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36. 血战
  一名牛头人猛然挥动左手,砸在一名士兵的盾牌上,将其击退身边——虽说沉寂山脉的制式铠甲是采用特殊合成镔铁所制,从效果上而言堪比重铠重甲重盾,但是实际上这些装备的重量却并不是很高。(..所以在面对更加强大力量的推挤下,是很难依靠装备上的重量来稳住重心,因此从严格意义上而言,沉寂山脉仅仅只是空有重步兵之实,却无重步兵之力。

  一拳抡过去推得敌人后退之后,这名牛头人的右手也同时猛然举起长枪,朝着右边另一名沉寂山脉的士兵狠狠刺去。

  面对这名牛头人的刺枪,这名沉寂山脉军团的士兵急忙以盾牌护在身前。

  有火花飞溅。

  但是锐利的枪尖却也并未刺穿这面重盾,当然以这名牛头人所爆发出来的力量,却也足以让这名沉寂山脉的士兵无法站稳。

  只见这名沉寂山脉的士兵连退数步后,才终于稳住身形。

  可是当他稳住身形后看到的,却是这名牛头人迈开大步朝着自己冲来的震撼画面。或许是因为常年作战的缘故,也或许是归功于平时的训练,这名士兵的心神在一瞬间的震撼后,便迅速稳住,然后握紧手中的长枪,对着这名牛头人回以一记猛烈的直刺攻击——这一记攻击动作,他并未盲目或者慌乱的刺出,而是瞄准了牛头人的咽喉。

  在正常情况下,这名沉寂山脉的士兵所发挥出来的这一击确实当得上“电光石火”这四个字。

  但对于牛头人而言。这样的攻击却还不足以为惧——且不说他是雷霆雄师的一员,就单是种族上的天赋优势,牛头人也要比人类强大得多。所以面对这近乎可以说是电光石火的一击。牛头人却是在间不容发的一瞬间,伸出左手握住这一枪,紧接着同样是用力的一抡,这名沉寂山脉的士兵整个人就被甩飞出去,撞在旁边几名同伴的身上,顿时就让几人都乱作一团。

  这样的局面对于雷霆之狮而言,却是一个大好的时机!

  刹时间。旁边几名雷霆之狮的士兵便毫不犹豫的挥舞着手上的兵器,狠狠的落在这几名沉寂山脉的士兵身上。在这种强硬攻击状态之下,哪怕沉寂山脉的士兵所使用的装备再怎么优秀。也抵达不了这样的轮番攻击。

  而事实上,在绝大多数战役里,重装士兵很多时候都不是直接死于兵器的攻击之下,而是死于猛烈撞击之类的内伤。

  几乎没撑多久。这几名倒在地上的沉寂山脉士兵就毫无动静。明显已是死去。

  不过这几名雷霆之狮的战士还来不及高兴,一截泛着血色的枪尖就已经从一名熊人的胸腹间透体而出。强烈的痛楚让这名熊人发出了一声怒吼,可是这样的结果却只是换来他嘴里猛然吐出的鲜血,面对这样的结果,旁边几名雷霆之狮的战友自然也是一脸的愤怒。

  可是不等这些人做出什么反击的举动,便又有数柄长枪从这名熊人的胸腹间透体而出。

  而很快,就又有一名沉寂山脉的士兵迅速的靠近,然后挡在这名熊人的右侧后方。

  只听得一声“铛”的响起。这名熊人猛然挥枪朝着身后抡去的攻击,也被配合默契的沉寂山脉士兵小队挡住。而这声显得格外沉重的兵器格挡声。仿佛就像是一个约定好的暗号一般,在熊人的催死反击失败后,几柄已经透体而出的长枪也在这一瞬间抽回,只留下数个正在不断往外淌血的伤口。

  哪怕熊人的自愈能力再强,生命力再旺盛,可是面对胸腹间距离如此之近的数个血洞伤口,他也根本不可能撑得了多久,更何况如此密集的攻击,体内的内脏也早就已经被捅烂了。

  但是决定性的致命一击,却并不是来自于这些伤口,而是在造成这些伤口以让这名熊人的注意力和警惕性大降之后,来自后方贯穿其头颅的一枪!

  随着这名熊人的倒下,早已发出嘶吼声向着这几名联手配合的沉寂山脉士兵发起进攻的几名雷霆之狮士兵,也变得更加狂热起来,甚至都已经开始不顾自身的伤势和安危。

  一时间,这个发生在整个战场里的局部小战场,就变得更加的混乱起来。只是这种混乱,却并不是平静的,而是如同涟漪渐渐扩大一般,很快就开始影响到更大的范围,将越来越多的双方士兵都卷入到混战的模式中。此时此刻,所谓的阵形、配合几乎都已经成为了笑话,唯一能够驱使的就只剩下参战者自身的本能与长年累月所形成的**记忆。

  事实上,早在这场战斗最开始爆发的时候,沉寂山脉一度是陷入下风之中。

  因为来自阿尔弗雷德所发动的一系列战术打击不仅让沉寂山脉直接损失了五百余人,还让沉寂山脉陷入了短暂的混乱中,而这些也都是雷霆之狮所可以利用的最佳优势。因此当雷霆之狮像一柄烧热的餐刀切入到如同奶油一般的沉寂山脉中时,整个沉寂山脉的阵形就被彻底切断成两截。

  但是不得不说,这支沉寂山脉的核心主力部队确实也当得起他们的名头。

  在短暂的混乱之后,就迅速展开了反击,一度将战况扳平,至少也让双方的差距并未造成明显的变化。当然更加重要的是,沉寂山脉的人数比起雷霆之狮要多出了两千来人,而且雷霆之狮还有四千人是轻步兵装束——当混战开始的时候,两千名弓箭手就丢下弓箭,转而投入到近战肉搏中来。

  只不过,在一开始的时候,虽然并未拉开明显的差距,可是面对雷霆之狮的多种族兵员。沉寂山脉还是显得有些不适应。大多数情况下,对于正常人类足以致命的伤势,可是在熊人、牛头人、狮人等种族的面前。却根本就不足以致命,因为旺盛的生命力总是让他们能够坚持得更久,而来自他们的临死反击也显得格外的猛烈。

  不过任何情况的战斗,总是会有相应的对策出现。

  于是,在一对一解决不了这些“异族”的情况下,沉寂山脉的士兵便学会了最基础的小队作战,如此一来反而收效甚广。一时间不仅把局面重新拉稳,反而因为人数上的优势而开始渐渐的压着雷霆之狮来打。

  当然,这种情况其实也并未持续多久。

  因为雷霆之狮还有更为核心的部队。雷霆雄师。

  如果说沉寂山脉和雷霆之狮都是四级军团的话,那么雷霆雄师的实际战斗力水准就是准五级,甚至可以说是五级水准。当这么一群战斗力更强的人在战场上开始发光发热时,对于沉寂山脉而言形势就不容乐观了。若不是还有着人数方面的优势。沉寂山脉根本就可以说是完全处于劣势的局面。只不过以目前的形势发展下去,沉寂山脉也终归是要进入溃败的节奏。

  当然,这对于雷霆之狮而言,同样也不是什么好的结果。

  因为任何对战局形势稍微有点眼力的人都清楚,这种溃败的结果必然会发生在双方的人数都下降到五千人左右的程度。而以沉寂山脉的人数优势,当沉寂山脉减员到五千人以下时,雷霆之狮的人数恐怕会不足四千人。若是沉寂山脉的意志再坚定一些的话,那么便只有减员到三千人时才会因为和雷霆之狮人数一致。从而产生溃败。

  这样的结果,对于雷霆之狮就可以算是大败了。甚至连惨胜都算不上。

  毕竟雷霆之狮可是有着属于他们的骄傲,因为当初面对达比昂那么多的精锐部队时,他们都没有出现这样的结果,如果在面对莱恩贵族的私军出现这样的结果,对于他们而言便是一种耻辱。而也正是因为这种耻辱,所以才让雷霆之狮的进攻变得更加的猛烈起来,让沉寂山脉产生了更大的压力。

  不过在这样的大混乱战局里,却是有着一处地方的战斗,没有任何人敢于插手。

  那就是位于整个战场的最中心位置。

  那是独属于两位指挥官的厮杀!

  在实力方面,阿尔弗雷德其实是略有欠缺的。

  作为沉寂山脉五支部队中最核心的主力部队,其指挥官或许不会是沉寂山脉军团的军团长,但是必然是整个沉寂山脉军团里实力最强的人。也只有这样的人,才有资格担当这支沉寂山脉最强部队的部队长。

  而这个人,其个人实力已是达到下位黄金的水准。

  从某方面上而言,不过只是上位白银巅峰的阿尔弗雷德比起对方自然是略有欠缺的。

  可是。

  在装备方面,沉寂山脉第一部队的部队长,却是和阿尔弗雷德完全没有任何可比性。

  仅是焰狮獠牙这么一件黄金档次的魔化兵器,就已经足以让这位沉寂山脉军团个人实力最强的人不敢轻举妄动。所以在这场双方指挥官所爆发的战斗中,这位空有强者实力却没有相对应兵器装备的沉寂山脉部队长,自然是打得无比的憋屈,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依靠实力上的略胜一筹和阿尔弗雷德周旋着,试图通过破绽给予致命一击。

  但是这个想法固然不错,可对于阿尔弗雷德而言却根本就是一个无稽之谈,因为在没有成为雷霆之狮的军团长之前,阿尔弗雷德本来就是一个佣兵团的团长,而且当初为了替他的佣兵团报仇,他还蛰伏了多年最终凭借一己之力获胜。所以在个人作战经验和技巧方面,阿尔弗雷德自信是不会输给任何人的。

  而且,就算出现了一两个破绽,阿尔弗雷德也有信心能够挡住,因为在达比昂战役结束之后,阿尔弗雷德就将装备上的三个魔纹都进行了更换:他完全舍弃了速度上的优势,反而更加注重了力量、耐力方面的优势,这让他在战斗中自然也变得更加的持久,同时也能够承受得住更多因为意外而对自身造成的攻击。

  从种种方面上而言,阿尔弗雷德或许个人实力还是不及黄金境的那些真正强者,可是无论是在意识,还是态度又或者是思维、认知上,阿尔弗雷德比起那些黄金境的强者也没有差到哪去。他知道自身的最大优势在哪,因此自然也知道如何更好的发挥自身的优势。

  当双方再一次互换了一次攻击格挡后,阿尔弗雷德却是突然故意放慢了半拍,显露出一个不大不小的破绽。

  阿尔弗雷德知道,他和对方已经僵持了很久,而在这一过程中所需要消耗的力气和精神,对于任何一名白银境的高手而言,都已经是一个非常大的负担。在这样的情况下,势必会出现诸如体能下降或者精神不够集中又或者是动作开始变缓等等情况,所以他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利用这个时间点来布置一个陷阱。

  而当阿尔弗雷德看到对方的进攻果然变得更加猛烈起来时,他的内心却是开始微笑起来。

  因为阿尔弗雷德知道,对方已经上钩了。

  若是换做任何一位黄金强者,恐怕早就利用刚才阿尔弗雷德显露出来的那一点破绽而抢先动手。可是这位强者并未就此动手,所以阿尔弗雷德便知道,这是一位非常谨慎的对手。

  面对这样的对手,阿尔弗雷德自然也是拥有自己的一套成熟的战术。

  当双方的战斗时间再度僵持了两分钟后,阿尔弗雷德便又一次的显露了一个破绽。这个破绽虽然已经足以致命,可是给人的感觉却像是故意卖弄出来的,而就如同阿尔弗雷德所预料的那般,对方果然没有上当。可紧接着,阿尔弗雷德却是加快了自身的攻势节奏,显露出一种对手没有上当之后的气急败坏。

  几乎是这种战斗节奏出现之后,阿尔弗雷德便看到了对方微扬的嘴角——尽管动作幅度极为微小,可是还是被阿尔弗雷德敏锐的捕捉到。这让阿尔弗雷德内心的笑意更加浓烈,因为他知道,对手这一次是真正的上钩了,而他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在一分钟再度显露出一个小小的破绽,甚至可以比第一次显露出来的破绽更小。

  是时候结束战斗了。——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混乱的战场,感受着身边战友的不断倒下,阿尔弗雷德内心的怒气正在不断的攀升着。(未完待续。。)

  ps:  问一句,有玩剑三的朋友想要干将秀姐号的吗?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