了哈康斯小镇,只不过前行的方向却并不是莱恩王都的方向,没有人知道这支队伍的目的地是哪。但是唯一可以知道的,就是这支冒险者团队的实力很强,所以他们前进方向的位置肯定有着什么重要的秘宝,因此倒也有几个小团体秘密的尾随着这支冒险团离开。

  尽管肖恩在这一次的冲突中稍微示弱了,但是他所展示出来的实力依旧足以让一般人畏惧,所以自然不会有人那么不开眼的来找肖恩等人的麻烦。

  很快,玛顿就以追忆之风旅馆为原点进行了一系列的警戒布置。这样的行为自然是激起不少哈康斯镇民的不爽,只不过玛顿始终牢记着肖恩的嘱咐,并未逾越规矩,所有的示警布置全部都是围绕着追忆之风旅馆搭建的——事实上,这些小玩意在已经和肖恩打过交道的莫妮卡看来,自然是不值一提,不过对于一般人的话,大概还是有那么一点作用的。

  很快,夜幕就降临了。

  哈康斯镇终于展现出它最具活力的一面:辛苦劳作一天的哈康斯遗民,此时开始聚集到小镇上唯一的一间酒馆,欢乐的笑声和喧闹声,开始从这里流露出来。那些已经在哈康斯小镇混熟了的冒险者和佣兵,此时也会走入这间酒馆,给自己点上一杯香醇美酒,然后适当的放松一下。

  这种休闲娱乐,会一直持续到下半夜甚至是凌晨。

  不过由于肖恩等人要赶路,因此自然不会去参与这些娱乐节目,所有人很早就已经进入休息状态。玛顿和维尼亚两人的状态,依旧不是特别精神,所以肖恩并没有安排他们守夜的问题,本来想给他们也安排一个房间的,只不过两人都不太习惯因此才作罢;塞西莉亚今晚倒是因为可以睡床而难得的早早进入梦乡,不过浓郁的元素和魔力气息几乎在整个追忆之风旅馆里弥漫着,这表示一旦有什么事发生的事,塞西莉亚也可以在第一时间进入战斗状态。

  而瑞娜,她最近倒是已经完全习惯了和黑石睡在一起,所以肖恩也没有给她安排房间。此时的她就睡在雪法妮奥的马车旁边,她的战斗力也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最起码对付下位黄金巅峰的强者也是毫无问题的,所以有她在这里负责保护,肖恩倒也不需要太过担心。

  至于肖恩本人,倒是跟旅馆的老板要了条毯子,然后睡在屋顶上。

  这种行为,对于旅馆内的其他冒险者们而言,简直就跟神经病没什么区别。既然你们都要这么做了,那为什么还要入住旅馆呢?直接在野外休息不就好了,还可以省了一大笔钱呢。

  深夜的寒风,显得有些冰冷刺骨。

  哈康斯小镇上的酒馆里,响起的欢笑声已经小了许多,大多数人已经不敌酒力而倒下酣睡,只有少数人依旧在和酒精负偶顽抗。这个时间,正是入夜最深的时候,几乎整个哈康斯镇都陷入了最深沉的睡眠之中。

  轻微的异香,在空气里弥漫开来。

  肖恩瞬间猛然睁开双眼。

  空气里传来轻微的声响,肖恩一个翻滚就从旁滚过,有寒光从空气里掠过。

  顷刻间,追忆之风旅馆的屋顶就产生了一道长约三米的碎裂长痕,但是诡异的是,寒光撕裂开来了追忆之风的屋顶时,却并未发出任何的声响,所有被这道寒光撕裂了的地方仿佛如同掉入虚空一般,毫无声息。

  但是就算这样,睡在这处屋顶下方的人也被瞬间惊醒。

  这是一名长期在野外历练而且积攒了相当丰富经验的冒险者,因此哪怕就算是入住旅馆这种安全的地方休息,他也依旧保持着极高的警惕性,否则也不会在听到这声响的瞬间就立即醒过来,而且还一手就握住了随身携带着的兵器。但是很可惜,这名冒险者如果拥有足够长的时间慢慢磨练自身技艺的话,或许在不远的将来能够成为一名有些名气的强者,可在眼下这种场合,他注定只能成为一名牺牲者。

  寒光透过屋顶的裂痕,如同水银般渗入房内,依旧没有任何声息响起,可是在肖恩的感知范围内,却是屋内那名冒险者的气息骤然消失了!

  甚至连一丝血腥气都没有散逸出来。

  刚就地翻滚然后起身的肖恩,瞳孔猛然一缩,然后不由得抬头望向了刚才寒光发出的位置。

  而此时,位于旅馆后方的马厩处也传了轻微的声响,尽管这些声音也同样非常的轻微,甚至可以凭此判断出对方都是一群训练有素的职业级杀手刺客。但是与在屋顶上袭击肖恩的手段相对比,来自马厩后方的偷袭就显得声音实在有些大了,基本上是个人想要发现都不难。

  因为,追忆之风旅馆的房间内已经有好几个房间都点燃了灯火。(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