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18. 塞西莉亚的领域雏形

118. 塞西莉亚的领域雏形

  熊熊燃烧而起的烈焰,几乎将整个天空都染得如同夕阳一般红艳。()

  方圆数百米之内,尽是由火焰燃烧组成的海洋。在这其中有着冲天而起的巨大火柱,也有着在空中腾飞游动的火龙,更有着无数如同莲花般盛开的火莲,这是真正宛如炼狱般的极凶极恶之象。

  而在这片火海之中,有两道身影正在展开激烈的交锋。

  其中一道较为高大的身影,总是伴随着另一道较为娇小身影的每一次抬手,而不得不进行大范围的躲闪挪动。

  此时借着火海里的光源而视,可以清晰的看到这道较为高大的身影身上已经有多处被火焰烧灼过的痕迹,其中右手臂上更是有一大片的焦痕,显然在这片火海之中已经吃了不小的亏。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每一次的躲闪挪动,他都宁可退得更远一点,也不想在这片火海里秀高端。

  所谓的秀高端,那只有在战力足以形成碾压的情况下才能够进行。像眼下这样双方实力接近,甚至可以说那较为高大的身影基本处于弱势的情况下还继续去秀高端的话,那么和找死实际上没有任何区别。

  越是强者,越懂得这些细微的道理。

  因此,他在躲闪过又一次从地底喷射而出的巨大火柱之后,站在离那道娇小身影一百五十米外的地方,冷冷的盯着对方。

  这道娇小的身影,自然就是塞西莉亚了。

  而那道较为高大的身影。则是赶至此处试图和诺思顿联手狙杀肖恩的两名强者之一。只是他不如黑鹰那般幸运,选择的方向稍微偏离了一点,因此也就“恰好”进入到了塞西莉亚的主场里。被塞西莉亚彻底挡在这里。

  这片火海,就是塞西莉亚在领悟了所罗门七十二重焰后,才摸索到的领域雏形——火狱。

  以塞西莉亚如今的实力和境界,想要踏入圣域已经是水到渠成的必然之势,只要她将自己的火狱彻底完善,并且完成对身体上的强化,那么她就是真正的圣域强者。当然。以如今塞西莉亚的实力,或许还无法称为半步圣域,不过距离这一界限其实也已经不远了。

  望着塞西莉亚。那名中年男子抹了一把自己的脸,动作粗略而狂野,但是这也仅仅只是为了掩盖他内心的一丝震惊。在他一开始不经意间闯入这片领域雏形时,他并未将塞西莉亚放在眼里。毕竟他也不是没有和魔法师交过手。但是基本上和他交手的魔法师就没有一个活着的,哪怕一开始再怎么强大甚至是对他形成彻底压制的魔法师,最终都会死在他的手上。

  可是这一次,这名中年男子却是知道,情况并不如他想象中的那般顺利。

  周围的火海覆盖范围是半径接近三百米,这已经是一个极为广大的域,一般来说只有中位圣域级别的强者才会有如此广袤的域。虽说领域雏形在彻底成型之后,域会因去除杂质和漏洞从而完善后缩小域的范围。但无论怎么说以塞西莉亚这仅仅只是雏形的领域就有三百米的覆盖范围,这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事。

  在这名中年男子的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了一个名词。

  天才。

  大概只有真正的天才,才能够解释得通为什么仅仅只是个领域雏形就拥有三百米的覆盖范围。

  不过真正让中年男子无奈的,却并不是他始终无法缩小自己和塞西莉亚之间的距离——从不小心闯入火狱到如今的十数分钟里,这名中年男子和塞西莉亚之间最短的距离是一百米,但是仅仅只是数秒之后就又被逼退,别说是贴近塞西莉亚的身边,就连进入百米以内都完全做不到。

  仿佛就像是有一道天堑一般,横亘在他和塞西莉亚两人之间,一如那巨大的雷池,无法跨越半步。

  真正让这名中年男子感到棘手和无奈的,是他此时就算想要离开塞西莉亚的领域范围,都已经无法做到。周围那不断在飞旋着的火龙,并不仅仅只是为了阻拦他的前进而已,同样也是在阻拦他的后退,甚至他还现了在这片领域雏形里的另一个秘密,那就是这些冲天而起的火柱都拥有着“门”的属性,这些火龙可以随意在这些门里进出。

  右手上的烧焦痕迹,就是他刚才冒险强行想要冲出这片火海结果失败的证据。

  这让他变得更加谨慎起来。

  但是,强者与强者之间的对决,直觉总是异常的敏锐。

  中年男子挺直腰杆,然后沉声喝道:“你已经快到极限了吧。”

  “谁知道呢。”塞西莉亚声音淡然,没有丝毫情绪的泄露,“你要不要再来试试?”

  如此说着的同时,塞西莉亚又扬手在这片领域雏形内点燃了一道冲天而起的火柱,顷刻间整个领域内就有数十道火柱星罗棋布的错落分散着。但如果仔细数的话,便会现这些火柱一共有七十二道之多,虽然看起来彼此之间似乎分散得非常远,可这些火柱却是完美的分布在了整个领域雏形之内,彼此之间的间隔距离皆是一致。

  而分布在这些火柱之间的,则是十数条约莫八、九米长,一米粗的巨大火龙——当然,这类玩意在肖恩看来应该叫火蛇或者火蟒还差不多。不过也正是这些游弋在空中的火龙,才将这名中年男子彻底留在这个领域雏形里,甚至就连离开都成为一种奢望。

  但是就算这样,这名中年男子也并未因此而绝望。

  作为一名专职的破魔者职业,他对魔法师的了解往往要比很多魔法师自身都要更加清楚。也正因为如此,所以他知道大型魔法的维持对于魔法师的消耗有多大。从塞西莉亚身上散出来的气息,中年男子知道眼前这个小女孩就算是天才,也不过是和自己同境界实力的人而已。所以他不相信对方还能够再坚持多久。

  更何况,一个未成型的领域所需要负担的消耗,甚至是数十倍于眼下这个魔法。

  能够维持十数分钟之久,这名中年男子已经深深的感到震惊,甚至为此而感有一些惋惜——要扼杀一名天才的惋惜。因此内心那一丝震惊,也很快就平复下来,心境重新变得平静如初。没有丝毫的破绽。他知道如果想要凭借自己一个人的实力突破这个领域雏形,肯定是需要付出一些惨重的代价,所以眼下最好的办法就是和对方耗时间。

  因为打消耗战的话。肯定是对方先支持不住,到时候只要领域雏形再也无法挥作用的话,那么中年男子很有信心可以给予对方致命一击。至于强行离开这个领域雏形的范围,他已经不再做任何考虑了。手臂上到现在还在隐隐作痛的伤痕已经想他证明了一点。

  反正时间肯定是站在他这一边的。而且也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强者正在往这个战场赶来,到时候胜利也依旧会是属于他们的。当然,想要品尝到胜利果实的最大前提,那就是他必须在这场战争结束之后还活着,因为对于死人而言,无论最后战争的结果是胜是负,于他们而言都是失败的。

  就在中年男子盘算着如何拖延战局时间时,他敏锐的捕捉到了一丝魔力波动的气息。凭借着条件反射般的身体本能。他想都不想的立即就向着后方后跃,这一跃的距离同样足有十多米远。不过几乎是他刚一后跃落地的瞬间,之前他所站立着的地方就喷吐出一道火柱。

  这道火柱将周围数米以内的范围全部都引燃,若不是中年男子的反应够快,而且离开的距离也足够远的话,恐怕此时就直接被这道火柱给吞没了。因为这道火柱的出现比起之前那些火柱的出现都要更快更突然,这让中年男子敏锐的捕捉到了一个信息:那名魔法师少女已经开始着急了。

  而仿佛是为了证实他的猜测一般,一条巨大的火龙在火柱燃烧而起的瞬间也从火柱里冲了出来,带着焦灼的热浪与一种霸气向着中年男子冲了过来。

  看到这条火龙的时候,中年男子的右手上泛着乌黑的光芒,这是他的破魔专属能力正在动的迹象。

  只是,本该轰碎这条火龙的一剑却并未刺出,反而是被这名中年男子强行中断了,并且再一次向着旁边迅跃出,同样和原先所站位置拉开了十数米的距离。

  与之前的情况一样,几乎是在中年男子侧跃的瞬间,地上就又有一道火柱冲天而起。不过对比起前一道,度明显又要更快了那么一线,而且魔力的波动也变得更加轻微。而前冲着那条火龙则在一头撞入这道火柱的瞬间,就又立即从中年男子退身的那一侧火柱里冲了出来——只不过这一次不是一条,而是两条火龙彼此交缠环绕宛如螺旋般的冲过来。

  足尖才刚刚点地,中年男子便又再一次的迅飞跃后退。

  因为地上又一次出现了一道巨大的火柱,然后在那两条火龙撞入这第三道火柱之后,却是三条火龙从火柱中飞出,开始朝着中年男子追击过来。

  而紧接着,几乎是中年男子每一次的跃跳之后,都会立即开始进行下一次的跃跳,因为源源不断的火柱正在不断的追着他的移动轨迹而喷出来。而且每一次的火柱出现之后,追击的火龙次数也会再度增添一条,仿佛就像是根本不打算让其休息一般,开始了永无止境的追杀。

  这骤然改变的战况让这名中年男子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他已经开始觉得战况的局势完全脱离了他的掌控。

  虽然他已经现了一些规律:在这个领域的雏形内,存在着的火柱数永远只会是七十二道,每新增一道火柱,那么就一定会有一道原本燃烧着的火柱消失;而火龙数虽然永远保持在十八条的极限,但是对他进行追击最多也只有六条而已。另外十二条则是作为封锁和限制他的移动路径而存在。

  可是就算是这样,他也没有找到任何出手的机会——毕竟作为破魔者进阶职业的他,是依靠着魔力迹象来判断塞西莉亚的意图。可是火柱的出现却是越来越快,魔力波动痕迹则越来越模糊和轻微,这样对于他而言自然也不是什么好消息。到现在为止的躲避已经完全是凭借着身体本能在移动,至于思考和计算已经完全从他的大脑里被移除了。

  “难道你认为你的魔力可以维持到消耗完我的体力吗?”又一次的躲闪之后,中年男子趁着一个微妙的空档换了一口气,看到塞西莉亚的进攻变得如此频繁,他终于可以正式确定领域雏形和这些火柱、火龙的消耗对于她而言是极为消耗魔力的。而且对方很可能是已经开始支撑不住了所以才会开始如此强烈的想要拿下自己,“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你也未免太过高估你自己的实力了吧?”

  塞西莉亚望了一眼中年男子。语气一如既往的淡然:“谁知道呢。……或许我们可以来试试。”

  “狂妄!……破魔之镜!”

  中年男子暴喝一声,手中乌光大盛,然后他便直接一剑朝着地面刺去。

  只见一道强烈的黑芒猛然炸开,很快地面便如同寒冰侵袭一般。迅被黑光侵蚀。化作一片犹如黑曜石般的光滑黑色镜面。这片黑光足足扩散到了半径十米之后才停止扩大,而在这片黑色的镜面上,时不时有着如同雷蛇般的细小黑光闪耀着,不过很快这闪耀着细小黑光就变得越来越明亮,而且也不再是如雷蛇般的闪耀,反而是在整个如同镜面的地面上闪耀着。

  下一瞬间,地面就传来了阵阵的晃动。

  在黑色镜面周围的地皮,迅的泛红。地面甚至开始变软,如拳头般大的红色泡沫不断的冒出、破裂。大量的热浪和火焰都在涌动着,犹如岩浆。

  这个变化让塞西莉亚的眉头不由得微微一皱。

  “放弃吧,你已经让我找到机会施展了破魔之镜,你刚才那点招数已经完全对我没用了。”中年男子站在这片犹如黑曜石打磨而成的黑色晶体地面上,沉声说道,“你拥有你的领域雏形,我同样也拥有我的领域雏形。……破魔之镜,就是我的领域雏形所衍生出来的领域能力。……在这种职业相克的问题上,你是不可能赢得了我的,投降吧。”

  “但是你不也同样失去了攻击手段吗?”塞西莉亚轻声说道,神态依旧保持着贵族法师的优雅从容,“我实在无法理解,你同样对我构成不了任何威胁,为什么就有脸让我投降呢。”

  “难道你觉得你们还有胜算吗?”中年男子失笑一声,“这场战斗从一开始你们就注定是失败者。……我只需要立于不败之地,即可击败你们。……你觉得你的领域和你的这些火柱、火龙还能维持多久,当你失去继续维持他们的魔力时,我想杀你并不比杀一只野兽难。”

  “那么你的领域雏形又能维持多久呢?”塞西莉亚微微一笑,“尊敬的破魔者先生,难道你想和一名魔导士比拼精神力吗?”

  听到塞西莉亚的话,中年男子却是突然为之一窒。

  领域雏形不像完整的领域。

  后者是利用和借助世界法则之力形成,施展者所需要做的仅仅只是起到一个引导的作用而已,对其自身而言消耗其实并不大;但是前者却是需要施展者消耗自身的精神力甚至是生命力才能借以维持,而且这种消耗对于施展者本身而言都是极为危险、负担极重的举动,鲜少有人能够维持十分钟以上。

  以塞西莉亚能够维持如此之久的时间,这已经是一种极为强大的象征了。

  就算“破魔之镜”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领域雏形,仅仅只是由领域雏形衍生出来的类领域能力,所需要负担的消耗远比领域雏形小,但是以中年男子的实力而言,想要维持十分钟也是不可能的事。之前他开口,也不过是想要打击塞西莉亚而已,结果却没想到反而被塞西莉亚捕捉到了破绽,从而动摇了他的内心。

  这种心理战术,在真正的强者战之中是极为常见的,而且其中一方一旦在战斗中被撼动的话,那么无疑战力就会下降好几个层次。最为明显的,就是原本破魔之镜足有二十米直径的范围,此时已经缩水到只有十五米不到的直径,由此可见这个打击对于这名中年男子而言有多么大。

  “不过,你倒是提醒了我一件事。”塞西莉亚突然微微一笑,然后右手在空气里划出一个奇妙的符文,只见所有的火柱、火龙顷刻间便全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就连领域雏形的气息也变得极为微弱和淡薄,“既然你都无法主动攻击我,那么我也没必要继续维持这么大的消耗,不是吗?”

  看到塞西莉亚的举动,中年男子的心脏却是猛然一跳:机会!(未完待续。。)

  ps:生病了,好难受……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