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28. 鲜血染红的道路 三

128. 鲜血染红的道路 三

  阴冷的寒风吹拂着,对于南大6而言,冬季无疑是最冰冷的气候,若非必要的话,没有几个人愿意外出跋涉。哪怕就算是大晴天的艳阳高照,也却依旧无法驱散寒冬里的冷意。

  位于芬利斯汀家族所属的侯爵领里,领地偏南的山区有一道横亘穿过两个领地的大型山脉。

  这里虽是山林地区,但是因为地形结构较为单一,所以并不适合用来当作灰狼之刃的训练作战场地,因此自然也就鲜有人来。当然这山脉上也就滋生出不少的问题,据说魔兽的活跃度极高,不过因为整条山脉横穿了两个半的领地范围,所以也就变成了三不管的地段,久而久之也就成为传说中的乌烟瘴气之地——不仅有魔兽盘踞于此,还有许多贼匪也同样盘踞于此。

  但是今天,这段位于芬利斯汀家族属地的山脉,却迎来了很不寻常的一天。

  大量的士兵几乎是以扩散式分布的形式在山林间进行地毯式搜索,几乎每隔十几米左右的距离就能够看到一名隶属于芬利斯汀家族的私兵在沿途搜索。

  这些士兵的服饰并不是灰狼之刃的军服,而是较为次一级部队的服饰,算是芬利斯汀族领的常驻守备军。

  位于山脉附近的几支守备军已经全部都被调集过来,整合起来的兵力也差不多有接近两千人。这点人数自然不可能是整个芬利斯汀家族侯爵领的常备兵力。但是五分之一恐怕还是算得上的,至于另外的五分之四此时也已经收到了来自芬利斯汀堡的命令,正源源不断的汇聚过来。

  此时。位于这段山林中的某处,三名散着浑厚气息的男子正站几具尸体前。

  这几具尸体除了一具直接化作焦炭外,另外三具里有两具都被是干脆利落的枭方式所斩杀,只有一名似乎比较倒霉的尸体死相较为凄惨:不仅被枭了,同时整个头颅还被削成两半,看起来颇为恶心。

  这四具尸体,自然就是之前阻拦肖恩和塞西莉亚两人的那支小队。而站在旁边的三名散出强者气息的男子。自然也就是这支小队所负责联系的援军。

  很可惜,他们未能坚持到己方的强者来援。就已经悉数倒在了肖恩的剑下以及塞西莉亚的火系魔法之下。

  浓烈的血腥气,在这里挥之不散。

  而稍远一点的距离,则还躺着一只模样狰狞的魔兽,看起来似乎是被血腥气吸引而来。只是这只魔兽还未能饱餐一顿时。就已经被赶到这里的三名强者给解决了。

  一名强者蹲在地上,伸手轻轻的触碰了一下满地的血迹,然后开口说道:“血还是热的,战斗应该是在三分钟前结束。”

  “三分钟前?”另一名强者的眉头微皱,语气有些难以置信,“我们是几分钟前接到信号的?”

  “三分钟前。”第三名强者接过话,尽管语气平静,可是脸色却显得非常的肃穆,“也就是说。这几人是在现虚空公爵后的第一时间就出警报信息,但还是在一个照面间就被那位虚空公爵杀了?”

  最后一句话问的是那名蹲在地上的强者,只见他缓缓起身。然后点头说道:“只能如此解释了。”

  站在右侧,腰上佩着两柄斩刃的强者环视了一眼大概能够称为战场的环境,他微皱着的眉头变得更紧,语气也由难以置信变成了略带一丝震撼:“两名实战经验丰富的资深武士,再加上一名强弓手和一名追踪者的远程配合,居然连三分钟都坚持不了。一个照面间就被彻底击杀,那位虚空公爵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有多强我不知道。但是如果把他当成普通的下位黄金,那么我们也很可能会吃大亏。”一身轻铠装束,不过却是提着一柄造型夸张的巨大骑士长枪的强者沉声说着,他的脸色依旧肃穆,但是语气却已不再平静,“我听说诺思顿死了,还是死得很凄惨的那种。而且同行负责拦截的还有一名塞巴罗克斯家族的客卿强者,也同样战死了。”

  “诺思顿?哪个诺思顿?”腰佩双刃的那名强者转过头问道。

  头有些乱糟糟,但是眼神却极为锐利的那名强者一甩手上还沾着鲜血,然后冷笑一声说道:“有资格从我等嘴里被提及的诺思顿很多吗?”

  “莱恩暗面的那个诺思顿,黑鹰麾下有名的三大强者之一。”那名手持巨大骑枪的男子轻声接过话。

  “那个阴影死神?”这名佩戴双刃的强者,脸色已经变成惊骇了,一副宛如见鬼般的表情,“他不是号称莱恩暗面里百分之百任务完成率的人吗?居然也会失手……”

  “而且失手的代价还很高。”那名手持巨大骑枪的男子微微摇头,“也正是因为诺思顿和那名塞巴罗克斯家族的客卿战死的消息传开后,上面才决定改用这种牵制型的战术来围攻。……不过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很显然只是四个人的小队是没办法拦截住那位领主的,这根本就是在送死。”

  “那名黑鹰呢?那个莱恩暗面主宰呢?”

  “负伤了。”眼身极为锐利的男子取下后背上的弓箭,似乎是在调整弓弦,他的态度完全就是一副自暴自弃的模样。

  “负伤了?”腰佩双刃的男子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是不是负伤目前还很难说,不过战场环境上确实有黑鹰的战斗痕迹,只是在战场上没有现黑鹰的踪迹,当然也没有现那位领主的踪迹。……之前战鬼大人将消息传递回去时,上面的人曾经猜测黑鹰和那位领主双方有可能是两败俱伤的局面。”手持巨大骑枪的男子似乎是在这个小队里担任着队长的职责。他每一次开口总是能够恰到好处的穿插在另两名强者的火药桶即将被炸开的瞬间,“不过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上面那些人的猜测大概是错误的。……如果那位领主负伤的话。不可能仅仅一个照面就将这四人解决。”

  “战鬼大人现在在哪?”那名佩双刃的男子沉声问道。

  “似乎正在搜寻黑鹰的下落。”手持骑枪的男子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到了现在这种情况,你们也应该清楚,我们三人都是隶属于三个不同的家族,这一次的行动最重要的就是我们都要彼此齐心才行,如果我们无法做到彼此互相信任的话。那么我们三个就算遇到那位领主,恐怕下场也不会好看到哪去。”

  听到这名手持骑枪的男子说话。另外两个分别来自于两个不同家族的强者彼此对视了一眼,尽管没有再度针锋相对般的开口说什么,但是彼此之间的氛围倒也是融洽了一点点。

  这三个强者,并没有一个人是来自芬利斯汀家族。而是来自于三个不同的贵族,虽说都是上位黄金强者,但是终归还是有些实力高低之分,因此三人之间除了性格相对温和一些且实力也是三人之最的那名手持巨大骑枪的男子外,另外两名实力相差无几的强者自然是彼此有些互看不顺眼。

  这一路上的小吵小闹和彼此嘲讽都没有停止,只不过一直都是维持在一个较小的局面范围里。

  直到此时,看到这四具尸体后,这种矛盾才隐隐有了升级的趋势。当然,会造成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还是肖恩干脆利落的斩杀四名下位黄金强者所带来的绝对实力,深深的震撼了他们,让他们感到有些恐惧。因此才会有这种迫不及待需要泄内心情绪的针锋相对。

  但是这种行为,对于一支本来就不熟悉的小队而言,自然是非常危险的。

  因此,这名充当着临时队长职责的手持巨大骑枪的男子才会开口安抚两人,同时也算是开诚布公的坦然相劝。幸运的是,另外两名强者并不是蠢货。他们也知道眼下情况的严重性,因此很快就收拾好心态。恢复了强者所应该有的姿态和勇气,毕竟能够成为上位黄金强者的人,都不会是什么蠢货。

  深深的吸了口气,那名眼神锐利的男子神色也稍微柔和了一些,他将那柄长弓重新背好后,才开口说道:“我有一个消息需要分享一下,这有助于我们对那位领主的具体实力形成一个更直观的印象。”

  另外两名同伴望向这名强者。

  气氛不是之前那种沉默般的窒息,反而却是显露出几分和眼下环境所格格不入的轻松。

  “关于虚空公爵麾下的那几名追随者。”这名男子开口说道,“昨晚按照作战计划将他们分割开来之后,负责追击那几名追随者的队伍里就有一支是我们多维戈家族的人所组成的,甚至连小多维戈少爷也参与其中了。不过……他们并没有现那几名追随者的踪迹,真正现那几名追随者踪迹的是芬利斯汀家族的那支追击队伍。”

  说到这里,这名强者也罕见的流露出几分畏惧之色:“那支队伍是由潘罗斯和大金刚组成……”

  “芬利斯汀家族的不朽之枪和大金刚?这不是芬利斯汀家族的五大强者吗?”

  ,都是之前莱恩公国贵族圈里赫赫有名的强者。

  前者的枪术不说冠绝整个莱恩公国,但是最起码在整个莱恩公国里所有使枪的强者中排进前三还是不成问题,当然像这样的强者所谓的前三排名其实名次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他们之间的较量很可能会因为一个小细节的纰漏就是身死的下场。而潘罗斯之所以被称为不朽之枪,那就是因为他的对战记录至今只有一场失败,而那场失败的记录则是千年盟约帝国的枪圣所留下的,这完全可以说是虽败犹荣。

  至于后者大金刚,此人天生神力,而且耐力也同样相当的出色,同境界的对手里鲜少有人能够敌得过他。毕竟就算是进行体力上的消耗战,那也要耗得过他才行。不过他真正闯入贵族圈成为人尽皆知的强者人物时,还是他在赫梅斯山脉的那一场强袭战争里。仅凭一人就挡住了黑尔斯王国的一支整编山地军部队。

  这两个人,便是与战鬼、弗恩斯、罗布纳恩齐名的芬利斯汀家族五大强者,也是整个芬利斯汀家族的最强战力。可以说芬利斯汀家族能够在莱恩公国时期明面上稳坐上位贵族的十二席位之八,实际上却是可以排进前五的底蕴,就来自于这五个人的强大个人实力。

  “是芬利斯汀家族赫赫有名的强者。”那名手持长弓的男子叹了口气,“但是他们两个人,都已经战死了。……虽说是芬利斯汀家族五大强者里实力最弱的。可是你们觉得和我们相比的话,哪一边更强呢?”

  “如果是潘罗斯的话。那么我还有一些胜算,毕竟他只是热衷于枪术,可是对枪术技巧的作战应对较为娴熟的话,还是有取胜的希望。”认真的思索了一下。那名手持双刃的强者沉声说道,语气不骄不躁,很显然他是真的如此认为,“但是如果面对大金刚的话,我不觉得我有取胜的机会。……一丝都不会有。”

  “我也是这么认为。”另一名强者也点了点头,表示认可了这名双刃强者的说法。

  尽管在芬利斯汀家族的内部强者排名里,潘罗斯的排名比大金刚高,但是在实战的情况下,莱恩公国时期的诸多强者都是宁愿面对潘罗斯。也绝不愿意去面对大金刚。因为大金刚在那种生死相搏的实战情况下,他的战力会无限放大,毕竟力量和耐力两项天然的优势就足以碾压许多人。

  “但是他们两个都死了。”望着认真思索的两名同伴。这名眼神锐利的男子却是说出一个对两人而言足以称之为残酷的真相,“而且不仅这两人,就连一整支灰狼之刃的编队都全军覆没。……而造成这一切的,就是那位虚空公爵麾下的三名追随者。”

  “咝!”另外两名强者倒吸了一口冷气。

  “根据评估,那位新晋女武神的个人实力,恐怕已经无限接近于圣域了。”似乎是觉得消息不够劲爆。这名男子又丢出了一个重磅炸弹,“所以就在不久前。我收到了家族那边的紧急魔法通讯联络,让我如果遇到这几人的话,千万不要和对方硬拼,如果能够跟踪的话那么就跟踪,一旦现对方起了杀意的话,那么必须第一时间远离那位女武神。”

  听着这话,另外两名强者也是脸色有些泛白。

  事实上,在莱恩公国除了有数的几个底蕴雄厚的家族外,没有哪个贵族家族有那么多的黄金强者。若不是这一次吞并了达比昂王国,顺势也接收了这个国家那些流浪强者和家族覆灭后存活下来的客卿,那么就算是沙伯家族、伊文思家族这样的老牌侯爵贵族,上位黄金强者的数量也不过只有七、八人而已。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如今已然升格为王国的莱恩已经拥有了诸多的上位黄金强者,可是实际上算上那些流动性还毫无任何家族归属的黄金强者,也不堪堪刚过两百之数而已,这对于一个已经是二等王国规模的国家而言一点也不多。若是不算没有家族的黄金强者,各大贵族家族所有的黄金强者全部统合起来,大概也就是一百四、五十位左右,这个数字分散到如今莱恩王国数十个大小贵族里,平均一个家族也就只有一个半而已。

  这个数字看起来,就非常可怜了。

  当然,这还是莱恩并未完全消化完达比昂王国的底蕴,只要再多出一些时间来展的话,那么以莱恩如今的王国格局,真正的上位黄金强者的数量恐怕还可以再翻一倍。可目前而言,莱恩正是缺乏这足够的时间,所以黑尔斯王国、法西斯王国这两个老牌王国才敢于在现在对莱恩进行挑衅和试探。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那些底蕴和实力不如芬利斯汀家族这般雄厚的家族,当然是要尽可能的保存实力。

  会下令让自己家族的黄金强者保命,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能够拥有这等追随者的虚空公爵。我并不觉得他就像之前芬利斯汀家族给我们的情报那样简单。”这名手持长弓的男子沉声说道,“而且,根据昨晚以及现在……”这名男子随手指了一下周围的几具尸体。然后才继续开口说道:“……的情况,我觉得我们就算面对那位虚空公爵,也必须要小心谨慎才行。击杀诺思顿、击退黑鹰,甚至之前据说还击杀了一头血族子爵,这份实力我觉得我们有必要重新评估和对待。”

  另外两名强者彼此对视了一眼,然后那名手持巨大骑枪的男子才微微点头:“我同意。”

  不过就在这时,微弱而又急促的蜂鸣声突然响起。

  这名手持巨大骑枪的男子微一愣神。然后便立即取出一枚魔法晶片一样的玩意,插入随身携带的一个小巧金属盒里——这个金属有些像怀表。但是比起怀表则明显要大一些,不过从这名强者手上的重量感来判断,大概是反而要比怀表轻巧一些。而当这枚魔法晶片插入这个金属盒后,金属盒上很快就泛起了特殊的魔法光泽。仿佛整个金属盒都被魔法活性化一般,之后这名强者便将这个小巧的金属盒凑进自己的耳边。

  这个小巧的金属盒,便是由魔法公会开出来的魔法通讯装置。

  这名手持巨大骑枪的男子才这个魔法通讯装置放在耳边没几秒,脸色就微变起来:“怎么回事?……我知道了……我们立即就赶过去。……我知道了。”

  片刻后,这名强者才将拿着这个魔法通讯装置的右手放下,同时取出插在内里凹槽内的魔法晶片。不过这枚魔法晶片的颜色倒是可以明显的看出变淡了些许,很显然仅仅只是这一、两分钟的通讯,对于魔力的消耗量就非常的大,以这种情况来看。大概只要再通讯个五、六分钟,这枚魔法晶片就会彻底变成粉末。

  “怎么回事?”那名腰佩双刃的强者一脸急切的问道。

  “又有一支巡逻小队和那位虚空公爵遭遇了……”这名手持巨大骑枪的男子说到这里,声音似乎也变得有些颤抖。

  “又被歼灭?”接话的是那名眼神锐利的持弓强者。

  “还不清楚。”手持巨大骑枪的男子摇了摇头。然后才开口说道,“这是十秒前的消息,后勤部那边要求我们以最快的度赶过去。……从目的地位置上来判定,我们赶过去的时间大概需要五分钟左右,附近两支特殊部队也同样已经朝目的地赶过去了,如果我们是九人甚至是十人联手的话。应该能够战胜那位虚空公爵了吧?”

  另两人彼此对视了一眼,皆是没有开口说话。因为他们看起来似乎已经彻底失去这个信心了。

  “不管如何,我们先赶过去吧,不能让同伴的血白流!”看到两名同行者都没有开口,这名手持巨大骑枪的男子在深呼吸了一口气后,强作精神的下令道,“刚才后勤部那边也已经传来了消息,芬利斯汀家族的弗恩斯大人也已经从芬利斯汀堡出来了,我们的胜算还是很大的,毕竟弗恩斯大人距离圣域境界也是不远了。”

  “这倒是一个难得的好消息。”那名手持长弓的男子脸上露出一抹微笑,只不过笑容是自真心还是虚假的,那就不得而知了,“你们先赶过去吧,这头魔兽有几个关键部位我想处理一下,对于我后面的战斗情况也是有些帮助的。”

  “那好,你尽快跟上来。”手持巨大骑枪的男子望了一眼这名同行者,他敏锐的注意到这人的右手微微有些抖,于是伸手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转身和那名腰佩双刃的同行者迅离开。

  看到这两人的彻底离开视线后,这名之前还双手抖、显得似乎有些惊魂未定的男子却是宛如瞬间换了个人一般,不仅双手不再轻抖,甚至就连神色都变得异常的平静。他只是望了一眼那名手持巨大骑枪的男子和那名腰佩双刃的男子离去的方向,然后便果断转身朝着身后那头倒地的魔兽走去,似乎真如他所言那般的将这头魔兽彻底肢解,然后取下了其中几个看起来似乎是比较有价值的关键部位,再小心翼翼的收起。

  但是在做完这一切之后,他却是并未立即起身追上自己的同伴,而是走到一处较为隐蔽的树丛后,用沾满了魔兽之血的双手在上面擦拭着。他做这个举动的时候,神色表现得极为平静,并没有显露出任何心绪波动,而且被他用来擦拭的树叶也是异常的凌乱,看起来就像是真的只为了将双手的鲜血擦拭干净一般。

  可是这名男子的身上明明带有一个大水袋,如果倒一点水出来清洗的话,应该是要比这样胡乱擦拭能够更快洗干净双手,而且还不会让双手有异样感。

  不过这名男子是怎么想的,总之在稍微处理了一下双手的血迹后,这名男子才转身朝着之前同伴离去的方向追去。

  不知过了多久,当这处山林里散出来的强者气息终于逐渐消失后,虫鸣鸟叫声也再一次恢复时,终于有一名穿戴着芬利斯汀家族守备军制式服装的士兵出现在这里。他先是检查了一下周围的情况,然后才转头望向之前那名强者伸手擦拭鲜血的地方,他静静的站在这片树丛前数秒,然后才微微点了点头。

  “芬利斯汀家族的弗恩斯和战鬼都出动了吗?……看起来芬利斯汀家族的底牌已经快用尽了啊。”(未完待续)

  ps:总觉得今天不说点什么,很对不起我写得如此尽兴的这一章呢。……唔,不管怎么说,这一章我写得非常满意呢,结尾部分的悬念感满满的,真是好满足。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