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05. 和平中的纷乱

105. 和平中的纷乱

  莫妮卡还有一个情报没有告诉给这名年轻男子。

  那就是肖恩所掌握的剑技。

  这是莫妮卡第一次看到肖恩使出这样的剑技,在此之前的所有情报里均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信息。可是莫妮卡并不敢确定肖恩使用这种剑技的条件到底是什么,因为如果如此强大到已经完全足以断定战局胜负的剑技,那么从最早的时候施展出来的话,完全不会有后面战局的混乱和危险。

  可是肖恩却偏偏等到被那名叫迪诺的血族制住后,才使用了这个剑技。而且,在使用这剑技之前很显然还使用了某种削弱这名血族战斗力的秘法,只不过因为距离的原因,所以莫妮卡未能看明白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秘法,自然也无法确定这种秘法到底只对血族有效还是可以对一切敌人都有效。

  当然更加重要的,是莫妮卡目前还无法确定,肖恩所使用的这个剑技是不是无法瞬间发动,必须有一个前置的准备条件?因为肖恩刺出那震慑全场的一剑,是在迪诺近乎重伤乏力的情况下,而且还是平举着武器做出长达三秒的静止——对于像莫妮卡这样的刺客而言,三秒的静止时间已经足够让她在那个距离上杀死肖恩十次以上,前提是她没有像那名血族一样重伤乏力。种种的不确定,让莫妮卡无法确认这情报的真实性,所以她决定选择蛰伏,寻找下一次探索情报的机会。

  不过在此之前,她已经成功取得了这名年轻贵族的承认,接下来的所有针对肖恩的计划,她都可以全程参与并且做出相应的建议。这意味着对方已经对她进行了情报与资源的共享。可是她却是可以有选择性的隐瞒一些情报。

  莫妮卡站在密林外,望着哈康斯小镇的方向,嘴角微微扬起。

  她,已经掌握了一切的主动权。

  接下来就是寻找一个合适的时机进行收割了。

  与此同时,位于哈康斯小镇这边。则同样是一副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

  哈康斯小镇的居民虽然并不多。只有区区百来人而已,可是当无论男女老少全部沉默着选择站在一起时,那股气势依旧是足以让人感到有些心怯。至少那些冒险者和佣兵们就明显不想趟这浑水。因此选择成为第三方默然聚集在一边的空地上,冷眼旁观着哈康斯遗民和肖恩等人的对峙。

  当然就本能上而言,他们自然是希望能够成为其中一方的雇佣,尤其是肖恩等人这一方。毕竟在见识到肖恩等人的可怕战力之后,以他们这些冒险者和佣兵们所具备的实力。自然是不想与之为敌,毕竟没有人会愿意如此轻易的死去。而肖恩等人,面对着哈康斯遗民的方阵,瑞娜等人自然不会有丝毫的在意,在他们看来如果这些镇民敢闹事的话,那么他们不介意杀上一批人来立威。唯独肖恩,脸上看不出任何神色变化。可是内心却还是多了几分紧张,因为如果游戏里那些考据党的推测是正确的话,那么哈康斯小镇绝对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除了维尼亚和玛顿两人正在休息外,瑞娜和塞西莉亚两人则正在打扫战场。

  说是打扫战场,但是实际上也没有什么东西值得瑞娜和塞西莉亚带走。更何况大多数尸体都是死在塞西莉亚的手上——这也就意味着这些尸体连同他们身上的东西全都都被焚烧殆尽。当然如果在过往,那么这些尸体其实还是有不少东西值得瑞娜带走的,例如武器和防具之类的东西,毕竟当佣兵也并不是一个稳赚不赔的生意。

  夜风中,有哀嚎声在响起。

  那是追忆之风旅馆的老板和老板娘两人在哭泣的声音。

  对于这对夫妇而言,这个旅馆便是他们这一生的心血,可是在今晚,他们的心血却是被一场突如其来的无妄之灾所摧毁了——这场战斗对于这对夫妇而言,确实是无妄之灾。因为他们很清楚,这种情况下他们通常都是不可能得到任何的补偿,毕竟做的是冒险者和佣兵的生意,所以对这两个圈子的事情多少也有些了解:这就是一个谁的拳头谁就有话语权的圈子。

  如果是以往,最多也就被破坏了一些东西,自己拿点钱出来修补一下,自认倒霉就算了。

  可是今晚,所有的一切却是全部都被烧毁了,甚至还包括了他们长久以来的积蓄。

  夜风中的哭声,充满了对世间的无奈与悲悸。

  肖恩缓步向前,来到这对夫妇的面前。

  似乎是惊惧于肖恩展现出来的实力,那名年纪不算太大,但是明显操劳过度以至两鬓斑白的男子伸手环抱着自己的妻子,然后抬头仰望着肖恩,眼里虽有着明显的惧意,但是他的双手却非常的稳定,大概是觉得这样就能够让他的妻子感到安全。

  “我对今晚的事情感到非常的抱歉。”肖恩蹲下身子,与这名老板平视着。

  “外来者,这里不欢迎你!”一名哈康斯遗民突然走出他们的人群方阵,对着肖恩大声吼道。

  肖恩侧目望了一眼这名年轻健壮的哈康斯遗民,但是很快目光就越过他望向了稍后方的一名中年男子,尽管这名中年男子隐藏得极佳,甚至没有让任何气息泄露出来,可是肖恩还能够轻易的捕捉到他刚才瞬间提起的一丝气息。这名中年男子最起码也应该是这个哈康斯小镇的实权管理者之一,最不济也应该是享有比较高的地位,类似于长老一类的身份,因为刚才那泄露出的一丝气息便足以证明这名中年男子拥有着上位黄金的实力。

  哈康斯小镇,果然如同游戏里那些考据党所猜测的一样,水深的很。

  “汉普森。”肖恩收回视线,没有理会那名哈康斯遗民。

  “你!”这个动作,让这名哈康斯遗民变得异常恼怒。似乎想要立即冲上来和肖恩较量一番。

  可是,大概这个念头才刚刚从他的脑海里升起,就被瞬间熄灭了。

  一支箭矢就钉在他脚前约两步的位置。

  这名男子的头上瞬间就冒出冷汗。

  如果不是站在那名被肖恩所忌惮的中年男子突然出手按住他的肩膀,将他拉住的话,以他刚才升起的冲动感。那么玛顿射出的这支箭绝对会射穿他的身体。

  “我们今晚就会离开。不需要你们费心。”肖恩侧头望向那名中年男子,沉声说了一句,“我敬佩你们的团结和实力。可是我唾弃你们的行为。……空有强大的战力和凝聚力,可是你们为这个国家做过什么吗?或许你们会觉得,这个国家先对不起你们,但是你们可有试图去争取或者守护?连你们自己都不想努力保护,那么如何去怪责他人?”

  一众哈康斯遗民里的老者们纷纷低下头。但是那些年轻人的脸上有的却是愤怒。

  “留下十枚金币,剩下的全部都给这位老板吧。”看着汉普森这位管家站在自己身边,肖恩轻声说道,“我是虚空领的领主,也是莱恩王国的虚空公爵。我想你们应该清楚,今晚这场战斗只是我的那些敌人所策划的一起不成功的刺杀,当然为此而殃及他人我表示很抱歉。……我不知道我的这点金币是否足够补偿你今晚的损失。但是若是不够的话,你可以和我联系,届时我将会再给予你足够的补偿。当然,我也有另一个方案,若是你愿意的话。你可以到搬迁到我的领地去,如今我的领地正在发展中,而且我相信很快就会有许多的冒险者和佣兵进入我的领地,我会给你足够丰富的补偿。”…

  最后一句话,是肖恩对这名追忆之风旅馆的老板所说的。

  很快,塞西莉亚和瑞娜两人就将该处理的东西都处理,而玛顿确认情况不再需要他的弓箭来进行威慑后,他便重新躺在马车的彻底上休息。

  等到一切都重新准备好之后,肖恩等人并未浪费任何时间,便趁着夜色再一次启程。

  至少这一次他知道,在接下来的几天应该都是非常安全的。而且如果他的敌人足够聪明的话,那么橡果草原肯定不会再安排任何袭击与骚扰,因为这一切将会毫无意义,还不如趁机策划一起更大规模的攻击,这样说不定还真的有希望将肖恩等人彻底的留下来。

  哈康斯小镇的镇民们,和那些冒险者、佣兵们一样,只是目送着肖恩等人的离开。可是此时双方的心情,却是已经完全不同,至少那些哈康斯遗民们不再那么敌对肖恩,哪怕肖恩刚才的话让他们感到自己受侮辱,但是对于虚空公爵肖恩.康纳利在这场让莱恩升格为王国的战争中所表现出来的实力,还是让他们感到信服和敬佩的。

  但是那些佣兵和冒险者们,却不会再有接受肖恩雇佣的想法。因为通过以往的历史证明,任何只要涉及到一国政治、贵族间矛盾的阴谋、冲突,都是极为惨烈血腥的,远不是他们这些实力平平的佣兵所能参与的级别,至于更擅长探险之类活动的冒险者们,就更加不如了。

  因为这已经超过他们所能够接触到的层次。

  而且,这些佣兵和冒险者都很清楚,吞并了达比昂一切资源的莱恩,在接下来的发展中只会变得更加强大。因为已经有越来越多实力更加强大的冒险者、佣兵们正在进入到这个国家来,所以在此刻爆发的所有贵族间的矛盾都是极为惨烈的。

  就连此时正在王都做客的那些异国使者,也都不会选择任何站队,因为现在是最危险和混乱的时期,而且很可惜时间并不站在他们这一边,所以对他们而言,任何一次选择只要产生一点点的错误,其结果都是不幸的。

  当然更加不幸的是,并不仅仅只是时间站在了莱恩王国这一边,就连人和、地利也都完全站在莱恩王国这边。

  至少,在此刻无论是黑尔斯王国、法西斯王国还是喀罗莎部落联合国又或者是罗布因公国,都不会在毫无盟友与支援的情况下和莱恩王国单方面开战,因为这意味着他们需要面对一支刚刚战胜了达比昂王国而正处于强大自信状态中的百战雄狮。

  夜色之中,坐在马车的驾驶位上,肖恩沉声询问着骑着黑石的瑞娜:“知道那些人的身份了吗?为什么突然多出了这么多的强者?这个数量若是在莱恩公国时期,都快赶得上整个公国总和的三分之一了。”

  “大人,可是现在已经不是莱恩公国时期了。”瑞娜回答道,“现在莱恩已经升格为王国了。”

  “那么好吧。”肖恩有些无奈的说道,“就算现在是王国,可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吃饱了闲着的强者?要知道,莱恩虽然吞并了达比昂的一切资源,可是这是包括了旧达比昂时期的那些贵族。……就算如今的旧派达比昂贵族分为两派,我也不觉得他们愿意贡献出这么多的黄金强者来找我们的麻烦。”

  “大人,你是不是忘了还有一个地方能够提供这么多的强者呢?”…

  肖恩微微一愣,随即才反应过来:“你的意思是……武斗祭?”

  “是的,大人。”瑞娜点了点头,然后才开口说道,“虽然我不敢肯定那些人全部都是来自于武斗祭的参赛者,但是我可以确定的是,至少其中有三个人的身份都是武斗祭的参赛者,因为我曾经在分组抽签的仪式上见过他们。”

  “这一点,确实是我的疏忽。”肖恩的眉头紧皱着,“武斗祭涌入那么多的黄金强者,有那么多的贵族在观赛,他们肯定不会放过这个可以给自己的家族补充强大战力和血液的机会。……说不定白银组比赛那些有潜力的新人也都被招收一空了,可恨的是我居然没有想到这一点。”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大人。”瑞娜安慰道。

  肖恩很清楚,瑞娜说的这话确实很符合他现在的状况,因为他还是未能彻底适应自己的领主身份,所以并没有所谓的“家族”、“领地”等等这类概念,他目前还是很大程度上都保留着玩家的固有思维,那就是只挑最好、最强的来用,而不会去考虑所谓的“培养”,至少他并没有对所虚构出来的“康纳利家族”有一个更直观的印象。

  这就是肖恩如今最大的问题。

  他已经是一个团体,而并非是个体。而且这个团体,也和游戏中所谓的团队有着截然不同的差异性,他现在需要考虑的团体是“康纳利家族”,而不是“肖恩精英团”。

  “不过我倒是没想到,你居然会说出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这样的话。”肖恩笑了笑。

  “是威廉大人教的。”瑞娜也回以一笑,她知道肖恩现在还有心情开玩笑,那么就证明他并不会在乎今晚的事,而作为跟随了肖恩很长一段时间的瑞娜也很清楚,只有这样的肖恩才会以更好的心态和实力去应对接下来的战斗,因为他是真的不在乎那些莱恩贵族们的暗杀计划,他有足够强烈的信心去应对这样的局面。

  “我只希望,现在那封以整个大陆作为背景色并盖有双剑印章的黑色信笺还没有出炉。”肖恩说出这话的时候,语气有着前所未有的低沉,“否则的话,我们需要面对的敌人就不仅仅只是那些来自莱恩的蠢货了。”

  听到肖恩这话,瑞娜也变得肃穆起来。

  双剑印章,在奇迹大陆上它除了代表柴纳斯帝国所属的韦恩家族的家族徽章外,它还有另一个含义。

  奇迹大陆名将榜。

  ps:今天也有更呢!据说有人要裸奔?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