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138. 虚空的底蕴

138. 虚空的底蕴

  肉眼可见的气流猛然喷涌而出,犹如一股摧林劲风。

  大地在这股强大的劲压之下,迅速崩塌、瓦解,无数细碎的石子被气流所牵引,缓缓的浮上半空中。

  而在气流爆发的源泉中,却是一男一女的互相对峙。

  弗恩斯的武器,同样是一柄长枪,但是与瑞娜整柄赤红色的长枪所不同,弗恩斯的长枪通体漆黑黯淡,甚至就连枪尖都是深黑色的,这样的结果导致他在黑夜的环境下作战,拥有极大的优势。尤其是像现在这样的环境,夜色越是浓郁、越是黑暗,弗恩斯所能够发挥的实力就越大。

  瑞娜,便是由于一开始并不知道这些,所以吃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暗亏。

  所幸这个暗亏并未让瑞娜彻底丧失战斗力,反倒是激发了她体内的血脉血性,让她越战越勇。而这一点,却也是弗恩斯始料未及的地方,为此他也不得不开始付出全副心神来认真对待这起战斗,于是也才有了眼下这狂乱的一幕。

  若是在正常情况下,维尼亚和玛顿两人倒也是可以插手瑞娜的战斗,这自然可以增添瑞娜的胜算。可是当维尼亚和玛顿两人的真实战力都严重受损下降的时候,弗恩斯和瑞娜两人之间的战斗之激烈,就已经完全容不得两人插手,甚至就算=一=本=读=小说xstxt想要支援一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当然另一个原因,是因为还有另一名敌人正在旁边虎视眈眈。

  虽说野兽也是黄金境的强者。但是他的个人实力却并不是非常高端,相反他擅长的方面反而是在追击上。这也就导致他的战斗方式其实更像是刺客、暗杀者这一类,如此一来反倒是让维尼亚和玛顿两人联手应对起来并不会有那么大的压力。只不过。想要像一开始假想的那样三人联手对付弗恩斯,也同样是不可能。

  游走于战斗边缘中的野兽,同样也没办法插足弗恩斯和瑞娜之间的战斗。

  这两人之间的战斗,每一次互相交击卷带起的劲风气流,都是一次可怕的袭杀。若是不小心被这些气流卷到,哪怕是白银境的高手都会轻则重伤、重则毙命。而以野兽的**强悍程度,和白银境的高手相比也好不到哪去。所以他当然是不敢介入到如此凶险的战斗中。

  一抹黑色的剑光挥出。

  这抹剑光来的非常的迅疾和突兀,甚至就连角度都显然是经过精心挑选。

  而这抹剑光的目标,赫然便是玛顿。

  众所周知。弓箭手之类的职业因为职业特性上的问题,所以他们通常都是比较缺乏近战能力的。毕竟像古代神圣精灵的王庭军团那样既能射箭,又会魔法,还能近战的全能型精灵军团。如今已经不复存在了。所以野兽挑选玛顿作为攻击目标。不能说他的决定是错误。

  只是很明显,全能型的精灵固然是不复存在,可这并不代表精灵们就真的已经退化到顾头不顾尾的程度。

  尤其是像玛顿这样能够成为雪风部落公主的随从的人物,就算他最精通的是射击,但是这也并不代表他的近战能力就真的是零,只能说相对于他的箭术而言,要弱上一些而已。

  可是就在玛顿想要格挡住这道剑光时,却有一道反击比他想象中还要更快抵达。

  那是来自维尼亚的短剑。

  专职于近战的精灵剑舞者。所代表的传承是技艺,而并不是纯粹的力量或者敏捷、耐力这样的职业特性。而作为游戏中上手难度最大的职业之一。精灵剑舞者也确实有着许多的独到之处。不过当这个职业在维尼亚这位前破风部落的剑舞者统领身上时,那么所发挥出来的战力就绝对是截然不同的。

  一抹灰暗的剑光,从旁掠出。

  只听得一声“叮”的微响,两抹剑光便相互撞击在一起,尔后是黑色剑光急退。

  不过早已准备多时的维尼亚却并未放弃这难得的机会,很快她的另一柄短剑便如影随形般的贴着黑色剑光急退的方向刺去。

  这一击,来的同样是雷迅无声,几乎可以说是维尼亚眼下的水准所能发挥出来的超水平。

  没有闷哼声,也没有血腥味,看起来似乎是维尼亚这一剑并未建功。

  可是,维尼亚却是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刚才短剑刺入野兽体内的那种触感。作为蛮荒之地破风部落的剑舞者统领,常年都处于各种战争厮杀之中,维尼亚根本就不可能忘记这种利器刺入敌人体内的感觉,所以在这一瞬间,哪怕没有听到野兽的闷哼声,又或者是闻到血腥味,但是她依旧能够肯定,野兽已经负伤了。

  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直觉。

  而几乎是在击退野兽的瞬间,瑞娜和弗恩斯的战场中也突然爆发出一声强烈的震响。

  肆虐而出的劲气,真正犹如狂风一般,摧枯拉朽般的将周围的地面全部都犁了一遍,无数的裂痕使得这条本就破败不堪的荒凉小道变得犹如深渊地狱的大地那般狰狞可怖。

  交战中的两道身影,也在此时微微错分开来,并未继续交手。

  但是只看弗恩斯此时微微颤抖着的右手,就可想而知在刚才那声巨响的交锋里,他所付出的代价是什么。很明显,芬利斯汀家族的人还是太过低估瑞娜的战力了——当然这一点也是难免的,毕竟知道瑞娜体内拥有巨龙血脉的人并不多。不过那已经是过去式了,此时此刻的话,知道瑞娜拥有巨龙血脉的人恐怕将会不少。

  因为此时的瑞娜,双眼已经彻底变成竖瞳,龙鳞在她的大半个身体上浮现出来,整个身体也可以明显看得出来鼓胀了不少。这在某种程度上而言大大的强化了瑞娜的各项能力。也是促使瑞娜并未在这里被弗恩斯击败的主要原因,只不过目前的情况也仅仅只是半龙化而已,想要击败弗恩斯的话还是远远不够。

  这一点上。从弗恩斯只是右手微颤,而瑞娜却是全身上下都有多处正在流血的伤口,就可以看得出来双方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至少此时他们之间的差距不小。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的是。

  就在这两人错分开来的这一瞬间,却是有一道人影,陡然从瑞娜的阴影之中跃出。

  几乎所有人在看到这道人影出现时,内心都不可避免的猛跳一下。一个名字突然出现在所有人的脑海里。

  阴影刺客。

  因为也只有阴影刺客,才拥有如此巧妙的隐匿手段——几乎所有阴暗的地方,都是他们可以利用的地方。

  这名阴影刺客从瑞娜的影子之中跃出。仿佛瑞娜的影子便是一汪水池,而此前他便一直潜水于这片影子之中。所以此时的骤然出现,飘逸得几乎让所有人都为之侧目,当然最主要的是。这名阴影刺客的时机抓得太好了。正好是弗恩斯和瑞娜两人都力竭的这一瞬间,无论是想要回气还是换气,最起码都需要一秒的缓冲。

  而一秒,对于一名阴影刺客而言,已经足以完成一次暗杀了。

  当看到这名阴影刺客从瑞娜的左侧冲出,却并未对瑞娜进行任何攻击时,弗恩斯就知道这名刺客是朝着自己而来。他也知道,此时要等自然换气时间是绝对来不及的。于是他便沉声吐气,强行逆转了体内的斗气。以争取恢复这么一瞬间的行动力。

  但是就算他的速度再快,来自阴影刺客的袭击却也同样不慢。

  一柄泛着蓝色光华的短剑,毫无阻碍的刺破了弗恩斯的衣服,然后扎进他的体内。

  入肉并不深,约莫只有半寸不到。

  因为这个时候,强行逆转体内斗气的弗恩斯已经彻底恢复了行动力,以强悍的身体肌肉封住了这柄短剑的继续深入。

  不过这名阴影刺客也并未贪功,一击之后,眼见势不可为便毫不犹豫的弃剑而退。

  “想跑!”弗恩斯冷哼一声,抬手便是一枪朝着这名阴影刺客退去的反向刺出。

  不过这个时候,同样回过气来的瑞娜却并未让弗恩斯得逞,手中的炎枪碎空已经挺枪而刺,枪尖与弗恩斯那柄长枪的枪尖正好互相对击。一个小小的暴风眼,从中形成,然后便是一股狂风猛然爆发而出,再一次向周围肆虐而出。

  按照之前交手的经验,瑞娜已经清楚,弗恩斯手中的武器同样是一件黄金档次的魔化装备,否则的话根本不可能和自己的炎枪碎空碰击那么久而没有丝毫的影响。而同样的,她也知道弗恩斯的具体实力,这一击只不过是双方接下来再度进入白热化交战的开端而已。

  只是这种想法才刚在瑞娜的脑海里浮现,便因为弗恩斯的举动而消失了。

  因为这一次,率先放弃进攻的人,赫然就是弗恩斯。

  只见他的脸色猛然大变,整个人迅速的后退数十步,将和瑞娜之间的距离拉开到十数米外,才停止后退。而他的左手则猛然捂住自己的胸口——那里是被阴影刺客的短剑刺中的地方,肉眼可见的白色雾气正不断的从这里冒出来,形成大片大片的冰霜正在疯狂的向周围蔓延开来。

  野兽,此时也适时的出现在了弗恩斯的身边。

  “我们走。”这名阴影刺客终于开口了。

  “是……卢比?”瑞娜有些惊讶的望着这名阴影刺客。

  “是我。”卢比点了点头,“总算是赶上了。……我们现在快点离开这里,敌人正从四面八方向这里聚拢过来,再慢一点的话我们恐怕就没办法轻易离开了。”

  对于卢比的说法,瑞娜并没有反驳,他们已经在这里展开了将近五分钟的激烈交锋,这点时间若是在战场上或许不算什么,可是对于继续撤退的他们而言,却已经是一笔不容忽视的时间损失了。

  几乎没有丝毫的迟疑,瑞娜只是挥手打了个招呼。维尼亚和玛顿两人就急忙翻身坐到黑石的背上,然后跟着在战斗开始就躲在黑石身边的棉花糖迅速的向着前方奔跑起来。而瑞娜和卢比两人,也同样迅速的转身缀在黑石的身后。似乎一点也不在意将自己的后背暴露在弗恩斯和野兽两人的面前。

  “别……管我!”弗恩斯看到瑞娜等人的离开,他急忙发出一声吼声,可是嘴一张,却是大量的寒气从他的咽喉里冒出,“追,上去!不能……放他们离开。”

  野兽望了一眼弗恩斯,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可就在野兽即将追击上来的时候。十数名浑身都包裹在斗篷底下的人却是突然从四面八方冲了出来,形成一道拦截网,阻挡在野兽和弗恩斯两人的面前。这些人并没有任何的身份标识。除了每一个人手中有一柄短剑,依稀可以辨别出这些人的身份就是刺客、暗杀者之流外,根本就没有其他可以分辨的东西。

  “那是……”瑞娜回过头,正好看到了野兽被阻拦下来的这一幕。

  按道理而言。以野兽的个人实力是足以突破这十数名刺客、暗杀者所组成的拦截网。但是这一次。他却是被这道拦截网所阻拦下来,而且在动作上明显变得有些迟钝,这些个人反应都充分显示,野兽确实是受伤了。

  “虚空暗刃。”卢比头也不回的说道,“这大半年来,虚空之境在经过了革命性的改变之后,没有人是闲着的。我从之前抓到的那名千年盟约帝国的暗杀者那里,学到了不少的训练手段。其中并不仅仅只是个人的实力提升,同样还有组织上的培训和训练等等。……那些人可以说是虚空领的死士。”

  瑞娜望向那十数名以死拦截着野兽和弗恩斯的刺客、暗杀者时。眼神也变得肃然起敬。而当她转过头再望向卢比时,瑞娜也不得不佩服起肖恩来,因为此时的卢比实力已经突破了上位白银巅峰的水准,属于只差一步就可以迈入黄金境的行列。要知道当初卢比被肖恩带回来的时候,也不过只是青铜境而已,可是在这短短的一年里就从下位青铜走到上位白银巅峰,这份天赋也着实足以让任何人惊叹。

  “请不要对他们感到怜悯,瑞娜大人。”似乎是察觉到瑞娜的目光,卢比的语调有着前所未有的低沉,“那是对他们的侮辱。……他们都是孤儿,是虚空领的存在赋予了他们生存的意义,所以为了虚空领,无论是他们还是我,又或者是虚空暗刃乃至整个虚空之境的所有成员,我们都愿意为此而付出自己的生命。”

  “所以。”卢比转过头,望向瑞娜,轻声说道,“请尊重我们的职业。”

  “是我失礼了。”瑞娜微微点头。

  这是瑞娜第一次,真正察觉到了虚空领的强大,同样也是肖恩的强大。

  因为在所有人都以为肖恩只不过是个拣了狗屎运的男爵时,塞西莉亚近卫军、雷霆之狮、钢铁羽翼在南方战场上的大放异彩狠狠的打了整个莱恩公国所有贵族的脸面,让他们知道了肖恩麾下的军团战力是多么的强大。而当所有人都认为肖恩空有强大的军团,麾下却没有强者的时候,瑞娜、雪法妮奥、维尼亚、玛顿、塞西莉亚等人在武斗祭上的表现,以及之后王都对战魔神的一幕,再一次狠狠的打了所有贵族一个响亮的耳光。

  这一次,就在所有贵族都认为,肖恩已经走投无路的时候,虚空之境的全员行动,却是再一次给了肖恩那些敌人们一记耳光。让他们清楚的知道,肖恩的麾下真正强大的,并不仅仅只是军队和强大,情报体系以及危机应对能力,同样也是无人能敌。

  而这一切,却都离不开一个事实。

  那就是所有人对虚空领的归属感,对肖恩的依赖感和认同感!

  这,就是虚空的底蕴!(未完待续……)

  ps:现实给了我狠狠的一巴掌,我终于体会到了一句名言的重要性和价值。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