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29. 鲜血染红的道路 四

129. 鲜血染红的道路 四

  阴冷的寒风吹拂着,给这片大地上带来了些许的冷意。!ybdu!不过空气中弥漫着的血腥味,却也让这些许的冷意变得格外的渗人,那几乎是一种直抵灵魂深处的恐惧阴冷。

  在山林间,横七竖八的躺着几具尸体。

  这些尸体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全身上下都只有一个伤口,只不过这个伤口对于这些尸体生前的情况而言,却是已经足够致命了,这或许就是这些躺在地上的家伙会变成尸体的主要原因了。

  稍远些的位置,山地开始往下倾斜,形成下坡路。

  两道身影,正借助着山林里的树丛阴影,继续前进着。

  那是肖恩和塞西莉亚。

  在今天稍早的时候解决了一支牵制型的骚扰队伍后,肖恩等人很快便又遇到了第二支搜捕队伍。相对于第一支搜捕队伍而言,这第二支搜捕队伍是由纯粹的士兵们所组成,而并非是由强者所组成的队伍——事实上,以目前的莱恩王国而言,想要凑出那么多的强者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莱恩立国至今不过六代,就算再加上立国前持续了整整一代人的战争,也不会超过七代。所以对于奇迹大陆而言,莱恩王国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国度。她的历史因为曾被千年盟约帝国的巨大阴影笼罩了整整两代人,因此她缺乏足够的营养来发展和壮大,这大概就是这个国家缺乏足够底蕴的真正原因。

  也正是因为这些种种原因,所以才导致了莱恩哪怕吞并了达比昂。也无法立即完成消化,将达比昂残余的力量转化为即战力。所以此时展现出来的种种捉襟肘见也就成为了一种无奈,哪怕如今塞内贵族派系的真正核心成员家族都相继出力。可是他们还是缺乏足够的强者可以动用。

  当然,就算有足够多的强者,他们也不会全部都投入到这场几乎可以定性为内战的战争中来。

  除了芬利斯汀家族。

  在这片属于芬利斯汀家族的领地上,他们已经遭受到了极为重大的损失。这种损失已经促使他们必须不顾一切的取得这场胜利,否则的话他们至今为止的所有努力就将全部白费——或者说,他们的消耗将永远无法得到任何补偿。所以在继续下注和独自承受损失的赌桌选择上,他们终于开始像个输红眼的赌徒一样不顾一切的投入更多的人力、物力。

  十三名士兵。

  这个数字对于动辄数千上万乃至十数万的战争而言。这只是微不足道的损失。甚至十三名士兵的尸体也远不及肖恩此前稍早一些时候解决的那四名下位黄金强者中的任何一位更有价值,至少在这个实力为尊的世界里,任何毫无实力的人对于那些掌握着实权的上位者而言。不过就是一组数字、炮灰。

  仅此而已。

  但是这十三名士兵的死亡,对于肖恩而言,却是让他发现了更多的东西。

  极其专业的针对性计划和水准。

  “我们接下来会变得更麻烦了。”走在下坡路上,肖恩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开口说道。“对方开始利用人海炮灰战术。虽然这些士兵对于我们而言并不会构成任何威胁,甚至连麻烦都算不上,但是他们真正的价值却是在于无止境的消耗我们的体力,让我们无法得到充足的休息时间,最终……”

  “因为体力的耗尽而像瓮中之鳖一样。”塞西莉亚接过肖恩的话,“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们要尽量节省体力了吗?”

  “能不战斗那是最好不过了。”肖恩叹了口气,“不过我还有特殊的补充体力的方式。我比较担心的是你。……你的魔力如果耗尽的话。恐怕会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听到肖恩的话,塞西莉亚沉默了。

  作为一名魔法师而言。魔力耗尽的后遗症是非常可怕的。如果意识还能保持清醒的话,那么就是极为剧烈的头痛,在这种情况下很少有魔法师能够进入冥想状态,而如果无法进入冥想状态的话那么就完全无法恢复魔力,而失去魔力精神也无法恢复的结果就是头痛得更厉害,如此恶性循环的结果也是为什么很多魔法师在超负荷的压榨魔力后会疯掉的原因。

  “我还有两支清醒魔泉和一支灵魂安宁药剂。”塞西莉亚检查了一下自己随身携带着的小包裹,然后开口说道,“当作急救措施来使用的话,已经足够了。……哪怕就算是昨晚那样的激战,也还可以再来一次。”

  这几支药剂还是之前和卡泽斯.霍奇迪亲王一战后,从其别宫里搜到的战利品。这种对于魔法师而言非常珍贵的药剂,若非必要的话是很少会有魔法师随意动用的,所以塞西莉亚也一直都保留了下来。毕竟对于南大陆的人而言,魔法师这个职业还是不如北大陆那般常见,至少还是算比较珍贵的。

  而这一点,肖恩也同样很清楚。

  “可之后你就会彻底耗尽魔力,哪怕有灵魂安宁药剂,你也需要最少两个小时的冥想才能恢复到维持基本活动的水准吧。”肖恩望着塞西莉亚,后者不由得低下了头,他们对于彼此之间的职业习性已经非常的了然,所以任何事情都瞒不过对方,“若无必要的话,你就不要出手了,而且我也确实需要一个人来帮忙保护雪法妮奥,不然她被人偷袭得逞的话,那么我们的一切努力就彻底白费了。”

  “嗯。”塞西莉亚轻轻点头,不再说什么,但是内心对于实力的强大渴望,此时却是一点也不比肖恩小。

  她卡在黄金境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虽说这对于很多强者而言或许就是一道终生无法跨越的天堑。可塞西莉亚自己很清楚,她距离踏入圣域仅有半步之差而已。魔法师和战士在突破圣域壁垒的限制上虽说是殊途同归的本源之路,但是实际上还是有一些不同。像战士系的便是需要利用斗气来强化身体,而魔法师则是需要利用魔力来进行洗礼。

  塞西莉亚的魔力累积已经达到一个比较可观的程度,不过距离洗礼还是有一点小差距。只是造成这点差距的原因并不是她不努力,而是她自莱恩和达比昂的国战开始之后就一直没有时间可以安静下来潜心修炼。

  “也不知道棉花糖怎么样了。”塞西莉亚轻声的说道。

  “那小家伙比你想象中的要精明得多了,当时的混乱情况它是跟黑石一起走的,有瑞娜他们在,那只畜生不会有事的。”肖恩轻笑着安慰着塞西莉亚。“不过那只家伙一直这么无济于事也不行。……正好这次我从商会联盟敲诈了不少的东西,回去之后就拿去喂它吧,根据它母亲的说法。它应该可以完成一次进化,到时候有它陪着你,我也安心些。”

  “你要离开?”塞西莉亚敏锐的注意到肖恩说这话的潜台词。

  “有几件事必须要抽空跑一趟。”肖恩笑了笑,“不过到时候。说不定覆盖整个大陆的魔法网络已经构建完毕了。所以应该可以轻松不少的。……不过这些事到时候再说吧,现在,我们还是先想想办法把眼下的问题给解决了吧。”

  “我觉得他们肯定不会这么简单就放我们离开。”既然肖恩不想提这几个问题,塞西莉亚也聪明的不去问,“我们在这山上呆得越久,就越会对我们不利,因为我们的活动空间会越来越小。……而且他们所有士兵都已经装备了魔法警讯装置,所以一旦我们的踪迹暴露的话。那么敌人也就会知道我们的移动路径。”

  “魔法警讯装置?”肖恩愣了一下,“那是什么?”

  “一种简易的魔法道具。因为制作工艺简单,所以可以大批量的制作和投入,算是魔法通讯装置的简化版,不过只能定点发送警报,无法做到实时通讯。”塞西莉亚解释起来,“这种东西,一般都是负责国境边防的部队才会配置。之前因为我们领地的财政问题,所以在军事化力量方面都倾向于装备上的改进和强化,并没有多余的资金的去配备这些,当然威廉和尼尔也都认为不需要。”

  “也就是说,我们击杀了这支巡逻部队的事情已经暴露了?”

  “我之前有感受到轻微的魔力波动痕迹,大概是暴露了位置。”塞西莉亚开口说道,“这才是我刚才催促你赶紧离开的原因。”

  “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呢。”肖恩一脸无奈的说道。

  “我跟你说过了,只是那个时候你完全无视我了。”塞西莉亚望着肖恩,一脸比肖恩还无奈的模样。

  “呃……”肖恩想了一下,当时的情况确实让他有些着急,以至于完全没时间去听清塞西莉亚在说什么,“那么这种警讯装置的消息传递有多快?”

  只是肖恩这话说完还不等塞西莉亚回话,他就已经停止继续下山,左手也横放在塞西莉亚的身前,阻止她继续前行。

  “好吧,我现在知道这种玩意的消息传递时间有多快了。”肖恩叹了口气,“还真的是不喜欢什么,就偏偏出现什么呢。……你们几个,既然负责来拦路,那么就不要躲了,如此明显的陷阱你们觉得我会上当吗?”

  一阵沉默。

  静待了数秒,肖恩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转过头望向塞西莉亚:“你介意来一场林火吗?”

  “完全不介意。”塞西莉亚微微一笑,左手伸开的时候,掌心上就冒出一朵暗红色的火焰,上面散发出来的高温就算是站在塞西莉亚身旁的肖恩都感到了吃惊。而或许是因为感受到肖恩的惊讶,塞西莉亚才微笑着解释起来:“浓缩了十八重焰的火焰,别说是林火了,烧了这座山都绰绰有余了。”

  就在塞西莉亚的话语刚落,锐利的破空呼啸声骤然响起。

  但是比这声音更快的,则是一抹乌光在空气里掠出一个圆弧,将一支箭矢打落。

  那是肖恩快速挥剑所形成剑光残影。

  “我实在想不明白……”

  一道红色的光辉从肖恩的身边擦过,在空气里留下淡淡的火星细碎。

  “……为什么会有那么多……”

  红辉落入箭矢射来的地方。

  “……的偷袭者……”

  剧烈的轰鸣爆破声,在红辉落入树丛中的瞬间响起。

  “……总是觉得用弓箭……”

  冲天的烈焰,瞬间从树丛中燃烧而起,并且以溅射般的形态向着周围喷射而出。

  “……就一定能够解决目标呢。”

  持着黑君王的肖恩,此时才终于将自己想说的那句话完整说完。

  只是,周围一大片的区域,却已经完完全全的陷入到了火海之中,以这种魔法威力来看,无论刚才躲在树丛的那个人是谁,哪怕他就算有着下位黄金的实力,这会也肯定已经葬身在这片火海之中。这并不是说对方的速度不行,而是哪怕他的反应快在,就算是在射出那支箭后就立即逃离,也已经完全无济于事。

  因为塞西莉亚这枚火弹的燃烧爆破范围,已经远远朝出了肖恩的想象——哪怕强如肖恩这样作战经验丰富的人,也无法想象出这枚火弹的波及范围,以莱恩贵族那些蠢货战士的想象力,自然也不可能弄清楚这范围有多大。

  肖恩咽了一下口水,然后转过头望着塞西莉亚,轻声道:“新魔法?”

  “最近觉醒了血脉之力后,脑海里就突然多出了很多的东西。”塞西莉亚吐了吐舌头,显然也有些搞不清楚状况,“在我记忆深处,所罗门爆焰的威力应该没有这么大才对。……正确来说,应该是只有现在的五分之一威力,因为这只是一个四级魔法而已,或者说是接近准五级的魔法。”

  “血脉觉醒,尤其是对你的火系魔法威力有重大加成效果的准五级魔法威力,和普通魔法师公会的标准准五级魔法威力,可是有着天壤之别啊。”肖恩一脸头痛的说道,“而且你还混入了十八重焰……你应该知道那玩意可是相当于标准准九级魔法的威力。……这个所罗门爆焰在你手上,差不多有标准七级魔法的威力吧。”

  “再……高一点点。”塞西莉亚伸出右手的食指和拇指,轻轻的比划出一小段空间。

  只是这一小段空间,在肖恩看来完全不是“一点点”这么简单。

  “我想,我们应该立即走人了,引起这么大的动静,肯定所有人都会往这里赶了。”肖恩无奈的叹了口气,“我现在只希望我们附近不会那么凑巧,正好有几支强者所组成的截杀队伍。否则的话我们就会变得很麻烦了。”

  跟在肖恩的身后快速的朝着山脚下跑去,塞西莉亚同时一挥手,加速了这片火海的扩散和燃烧范围。只是在这有些手忙脚乱的情形下,塞西莉亚却是突然有些欢快的笑了起来。

  “笑什么呢。”

  “只是突然想起了好几年前,第一次和你去一个小村子解决亡灵骚乱的时候,我似乎也是这样闹出了不小的动静呢。”塞西莉亚一脸微笑的说着,“突然有些怀念那个时候呢。”

  “好几年前啊。”肖恩也突然有些怀念般的轻笑了一声,“那个时候的你,一点实战经验都没有呢,在对付那些行尸的时候你还被吓得到处乱跑,后来对付那只黑武士的时候,也是一阵手忙脚乱呢。……不过,确实有些怀念那个时候的日子呢。”(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